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兩個都出去,那不只剩下他們三個了。」易平道。

方雲道:「沒什麼問題吧,蘭多剛失敗,應當有著些緩和的時間,而且,我都沒在,他們的目標只是我。」

「就選這個任務,許家村的。」

將任務提交上去,並用院徽做了登記,便是完事了,流程很簡單。

隨著方陽和易平的離開,任務室中,又是變得靜悄悄的。黑衣工作人員無奈的搖著頭。

這管理任務室的工作,雖然很簡單,但卻太無聊了,整體只能枯坐著。

一天後,任務室中再度出現聲音,這是另一名穿黑衣的工作人員。

「搞錯了,有一單任務標誌錯了。」

剛一進門,那工作人員便是急沖沖的。

「怎麼了,急沖沖的。」

「有一單三級的任務,一時疏忽,給標誌成了二級。」

「那簡單,哪個任務,改一下不就好了。」

「許家村的任務,快,幫我找找,得趕緊修改過來,這可是要人命的。」

「用的著那麼誇張。等一下,我看看。糟糕,許家村的任務。 魏武霸業 。」

「什麼,被接走了,接走的人呢。」

「早走了,這有他的信息,你自己看一下。」

「方陽,新生,二級任務!」

「糟了,這要出人命了,那可是白蛇,蛻皮了的白蛇。」

「什麼!白蛇!這下糟了,一天前任務已經被接走,這會,怕是已經來不及了。」今天第一更獻上,收藏兩百九十多了,就差一點,就三百收藏。茄子求收藏,求推薦! 白蛇,這是一種很可怕的猛獸。通體純白,體型巨大,每蛻一次皮,實力便會顯著的提升。

沒蛻皮時,白蛇是二級猛獸,當蛻過一次皮后,便會是三級的猛獸,而且,比普通的三級猛獸更要凶得多。

在兩個工作人員討論得失的時候,方陽早便走出了學院,走得老遠了。

在昨天,接了許家村任務后,方陽便是有些迫不及待。第二天清早,與陳元等人告別後,便是即刻出發。

任務清單上註明,許家村附近出現一條白蛇,白蛇逞凶,殺傷許家村數人,並盤旋在深山中,並不離去。

天風學院的任務室是與江城的事務部相聯繫的,凡是事務部所接到的求助,在天風學院的任務室都是有的。

簡單的,普通的,便是送往雜役學員所在的任務發布室,較為困難的,便在普通學員的任務室。

這些任務是有所獎勵的,但並不是實物,而是貢獻點。這貢獻點主要是在仕途上有用。

貢獻點到底一定的程度,便是對國家有著巨大的貢獻,是可以陞官加爵的。

「兩個貢獻點。」

方陽聳了聳肩,總比什麼都沒有好吧。更何況,他此次去許家村,主要為歷練,查探那聽風谷,看那聽風谷能否讓自己的身法更上一層樓。

許家村雖說距離江城不遠,但行程也足足要有一天多。本來,方陽是可以雇傭一輛馬車的,可是,他摸了摸口袋裡那十個金幣,搖了搖頭。

錢是不禁花的,若是那樣花下去,這十個金幣可能不到兩三天,便是要花光了。

這個時候,方陽懷念起了蘭多,一個送錢的貨。

「阿,切。」

在學院中,還沉浸在悲憤中的蘭多打了一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子,沒有理會,心神沉浸在如何收拾方陽的演習中。

在路上,方陽保持著均速前進。太快,恢複比不上消耗,太慢,這不知道要跑多久。

在外邊,不像學院,動挪便有可能分生死。青山綠水間,山林草寇不少,隨時便是有出來截殺的。

若是在體力消耗殆盡的時候,從草叢中跳出一兩個強盜,那可就倒霉了。

路上跑著,突然,方陽停下了腳步,眉頭微微一皺,看向前方。

在前方,他聽到戰鬥聲,有人在吆喝,有人在怒吼,有人在慘叫。


方陽並沒有逞英雄,身軀微微下蹲,隱入草叢之中。速度在放慢,方陽悄然潛行。

在潛行了有數十米,接近上百米時,方陽便是發現了,有兩伙人,正在打鬥著。

鮮血飛濺,不時還能看到一根根殘肢。

這其中,一伙人典型的武者打扮,配合異常嫻熟,應當屬於傭兵團類型的。另一伙人,穿著稀奇古怪,什麼樣都有。但揮手之間,便是有著一股兇悍的氣息,刀刀見血,那兇猛程度比之那傭兵團更甚。

方陽猜想,這應當是道路上的強盜,那些把腦袋懸挂在腰間的傢伙。

在傭兵團後邊,還有著一些商販,被傭兵們保護著,但不時還會發出聲聲尖叫。

尖叫聲更是促發了強盜們的凶性,個個張狂的大笑著。

看著那鮮血飛濺,方陽並沒有感到不舒服,他躲於草叢中,冷靜的觀察著。雖然鮮血在沸騰,在催促著他。

戰鬥,戰鬥!

「哈哈,兄弟們,娘們留下,晚上快活快活,其餘的殺光。」

強盜首領在大聲叫嚷著,同時,手中大刀陣陣揮舞,每一刀,都將對面的傭兵震退。

一名強盜突破了傭兵們的防守,徑直朝著商販們而去。

「死吧,我最喜歡殺的,就是這細皮嫩肉的小傢伙。」那強盜眼中有著嗜血的光芒,竟然一刀朝著一名估摸著只有七八歲的小男孩砍去。

小男孩已經嚇呆了,他獃獃的站在那裡,連躲都沒有多。其實,即便他躲了又如何,能躲得掉嗎。

「不要。」

一名年輕的婦女不顧自己安危,猛地朝小男孩撲去,將小男孩撲倒,壓在其身下,用自己的後背,去擋住這一刀。

而小男孩,大眼睛里滿是淚水,只能緊緊的依偎在自己母親懷中。

在他幼小的生命歷程中,從沒見過這麼恐怖的一幕,到處都是鮮血,還能聽到哀嚎聲。

小男孩閉起眼睛,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

「啊!」

尖銳而稚嫩的聲音,讓得不少人露出憤怒的神色,那些商販們,則是露出驚恐的神色,但有一名略顯蒼老的中年人,他拿著一把窄刀,猛撲了過去。

咻!

一塊黑色石頭劃破了空氣,化作剎那間的一道亮光。

砰!

砸中了,就砸中那個強盜拿刀的手臂。咔嚓一聲,那手臂應聲而斷。

隨後,那略顯蒼老的中年人終於撲近,一刀送入了強盜的心臟。

那強盜臉上的狠辣凝固了,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中年人。

砰!

失去生命的身體轟然倒地,那一雙眼睛還睜得大大的,至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死在一個老傢伙手中。

鏘!

強盜首領與對面那傭兵對轟一記,之後便是猛然後退,眼睛看著不遠處的草叢,冷聲道:

「暗箭傷人,算不得英雄好漢,躲在草叢中的那位,請出來吧。」

出手的人,自然是方陽,而那顆黑色石頭,自然也便是那顆掏到的寶貝。

因為方陽的緣故,對戰著的強盜和傭兵各自退讓開來,各分據一邊。

傭兵們帶著善意的目光看著方陽,而強盜們,則是冷冷看著,不少都攜帶著殺氣。

當然會如此,方陽殺了他們的一個兄弟。

啪!啪!啪!

方陽也不再隱藏,站起身,從草叢中走了出來。剛才,那強盜的行為實在讓他看不下去。

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出手,而且,那母親視死如歸般撲向小男孩的情景,讓得方陽有些感動。

方陽自幼便失去父母,從沒有感受到什麼叫親情,這一回,他見識到了。

所以,他出手了。

看到方陽走出來,強盜首領有些震驚,因為,他看到方陽嘴角那細小的絨毛。單憑那絨毛,他便是可以確定,方陽還是一個少年,絕對不超過十六歲。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少年,從十數米遠處,丟了一顆石頭,便是將自己一名手下的手臂砸斷。

這力道之大,可想而知。

強盜首領定了定神,謹慎的道:「閣下是何人,為何要管我金狼的事。」


「金狼。」

方陽搖了搖頭,道:「沒聽過。」

聞言,金狼臉上閃過一絲怒色,強盜草寇們,對於這名號,那是相當的看重。

方陽不是在敷衍,他確實沒聽過,只是實話實話罷了。

臉上怒氣一閃而過,金狼很快便冷靜下來,怎麼說他都是在外邊混過的人,不至於連自己的脾氣都控制不住。

「小子,由於你的出手,間接導致我一個兄弟身亡,我看,還是叫你的長輩出來吧。不然,別怪我下狠手。」金狼道。


方陽笑了笑,他知道,金狼這是在試探自己,金狼怕是認為,自己是哪個豪門子弟,身邊有高手護衛。

「不用試探,我只是一個平民子弟,沒有高手護衛。」方陽淡淡的道。

說完,方陽卻是不顧金狼有些扭曲的臉龐,朝著那對母子走了過去。

那位年輕婦女愣了有好半響,隨後才是反應過來,不斷的對著方陽,還有那名略顯蒼老的中年男子道謝。

雖然已經平安無事,但那年輕婦女還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孩子,生怕再發生些什麼。

「媽媽,你勒疼我了。」

小男孩稚嫩的聲音在母親的懷中傳出,隨後,他便是探出小腦袋,眼角處還有著淚痕,但眼睛睜得很大,直勾勾的看著方陽。

「小傢伙,害怕不。」方陽笑著道。

小男孩從母親的懷中鑽了出來,鼓著小嘴,倔強的道:「我不害怕。」

方陽讚許的看著小男孩,小男孩頓時挺起胸膛,高昂起頭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