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是只在賭桌上的厲害,某些地方可是要比現在還厲害一些。」聞著李秋水身上如薔薇般清甜的香味,林白有些意亂情迷的附在她嬌俏的耳朵旁,壓低聲音道。聽得這一句話,李秋水不禁想起了當初在遊艇上那荒誕的畫面,俏臉頓時羞得通紅。

「林老闆的牌面為同花第二大順,查理和雷蒙先生你們拿到的是福爾豪斯!同花順大於福爾豪斯,這一局,林老闆獲勝!諸位在最後一局選擇梭哈,所以籌碼全部歸於林老闆!我宣布今天的賭局正式結束,查理、雷蒙先生,請依照賭約支付你們的彩頭!」

高亮臉上也是喜氣洋洋,林白能夠最後一把以梭哈獲勝,身為嘉林賭場賭術總監的他,自然也是喜不自禁。想到剛才查理和雷蒙兄弟對自己咄咄逼人的態度,不禁略帶著嘲諷望向兩人,淡淡道:「我想以你們兩位的身份,應該也不會昧著良心不承認賭約吧!」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查理心算的手段在拉斯維加斯試驗了那麼多次,都沒人識破,怎麼到了這裡就不靈驗了!」雷蒙口中喃喃自語不停,恍如沒有聽到高亮的話,只是望著林白,神情恍惚道:「難道那些傳聞真得是真的?這個華夏人身上有著不可言說的秘密?」

查理究竟是緣何可以在賭桌上永葆不敗之地,他要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們兩兄弟去拉斯維加斯也不是沒遇到那種所謂的賭術高人,但從來沒有一個能夠看透他們的手段。卻是沒想到,如今在澳門這地方,竟然被林白吃得死死的,甚至破了查理的手段!

「查理,你怎麼了?」就在此時,原本好端端坐在賭桌旁,神情有些獃滯的查理,面容陡然變得無比蒼白,額頭更是有黃豆大小的汗珠滾滾墜落。

「讓我看看。」聽到雷蒙驚呼出口,林白轉頭一望,看到查理的模樣,眉頭微微一皺,鬆開攬著李秋水的手,緩步走到查理跟前,伸手往他脈門上一搭,片刻后,緩緩道:「這是心力交瘁的癥狀,只要休息幾天,養足了精神就好了。」

在最後一局之時,林白不但以陰煞侵擾高亮,更是分出神念進入高亮心神之中。陰煞的外力和神念作用下,查理留在高亮心神中的精神力自然受到重創。剛才在賭桌上諸人都是精神高度緊張,如今這場賭局落下帷幕,這麼一懈怠,癥狀自然暴露無遺。

「神奇的華夏人。」雷蒙聞言神情有些激動,他愈發肯定林白絕對是識破了查理的門道,而且查理如今的情況,恐怕和這年輕人脫不了干係,朝著四下掃視了一眼后,緩聲道:「林老闆,我想借一步找個清靜的地方,和你說些話,不知道是否可行?」

林白點了點頭,側身做了個請的動作,便帶著查理和雷蒙兄弟向著樓上的包廂走去。這場賭局的彩頭實在太大,交割起來未免有些麻煩,林白自己也不想被人當做怪物一樣圍觀。

而且他心中對這兄弟倆也著實有些好奇,不僅好奇究竟是什麼人把他們派到此處設下這次賭局,試圖顛覆嘉林賭場;而且著實想弄清楚查理究竟是用的什麼手段,竟然可以當著自己的面,神不知鬼不覺的掌控高亮的心神,這種手段可說是他生平僅見!

「林先生你似乎對我們兄弟倆沒有什麼惡意,要知道我們這次過來可是想把嘉林賭場據為己有!」眼瞅林白進了包廂后,神情淡然,斟茶不語的模樣,雷蒙著實有些好奇。

「查理和雷蒙先生,都非常人,形的自然也是非常事,我能理解。」林白微笑著將茶杯放到他們兄弟二人面前後,緩緩道:「不過既然雷蒙先生你這麼說了,我也不繞圈子。究竟是什麼人派你們兄弟過來的?還有你們用的又是什麼手段,能不能為我解釋一番?」


「你們華夏人有句老話,叫做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嘉林賭場風頭這麼勁,眼紅的人自然不在少數,我們是威尼斯人賭場派人請來的幫手。」雷蒙淡淡一笑,緩緩道。

「就我所知,你們兄弟倆在拉斯維加斯應該弄到了不少錢,吃喝幾輩子恐怕也花銷不完,不知道威尼斯人又是給了你們什麼許諾,才讓你們兄弟倆為他們出頭。」何鴻焱聞言眉頭微微皺起,他和威尼斯人那邊可說是鬥了大半輩子,卻是沒想到這些人現在竟然開始把主意打到了嘉林賭場這邊,而且還請到了查理和雷蒙兄弟這樣的異人。

「何老賭王沒說錯,我們兄弟的確是不缺錢,也不需要為了錢而發愁。」雷蒙聞言微笑點頭,然後望著林白,緩緩道:「我們這次過來,是為了見林老闆而來。至於威尼斯人那邊,不過是碰巧接觸到我們兄弟倆,既然目標相同,我們也樂得找個幌子。」

「見我?」聽得這話,林白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他出道至今,還從來沒踏上過大洋彼岸的美利堅半步,更是和這倆兄弟沒有任何交集,怎麼著他們竟然找上門來見自己。

「沒錯,我們就是來見林先生你的。」雷蒙又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面色一沉,正色道:「林先生,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俄羅斯那邊的核彈危機問題,是你幫他們處理的么?」

「是我沒錯!」林白聽得這話,望向雷蒙的眼神愈發詫異,他心中已經隱隱有些猜到這倆兄弟的來歷,但又不敢確定,緩緩問道:「雷蒙先生,你們兄弟倆究竟是什麼人?」 “你能告訴我剛纔你是用什麼打敗我的呢?”洛可問道,“剛纔在打鬥的時候,我沒有感覺到魔法元素和鬥氣的波動,這個讓我覺得十分的驚奇。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訴我,讓我不再疑惑呢?”

“這是一種叫內力的神祕功法,跟你們說了你們也是不會明白的。”雲天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心中說道:“怎麼都喜歡問這個問題呀,不就是內力嗎,至於這麼好奇嗎?”

“內力?”洛可唸了一聲,低頭想了一下,“大陸上根本就沒有這種功法,再說了,你剛纔用的那把劍也是十分的奇怪,真是讓我招架不住。”

“大陸方圓幾十億裏,有些奇怪的功法和奇怪的兵器應該也算不上稀奇吧。”雲天說道。

“你說的倒也是。”洛可說道,他當然也聽出了雲天語氣中的不耐煩,就沒有再往下問,及時的住了嘴。

“我現在想要去吃飯,你有沒有興趣一起吃呢?”雲天問了洛可一聲。

洛可擡頭看了一下天色,口中說了一聲:“現在天色還早,我還要回去練習練習,免得以後再遇到你再被你給打敗了。”

“呵呵,那我就不打擾你了。”雲天笑着說道,心中說道:“就算是你再練上一億年也不是我的對手,不過勇氣可嘉,有可能的話,應該把你給拉過來爲我效力。”

“對了,告訴你一件事情。”洛可走了兩步突然好象想起了什麼一樣,回過頭來對着雲天說道。

“什麼事情?”雲天問道。

“告訴你,我們學院的學生裏面可是有,劍聖、法聖一級高手的存在,你要小心一點。”洛可說道。

“劍聖、法聖?”雲天有些驚奇的說道,心中說道:“在這個年紀就能夠達到這麼高的境界,資質一定是很不錯的。”

“不錯,他們已經在學院裏面呆了二十年了,聽說這一次他們兩個人也參加了比賽,打算爭得第一。”洛可說道。

“二十年?!”雲天也是驚了一下,心中說道:“二十年啊,那還是算了吧,那兩個人應該有三十多歲或者是四十多歲了,我要來幹什麼。”

“是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不過看樣子你們遇上的機率很大。”洛克說道。

“嗯,”雲天點了點頭,對着洛可說了一聲:“謝謝。”

“好了,我走了。”洛可點了點頭說道。轉身就走了。

雲天則是站在原地想了一下,“劍聖,法聖,有意思,他們爲什麼要在這個魔武學院呆上二十年呢,有什麼目的不成?還是打算把自己的實力提上去之後再闖大陸呢?真是奇怪。”

雲天搖了搖頭就向着食堂走去。雲天剛剛走進食堂,後面就有人喊他:“葉大哥。”聽生意好象還是一個女孩的聲音。

雲天回頭看了一眼,心中說道:“原來是她。”

“艾莉絲,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雲天笑着問道。

“沒有什麼事情,就是看到了你跟你打一個招呼,”艾莉絲說道,“對了,你參加比賽了嗎?”

“參加了,你呢?”雲天問道。

“我也參加了。”艾莉絲說道,不過聽她的語氣好象結果不怎麼好。

“怎麼了,你輸了?”雲天問了一聲,心中想到:“憑着她劍師一級的實力,應該是不會那麼容易輸的,除非是碰到了高手。”

“嗯。”艾莉絲點了點頭,“輸了,還輸的很慘。”

“很慘?”雲天疑惑了一聲,“是不是遇到高手了?”

“嗯,是一個高手,是一個水系大劍師。”艾莉絲說道。

“呵呵,那就算是你倒黴了,會遇到一個高手。”雲天笑着說道。“一招就敗了?”

“嗯。就是一招,我都覺得有些丟人了。”艾莉絲說道。

“放心吧,不是還有複賽的嘛,還是很有機會的。”雲天笑着說道,雖然雲天有丹藥,但是他跟這個艾莉絲的關係也不怎麼樣,也沒有必要給她丹藥。

“嗯,借你吉言吧。”艾莉絲口中說道,看來是對這場比賽 不報什麼希望了。

“好了,就算是贏不了的話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就當作是一場磨練吧,經過了這一次的比賽你就能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對你來說也不是一件壞事,至少能夠看到自己的不足,以後再改正了不就好了嗎。”雲天笑着說道。

“唉,說實話,我們人類就是這樣,只有在失敗和困難中過來的人,在面對什麼樣的情況,都會冷靜的思考問題,而那種一路平坦的人,則是不然,很可能遇到一點小事情他就沒有了主意,所以說,我們看事情要看兩面,不能只看壞的一面。”雲天勸着艾莉絲說道。

“嗯,也許你說的有道理。”艾莉絲說道。

“呵呵,不是有道理而是很有道理纔對呀。其實現在你還不知道真正的生命是什麼。”雲天笑着說道。

“真正的生命?”艾莉絲疑惑的問了一聲。

“不錯,真正的生命,努力的活完短短的一生,把成果留給後代繼承,呵呵,這個成果就是在無數次的失敗中獲得的,我們人就是如此反覆慢慢成長,我想在遠古時代,祖先可能連一隻小小的一階魔獸都對付不了,發展到現在的這個樣子,真的是很了不起,呵呵,不是嗎。”雲天笑着說道。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艾莉絲點了點頭說道。“葉大哥聽了你的一番話,我真的是茅塞頓開,我終於明白了,其實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在失敗中走出來。”

“你明白就好。”雲天點了點頭。“也不枉我對你說的這些話。好了,現在一起吃個飯吧。”

“額,現在天還大老早的呢,我還想去練練鬥氣,葉大哥你先吃吧。”艾莉絲看了看天色說道,這個時候太陽還老高的呢,距離天黑還要有很長的時間,也就只有雲天這個變態纔會在這個時候吃飯吧。

“嗯,那好吧。”雲天點了點頭,艾莉絲衝着雲天說道:“嗯,那葉大哥,我就先走了。”

“嗯。”雲天點了點頭。看到艾莉絲走了之後,雲天心中想到:“我是不是有些太浪費時間了呢,唉。”

雲天想到這裏就向着宿舍走了過去,進了宿舍之後,看到旁邊的雅琦已經開始冥想了,雲天也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開始修煉自己的法決《九天龍吟驚天變》,雲天的《九天龍吟驚天變》已經練到了第七層的頂峯,但是要想突破的話,還是很不容易。

雲天現在還不知道天道的實力,但是雲天知道,這個天道應該差不多是一個天道聖人中期的修爲,雲天要是想要勝他的話,最少也應該跟他的實力一樣,但是雲天的境界已經很多年都沒有突破了,雲天知道自己是遇到了瓶頸,這種事情是急也急不來的。

一天的時間過去了,這一夜的修煉,對雲天不能說是沒有什麼幫助,但是也是很少,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雲天跟着雅琦今天又來到了場地上,看到了老師同學差不多都已經到齊了。雲天跟雅琦就分開了,各自去了自己的班級。

“老師,這一次院長不會又要講一天的話吧?”雲天問了葉藍一聲。

“按理來說應該是不會了。”葉藍說道。

“希望沒有什麼事情吧。”雲天心中說了一句。

這次這個克洛斯果然是沒有讓雲天失望,就說了幾句就宣佈比賽開始了。

雲天那些比過去的人,走過去抓鬮,而昨天那些比輸的人也是在抓鬮,進入複賽。

雲天看了一眼比賽的號碼86.

雲天轉着走了一圈,才找到了那個結界,這個結界是一個水系的結界,雖然沒有土系的結實但是也算是很不錯了,釋放這個結界的應該是一個水系法聖。

雲天這個時候向着旁邊看了一眼,口中驚道:“葉老師?”他還真沒有想到這個結界竟然是葉藍釋放的。

“葉雲天?”葉藍也是略微吃了一下驚,她也沒有想到雲天竟然會在這裏比試。

“你怎麼會在這裏?”葉藍問了一聲。

雲天舉起了手裏的紙條說道:“其實我是逼不得已的,你看看,是它讓我來的。”

“既然來到了這裏就好好比賽吧。”葉藍說道。

“嗯,老師我是不會讓你失望的,就是不知道今天的對手有沒有昨天的那個厲害。”雲天口中說道,心中說道:“學校一共就是那麼幾個大劍師和魔導士,我不會這麼幸運吧。”

“我知道你的實力高強,但是也是要小心,不管是什麼人,都不能輕敵,要不然的話你就危險了。”葉藍說道。

雲天點了點頭說了一聲:“謝謝老師。”

雲天跟着葉藍在這裏說了幾句話,就有不少的人圍在了這裏,雲天看了一眼帶頭的就是昨天的那個人。

“我靠,不會吧,沒有想到本少爺這麼受歡迎呀,呵呵。”雲天心中想到。

“同學們,我們今天就在這裏看看我們的這個同學是怎麼不用魔法不用鬥氣打敗敵人的。”那個人說了一聲。

“不如我們大家來賭上一賭吧。”一個人建議的說道。

“不錯這可真是一個好主意,不經能夠看比賽還有錢可以賺,呵呵,真是好呀。”這個提議看來是很受別人的歡迎。

“等等,我們要等着另外的那個人到了,我們在下注,要不然的話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兩個人的實力相差多少。”那個人說道。 「我們兄弟倆自然和林先生一樣,都是地球人。」雷蒙開了個玩笑后,收起那幅玩世不恭的表情,緩緩坐直身體,望著林白沉聲道:「我們是美國第九區特勤小組的成員!」


第九區的人?!聽得這倆人的話,林白徹底無語,和室內幾女面面相覷,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美國本土,這第九區都可說是鼎鼎大名,而這個區域內的組織,更是無數次在那些美國大片上現身,充滿種種神秘色彩。

第九區位於美國內華達州的一處荒漠之中,在傳說中,那裡還存放著外星人的屍骸,甚至還有外星人乘坐的飛行器都有保存!第九區安保之嚴密,可說是匪夷所思,任何人不得靠近相關區域,不管是有何等位高權重,都不允許向外界透露任何有關第九區的秘密。


第九區的神秘色彩籠罩在外界眼中已經有數十年之久,但不管這數十年,有多少好奇的人想要探尋其中的秘密,都是一無所獲。只能從衛星拍攝到的某些照片中,分析出來一些模稜兩可的數據,根本無法得到第九區內部究竟是在做什麼的確切消息。

林白平常也沒少看美國大片,第九區大名自然也是如雷貫耳。在剛才雷蒙一語點破自己在俄羅斯解決的核彈危機之後,他便隱隱然猜到這兩人恐怕和美國官方的這個神秘機構,有著不可言說的關係,只是這想法太過荒謬,是以才沒點出。

不過對於第九區的存在,林白並不覺得有什麼匪夷所思的。華夏都有神算局的存在,國外自然也會有收納奇門中人,或者是擁有某種特異能力人士的機構。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對兄弟倆竟然真的是第九區派出來的人。還真是人怕出名豬怕壯,林白實在是想到,自己的名聲如今已經傳到了大洋彼岸,甚至引起了對方的關注,親自派人來到這裡,想要親眼看到自己,並且探究自己身上的秘密。

但這對林白而言,並不是一種幸運,而是一種潛藏的危險。這些老外心裡究竟是打的什麼鬼主意,他無從得知;而且被這些人關註上,說明自己保密功夫做得還很不到家,自己身上有著太多秘密,也牽扯到太多人的安危。萬一這些老外動了歪心思,那就不妙了!

「第九區的人……」看著面前似笑非笑的雷蒙,林白微微皺起眉頭,雖然面上表情不變,但心中卻是瞬時警惕起來,甚至做好了動手的打算后,緩緩道:「咱們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我走我的陽關道,你們走你們的獨木橋,你們來見我做什麼?」

「林先生不用這麼緊張,我們兄弟倆沒有惡意。」見到林白的表情,雷蒙連連擺手,示意林白無需緊張后,笑道:「林先生你可能還?能還有所不知,你在俄羅斯做的那件事情,不單單是我們第九區,恐怕其他國家的一些部門,也都不同程度的收到了消息。說不準,現在外面的人群裡面,就有無數雙眼睛正在盯著我們,想知道我們此次談話的內容。」

「我不關心這些事情,我只想知道你們的來意。」林白雙眼微眯,眼中精光吞吐不定。這種被人在暗處悄悄關注,尤其是一些特勤部門關注的感覺,叫他很不爽。

「我說過我們沒有惡意。」雷蒙緩緩搖頭,直視林白的雙眼,道:「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一是想跟林先生你做個接觸,確定你的身份;二來則是想要和林先生你簽一個協議,希望林先生你這樣與眾不同的人,能夠不介入國際的紛爭之間,保持一個中立的態度。」

「中立的態度?」林白聞言啞然失笑,目光平和的盯著雷蒙,淡淡道:「雷蒙先生,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第九區究竟是做什麼的,但是我想你們的成立,恐怕也有守護你們那方國土的意義在裡面。你們有你們的熱土,我林某人有我自己的歸屬,也有我要守護的東西!你們有什麼權利,你們以為是誰,就想來限制我林某人?!」

林白此話出口,場內寂靜一片,不管是何老賭王,還是賀嘉爾幾女,望向查理和雷蒙兄弟的眼神中都露出了滿滿的敵意!誠如林白所言,這些老外未免也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竟然膽敢跨越大洋彼岸,趕到林白的身前,以一幅老大哥的姿態指手畫腳。

且不說這些人心裡到底是報的什麼心思,單就是那個保持中立,就無法叫林白接受!數十年前,為了守護這片熱土,多少奇門中人拋頭顱灑熱血,才換來了今日的安寧!而傳承授業林白的李天元,更是當初豁出去天道反噬,力挽狂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