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會小心的。但是,黑暗傭兵團的那些人呢,總不能放任不管吧,他們可是要殺你的。」黃芸芸有些擔憂的問道,這一刻,她更加在乎的是王陽的安全,而不是她自己在警察局的處境。

王陽多少有些感動,但是他並沒有表露出來,而是半開玩笑的笑道:「放心,我這不是還沒死嗎。」

黃芸芸本來心情很差,聽到王陽調侃他自己,頓時就被逗笑了,嗤笑了一聲卻是有些釋然的說道:「問你正經事呢。」

「先放在一旁吧,暫時不對他們動手,不過還是要追查,他們那邊的事情恐怕還需要慢慢來,從長計議才能有效果。」王陽的口氣很是輕鬆,電話一端,他的神色卻是格外的凝重。

對付那幫人,他也是有些頭疼。 王陽打算將橋老三先給釘死,但是這個橋老三實在是狡猾的很,他一直都隱藏起來,也不到處走動,基本上都是呆在家中和外界沒有什麼聯繫。

橋老三這樣的舉動讓王陽想到了蘭何以,那傢伙也是這樣一直躲藏起來。

要不是大華哥那邊翻船了,估計都還不一定可以牽扯到蘭何以。

王陽又突然想到蘭何以自從失蹤之後就不知道是去哪裡了,那傢伙是否又會突然殺回來呢?

不過王陽不去想那麼多了,因為橋老三的事情還沒有處理。

在這個時期橋老三來這麼一手,擺明了就是做給王陽看得。

如此一來,王陽和黃芸芸卻是根本就沒有辦法找到橋老三的把柄,畢竟現場的情況也沒有辦法證明就是橋老三做的。

王陽一直都在思考著怎麼對付橋老三,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韓准尉的死一定會引起大寒國那邊的反彈。

要知道,韓准尉這個人在大寒國的地位還是可以的,雖然身手不怎麼樣,不過他這次死在了這裡,肯定會有所影響。

不管怎麼說,那天很多人都看到了,韓准尉就是中毒而死的。

當時王陽在擂台上面中毒,那擂台明顯就是被人給做了手腳,韓准尉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中毒。

韓准尉一定是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吃了解藥,不然他不可能一直都安然無恙的,但是後來韓准尉還是被毒死了,再加上韓准尉臨死前那種疑惑和不甘心的樣子,可想而知連他自己的都不知道也被人給下毒了。

恐怕,韓准尉事先吃下去的解藥也是毒藥吧,應該是一種慢性毒藥,只是發作的時間比較慢而已?

王陽這樣想著,腦海之中的思路便是越來越清晰開來。

想到這裡,王陽倒是覺得,他可以從這方面入手,這裡面的道道多了去了,說不定還真的就能查出來點什麼。

王陽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竄起來,他身上原本的衣服都已經被顧天全給扔了,床邊早就準備好了一套乾淨的運動服,不過這衣服則是佛爺派人送來的。

王陽本想將身上的紗布給拆掉,他的傷口實際上已經完全恢復了,不過他想了一下,最終還是並沒有直接拆掉。

他要給對方一種錯覺,他胳膊上的傷還沒有好。

王陽將衣服穿好,便是直接衝到了隔壁房間去找顧天全。

王陽這一打開房門,便是聞到一陣濃烈的中藥味,各種中藥的味道夾雜在一起,十分的酸爽。

等王陽看清楚這屋子裡面的情況,頓時在心中暗罵了一聲:「媽的,這小子果然是個瘋子。」

顧天全的這間屋子內全都是書架,還有一個中藥的柜子,裡面都是各種中藥,要命的是那書架上面的東西竟然都是活物。

有蜈蚣有毒蛇還有五彩斑斕的蜘蛛,相比之下壁虎這些東西已經算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此時此刻,顧天全正在一張手術台前忙活著什麼,等王陽走過去的時候,頓時就聞到了一陣血腥味。

一條十分粗壯的蟒蛇直挺挺的躺在手術台上,身上幾個地方都插著銀針,顯然是被顧天全用了什麼辦法,根本就是動彈不得。

顧天全的手術刀丟在一旁,隨即,修長的手指直接閃電一般伸了出去,等他收回手的時候,手上已經多出了一顆青色的蛇膽。

隨後,顧天全又是十分認真的將蟒蛇的傷口給縫合上,再將這蟒蛇給放在了一個專用的籠子裡面,不過他並沒有拔下那些銀針,而是徒手將蟒蛇給盤了幾圈。

「有事?」做完這一切之後,顧天全似乎是才注意到王陽的到來,便是將那蛇膽給保存起來,隨口問道。

王陽吞了一下口水,他見過殺人不眨眼的變態多了去了,但是像顧天全這種瘋子一般的天才,他也算是第一次見識到。

「跟我去一趟那個會所,調查一些東西。」王陽直截了當的說道。

顧天全也是十分爽快,直接拿著這要是就跟王陽下樓。

顧天全開車,兩人一路趕到月牙山會所。

曾經十分輝煌的月牙山會所如此已經被夷為平地了,能看到的就是完全倒塌的會所,看起來十分的凄涼。

王陽早就知道這個會所給毀了,但是他相信有些痕迹還是會不掉的,比如他當初覺得很有問題的那個擂台。

顧天全緊接著走下車,兩人徒步走到擂台附近。

這時候王陽猛然發現,整個山谷裡面一具屍體都沒有,剩下的就只有地面殘留的血跡,也不知道是被誰給收拾了。

「這裡?」顧天全開口問道,順便吸了吸鼻子。

「當時,我就是在這檯子上面,聞到了很是奇怪的味道,然後整個人的狀態都很不對勁了。」王陽咬著牙說道,這一刻,那一晚的情況歷歷在目,令他十分的不爽。

顧天全也沒搭理王陽,直接一步跳上了那擂台,然後便是開始仔仔細細的檢查著整個擂台。

實際上,顧天全也是很好奇,王陽當初到底是中了什麼毒藥,就連王陽都完全察覺不到,顧天全還是十分感興趣的。

而且,那個毒藥還能被高級的解毒劑也化解掉,應該也不是什麼太尖端的東西,這樣一來兩者就是有些矛盾了,也更加曾加了顧天全的興趣。

顧天全蹲下身子,他看到了擂台上面殘留下來的血跡,一眼就看出來有毒。

顧天全十分謹慎的打量著擂台,隨後伸出手,徒手觸摸了一下擂台。

緊接著,顧天全閃電一般的收回了手,並且急忙用一個瀰漫著草藥香氣的手絹擦了一下手指。

「這擂台上面的草席是被人給用毒烘烤過的,不過這種毒一般情況下是不會發作的,這是要配合某些東西才能發揮毒性。哦,就像是平時所說的食物相剋,一種食物單獨實用不會出現問題,但是一旦混合使用的話就會變成毒藥。比如,西紅柿和海鮮那個意思。」顧天全開口說道,還做出了一番簡單易懂的解釋。

聽到顧天全的話,王陽頓時就震驚了,這草席果然有問題,當初他就是覺得問題出在擂台上面,卻沒想到正是這個草席。

這一刻,王陽有些迷惑了,這到底是橋老三做的,還是月牙山會所的人做的。

又或者,乾脆就是雙方聯手。

王陽臉色很是難看,他非常不喜歡這種腹背受敵的感覺。

不過這個事情也是王陽自己作死,要知道決戰的地點人家選擇了,他竟然沒有讓人來檢查一番,要是檢查了,那他也不會中招,更不會有後面險死還生的局面。 顧天全正在檢查著整個擂台,就在這時候王陽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周圍的綠化都沒有了。

王陽環顧四周,他確定當天晚上這擂台周圍全部都是綠化。

當時,王陽曾經一度以為那奇怪的味道,就是周圍綠化剛被修剪過的味道,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王陽才會在第一時間並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

想到這裡,王陽很是疑惑的開口說道:「顧天全,曾經這擂台周圍都是綠化,現在沒有了。你說會不會有可能毒跟那些東西有很大的關係,不然他們為什麼特地將綠化給弄走。」

顧天全聞聽此言也是點點頭,因為他剛才在檢查整個擂台的時候就覺得少了什麼東西,就像顧天全之前所言,這毒一種單獨存在是沒有什麼作用的,還需要一個催化劑,相生相剋才能將這毒的毒性給發揮出來。

顧天全本來就是在尋找能充當催化劑的東西,聽王陽這麼一說便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們到處找找,那東西肯定還在這裡,那麼大量的綠化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全部運走。」王陽開口說道。

顧天全也是很同意,不過兩人在尋找的時候並沒有分開,這是王陽的意思。

因為他擔心還有什麼人留在這個會所,顧天全雖然醫術很不錯,但是身手絕對不是黑暗傭兵團的對手,萬一顧天全出了什麼事情,那可就夠王陽頭疼的了。

東華市的勢力對顧天全這個人那是退避三舍,而黑暗傭兵團的人都是外國人,甚至他們很可能都不知道顧天全身後的背景。

顧天全也是明白王陽的意思,並沒有反駁,反倒是一言不發老老實實的跟在了王陽的身邊。

「等等,那是什麼東西?」

兩人找了一圈,還是沒找到什麼東西,正在這時候顧天全突然停下腳步,望著某個方向詫異道。

這時候,兩人已經將周圍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沒找到什麼東西,但是現在兩人是站在月牙山會所的後面,再往前就是一個山溝溝了,正是前面的山溝溝吸引了顧天全的視線。

王陽也緊跟著停下腳步,下意識的朝著那個方向看了過去,這一看就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

那山溝溝的邊緣有一堆綠色的東西,一般來說,就算是植物也不可能生長在這個邊緣,因為風向的緣故,王陽都是長在山溝溝的內壁。

兩人便是價盲朝著那個方向跑了過去。

顧天全跑過去,便發現這是一種非常美麗的盆栽,而且這種東西他是很熟悉的。

「夕陽草。」顧天全喃喃說道。

王陽雖然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看到顧天全的臉色就明白了,這什麼夕陽草一定是有問題的。

「你放心,現在是沒有毒的,夕陽草和擂台的毒混合在一起,便是會變成毒藥。雖然並不致命,一開始也沒什麼功效,但是它會一點一點蠶食掉人的氣血,令你整個人毫無力氣,到最後就是越來越疲倦,等你發覺的事情,基本上整個人都已經廢了。」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顧天全蹲下身子,一邊檢查這些夕陽草一邊開口解釋道,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這東西,看來有一位行家過來了。

王陽也是緊跟著蹲下身子,他注意到這些夕陽草已經枯萎了,顯然是在被人用完了之後便直接丟在了這裡,再也不會有人打理。

這時候,王陽又嗅到了那陣腥味,只是跟昨天晚上他聞到的那股味道有很大的不同,似乎是缺少了什麼東西的緣故吧。

「幸好,對方應該只是想要你失去戰鬥力,所以才用了這個東西,如果是換成別的話,你早就直接被毒死了。」顧天全心有餘悸的說道。

然而實際上,昨晚如果不是顧天全及時趕到的話,王陽那個身體情況依舊會死,這夕陽草的毒性雖然很慢也不會直接殺死人,但是它會不斷的蠶食人的氣血,這中毒的人會變得百病纏身,最終死的十分痛苦。

「還好,這東西還算是正常的毒藥範疇,昨晚我給你用的解毒劑,已經完全化解掉了夕陽草的毒性。這幫人,下手還真是陰狠詭譎。」顧天全繼續感嘆道。

王陽的臉色就更加難看了,他相信,這東西一定跟橋老三他們有關係,就這種陰狠詭譎的手段簡直就是橋老三的金字招牌。

不過,這夕陽草和那擂台上的草席可都是月牙山會所準備的。

如此一想,那這個月牙山會所恐怕就是和橋老三狼狽為奸了。

可是還有一點也說不通,既然這會所是和橋老三狼狽為奸,為什麼就連會所的人也會遭道攻擊,並且整個會所都被夷為平地。

若是雙方合作的話,這會所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一些。

王陽不知道這會所的老闆究竟是誰,但是有一點他可以肯定,那就是他和這家會所的人絕對沒有仇。

當天晚上還有一伙人拼了命把他給救回來,雖然當時場面十分混亂,王陽也沒有機會問他們的身份,不過不難看出來那幫人就是會所的人。

如果說會所的老闆想要他死,又為什麼在最關鍵的時刻派人去救他,並且擺明了就是再和橋老三作對啊。

「這件事情,真是越來越有趣了。」顧天全察覺到了王陽的疑惑,便是輕笑著意味深長的說道。

王陽點點頭,確實,他現在只覺得眼前迷霧重重,尤其是這個會所亦敵亦友的這種態度,令王陽是百思不得其解。

「再找找,說不定還有什麼別的東西。」王陽黑著一張臉,便是站起身準備在四處搜索一下。

正在這時候,王陽剛站起身,突然看到遠處一個黑色的身影從會所高處離開,雖然雙方還有很遠的距離,但是王陽一下子就認出來,那是一個穿著黑色旗袍的女人。

王陽的第一反應就是,會不會就是昨晚救了他的那個女人,這個人似乎和會所有很深的淵源。

當下,王陽便是叮囑了顧天全一句,便直接朝著那個女人的方向追了過去。

或許,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完全可以從這個女人的嘴裡套出來。

屯則因原本是想過來看看她自己的地盤,她早就知道會所被人給毀掉了,直到她親自過來查看,才知道竟然真的是被毀的這麼徹底。

當晚逃走的事情,屯則因為了擋住後面黑暗傭兵團的人,不得不啟動了密道之中的火油系統,整個會館的密道四通八達,連在一起全部被點燃了。

可即便是如此,也不會將整個會館都給夷為平地。

屯則因咬著牙望著一片狼藉的斷壁殘垣,這一切,全都是橋老三招惹來的,她好端端的一個會所就這麼被抹掉了。

可以想象應該是有人來過會所,用什麼手段故意將整個會所全部毀掉,好讓任何人都找不到什麼線索。

但是不管是誰的人做的,終究這會所還是屯則因的,而他們那些人也是將屯則因給得罪的很是徹底。

屯則因正在觀察會所的情況,突然就看到了王陽。

然而,還沒等屯則因回過神來,王陽就已經站起身,目光剛好就落在了屯則因這邊。

屯則因暗道一聲不好,她今天過來就是查看一下會所的情況,可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王陽。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屯則因看到王陽以後便是本能的想要逃走,或許是因為她也知道王陽來的目的,萬一王陽現在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份,那麼她這個會所的老闆一定是逃不掉的。

想到這裡,屯則因沒有絲毫的猶豫,轉身就開始要逃走。

可惜的是,王陽在一瞬間就認出了她,直接追了過來。

屯則因本就是一個女人,又穿著高跟鞋,就算是拚命的奔跑,那速度也是慢的可憐。

王陽很快就追上來,兩人相距三五米的時候,王陽直接開口喊道:「你別跑了,不然我可就不客氣了。」

屯則因楞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停下了腳步,因為王陽的身後就在她身後,即便她不停下來,不出三秒她就會被王陽給追上,還不如直接停下來,看看王陽這小子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來這裡做什麼?哎,你不認識我了嗎?看到我你跑什麼,我又不會害你?」王陽也是緊跟著停下腳步,很是疑惑的看著這個女人。

他並不知道屯則因的身份,也不知道她到底叫什麼。

誰知,原本還是有些慌亂的屯則因轉過身,便是換了一副表情,宛若少女般俏皮的眨了一眼眼睛,巧笑道:「為什麼要告訴你?」

王陽也是一愣,隨後有些無奈的提醒道:「這個地方很危險。」

屯則因明白王陽的意思,確實,這個地方很可能還有人來掃尾,但是屯則因這次來也不是毫無準備的。

不過,屯則因有些怪異的看著王陽,因為王陽看著她的眼神沒有一般男人的慾望。

此時此刻,王陽的眼神十分澄澈,浩然正氣油然而生,就連言語間也是沒有半分輕佻的味道,一臉嚴肅的模樣格外的英俊。

要知道,屯則因可是東華市排名第四的美女,本就是天生媚骨又是一個十分有氣質的女人,一般的男人看到她的話,那眼神都是充滿了色慾,彷彿要將她給生吞了一般。

可面前的王陽卻是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這樣的眼神,這一刻,屯則因甚至都開始懷疑,她是不是真的年紀大了,對王陽毫無吸引力了。

王陽也注意到了屯則因奇怪的眼神,不過他也沒有多想,開口繼續問道:「回魂了,我問你呢,你跑來這裡做什麼,這裡很危險知不知道。」

屯則因殷紅的嘴唇微微上揚,這女人笑起來的時候十分的嬌媚,眉宇間卻是帶著一絲巾幗不讓鬚眉的果決:「不是說了么,為什麼要告訴你?」

王陽苦笑了一聲,這才明白,合著這女人是根本就不想說啊。

實際上,屯則因則是十分好奇,她知道王陽的身份,而王陽怎麼會不知道她的身份呢。

正在這時候,顧天全也跟著跑了過來,顧天全過來的時候第一眼就是看到了屯則因,目光十分的複雜。

屯則因的視線落在顧天全的身上,心中也是萬分錯愕,她知道顧天全在東華市的身份和背景,但是並不知道顧天全竟然和王陽關係那麼密切,她還只當那一晚上的相遇是巧合。

「王陽,你小子下次跑的慢點,小心別讓蜘蛛精把你給吃了。」顧天全掃了一眼屯則因,隨即意味深長的說道。

不過,王陽並沒有聽出來顧天全的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