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仙姐……意念師真的是這麼高貴嗎?」走著走著,紀羽的腳步忽然頓了頓,問道。

林仙兒也停了下來,有些奇怪的看著紀羽:「我說你在想什麼呢?難道你師父沒有告訴過你意念師這個職業到底是多稀少而神聖嗎?」

「額……我沒有師父……」紀羽怔了怔,旋即說道。

微微張了張嘴,看著眼前這個少年,陽光照在他的臉上,還能看出紀羽那一絲的狐疑,林仙兒此刻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你沒有師父?那你怎麼會成為意念師?」

「就這樣就成為意念師了啊!」紀羽淡淡的說道。

林仙兒像是看著怪物一樣看著紀羽,後退了兩步,有些無語的道:「我的天啊……你還真的是個小怪物啊!哪一個意念師是沒有老師的,原來你還真的就沒有了啊!」

紀羽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旋即便繼續走著,並沒有再接話。

「沒有老師的話你恐怕很難成為意念師了,可能連意念師考核的資格都沒有,不過沒關係,意念師公會的意念師我也認識幾個,到時我給你推薦一下吧。」林仙兒隨後便道。

紀羽連老師都沒有,她便只認為這一次紀羽只是為了去見識一下意念師的考核,或者搏一搏運氣吧,畢竟沒有老師的話,怎麼都不可能變成意念師的,再看到紀羽的年齡……林仙兒深呼了一口氣,一定是我弄錯了!

天幽城不愧是西北的第一大城市,雖然此時只不過是清晨,不過在大街之上,早已經是一片繁華,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偶爾會有護衛軍整齊的走過,鎧甲間的相互碰撞的整齊聲音,在清晨的上空清脆的響起,猶如晨鐘一般。

穿書種田嬌嬌女 紀羽雙眼微眯,天幽城本身便沒有什麼城主之類的存在,這些護衛軍便是四大家族集結起來管理秩序的。

有林仙兒帶路顯然便已經節省了許多的時間,慢慢的走過了幾條頗為繁華的街道,好半響之後,他們便慢慢的停下了腳步。紀羽抬頭望著這幢出現在眼前,顯得大氣磅礴的建築物,臉上也不禁有些驚訝。

這幢建築,造型頗為奇特,整個外形大致的看起來,就如同是一個丹爐一般,而在這房屋的周圍,又有著一個又一個的長劍形的建築矗立著,似乎是為了守衛房屋。那高高的房頂之上,還有一個巨大的火焰標誌,顯得頗為神聖。

「意念師公會!」

口中輕喃了一句,紀羽偏頭四下望了望,發現所有路過這幢別緻建築物的人,大多都會對牌匾投去一抹敬畏的目光,當然,也有一些路人,對著那一直傻傻的站在意念師公會外邊的紀羽投去一抹詫異的目光。

紀羽年齡太小了,沒人會聯想到他是一名意念師,反而是紀羽旁邊的林仙兒,更像是一名高貴的意念師。

「快點進去呀,站在這裡像猴子一樣!」 重生八零:空間靈泉做美食 林仙兒催促了紀羽兩句。

摸了摸鼻子,紀羽很快便對著意念師公會的大門大步走去。

走進門口,兩名早已經注意他很久的全副武裝的大漢,卻是伸手將他爛了下來,嗡聲喘氣的道:「小兄弟,這裡是意念師公會,只有拿著資格令牌或者意念師令牌的人才能進入。」

「額,資格令牌!」紀羽一怔,似乎忽然想起了什麼東西。

而此時林仙兒才忽然大叫起來:「哎呀我忘了!意念師公會不比其他地方,沒有資格令牌不給進的!」

她滿臉懊惱的樣子,意念師公會在天幽城是處於一個超然的位置,不屬於四大家族的任何一個勢力,沒有資格令牌連她都難進,現在還有一個紀羽,那要怎麼進?

當她看向紀羽的時候,紀羽同時也看了看她,「仙姐,你……能進去嗎?」

「怎麼進!我也沒有資格令牌啊!」林仙兒有些懊惱的說道:「唉!早知道就先找一名意念師帶我們進去了!」

怔了怔,紀羽有些無語的站在原處,就在他有些苦惱的時候,一陣春風忽然從後邊撲來,在他的感應當中,這陣春風的主人似乎絲毫沒有閃避的意思,微微皺了皺眉頭,紀羽只得將擋在門前的身體讓了開來。

剛剛讓開,便見一道嬌小的倩影急匆匆的停在了他先前的地方,然後也不理會在一邊的紀羽,迴轉過頭,對著後邊嬌聲道:「老師,您快點吧!」

「唉!丫頭,這大清早的,你這麼急做什麼呀,意念師的考核哪有這麼早開始呢!」蒼老的聲音,有些無奈的從後邊響起。

紀羽跟林仙兒微偏過頭,目光掃向那名踏著懶散步子緩緩走過來的老者,紀羽眼睛轉了轉,最後停留在了他胸口上的徽章上,只見那念字的徽章上,竟然禁制的繪製了一個字「煉!」

「煉魂級的意念師!」

心頭驚詫的呢喃了一聲,紀羽再次偏回頭,望著那站在身旁不遠處的白衣女子,女子的年齡大約在十八歲左右,一張嬌俏的臉頰頗為美麗動人,身軀略微有些嬌小,不過已經十八歲了,發育得倒是挺不錯的,該凸的凸,該凹的凹,豐滿成熟的嬌軀之上,穿著一套白色的奇異服飾,胸前綉有一個『念』字,應該是意念師的服飾,不過還沒有等級罷了,這般看來,卻有一種高貴的味道。

女子一頭長長的黑髮,被一條白色的帶子束起來,披肩而下,頗為美麗。

似乎是察覺到了紀羽那打量的目光,女子微偏過頭,望著紀羽那一聲普通的服飾,不由柳眉微微皺了皺,直接給了紀羽一個大白眼,「小弟弟,姐姐有這麼好看嗎?」

怔了怔,小弟弟?紀羽有些無語的看著眼前的女子,是在說自己吧?他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沒有介面。

而就在此刻,那女子似乎還想再說點什麼的時候,卻聽到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加奧大師,您老人家也來了啊!」嬌笑聲傳來。

紀羽跟女子都有些詫異,尤其是紀羽,臉上的驚訝早已經不能形容了。

那聲音……這麼柔和,竟然是從霸氣的林仙兒口中發出來的!

這名老者,林仙兒似乎認識啊!

只見得林仙兒此刻面帶笑意的朝著老者的方向走去,那老者微微一怔,旋即也是滿臉笑容的說道:「是仙兒丫頭啊,怎麼忽然有興緻來這裡了呀!」

果然認識!紀羽笑了笑,這也不奇怪,四大家族的小姐,怎麼都會跟意念師有些聯繫的。

「呀!是仙兒姐姐!」此時,紀羽旁邊的這名白衣女子一怔,旋即也是滿臉笑容的迎了上去:「仙兒姐姐,竟然是你啊!不過你今天穿的這麼漂亮我真的是認不出來了呀……」

女子俏皮的跳到了林仙兒的面前,被林仙兒拍了拍腦袋:「好呀菲菲,這麼快就不記得你仙姐我了是吧,還認不出來了?」

女子調皮的吐了吐舌頭,旋即又道:「不是啦!平時都不見你穿得這麼漂亮的,怎麼是不是知道今天我要參加意念師考核,所以就來給我加油了呀?」

「啊?菲菲原來你今天也要參加意念師考核啊?」林仙兒微微一怔,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女孩,旋即她又看了看紀羽:「額……不過我今天是陪著他來的。」 鹽店街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林仙兒指了指紀羽。

順著目光,菲菲的眼神又停在了紀羽的身上,「啊?那個小色狼弟弟是跟你一起來的?」

菲菲的聲音不小,弄得許多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紀羽的身上,林仙兒也似笑非笑的看著紀羽。

此時,紀羽可真的是汗顏啊……真想找個洞鑽進去得了,什麼時候變成色狼了啊!

「額……那個,菲菲姑娘,我只是看了你兩眼,不至於變成色狼了吧……」紀羽有些無語的摸了摸鼻子。

林仙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哈哈,叫你亂看!沒錯,菲菲,他就是色狼,弄得我家靈兒整天想著他!」

紀羽就更無語了,靈兒也給扯出來了?只是一個小孩子吧,弄得他好像是那種惡趣味的人一樣……

菲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哦!原來你就是靈兒妹妹整天說的羽哥哥啊!」

紀羽無語……

「不過菲菲,你現在才十八歲,而且才剛剛跟加奧大師沒多久,真的可以應付意念師的考核嗎?」林仙兒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菲菲。

菲菲這丫頭有意念師的天賦,但拜師的時間太短了,應該還沒有這麼厲害吧!

「嘻嘻,仙兒姐姐,我只是拖著老師來讓我試一試的啦!」菲菲嘻嘻一笑,又看了看旁邊的老者。

「哦!你這才想起我這把老骨頭啊!我還以為你見到你仙兒姐姐就忘了我這個老師了呢!」加奧大師在一邊佯作慍怒的樣子,弄得林仙兒跟菲菲兩人都吐了吐舌頭,非常的可愛,兩名守衛都看得有點入了迷。

紀羽搖了搖頭……兩個都是紅顏禍水!

此時,林仙兒忽然想起了什麼,旋即跑到加奧大師的旁邊,兩隻手拉著加奧大師的長袍,嬌聲說道:「加奧大師!我想要進入這意念師公會,可不可以呀?」

惡寒……此刻紀羽只有這種感覺,不可置否,此時的林仙兒很漂亮,但習慣了林仙兒那種霸氣之後,紀羽看到林仙兒這撒嬌的神態,還真的有點不習慣了……

加奧大師一臉笑容的看了看林仙兒,又看了看紀羽,朝著紀羽溫和的點了點頭,隨後便道:「呵呵,好啦好啦,既然仙兒丫頭也要進去,那我就順便一同帶你進去吧!」

撒嬌成功!林仙兒高興的點了點頭,但似乎忽然又想起了什麼,她扭頭看了看紀羽,正欲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加奧大師又道:「我也會帶上這位小兄弟的,你放心吧!」

此時,林仙兒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搞掂!

「仙兒姐姐,他是什麼人呀?該不會是你的……」菲菲扯了扯林仙兒的衣袖,低聲問道。

「去你的!都給你說了他是靈兒的羽哥哥啦!」林仙兒臉頰微微一紅,笑罵道。

看著這樣子,菲菲嘿嘿一笑,旋即又看向了紀羽:「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呀!」

「額……紀羽。」紀羽有些無語,這丫頭不比他大幾歲吧,老是叫自己小弟弟的……真不爽!

「嘿嘿,羽弟弟,你可要對我仙姐好一點哦~」菲菲眨了眨眼,看向紀羽。

紀羽無語,真想一頭撞死……林仙兒此時臉紅,笑打菲菲。

而此刻,紀羽忽然又變得有些嚴肅起來,他走到加奧大師的旁邊,道:「大師,我這一次來是想要參加意念師的考核的!」

看了看那意念師公會五個字,紀羽深呼了一口氣。

此時,林仙兒跟菲菲兩人停止了打鬧,紀羽的話讓她們吃驚了,加奧大師也是微微一怔,旋即雙目凝聚在紀羽的身上。

微微一怔,此刻紀羽雙眼忽然也變得凌厲起來,一道道的意念之力加持在自己的身上。

他感覺到此刻有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在朝著自己壓下,幾乎讓他喘不過氣了。

步步驚婚:老婆,抗議無效 轟!

他後退了一步,但很快又咬牙走了上來。

這股壓力消失之後,紀羽再看了看加奧大師。

便見此刻老人滿臉溫和的笑容,朝他點了點頭:「有資格令牌嗎?」

紀羽點了點頭。

「我說羽弟弟呀,你不會真的想要來考核意念師吧?」此時,菲菲的聲音傳來。

紀羽一怔……旋即點了點頭。

「嘻嘻,那好吧!等會你就跟著我吧,你姐姐我也是來玩一玩的,雖然考不上,但經歷幾次總是好的嘛!」菲菲嘻嘻一笑,她已經把紀羽想成跟她一樣,只是來歷練幾番的了。

「恩恩,對呀紀羽,你就跟著菲菲這丫頭吧,畢竟這只是第一次,好好學習一下就行了!」林仙兒此時也笑道。

紀羽微微一笑,不予置否。

「那,我們進去吧?」加奧大師此時便站了出來。

「怎麼,你們兩個傢伙還不讓開一點丫?」菲菲回頭看了看擋在門前的兩人。

「嘿嘿,菲菲小姐今天又要來參加意念師考核呀?加奧大師不愧是天幽城最強的意念師之一啊,想必再過段時間菲菲小姐就能真正的成為一名意念師了吧!」雖然菲菲的聲音有些不客氣,但兩名大漢卻是趕忙配想著,然後便側開身體,讓開了一條道路。

「放心吧,等本小姐真正成為了一名意念師,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

菲菲笑著說道,她本身的修為還不如這兩名守衛,只有戰士四階,但她卻有一個身份,意念師加奧大師的弟子,加奧大師在天幽城也是遠近聞名的,除了意念師公會的幾個會長級別跟元老級別的大師之外,加奧大師已經算是最厲害的了,而等她也成為一名意念師之後,身份便也會變得更加的高貴。

就算是戰師級別的強者在她面前,也是要恭敬的喊她一聲菲菲小姐的。

「仙兒姐姐,我們走吧!」菲菲朝著林仙兒喊了一聲。

林仙兒笑了笑,朝著紀羽說道:「進去吧!」

紀羽也沒有回絕,笑了笑,便跟著走進去了。不過他心裡倒是頗為感嘆的……果然,不管到了什麼地方,實力才是王道,如果沒有資格令牌,也沒有意念師的長輩,要進去基本就不可能的,但有了一個厲害的長輩,進去卻非常的簡單。

實力……他想了想,這一次一定要成為一名意念師!

兩名守衛很自覺的讓開了一條道,他們剛剛可是非常清楚的聽到這名少年跟菲菲小姐也是有些關係的,還有菲菲小姐喊得仙兒姐姐……怎麼看都像是……林家的大小姐吧?

加奧大師笑了笑,旋即也跟著走了進去。

「加奧大師!」兩名戰師級別的守衛非常恭敬的躬身道。加奧大師可是他們意念師公會的強者,他們心中也是非常崇拜的。

略微點了點頭,加奧大師便走進了意念師公會當中。

「嘿嘿,老師,這一回我一定會再進一步的!您的乖弟子可是很厲害的哦!」菲菲嬌笑著對加奧大師說道,旋即她又看向了在一邊的紀羽:「紀羽弟弟,第一次參加意念師考核也不用太緊張,你不知道,當年姐姐我第一次的時候就是因為太緊張,所以連第一關都過不去呢!放鬆心態就好了,你才十五歲,過不去也還有大把機會!我還可以讓老師收你為弟子呢,你說是不是啊,老師!」

菲菲對紀羽說了一堆的話,紀羽對這丫頭也頗有好感,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也可以看出菲菲的性格,比起多數人來說,這丫頭是非常俏皮可愛的,絲毫沒有那種高傲。

摸了摸鼻子,紀羽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

「呵呵,你這丫頭……」加奧大師笑著拍了拍菲菲的腦袋,又朝著就與露出善意的微笑:「你說是就是吧!呵呵。」

「如果有這樣的弟子,那我就欣慰咯……」加奧大師呢喃道。

「老師你說什麼呢?」菲菲沒有聽清楚,又問道。

「我說你什麼時候長大了讓我省省心就好啦!」加奧大師笑道。

菲菲撇了撇嘴,旋即又找到林仙兒在一邊玩耍:「仙兒姐姐,意念師公會你應該沒有來過幾次吧,這一次你可要好好的為我加油哦!」

兩個女子在一邊玩耍,直接便忽略了紀羽跟加奧大師。

紀羽苦笑著搖了搖頭,這菲菲,真是活潑。

走過這一條長長的長廊之後,便真正的走進了意念師公會。

一股淡淡的清香迎面撲來,有丹藥的香味,也有一些其他的香味,讓人有些心曠神怡。

大廳內部,人並不算多,只是看著寥寥數人在安靜的做著自己的事情,似乎是聽到了腳步聲,一些人抬起頭,目光瞟了一眼那名少年,眼中閃過幾分疑惑之後,便再次埋頭各做各的事,雖然一名這麼年輕的少年出現在這裡讓他們有些詫異,但也不是第一次了。

加奧大師離紀羽不願,他看了看紀羽,旋即笑著朝著紀羽的方向走了過去。

「怎麼樣呀,小兄弟,對這意念師公會有什麼感覺?」

加奧大師目光非常的溫和,讓得周圍所有的人都是微微一怔。

「那不是加奧大師嗎?他老人家也來了啊!」

「真的啊,是加奧大師!如果我能得到他的指點說不定就可以進步很多了!」

「你就別做夢了吧!加奧大師可是煉魂級的意念師,想要得到他的指點,除非你是四大家族的子弟吧!」

眾人那火熱而又崇敬的目光都看向了加奧大師,從而也忽略了在一邊的紀羽。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笑了笑,旋即便道:「感覺……還不錯吧。」

周圍的人怔了怔,這人在說什麼呢自言自語的?

「他以為加奧大師是在跟他說話吧!」

「也不看看他是什麼貨色,竟然這麼自以為是,加奧大師高高在上的存在怎麼可能跟他這種人說話呢!」

紀羽沒有理會這麼多人的細聲討論,而是緩緩轉身朝著加奧大師看去,這名老者給他一種十分溫和的感覺,讓他心中也頗為有好感。

「呵呵,喜歡就好,你四處走走吧,過段時間考核就要開始了,小傢伙,希望你能給我一點驚喜……」說完,加奧大師便朝著一處大門之中走去。

眾人此刻皆是一怔……他們都停止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愣愣的看著紀羽……不會吧,加奧大師真的在跟他說話?沒有看錯吧?

許多個羨慕嫉妒恨的目光都投向了紀羽,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啊,連加奧大師都跟他說話?眾人看紀羽的目光不禁都有些改變了。

而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