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我們還會再見面的!」顧雪妃笑著,眼前的修士給了她太多的震撼,就好像是個謎一樣。

嵐瓊笑著,除了顧雪妃的木屋,他現在是排名第42位的靈泉修士。再加上十天之後,三大宗門就會來此,一時間,大量的修士開始挑戰靈泉榜,不過他的名號已經響徹整個青山仙城,根本沒有人敢小覷他,雖然他只是旋照期三層。

這樣也好,嵐瓊反倒是落得個清凈。

他回到木屋,就一直閉門不出,和顧雪妃一戰,已經引動了他的境界,他能感覺到自己將要突破旋照期撒三層。

其實以他的體內的元氣儲量,早就能夠達到四層的標準,只是他卡在了瓶頸,才不能寸進。

木屋內,嵐瓊盤膝而坐,八系大周天慢慢運轉著,他需要先回復靈氣,調理好身體,三天之後,他的身體內的靈氣才完全充裕。

接下來,就是衝擊旋照期四層,他閉上眼眸,回想起和顧雪妃對戰時候的死亡之意,頓時,他的身子不要躁動起來。

八大周天開始不停的極速運轉,元氣也翻湧,他就這樣一直盤膝打坐,時間慢慢過去。

第十天,嵐瓊體內的元氣猛然暴漲,他睜開眼眸,嘴角勾起一絲微笑,「終於突破了!」

他眼中精光一閃,如今算是步入旋照期中階了。

正當這時候,只見動態沙盤中響起一陣警報!「主人,掃描到有開光期修士出現!」

嵐瓊眼眸一挑,動態沙盤上顯示,青山仙城的上空出現了六位開光期修士,「看來三大宗門的人來了!」

此時,整個仙城一陣沸騰,尤其是靈泉榜修士,直接受益的可就是他們啊,那些散修不過是開開眼界。

要知道,步入開光期,才能算是真正的走上仙路,旋照期修士的肉身其實和凡人無異。只有進入開光期,才能御空飛行,而且會壽三百載,這才是所有修士追求的。

天空中,六位修士兩輛在一起,各穿著自家宗門的服飾,分別是青鼎、摘星、羽化!

不過三大宗門的修士看起來相互不太認識,各自落在靈泉瀑布附近。

「主人,根據李達的記憶,李家的開光期修士就在其中!」獸皇系統說道,只見動態沙盤多出一個特寫畫面!

「他就是李家最後的修士了,叫做李耀!開光期二層修士!對應等級為12!」

靈泉榜修士都出來迎接,畢竟之後就要挑選宗門了,雖然他們都是家族的驕傲,但是在三大宗門面前,那身份屁也不是。

不過嵐瓊沒有出來,只是藉助動態沙盤看著一幕幕,他可是當眾抹殺了李家兩位子弟,萬一李耀恨意大生,突然對其出手,那就完了…… 靈泉瀑布之上,李耀一臉陰沉,眼眸里還帶著絲絲悲痛,本來本次的入門選拔他不想來青山仙城的。

可李家被滅,這件事情太突然,他根本就不信,原本好好存在的李家,怎麼會突然被滅門了,而且竟然沒人發現是誰幹的。

「李師弟,我們先去李家看看!入門選拔的事情倒是不急!」李耀身邊的同門不由說著,這次兩人前來,最主要的任務其實是調查李家為何出事。

李耀點點頭,兩人隨即騰空而起,化作兩道驚鴻,飛向李家。

如今的李府雖然沒有變成廢墟,但是一點生機都沒有,李耀心中都在滴血,雖然他已經兩百多歲了,壽元也就幾十年而已,但這裡曾是生養他的地方,如今就這樣變得寂靜。

自當他拜入摘星宗之後,再也沒有回到過李家,可沒有想到,再見竟然是這番光景。

他尋遍了整了李府,可什麼也沒有發現。要知道,項羽處理的極為謹慎,除了血跡他沒有處理外,整個李家,只要有妖熊留下的痕迹,都被他弄乾凈。

兩人找了大半天,可根本就是搜索無果。

「師弟,我這邊找不出什麼線索!」另一位開光期修士對著李耀說道,他也是出自世家,不過並不是來自青山仙城。祁北修仙界除了青山仙城之外,還有著大大小小不少其他仙城,青山只是其中之一。

李耀心中悲憤著,可以也無可奈何。

「我們先回靈泉瀑布吧,估計其他兩大宗門也等著急了!」這距離對於開光期修士來說根本用不了的多少時間,兩人轉眼就回到靈泉瀑布。

其餘兩派看著李耀臉色極其難看,也明白了搜索無果,倒也不再詢問,他們都知道,只怕這件事情會不了了之,畢竟李耀的修為不是很高,在摘星宗內影響力也不大,如果沒有線索,宗門是不會為了李耀耗費人力物力的。

仙道無情,就是這樣自然。

李耀看著在場的靈泉榜修士,他忽然想起來,還有一個叫做嵐瓊的修士,曾抹殺了他李家兩位靈泉榜修士。

本來他心情極其悲痛,他自認為是如果不是嵐瓊,李家還會留下兩個血脈,而且是最好的苗子,可就是因為嵐瓊,李家最後的香火都斷了。

而且以他剩下的壽命,根本就無法為李家培養香火。

他不由大怒,暴呵一聲,「哪個是嵐瓊?」在場的靈泉榜修士都是低頭不語,他們都明白李耀正在怒火中,他們可不想觸怒這個霉頭。

重生最強財女 這時候,他的同門不由說著,「我記得傳音符說,那個嵐瓊不過是旋照期三層!在場的修士可是沒有旋照期三層的啊!」

李耀掃視了一圈,目光不由鎖定到排名42位的木屋,整個靈泉瀑布,只有那一間沒有修士出來。他之前好像聽說李達就是排名42位。

頃刻間,他的身上的靈氣四散,龐大的靈氣直衝著木屋!

屋內的嵐瓊一驚,這靈氣好強,他毫不懷疑,就算是他能駕馭法器也難以抵擋,這靈氣已經搶到可以透過法器絞殺他,「這就是開光期修士的靈氣嗎!」

這股靈氣蜂擁過來,幾乎是轉瞬即到。其實李耀李耀打出這一道靈氣已經不符合規矩,畢竟只要成為靈泉榜修士,不問過去,不問修為,都能成三大宗門的弟子。

這條規則他身為摘星宗修士,不可能不知道,只是現在他悲痛萬分,隨手打出這道靈氣,其他開光期修士也不好插手。

畢竟人家可是被滅族了,發泄一下也是正常的,而且對方不過是個散修而已,死不足惜。

轟……整個木屋在靈氣之下,瞬間爆裂開,留下一個深深的坑洞,在場的靈泉榜修士都是驚恐,尤其是挨著木屋的修士,他們能深深的感受到這道靈氣散發出來的龐大之力。

這就是跨境階的差距,就算是上萬名旋照期修士一起上,在開光期修士的眼裡都是螻蟻,殺之實在是太簡單了。

李耀緩緩的舒了一口氣,好似稍微發泄了心中的恨意,他不由嘆息一口,即便是殺了嵐瓊,但李家之仇找誰報呢!

可下一刻,只見淺淺的水面上突然冒起一個大水泡,噗嗤一聲,水泡破裂開,嵐瓊喘著氣,從水面上湧現出來。

就李耀抬手打出靈氣的瞬間,他已經水遁離開了木屋,那道靈氣根本就沒有傷到他。

嵐瓊冰冷的看著懸浮在空中的李耀,他早就猜到李耀會對他出手,這才沒有露面。

靈泉榜的一眾修士都是愣愣的看著嵐瓊,能在開光期修士手下逃過一劫,這絕對不簡單啊!

「水遁術!」天空在,其他的開光期修士也是一愣,水遁屬於高階法術,對天賦要求極高,很難練成,就算是他們也沒有學會。

眼中這個小修士,竟然會水遁!

而此時,李耀心中剛剛有些熄滅的怒火,猛的被嵐瓊再次點燃,「一個螻蟻!」

手中的靈氣再次凝聚,這樣遠比之前要強橫多。這次可不是靈氣那麼簡單,卻是一道法術,而且已經在掌心成型。

「給我死!」李耀大呵一聲,只見一道綠色光暈,從他掌心爆射而出,瞬間化作一隻大手,就要拍向嵐瓊。

附近的靈泉榜修士魂都嚇飛,瘋一般的向遠處跑去,他們絲毫不懷疑,如果還在附近,這道法術可是能波及到他們。

「好強,這道法術竟然鎖定了我!」嵐瓊心中不由一驚。雖然遁術屬於時空法術,但是他的修為太低,還無法遁出太遠,而這道法術屬於大範圍,他一瞬間,根本就逃脫不了法術範圍!

「豎子,我看你這次怎麼逃!」李耀眼中閃著恨意。

嵐瓊心中一嘆,他一拍妖獸袋,頓時,十隻妖熊憑空出現他面前,吼叫著躍起,竟然徑直的沖向飛來的巨掌法術。

咔擦咔擦,瞬間,那十隻妖熊就化為灰燼,但是這衝撞的瞬間,明顯滯緩了掌印法術的速度。

嵐瓊眼神一凝,大呵一聲…… 嵐瓊額頭冒著汗珠,這次可遠比和顧雪妃對戰要嚴峻的多。

「主人,檢查到高階1級法術!資料已經上傳,請您查看!」獸皇系統說著。

法術名稱:木心印

法術屬性:木系

法術類別:範圍攻擊性

施法範圍:御空

法術等級:高階1級法術

法術威力:極大

綜合評定:雖然該法術是高階1級,但是由開光期修士使出來,威力遠比旋照期修士強上數倍!

嵐瓊也知道現在情況對他極為不利。

就在掌心法術滯緩的瞬間,他不由暴呵一聲,「九連風輪!」體內風靈種瘋狂旋轉,頓時,大量的天極罡風被他調集出來。

一瞬間,九道蘊含著天極罡風的風輪,呼呼的迎上木心印!

轟隆轟隆……那木心印法術明顯要更勝一籌。九道風輪接連被轟碎,但是木心印明顯的光芒暗淡了三分,而且速度更慢了。

「果然,我就知道,雖然木心印屬於高階法術,但是天極罡風也是高階靈物,能極大的漸弱木心印的威能!」

嵐瓊心中一喜,手上毫不停歇,再次使用九連風輪。

轟轟轟……這次風輪抵消之下,木心印的威力已經不足一半了!不過木心印也馬上就要命中他。

「風遁!」嵐瓊再次暴呵,他要的就是這效果,以他旋照期四層修為,想要打破木心印,根本就是痴人說夢,但是他只要削弱木心印的威力,減少它的攻擊範圍,就能使用遁走!

轟一聲,頓時,地面上深深的烙印出一個掌心。 鬼醫墨凰:魔尊大人,別撩我! 嵐瓊身影則凝現在三丈之外,喘著粗氣。

在場的修士都是驚訝,尤其是顧雪妃,她知道嵐瓊學會了她的九連風輪,可是剛剛他御使下,風輪內竟然蘊含著弄濃濃的天極罡風,這就是她都做不到的,而且更重要的時候,嵐瓊怎麼會有著天極罡風!

她忽然想到了當日侵入嵐瓊體內的天極罡風,後來他就再也感受不到。「難不成他真的在體內聯合了天極罡風,可是我只動用了一點啊,而剛才的九連風輪中蘊含的天極罡風是那些的十幾倍!」

顧雪妃眼睛閃爍著,還有一件事情,也讓驚訝,那就是方才嵐瓊竟然同時操控著十隻妖熊!且不說妖熊數量很少,可一般修士能同時操控三隻就是極限了,他竟然操控十隻。

「難道那天他沒有用盡全力!」顧雪妃看著嵐瓊,這個謎一樣的男子。

而嵐瓊卻是沒有停歇,再次使用風遁,遠離了靈泉瀑布,同時大聲的說著,「奪榜之戰,不論生死,這是誰都知道的,你身為開光期修士,三番兩次對旋照期修士出手,難道不覺得羞愧嗎!」嵐瓊也被打出怒火了。

他眼神冰冷異常,心中卻明白,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妖獸軍團齊出,再加上項羽,也動不了李耀,反而徒增傷亡。

如果李耀再出手,他只能逃離青山仙城了,和一位開光期修士對抗,絕不理智。

正當李耀還要出手的時候,天空之中,一位開光期修士不由出手,攔下李耀。「李兄,可以了!這個小修士,說得沒有錯,奪榜之戰,不論生死!再者,你出手兩次,已經壞了規矩!」

李耀一看,竟然是羽化宗的修士,對方的修為要比他高,他也不好說什麼,可不知道為什麼,一想起嵐瓊那冰冷刺骨的眼神,他心中就一陣發寒,剛想說什麼,卻聽那人開口說。

「今日之事,算是發泄,我也能理解,但是事情就此作罷,我們來這裡是要選拔弟子的,並不是來看你了卻私仇!」

李耀也無法辯駁,一來本來就不佔理,再者,他在六人之中,修為算是墊底的存在。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嵐瓊瞬間成為最耀眼的修士,能在開光期全力一擊之下,還能毫髮無損,這樣的天資,絕對罕見。

至此,入門選拔開始,其實再場的修士都是世家出身,只不過分屬於不同的宗門,肯定是要拜入擁有自家勢力的宗門。

也就是說,只有嵐瓊屬於無根的浮萍,不過他心中早就決斷好了,直接選這羽化宗。

之前的開口的那位開光期修士有些詫異的看著嵐瓊,他還以為嵐瓊會選擇青鼎宗,畢竟屬於三大宗門之首。

他饒有深意的打量這嵐瓊,「此子眼神堅毅,天資也是上佳,只是不知道能走到何種程度!」

當嵐瓊選擇完宗門,這次的入門選拔就此結束了。

能進入靈泉榜的修士都是青山仙城內,最有實力的新一代,倒也讓三大宗門省下時間再次進行篩選。

「這卷書冊給你,很久沒有散修能拜入宗門了,這裡面有著羽化宗的基本介紹!」那位開光期修士交給嵐瓊一本書冊。

說完,那修士一拍靈獸袋,出現三十二隻靈鶴,這些就是載具了。「行了,羽化宗的新晉弟子,各自選一隻,我們現在就動身出發!」

嵐瓊看看了四周,三大宗門的載具都是靈鶴,他默默選了一隻靈鶴,面無表情,腦海中卻和獸皇系統說著話,「讓項羽跟上!」

「是,主人!」獸皇系統說著。

其實,以項羽的修為,在靈泉榜上佔據一席之地就跟玩一樣,但是嵐瓊卻沒有這麼做,項羽作為他獸將,還沒有必要公之於眾。畢竟以後會有很多事情,要項羽去做,他身處在暗處更為有利。

呼……上百隻靈鶴扇動著羽翼,飛入高空之中,頓時分成三個方向。這種靈鶴速度不快,但是很平穩,即便是在高空之中,旋照期修士坐著也不會有眩暈之感。

正常來說,從青山仙城到在羽化宗,開光期修士御空飛行,只需要十天時間,但是靈鶴的話,就要一個月多。

嵐瓊坐在靈鶴之上,動態沙盤不停的掃描這,把之下的地形都記錄下來,繪製成數據保存在獸皇系統的資料庫中。

「主人,項羽已經出發了,距離我們大概有著三十公里,這個距離,開光期修士是察覺不到的!」

嵐瓊點點頭,便不在說什麼了…… 祁北山脈綿延上萬公里,擁有十萬大山,山溝險壑遍布,靈氣纏繞著山巔,匯聚於川岳之間。

作為祁北修仙界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三大宗門的道場就坐落在其中,分別佔據著三個方位,互為犄角之勢。

雖說羽化宗是實力最弱的,但其實三大宗門創立數千年來,底蘊都是差不多的,所有這種差距都在可以接受範圍內。

羽化宗在祁北山脈東南部,臨靠著落雨平原。宗內,擁有四大主峰,次峰六十一座。門內三代旋照期弟子不過兩萬人,這個數目相比祁北修仙界任何一座仙城,都少太多了,其實不止羽化宗,其餘兩宗也是如此。

不過這也能理解,三大宗門吸納都是最為精英的修士,能進入這裡的都是各個仙城內,實力拍在前面的修士。

正如之前的開光期修士所說的,這近百年來,名額一直都被世家弟子佔據著,已經很久沒有散修能拜入宗門。

散修能獲得的資源以及越來越少了,相對於世家,完全不值一提,所以能步入旋照期七高階的散修數目實在是太少了,這些高些散修也沒有財力去跟世家子弟爭奪名額,所以嵐瓊算是另類了。

雖然三大宗門的有生力量都是來自於世家,但是並不是意味世家子弟在宗門內身份高貴,因為大家都一樣的出身,所有這裡看重的修為,只有步入開光期,才能一步登天。

要知道,在羽化宗內,開光期修士,是為二代弟子,也是整個宗門的管理層,但不過百人,突破比例奇高。

所以宗門的競爭遠比在世家要強烈的多了,以前,世家弟子只要和同宗競爭就好,但是現在要和各個世家精英較量,是十分慘烈的。

但是雖然二代弟子是宗門管理層,但是真正統領宗門卻是融合期修士,也稱之為太上長老。評定一個宗門實力強弱的最終根據就是最強修士的人數。

三大宗門內融合期修士都是兩人,只不過羽化宗的融合期修士實力較之其他兩派實力弱上幾分。

嵐瓊合上書卷,算是對於羽化宗有了大概的了解。他不由苦笑一聲,根據書卷上顯示,他應該是整個羽化宗內唯一的散修了。

「還是要低調行事啊!」嵐瓊嘆了一口氣,還有近月的時間才能達到羽化宗,他不由在靈鶴背上打坐修鍊。

時間慢慢過去,終於,經過漫長的飛行,一行人到了羽化宗地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