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大著。」白羽澤白了他一眼,「當時發生了啥?有點記不清了。」

典莽簡單解釋,當時白羽澤直接被炸飛好遠,直接昏死了,流了一地的血,好在典莽及時趕到,簡單止住了傷口,趕忙趕回來,那時候好像把不少人都嚇壞了,聽的白羽澤一陣尷尬,但當典莽提到白羽澤已經昏睡了一天時,這倒把他驚嚇了一跳,也就是說,現在是第二天的下午!

這一天多都是受幾人輪流照顧的。

不過並沒有太大的危險,能從爆炸中僥倖活下來已經是豪賭了,只不過他兩次都賭贏了!

「這是第五大樓下面那個地方?我記得好像要改成衛生室,醫療室什麼的。」白羽澤接過碗,手上還帶些餘溫。

「對啊,當時情況緊張嘛,就火急火燎地湊了個救命的地方…………」,典莽頓了頓,說:「咋了?」

「算了,沒什麼,本來也是要改的,還有,我怎麼不記得咱們這有這種床?」

「我也不知道,在原來的堆雜貨的地方找到的。」

「行吧……」白羽澤喝完湯后,顯然還是有些疲憊,身體的疼痛感還沒有完全消失。

「老大啊,你以後冒險前先給我說聲啊,這回得虧我…………」典莽一邊收拾一邊無奈說道,白羽澤點頭應答。

「不過啊,老大,我也是佩服你的膽量,竟然能想到那麼個辦法,那玩意被炸的都成塊塊的了。」

「噗。」白羽澤忍不住笑意,同感也夾雜着些無奈,畢竟當時情況特殊。

之後簡單問了些其他人的狀況,自己樂園的進程,白羽澤的身體雖然疼痛。但基礎的行動還是沒問題的。

跟典莽說了下,讓他扶著自己回到房間休息,今天這一天就先了了過去,樂園的事他明天再管。

預計到明天身體的疼痛感就能恢復了,進來送走了典莽后,白羽澤癱倒在床上,沒有留下太多的思考時間,就昏昏入睡。

………………………… 就當所有人因為韓元批量生產的佳作緣故還陷入震驚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陛下口諭!」

「參見聖上。」

眾人急忙躬身迎接。

眾人這才發現是李二身邊的王德一路小跑過來了,那滿臉的汗水和喘著粗氣的聲音能證明他真的是一路小跑過來的。

他沒敢歇息,不過那眼神已經下意識的望向旁邊的韓元,見到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王德心裡也頓時鬆了一口氣。

還好趕上了。

「陛下口諭,命韓元和太子李承乾、魏王李泰、長樂公主李麗質覲見。」

「太子殿下,駙馬,咱們走吧?」王德小聲音的說道,那眼神也開始四下搜索起來那些世家子弟了。

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擺放在桌案上的三幅作品。

王德跟在李二身邊自然底子不會太差,他不由自主的雙眼一亮,喃喃念了出來。

「葡萄美酒夜光杯……」

他越讀雙眼越是精彩,越讀越是沉醉。

「好詩,好字,乃是佳作!」

王德將三幅佳作一一品讀之後,也不由的抬頭問道。

「孔大人,不知這三首佳作何人所作啊?」

李承乾和韓元兩人也是一臉驚訝的看著王德,心裡嘀咕了起來。

這老東西不會是裝的吧?

詩都能讀懂?

不可能吧?

孔穎達並沒有絲毫的意外,反而是一臉笑意的看著韓元默不作聲。

周圍的權貴子弟也紛紛將目光投向韓元,只不過那眼神之中多了幾分的嫉妒。

方才的支持早已經消失不見了,畢竟世家那些混蛋已經走了。

當他們看看身邊的女子后,雙眼的嫉妒之色更是濃郁起來,不過很快他們便長出了一口氣。

還好,長樂公主把他收了!

不然恐怕明日在場的女子都會讓自家大人登門了!

可惡的小白臉,你說你長得帥就算了!

你靠臉吃飯我們也不說什麼,關鍵你奶奶的你還有才華,明明可以靠臉吃飯,你為什麼非要靠才華?

「駙——駙馬?」

王德一臉古怪的看著韓元,彷彿有些難以相信。

畢竟他和陛下是一直關注著這裡的,方才他聽說韓元連續寫了兩首佳作,這可把李二高興壞了。

陛下還一直說,果然韓元這小子還有私藏。

不過兩首佳作也是他的極限了。

當聽說世家子弟找事的時候,李二急忙就把自己派過來了。

目的就是為了為韓元找借口。

是個讀書人都知道一首佳作創作出來的不容易,更何況是一連創作三首相同的佳作,更是難上加難!

「怎麼,王力士不信?」韓元笑眯眯的看著王德,眼神閃爍,彷彿又在琢磨什麼。

這可把王德嚇壞了,連忙縮了縮脖子,後退了幾步,連忙解釋道:「駙馬,我沒有錢,也不能入朝為官!」

「哈哈哈……」

眾人聽到王德這話頓時開懷大笑起來了。

「哎呀,忘了陛下的吩咐了。」王德畢竟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震驚只是一時,很快便恢復了過來。

「太子,咱們走吧,等會陛下等急了!」王德急忙將目光投向李承乾。

「行了,朕已經急了!」

就在這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一陣爽朗的聲音。

「恭迎聖上。」

眾人急忙躬身。

「免禮。」李二快步走到孔穎達身前剛想伸手拿起桌面的字畫,誰知道孔穎達立馬搶在李二前面把三幅字畫抱在懷裡,一臉警惕的看著李二。

這弄得李二有些哭笑不得,他無奈的看著孔穎達開口說道:「朕不過就是看看而已。」

「王力士已經記下來了,陛下可以回去之後問他。」

孔穎達依舊沒有鬆懈下來,一臉警惕的看著李二。

別人不知道李二的為人他可是知道,前些年李二問他借了一本孤本,說好了只借半年。

結果半年之後他去討要,李二直接來一句丟了。

當時可把他氣壞了,尼瑪,私藏起來就私藏起來,你還說丟了!

我還不信了,這天下有誰敢偷皇帝的東西?

「王德,你記住了嗎?」李二笑盈盈的望向王德開口問道。

「回陛下,老奴沒記住,年紀大了記性不好了。」王德自然知道李二是什麼意思,臉上裝作一副沉思的模樣,苦澀的搖搖頭。

「屁,你放屁,你記性不好騙誰呢?」

「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你?過目不忘的本領真當我不知道?」孔穎達聽到王德這話頓時氣的直跳腳。

一副怒目相對的瞪著王德。

「孔大人實在看得起我了,人老了,記性不好很正常。」王德嘆息一聲,停頓了一會,很是感慨的搖搖頭。

「不服老不行啊!」

李二聽到這話滿意的點點頭,再次笑眯眯的看著孔穎達問道:「孔大人就這麼小氣?」

「我看看我自己女婿的東西都不行嗎?」

「你這似乎有些不講道理吧?」

孔穎達聽到這話,乾脆直接撒腿就跑,便跑便喊道:「嘿,陛下您還真說對了,老夫就不講道理。」

這一幕可著實把眾人震驚到了,原來受人敬仰的孔夫子還有這麼不要…呸,率真的一面。

「陛下,老臣告辭!」一位大儒見到這一幕再也忍不住了,朝著李二拱拱手,急忙追了上去。

「孔老東西,你不能這麼不要臉!」

其餘見到這一幕急忙拱拱手,也追了上去。

「孔老頭,你要是敢獨吞,老子吃住都在你家!」

「老子就趁著你不在家,三天兩頭就跑你家,給你傳點名聲!」

「……」

艹!

這算是什麼事啊!

不過就是三幅字畫么,至於你們這麼大反應嗎?

孔夫子,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

「這…….」

李二見到這一幕也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尼瑪,至於么?

上次不就是朕搞丟了你一本孤本么?

李二搖了搖頭,他還沒必要跟這幾個老頭子爭這幾幅東西。

他將目光投向韓元,眼前這個俊俏的年輕人,一臉的和藹。

許久,李二長出一口氣。

果然自己還是小看了自己這個女婿!

千年一出的曠世奇才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