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裡有個掙錢的法子,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干。」

「什麼法子?」一聽能夠掙錢,陳可兒就感興趣。

自從嫁人,她基本沒有接過活,都是給婆婆、相公做衣服跟鞋子。

「做布娃娃玩具。」

劉小禾的印象里,這裡的布偶玩具很單調,除了老虎喵咪狗這幾樣,就沒有別的樣式。

「布偶玩具?」陳可兒問。

「對。」

陳可兒頓時失了興趣,說:「布偶玩具雖然可以賣錢,但是很難賣。」

「你照我畫的圖做出來的布偶玩具肯定好賣。」她拿現代各種圖樣,怎麼可能會賣不出去。

陳可兒表示不信,道:「還是算了。」

見她不信,劉小禾繼續遊說:「怎麼?你不信我嗎?」

陳可兒沒吭聲。

劉小禾也沒生氣,把寶兒往陳可兒懷中一塞,然後轉身回去。沒一會兒她便過來,手裡拿著兩張紙,紙上面畫著米老鼠、泰迪熊。

走到陳可兒面前,她把圖紙攤開給陳可兒看。

陳可兒一眼就被紙上的圖吸引住,好奇的指著米老鼠問:「這是什麼?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這是米老鼠。」說完便介紹另一個,「這個是泰迪熊。」

「泰迪熊?還有這樣的熊嗎?」陳可兒問。

沒有回答陳可兒的問題,而且詢問陳可兒問題。

「你覺得這兩個圖怎麼樣?把它們想象成布偶。」

「很好看。」

「那你喜歡嗎?」

陳可兒點頭:「喜歡。」

「那你覺得這樣的布偶玩具好賣嗎?」劉小禾一步一步的引導她。

很顯然陳可兒一步一步走進了她設定的機關里。

「肯定好賣。」

「那你就做這個賣。」劉小禾道。

陳可兒卻皺起眉頭,然後搖頭。

「怎麼了?」劉小禾不解。

「家裡沒錢買布跟棉花。」之前小禾給的銀子她跟阿燦不打算動,等著孩子出生了再用。 「之前不是給了你們五兩銀子嗎?」她問陳可兒。

五兩銀子他們兩口子不可能用完了,自從來這裡他們就沒去趕集過,也就只有一次雲笙去鎮上,劉阿燦讓雲笙帶一罐子鹽回來,那也沒花多少。

「那銀子打算留著孩子出生後用。」陳可兒有些不好意思。

「距離孩子出生還有六七個月,你還不如讓錢生錢。」她表示有點無語,這些人就是木魚腦袋。

「錢生錢?」陳可兒愣住。

「對呀,你錢留著又不能變多,你還不如買布買棉花做布偶賣,這樣錢生錢變成更多錢。」

陳可兒懂了,但是她害怕。

「要是賣不出去怎麼辦?」

「你要是怕,就先做十個小的去鎮上試一試,要是成了再做大。」

陳可兒想了許久,然後點頭:「那聽你的,明天去鎮上買布跟棉花。」

「嗯,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她也許久沒去鎮上,正好去逛逛。

陳可兒點頭,感激的道:「謝謝你。」

「咱們是鄰居,互幫互助應該的。」

次日清晨,張雲笙早早起來做早飯。身邊的暖體不見,劉小禾便跟著起來,在院子里打太極。

南天現在窗戶前看她練功,覺得招式很奇怪,這樣軟綿綿的招式能有殺傷力嗎?

看了一會兒便沒了興趣,轉身繼續睡覺。

打完一套拳,張雲笙也做好了早飯,她吃了一碗便沒有再吃,轉身去喂寶兒。

等她喂好,張雲笙也吃飽收拾好了,至於那個南天自己解決,能給他一個歇息的地方就不錯了。

「寶兒你照看著,晌午就會回來,他要喝的奶也給擠好了,喝的時候給他加我擱在桌子上那碗里的水,別加太多,加幾滴就行了。」她跟南天交代。

南天聽完點頭。

看著一愣一愣的南天,劉小禾有點不放心。

「算了,我還是把寶兒一起帶去吧。」

「媳婦,你總得讓他適應,寶兒就留在家裡讓他帶。」張雲笙說完警告的瞥了南天一眼,要是帶不好就慘了。

南天表示很憋屈,敢怒不敢言,最後點頭:「我會照顧好小少主,請張夫人放心。」

想了好一會兒,她點頭:「行吧,那就讓你試一試,反正是你小少主,你肯定會用心照顧。」

話剛說完就被雲笙拉走了。

門口,馬車旁邊站著劉阿燦陳可兒。

陳可兒看他們沒有抱寶兒一起,問了一句。

「你們不帶寶兒一起嗎?」

「寶兒有人帶,我們走吧。」說著她就先上了馬車,陳可兒跟在其後。

聽她說寶兒有人帶,陳可兒心裡有疑慮,想著小禾兩口子疼寶兒,怎麼可能把寶兒一個人丟家裡,也就沒有多想了。

這會兒天已經大亮,大家不賣什麼,也就不用去那麼早。

到小鎮的時候,太陽高高掛起,曬在身上特別的舒服。

還是老規矩,他們在小鎮口下車,然後雲笙把馬車寄存在一家專門寄存牛車馬車的大棚里,給兩個銅錢就有專門的人伺候。

「先逛逛還是先去布坊鋪子。」張雲笙問自家媳婦。

「先去布坊。」不去估計陳可兒的心不安。

四人一起去往布坊,不過不是他們以前買布買衣服的那家,而是富貴鎮最有名的頤寶坊。

頤寶坊,是一個很大的布坊,在全國各地都有店鋪,名聲也很不錯。

頤寶坊門口,陳可人站在門口不願進去了。

「小禾,咱們去別家吧,這家東西很貴,咱們買不起。」

「我們進去看看。」說著不容陳可兒拒絕,拉著就跨進頤寶坊的大門。張雲笙跟在後面,劉阿燦跟陳可兒一樣,但是他們都進去了,他也只能跟進去。

進門就有夥計過來接待,掃了一眼她們的穿著,臉上依舊保持著微笑,這點劉小禾很滿意,不愧是聞名世界各地的頤寶坊。

「幾位需要什麼?」夥計詢問。

「你們這裡有沒有那種毛茸茸的布?」她看了一眼,這裡擺著的布沒有毛茸茸的布。

夥計聽她要那種毛茸茸的布,微笑著點頭:「有,只是還沒有到,估計還得等一會兒,夫人若是不急可以隨便看看。」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在等會兒。」劉小禾說完,門口就停下一亮馬車,車上都是箱子。

夥計看到立即笑起來,告訴劉小禾。

「已經到了,夫人稍等。」

夥計說完就過去搬貨,劉小禾幾個人站在一旁,這個時候頤寶坊里沒有別人,也就他們四個人。

沒等一會兒夥計過來了,手裡抱著一匹毛茸茸的布。

「夫人要的可是這種?」

看著夥計抱過來的布,雖然跟現代熊娃娃的布不一樣,但是摸起來手感還不錯,也是可以代替,便點頭。

「就是這種,不知這個怎麼賣?」

「二十文錢一尺。」

陳可人一聽這麼貴,拉了拉劉小禾的袖子,搖頭。

劉小禾握著陳可人的手,道:「你做小的一尺能夠做兩個,扯個三尺就行了,也才六十文錢,到時候你一個賣……」

說到這裡劉小禾停下來,眼睛看著不遠處擺放的老虎布偶娃娃,問夥計。

「那個老虎布偶怎麼賣?」

「一兩銀子一個。」夥計很好奇剛才這位夫人說的話,突然夥計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若是用這種毛茸茸的布做老虎的話,是不是更加的貼切嘞?

劉小禾把夥計眼裡的變化看在眼裡,沒有吭聲,轉頭對陳可人道:「到時候你做的應該差不多是那個布偶的一半大,我們賣五百個銅錢,除去本錢你怎麼都是賺。」

「真的可以賣五百個銅錢?」

「夫人是打算做布偶賣嗎?」夥計詢問。

「是的。」劉小禾笑著點頭。

「只要夫人針法好,做的賣相不錯,我們頤寶坊可以收。」夥計笑道,這個夫人說得沒錯,這種布偶玩具是穩賺不虧的東西,就是不太好賣而已,不過他們頤寶坊賣東西的效率還是可以,所以不怕賣不出去。

「那打算怎麼個收法?」她打量這個夥計,看著像夥計,難道他是這家店鋪的管事?

「如果是那種老虎布偶,我們一百文錢收。」

「一百文錢?」劉小禾笑起來,沒有說貴鋪心黑,「我們做的可不是什麼老虎布偶。」

「那是什麼?」夥計很好奇。

劉小禾神秘的一笑,對夥計道:「這個我們暫時保密,等我們做出來先試著賣一潑,到時候貴坊看上了,咱們在談生意,如何?」

夥計這個時候也笑起來,從這位夫人進門他就覺得不一般,如今看來他的眼光沒有錯,果然不一般,便點頭。

「就依夫人的意思,我是這家店鋪的管事,姓張。」

「真巧,我家相公也姓張,那以後我就叫你張掌柜。」

張掌柜也沒想到自己與這位夫人的丈夫同姓,笑了笑點頭,然後指著絨佈道:「那這布夫人要多少?」

「三尺。」這話是陳可兒說的,她已經想通了。

要是一直這樣畏手畏腳,什麼都怕估計什麼都做不成,而且她信小可,所以這次她打算試一試,要是真能掙錢,那麼她以後就不愁了。

「再扯一尺粉紅色的布,還有兩尺黑色,一次淡黃色,一般的棉花來兩斤。」劉小禾把做米老鼠需要的東西一口氣說出來。

張掌柜知道她們是拿來做布偶,也就沒有推薦貴的布,就推薦了一款摸起來舒服又不貴的,價格很公道,陳可兒也就沒說啥。

「這是二位夫人要的東西。」張掌柜把東西打包好出來,劉阿燦伸手提著。

「謝謝張掌柜。」

「謝謝就不用了,我就想夫人賣布偶的時候可否在我們頤寶坊門口賣。」

劉小禾吃驚,沒有想到張掌柜會這樣,不過這樣正和她的意,便點頭應了。

「可以,只要到時候張掌柜不怕我搶了生意就好。」一般鋪子是不允許同行在自己店鋪前擺攤賣東西,她沒想到這個張掌柜會如此做,看來這個張掌柜是個不錯的人,像是干大事情的。

不過想想也是,張掌柜才二十幾歲的樣子,如此年輕就做了掌柜,沒點本事怎麼可能坐上掌柜這個位置。

從頤寶坊出來,就去逛大街了,

這個時候街上的人也越來越多,陳可人也極少上鎮上來,沒一會兒就跟孩子似得,這裡看看那裡看看。劉阿燦緊張兮兮的跟著,生怕她撞著磕著。

「可兒,你慢點。」

「可兒,你小心點。」

……

聽著劉阿燦一聲一聲的提醒的話,劉小禾忍不住笑起來,側頭看著身邊的張雲笙。

「這傢伙跟你有的一比。」

「你比她要聽話。」張雲笙嘴裡的『她』指的是陳可兒,要是自家媳婦陳可兒一樣,他也會跟劉阿燦一樣。

聽了張雲笙的話,她瞥了張雲笙一眼,轉頭看向前方,看到陳可兒往前方不遠處圍著一堆人的地方過去,後面跟著劉阿燦絮絮叨叨的。

「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那麼多人?」她問了一句。

「過去看看就知道。」張雲笙看自家媳婦還真去,眉頭當即就皺了起來,頓時劉阿燦附體,追上去護在她的身旁。

見此,劉小禾笑起來,同樣她自己也很小心不與別人碰撞。 「真是可憐。」

「對呀,太可憐了。」

還沒擠進去就聽到大家說的話,張雲笙護著她,讓她成功的擠到裡面,陳可兒見她也擠進來,移動到她的身旁。

「這孩子要賣身葬姐。」

聽了陳可兒的話,她掃了一眼男孩子旁邊用草席裹著的屍體,然後看著男孩子。

大概十一二歲,一身單薄的衣服,在這樣的天氣根本不能保暖。眉清目秀,長大肯定是一個俊俏的公子哥,可惜命運捉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