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呢?」

裴菀菀實在是說不出口,把手機遞到宋晚舟眼前,「吶。」

「噗。」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宋晚舟自己都驚到了,「一票?」

這可不是一般的拉胯。

而且,她瞟了一眼冷冷清清的評論區,那一票好像還是人家投錯了的。

現在林亦柔已經是斷層第一遙遙領先,甩後面幾個人一大截,別說是宋晚舟了,就連第二名也跟她整整差了二十多萬票的距離。

宋晚舟扶額,「……我可以收回剛才的話么?」

「不行!既然咱們已經打響這一槍,就必須跟林亦柔幹完這一仗,不就是錢么。三十萬而已,小意思。」

也就是她買條項鏈的水平。

就在這個時候,論壇又彈出一條林亦柔的直播視頻。

新聞社的主播小姐姐拿着鏡頭對着林亦柔,笑着說道:「嗨,亦柔,終於約到你了,你跟大家先打個招呼吧。」

林亦柔穿着一件白色的連衣裙,長發披肩,一副歲月靜好的神仙姐姐模樣。

她彎唇輕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也不知道你們今天要採訪,所以都沒有化妝誒,沒事吧,會不會顯得不太正式?」

主播連忙說道:「不會不會,當然不會,你就算不化妝也超級漂亮的,牛奶肌果然名不虛傳呢。」

她嬌羞的笑了笑,「真的嗎?我還擔心我素顏出鏡會掉票呢。」

直播間一群人瘋狂的刷起了彈幕。

「啊啊啊啊啊,小姐姐是素顏啊?我以為是全妝呢,素顏也這麼美,小姐姐的顏值太能打了吧,這彷彿開了十級磨皮的皮膚我真的愛慘了。」

「這年頭敢於素顏面對鏡頭的美女才是真美女,瑞思拜。而且清純不做作,是我心裏的不二女主了,大家快給大美女投票。」

「對對對,投起來,你一票我一票,美女明天就出道!」

林亦柔捂著嘴巴笑道:「大家真是太可愛了呢,謝謝你們的支持哦,我一定會好好努力噠,爭取演好這個角色,愛你們喲。」

說着,她對着鏡頭比了個心。

「嘔!」

裴菀菀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林亦柔怎麼能這麼做作,還素顏,她怎麼有臉說出這兩個字的,臉塗得比城牆還厚,真好意思!」 竇憲長槍所對準的是三名裁決騎士長中居中的那位!

裁決騎士長那堅定無比的信仰,此刻也改變不了他身處的危局了。

「想要我死,沒那麼容易!」

那名裁決騎士長猶如面臨絕境的困獸一般嘶吼了一聲,而後掄動長槍迎向了那天地似乎都要懼怕三分的一槍。

「轟!」

恐怖的轟鳴聲瞬間響起,硬接那一槍的裁決騎士長在短兵相接的瞬間就被震碎成了純粹的虛無。

「鳥人,不過如此啊!」

再度握緊手中青黑長槍的竇憲輕鬆出聲,他那青黑色的兇殘眸子不斷的在還活着的兩名裁決騎士長身上游移不定。

被竇憲盯着的那兩名裁決騎士長感覺惡寒無比,二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過後,做出了一個十分從心的決定,即一道退入裁決騎士團中,決不和竇憲這個怪物陣前斗將了。

他們的打算是,用數目將竇憲給活活壓死。

「廢物!」

「蠻夷果然都是無膽之輩!」

竇憲望向裁決騎士團的目光中充滿了譏諷和不屑。

下一瞬間,近四十萬名氣息不穩的裁決騎士猛然的撞入了麒麟重甲步卒所結的軍陣之中。

那一瞬間,有裁決騎士被麒麟重甲步卒的長槍生生刺死,也有麒麟重甲步卒被裁決騎士衝鋒時的巨大衝擊力給撞飛了出去!

「死吧,蠻夷!」

麒麟重甲步卒的軍陣沒有被裁決騎士們貫穿,他們牢牢的將裁決騎士團限制住了。

現在是他們的主場了!

「噗嗤!」

裁決騎士身上所穿着的華麗盔甲在麒麟佑世長槍的面前卵用沒有,長槍入肉的瞬間,裁決騎士便化作了可怖的乾屍。

還沒待這名麒麟重甲步卒抽出長槍,數名裁決騎士便從他的後方位置齊齊攻殺了過來。

「噗嗤!」

麒麟重甲步卒一時不察,直接被捅死當場!

雙方在並不寬闊的戰場之上來回的拉鋸,廝殺,對砍。

戰鬥的慘烈程度,讓在外圍的護國軍軍士咋舌不已。

鏖戰持續至了夜幕降臨,但是戰場之上的局勢依舊不甚明朗。

人數稀少的麒麟重甲步卒宛若一顆釘子般牢牢的釘在原地,令進攻一方是無可奈何。

……………………

「快,再快一點!」

帝國中央軍團統帥姜維神色有些焦急的催促麾下軍士加快速度。

根據花榮告知他的情況,他輕易的便判斷出了此刻竇憲必然深陷數層重圍之中。

竇憲雖勇,可架不住蠻夷軍隊數量無邊無沿啊,若他的支援不能及時趕到的話,大漢帝國可能會失去竇憲這一驍將。

八千名麒麟親衛騎兵在他的催促下,如一道土黃色神光般飛速的向前方推進。

位於麒麟親衛騎兵之後的是三百名百人斬重騎和十萬名重甲浮屠軍。

浩浩蕩蕩的鐵騎隊伍宛若是一條橫亘於星道之上的鐵流。

最後方則是二十萬名麒麟重甲步卒。

所有隸屬於中央軍團的軍士此刻都在爭分奪秒的向前線狂奔!

「大帥,我們的建制太龐大了。」

「即使我們的每個將士都全力以赴,估計也不可能及時的支援到深陷重圍的竇大將軍!」

英姿颯爽的花木蘭沉聲開口。

誠如她所言,中央軍團人數近三十萬,如此大的規模想要短時間趕到激烈交鋒的現場是極其不現實的。

「你說的我也考慮到了。」

眉頭緊鎖的姜維微微頷首,道:「這樣吧!」

「本帥先領親衛騎兵向前線趕去,剩下的部隊則由你來統帥。」

「別的要求我沒有,我只要你以儘可能快的速度趕到戰場。」

「救人如救火,片刻耽誤不得!」

緊急情況之下,貴為軍團之主的姜維打算兼職突擊隊長了。

「大帥,這不妥吧。」

「您身系三軍之安危,焉能輕易將自己置入險地!」

「沒有什麼不妥的。」

「我是中央軍團的統帥,我得為每一名中央軍團的士卒負責!」

「執行命令吧,花大將軍!」

在姜維那嚴厲且堅定異常的目光中,花木蘭無奈點頭,道:「遵命!」

…………

很快,身着赤紅色麒麟戰鎧的姜維便領着八千名麒麟親衛騎兵脫離了大部隊,向激烈拉鋸的前線馳奔而去。

望着他離去背影,面容俊朗的花榮很是不解的出聲,道:「真是奇怪,明明南方軍團離我們那麼近,大帥卻不讓他們配合我們行動。」

帝國南方軍團和中央軍團的駐地都在火凰鎮的治所長馬星。

按理來說這兩個軍團應該互幫互助,互相配合才對的。

可實際上,這兩個軍團間的關係相當的冷淡,甚至到了冷漠的程度。

究其根本,還是因為姜維和陸遜互相不對付。

「唉!」

話音入耳,花木蘭長嘆了一口氣,道:「姜大帥那都好,就一點不好,他太愛面子了。」

「前段時間,陸大帥親自登門拜訪他,被他給拒絕了,還把陸大帥送的禮物給扔了。」

陸遜的性情還是很謙遜平和的,他數次想要與姜維修好關係,但奈何姜維完全不給面子。

「要是南方軍團的靜塞鐵騎出動了就好了,以靜塞鐵騎的速度和戰鬥力,救出甚至擊潰敵軍都不難。」

別默寡言的花茂此刻破天荒的開口了。

靜塞鐵騎,天下無雙。

正面交鋒能力,靜塞鐵騎稍稍弱於重甲浮屠軍,但是,游斗的能力,靜塞鐵騎可以甩重甲浮屠軍十條街,並且,靜塞鐵騎的速度在重騎兵中是首屈一指的。

「陸大帥是個明事理的人。」

「他應該會派出軍隊配合我們的。」

「應該!」

花木蘭說到最後時,聲音已經很小很小了。

有一說一,若她是陸遜,她估計有很大可能不會救援中央軍團,甚至還有可能搬個板凳吃瓜看戲。

畢竟,姜維屢次與人家陸遜過不去,而且救援這種事可干可不幹,畢竟沒有長安那面的明確旨意。

「別想那麼多了。」

「儘快趕到戰場才是正事!」

鬚髮皆白的老將廖化冷冷開口旋即不理眾人,縱馬向前方狂奔而去。

「也是!」

「廖將軍說的對!」 已近寒冬雖說玄門修行者與武道修鍊者早已不懼寒冬,但依舊是象徵性的在千里方圓的營地內點起篝火以供前來增援的義軍取暖。

妖族猖獗但自從三千重裝鐵騎全軍覆滅之後,妖族戰修再無敢於跨越若水大營伏擊前來增援的義軍。

大乾皇朝三千多界其中門閥世家數不勝數,林子大自然什麼樣的鳥都有。光蘇牧就斬了數十敢於冒犯太虛山威嚴的世家子弟。

「你認為咱們還能走得了嗎?現今王世景如何會放我等離去。」

汝青焉停下腳步有些擔憂的問道,眉眼間那股子憂鬱確是怎麼也散不開。

若水大營中將近兩千餘太虛山外門弟子擔任軍中職位,從某些方面來看大乾皇朝那位大將軍已經成功的太虛山聖地拉下了水。

太虛山外面弟子尚在若水一線苦戰,她這個太虛山聖女反倒跑了傳將出去,太虛山聖地必將威嚴掃地。

到了教祖的修為爭奪的便是一個麵皮,相信若真是出現這樣的事情人族其餘兩位教祖一定不會吝嗇肯定會推波助瀾讓太虛山聖地的顏面無存。

蘇牧臉上露出了不以為然的笑意,說道「師姐真的以為這若水大營還能守得住嗎?別看近日來了不少所謂的義軍,但這些人上了與戰場連炮灰都算不上。」

「皇朝邊軍面對妖族重裝鐵騎也僅會被衝散,義軍面對妖族的重裝鐵騎最後挨宰的份兒。」

蘇牧毫不掩飾自己對義軍的看法,弱的讓人難以置信妖族重裝鐵騎本就不是專門為了戰陣反覆衝殺存在,而是為了能在第一時間將敵軍陣型擊垮而存在的特殊騎兵。

汝青顏問道:「你確定皇朝大軍守不住若水嗎?共計四百萬人族戰修難道就真的守不住一個小小的若水嗎?」

蘇牧略作思索后答道:「守得住也好,守不住也罷!大劫將至不入不入世界境界終究還是螻蟻,在這場以天地為棋盤眾生為棋子教祖執棋而行的棋局中終歸難逃三千年後天宮之約。」

世間本沒有修行者,修行的人多了也就有了修行者。但天地間的靈脈有限除卻不朽金仙以及世界境界能夠反哺天地外,餘下修行者莫不無一物以報天。

所以就有了災劫無論是人妖兩族的大戰還是域外星斗間的爭鬥,都是為了脫劫而去永享逍遙。

……

……

過了好一會兒蘇牧與汝青焉顏才走到王世景的中軍大帳附近,剛到帳外小將李玄就走了出來施了一禮。

拱手說道:「見過聖女閣下見過蘇先生,請大將軍就等著二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