「應該不少吧!我們好像一直都有收集到信物,這一天下來,不算他們贈送的,恐怕數量都夠可觀了吧!」

余司一直是關注信物最多的人,這裡所有人中,可能只有他才是最清楚的一個。

沐靈夕在聽到余司所說的話后,頓時點了點頭。

「那是當然!除去那些人的傾情奉送,我們總共收集到了300多顆信物!」

所有人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皆是發出了一陣驚呼。 好片刻之後,林軒兒方才將那顧嫣然給拉到了一邊。

或者說抱到了一邊比較合適……反正林軒兒一彎腰把她抱起來,她也就雙腳離地了……

葉天捂著膝蓋咬牙切齒的瞪著顧嫣然,恨不能上去把這丫頭片子揍一頓,但想想好像不對,這二十有八的女人,他得叫一聲……大姐姐……

不過很快葉天就消氣了。

沒辦法,看著顧嫣然那嬌小的個子和頗有幾分幼齒的模樣,實在是沒法與她置氣,不然老是讓人有種和一個小孩子過不去的羞愧感,著實是有些羞恥……

「夕顏師妹!這裡是縹緲樓,一切事情實力說話!這麼個大男人還需要你袒護,要他何用!」

絕版校草,請小心! 顧嫣然一邊在林軒兒懷裡掙扎,一邊便是張牙舞爪的想要撲上去和葉天決鬥,活像一條炸了毛的貓兒似的,莫名的有點萌……

林軒兒也是一臉的無奈,只能是抱著顧嫣然一陣苦笑,這位大師姐,可以說是整個縹緲樓的人手之中唯一一個向著她的人了,任憑旁人如何質疑,都是毫不避諱的護著林軒兒,熏兒能在這縹緲樓走動的輕鬆些,安全些,很大程度上還要歸功於她。

不過這顧嫣然向來有個毛病,脾氣大。

特別是有人嘲笑她的身材的時候,逮住就打,管你是誰……

「好了大師姐,別鬧啦,這麼多人看著呢,你好歹也端著點呀……」

林軒兒此刻也是頗為的有些無奈,只得是苦笑著安撫道。

聽得林軒兒這話,在轉臉看了看周圍不少人都是用著半是怪異半是憋笑的表情望著她,這才頗有些不情不願的消停下來,惡狠狠的瞪了葉天一眼,指著葉天便罵:「小子,你叫葉麟是吧?我記住你了,到時候上了台,一定把你打成豬頭!」

丟下這麼一句威脅,顧嫣然方才是哼了一聲,轉身走開,朝著那些偷笑的縹緲樓門人吼了兩聲,方才讓得那些看熱鬧的傢伙紛紛消停下來,各自忙碌。

「嘶……你這大師姐還真是……小東西長得挺別緻啊!」

葉天一邊揉著自己的膝蓋一邊呲牙咧嘴的怪笑道,這顧嫣然,著實是個奇葩來的。

「這也沒辦法呀。」

林軒兒聳了聳肩,上前來將葉天扶到了一旁坐下,方才是蹲下身來輕揉著葉天的膝蓋有些無奈的道,「大師姐從小就修鍊師傅傳下來的法門,但因為她自身並沒有繼承冰體體質,一些師傅研究畢生的法門她很難使用,而且副作用極大,這才傷了根骨,從此落得這幅小姑娘的模樣,遍訪名醫都無從治療,也就只能這樣了。」

「聽著還有幾分可憐……誒對了軒兒,你說生命能量……對她來說有沒有作用?」

葉天略微的點了點頭,忽然便是想起了這一茬。

生命能量這種玄乎的東西,至今他都沒有聽說過有什麼人能夠掌控,他自己就是最大的奇葩了,這生命能量的功效可是極端的神奇,續接筋骨,築塑肉身並非是一件什麼困難的事情,也消耗不了多少生命能量,這要是能夠幫上什麼忙,倒也算是對這縹緲樓有個交代了。

「葉天哥哥,你是想……幫大師姐重塑身軀?」

林軒兒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精光,「說不定真的可以!大師姐這樣的情況本就是因為傷了根骨損了靈髓,也算是生命能量的缺失了!不過……葉天哥哥,你確定你這麼做不會影響到……笙兒?」

這般試探性的提問下,葉天反是頗為自信的搖了搖頭,拍了拍林軒兒的腦袋笑了起來:「你有心啦,不會有什麼影響的,無非是引渡一部分生命能量給她,不會有損我自己的根基的,用不上什麼精血靈髓之類的東西,自然也不會影響到笙兒,你放心便是。」

葉天一邊說著,臉上一邊便是有著幾分欣然的神色,曾幾何時他還十分的擔心,擔心軒兒難以接受粱笙的存在,為此,他還一度有些糾結,不過現在看來,軒兒倒是比他想象的還要懂事了許多,非但是並未抵觸,反是頗為的關心粱笙的安危。

「那就好,那之後便找大師姐聊聊此事吧,若真是能夠替大師姐重塑了肉身,對於縹緲樓而言可就是件大喜事了!」

聽得葉天這般肯定我的答覆,林軒兒方才是欣然點了點頭。要說對於粱笙一點抵觸的心思都沒有那是不現實的,畢竟,這世上不會有哪個女人會心甘情願的與另一個女人分享自己的愛人,但林軒兒十分的清楚粱笙的一切,知道葉天為此陷入過何等的瘋狂,因此,這事情她不願有任何的抵觸。

不是不會,而是不願。

不願葉天為難,不願葉天難過,於是默默的分出一半的心思,讓葉天能夠安心。

這也算是她能夠幫上的最大的忙了。

林軒兒稍微的愣了愣神,很快便是將這些念頭拋了開來,旋即便是坐在了葉天的身邊,等著葉天考慮出一個結果來。

「那就現在吧,早去早好,省得之後麻煩,等她忙完了我們就去找她。」

葉天略微的癟了癟嘴道,「免得你那大師姐,一看就是自尊心極強的人,到時候瞎逞強,又跑來踹我的膝蓋我都不還意思還手。」

聽得葉天這話,林軒兒也是不免的噗哧一笑,旋即方才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

……

摸約是到了中午一些的時候,顧嫣然方才算是將各項事務都給操辦好了,檢查一遍確認無誤之後,方才準備動身離開會場,而就在這時,葉天和林軒兒便是靠了過來。

「幹嘛傻大個?又想挨踢了?」

瞧得葉天走來,顧嫣然當即便是敗了葉天一眼,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別過臉去。

「嘿! 棺人,別過來 我這暴脾氣!你你你……唔……」

葉天話沒出口,便是被林軒兒一把堵住了嘴,要是任由這兩個人吵起來,怕是一會免不了要動起手來了……

「師姐,我們想到個辦法,興許能夠讓你所受的這些苦惱有所解除,我家夫君能夠操控生命能量,若是能將你身上卻是的生命能量補充起來,也許你就能……」

林軒兒隨便的比了個手勢示意,「就能長高」這話著實是有點不好說出口……

「我知道你什麼意思,這辦法姑母所留的資料之中也有記載,不過……我現在不能答應。」

顧嫣然聽得此話,明顯的有了幾分動容,但旋即確實咬了咬嘴唇,開口拒絕道,「現在正在爭奪這縹緲鬼手名號的關鍵時刻,我不能讓自己的修為有絲毫的閃失,不然若是夕顏師妹遇上了不敵之人,就沒人能夠保住這份榮耀了!」

顧嫣然的話語之中,明顯的能夠聽出一陣倔強之感來,她自己也是深深的明白,林軒兒繼承這個名頭,是被上一任冰玄仙顧夕顏,也就是她的姑母親傳的,此事本就是無奈之舉,林軒兒如今修為尚且不算極高,又沒有繼承縹緲樓的傳承法門,遇上不敵之人,並非是什麼奇怪之事。

她自己就是縹緲樓的最後一道保險,若是她的修為因此受到了波及,那麼這一次,縹緲樓恐怕真的就要落入外人之手了!

「那要是非但不會影響你的實力,還能讓你在剩下的兩天時間裡有所提升的話,你是不是就可以接受一下別人的好意了?」

葉天聳了聳肩笑問道,「別的我不敢給你保證,但起碼,能讓你不用再受靈髓反噬之苦,你也無需再分出部分修為去壓制體內的副作用了,這樣,你看如何?」 「那是當然!除去那些人的傾情奉送,我們總共收集到了三百多顆信物!」

所有人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皆是發出了一陣驚呼。

「天吶!三百多顆!這怎麼可能?我們一整天全都在找信物,再加上戰鬥所得,總共才不到二十顆,他們居然找到了那麼多!」

「就是!我們小隊所有人的信物加起來都才一百多顆,他們才十幾人,這簡直太可怕了!」

一名學員看了一眼自己身邊足有三十餘人的隊伍,一臉不敢置信的說到。

「別忘了!這還只是他們自己找到的,他們之前可是幹掉了肖源那個三百餘人的隊伍呢!」

「天啊!我要瘋了!我當時為什麼不加入沐靈夕的隊伍,要是這樣,我進學院估計就沒什麼懸念了!」

另一名站在沐靈夕等人不遠處的學員,一臉後悔的出聲說到。

在看到周圍學員臉上那震驚的神色之後,辛輝卻是一臉得意地搖了搖頭。

「唉!都怪我們當時在肖源的身上浪費了太多時間,否則的話,我們能找到的信物,估計還要再翻一倍。」

所有學員在聽到辛輝的話后,更是一臉捶胸頓足的,大嘆後悔。

不過這世界上畢竟沒有後悔葯,他們此時就是把胸砸穿了,都無法挽回了。

沐靈夕等人,在看到辛輝那一臉紅果果的炫耀之後,也是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

「隊長!你還沒說那些古道熱腸的學員,送給我們的信物呢!」

安思琪一臉期待的,看著沐靈夕的方向。

雖然此時他們得到的信物已經足夠了,不過誰還會嫌信物多呢?

這一次沐靈夕並沒有脫口而出,眼神不由得朝自己手腕上的乾坤鐲看了一眼,這才一臉震驚的出聲說道。

「厄……數量似乎有點多!一會兒估計得分好一會了!」

旁邊的學員,在看到沐靈夕臉上那震驚的神色之後,全都一臉好奇的,期待著沐靈夕說出,那足以讓她震驚的數量。

「有多少?」

孟勛也是好奇不已。

雖然他知道,那個數量應該不會少,但是從沐靈夕的表情上來看,似乎已經不是不少的問題了,而是多,很多!很多!

「九百多!」

沐靈夕的聲音剛一出口,所有人皆是怔愣在了當場。

九百多顆信物啊!

就是給他們十天時間,他們也找不來這麼多呀。

沐靈夕他們,僅僅只是幹掉了肖源一個隊伍,就得到了這麼多信物,這簡直讓人快要崩潰了。

「沒想到肖源他們找到的信物倒是不少,這次還真得好好的,謝謝他們了!」

夜元鈺一臉戲謔的看向肖源的方向,結果卻看到肖源一臉怨毒的神色。

然而,夜元鈺卻是對著肖源聳了聳肩,一臉無奈的神情。

直氣的肖源臉色鐵青,不斷的在原地跺腳。

那九百多顆信物原本都是他們的呀,結果他輕信了林默的話,一時貪婪,倒是毀了自己的終身。

然而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怪也只能怪自己當初太過輕敵了! 聽得葉天此話,顧嫣然忽然便是愣住了。

「你……當真?」

顧嫣然略微的皺了皺眉毛,上下打量了葉天一陣,頗為的有些不置信的表情。

能夠操控生命能量的人,她可是從未聽說過,即便是她的姑母顧夕顏留下的資料之中,也僅僅是描述了一些能夠增強生命能量的天材地寶和丹藥,不過一直以來,她也是根本無從去找尋使用,畢竟,她也著實害怕自己的修為受損,讓縹緲樓落得尷尬……

「沒什麼可騙你的,吶。」

葉天翻了翻手掌,也不解釋什麼,直接便是在手心之中凝聚出了一小簇生命能量來。

林軒兒和顧嫣然此刻皆是頗為有些好奇的望向了那一縷生命能量,這是她們第一次見到這種神奇的能量具象化出現在她們的視線之內,也是頗為的有些好奇。

生命能量具象化成實質之後,呈現出的是一種溫潤如金玉的淡淡金色,有種灰濛濛的感覺,看上去像是一把懸浮著的金色塵埃一樣,這種能量,平時根本是看不見的,密度不夠,根本無法用肉眼觀察到,葉天手中這小小的一簇,若是分化開了,足夠讓得一片三米長寬的土地之上生長出茂盛的草木來,可想而知這能量的濃度究竟有多高!

顧嫣然略微的咽了一口唾沫,旋即便是指尖輕觸在了那一團金色的生命能量之上,方才觸碰到生命能量,顧嫣然便是立刻臉色一變!

她能明顯的感受到,自己在接觸到那生命能量的瞬間,體內一些被秘法壓制的暗傷隱疾便是有了略微的癒合之狀,而最關鍵的是,她的靈髓,居然是在這簡單的一次接觸之下,便新生出了一縷!

靈髓之物,寄宿於脊柱之中,若是缺失,幾乎是無法能夠補充,她落得這般模樣,就是因為靈髓缺失所致。

而這生命能量,居然真的能夠為她再生出靈髓來!

顧嫣然幾乎是撲了上來,一把抓住了葉天的手臂:「幫我!」

庭院深深春欲晚 「喂,你堂堂縹緲樓的大師姐,掌權之人,就這麼請求別人幫助的?」

葉天掀了掀眉毛怪笑道。

「那你想怎樣?直說吧!錢財,寶物,地位,還是……還是……你想要身子,我都可以給你!」

「噗!」

顧嫣然這一句話脫口而出,當即便是嗆得葉天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葉天上下打量了顧嫣然一番,臉上滿滿都是詭異的神色。

身子?

媽耶,這算是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么?這麼小小的一個姑娘,得多禽獸的人才能下得去手喲……

腦殼痛……

葉天一陣苦笑,這才是頗為有些無奈的擺了擺手:「免了,我不要你任何東西,跟你直說了,此次夕顏返回,無非就是帶著她師傅的遺骨回來歸宗,完了繼承一些他應得的傳承,除此之外的東西一概不需要了,另外,那縹緲鬼手的名位,我也會幫你牢牢留在縹緲樓的。」

「你?」

顧嫣然眉毛略微的一皺,倒不是信不過葉天,她已經從林軒兒那裡聽說過了,葉天的實力十分強悍,只是她有些無法理解,這樣強大的人,為何會是這般……無欲無求?

難道是因為她不夠好看?

「對,我。你大可直接將夕顏送進傳承之地接受傳承,無需她上台,我擔保沒人能從我面前走過三招,當然,你除外,最終這名頭,我還給你。」

金牌毒寵:冷情邪王狂醫妃 葉天聳了聳肩笑道,「你別誤會,也別急著拒絕,我沒有任何什麼施捨相助的意思,我要帶著夕顏離開而已,她畢竟也是接受了縹緲樓的傳承,盡一份力理所應當,權當是我替她還了上代前輩的教導傳授之恩了。你看,如何?」

備用胎這麼一說,反倒是顧嫣然有些楞然。

這得多強大的人才能說出這般話來?葉麟,她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當然,林軒兒也沒有告訴過她,葉麟也可以叫梁雲,都是葉天的化名。若是將梁雲這個名字報了出來,顧嫣然恐怕就不會有絲毫的懷疑了,當然,味道自然也就變了。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不過我不需要你放水,若是真的在台上相遇,全力以赴便是,我也很想看看,夕顏心愛之人,究竟有何等的本事。」

好片刻,顧夕顏方才是點了點頭答應道,不過這話說著說著,便是多了幾分挑釁的味道,她知道葉天很強,但她更想知道,葉天究竟有多強!

「你開心就好。」

葉天再度聳了聳肩,旋即便是轉身招了招手,「帶路吧大師姐,帶我們去一處僻靜之處吧,我會幫你處理好身上的隱疾的,還有一天的時間,不見得能夠完全解除你的所有隱患,但足夠讓你恢復百分之百的實力了。」

「好,隨我來吧。」

點了點頭,顧嫣然方才是轉身領著葉天二人,朝著縹緲樓之中一處靜室而去……

……

靜室之內,只有葉天和顧嫣然二人,顧嫣然盤坐在一輪冰屬性的法陣之中,上身只有薄薄的衣衫遮住胸襟,整個光潔細膩的後背,都是毫無保留的暴露在了葉天的眼前。

「難怪你不讓夕顏進來哈,原來是啪佔了便宜夕顏吃醋啊。」

顧嫣然單手托著香腮,目光跟著布置法陣的葉天來迴轉動著,一陣戲謔道。

「就你話多。」

葉天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道,「我倒不怕她吃醋,但你得怕我吃醋,某些人偷偷跑去夜襲夕顏,夕顏可是找我告狀了,我會秉公辦事,好好安排一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