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靠!」秦石使勁的抓了抓腦袋:「這叫什麼事啊。」

望著憤怒的秦石,孔賢慧長吁一嘆,指了指腦袋:「你想知道這叫什麼事嗎?」

「什麼?」

「智商是硬傷!」孔賢慧嫌棄的哼了哼。

秦石嘟嘟個嘴,一下子萎靡的像個孩子,他這種嗜錢如命的人,知道自己就這麼浪費了五千貢獻值,而且還是兌換外域考核以後,僅存的五千貢獻值,他徹底鬧心了。

「算了,這事我給董清記著,早晚有天我要從他身上坑回來!」秦石不開心的搖搖頭,沖孔賢慧擺擺手,連聲再見都不想說,就朝外圍山巒的方向躍進。

這一路上,他耷拉個臉,再也沒有哼著小曲的雅緻了。

來到山巒,秦石懸浮於空,過人的視力能夠讓他清晰看見,在這群山峻岭間,每一座山峰的半山腰上都有一個石洞,石洞外被設下了牢固的結界。

「就這行嗎?」

「嗯,這結界不錯,雖然不能完全阻絕內部和外部的波動,但是只要我控制的好一點,應該不會被發現。」邪魔回應道。

秦石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準備尋找一個無人的鐘乳洞躍進。

但他在山巒間徘徊一圈,臉色緩緩的陰沉下來。

這上百座山巒間,所有的鐘乳洞竟然全部被人佔據了?

「媽的!連這些破山也和我作對是不是?」秦石咬牙啟齒,心裡這個氣憤,靠在一處荒誕的山峰上狠狠的轟出一拳。

砰!

未料,這一拳轟出,竟然被天穹間引起的漣漪吸食,秦石猛的皺了皺眉,黑眸順勢的探去,只見在他出拳的位置,有一個非常隱蔽的鐘乳洞,這鐘乳洞外面被雜亂的樹枝遮擋,這才讓他之前沒有發覺。

「這還有一個?」

秦石激動的上前幾步,大手在鐘乳洞的石門上擦拭一番,這石門上積壓了厚厚的一層浮灰,可見已經許久沒有人在這裡修鍊過了。

「應該是這裡荒僻,加上之前的遮擋,才被人給遺忘了吧,好在這個鐘乳洞的結界還在,只要朝陣眼中輸入一些靈力就能夠繼續運轉,小傢伙,你就在這修鍊吧。」邪魔在心底開口。

秦石點點頭,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他的精神力微微擴散,在這個鐘乳洞的左右找到一塊沉重的岩石,這岩石上刻著古老的紋絡。

「這個應該就是陣眼了吧?」

秦石走到岩石跟前,大手一揮,靈力注入。

轟!

靈力剛入岩石,這岩石突然四射起刺目的光芒,瞬間形成一個通天屏障,將秦石和鐘乳洞牢牢的封閉在屏障內。 秦石猛的皺眉,看著周圍突然展開碧藍色的屏障瞪了瞪眼:「這是怎麼回事?」

「好強大的隔絕力……!」而就在秦石驚訝間,邪魔大喜:「小傢伙,這結界,應該是上古結界,擁有非常恐怖的隔絕力,看來你小子的狗屎運還沒用完,這一次又因禍得福,撿到寶貝了,在這結界裡面,就算我動用全力,外界也不會察覺到分毫!」

「真假的?」

秦石揉了揉眼睛,被董清坑了五千貢獻值的憤怒蕩然消失,嘴角不由又露出幾抹喜意:「看來,上天還沒有完全拋棄我啊!」

「嗯,有這結界在,就算不進這鐘乳洞,我也能夠隨心所欲的做!」說實在話,這幾日在亂域,邪魔也被憋壞了,一點煞氣都不敢用,生怕被亂域內域的老傢伙們發覺,現在有了這個遠古結界在,他狂怒的煞氣滔天湧起,興奮的躍出邪魔圖騰:「這種感覺就是不一樣,小傢伙,你放心吧,我保證給你一雙,這天地下最為凶煞的凶魔弒爪!」

秦石滿意的點點頭:「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說完話,他將半成品的凶魔弒爪扔給邪魔,沖著邪魔揮了揮手道:「那就交給你了,我進鐘乳洞裡面鑽研下星隕霸體決的第四層。」

「去吧。」邪魔點點頭。

和邪魔告別,秦石獨自來到鐘乳洞內部。

這鐘鐘乳洞中儘是倒掛的石筍,乍一看猶如原始森林,每一根石筍都有數十米高,晶瑩剔透的閃爍著淡淡幽光,頗為神奇。

秦石在鐘乳洞中遊走一圈,找到一處靜謐之所緩緩坐下,坐下身後他單手將獨眼幻妖的妖眼取出,除此之外還有被他陳放已久的星隕霸體決。

星隕霸體決,這是跟隨了他四年多的武學,是從他重塑靈脈,重獲新生以後,第一本可成長性的武學,但是自從完成第三層煉骨的修鍊,他再也沒有翻開過它,因為對於第四層的煉神,他一竅不通。

他鑽研過數次,最終都以失敗告終。

就是現在,他手握獨眼幻妖的妖眼,仍然不知該如何著手操作,心中不由苦悶:「這個時候,如果玉姐在就好了,憑她對武學的掌握,定能讓我完成第四層的修鍊。」

想到這,他腦海中又浮現出久久不見的佳人麗影,書中玉穿著白色的紗裙在他識海中曼舞。

「玉姐,你知道嗎?我想你了!」

秦石哀哀不絕的喟嘆,大手不由自主的拂過焚書。

「玉姐,保佑我!」

他努力的控制心神,讓自己不去分心,深深的吸了口氣,將黑眸挪向星隕霸體決的第四層。

第四層:煉神,書中玉曾說過,煉神便是指修鍊精神力,為此他沉默了一會,將胸口的濁氣吐出,選擇用精神力匯聚手掌,一點一點感應起星隕霸體決的第四層。

精神力裹住星隕霸體決,在星隕霸體決上開始泛起淡淡星芒,這些星芒在倒掛的石筍上映射,一時間令碩大的鐘乳洞猶如繁星朔夜,美不勝收。

砰!

但就在感知了片刻,秦石的力量猛然被反彈震開,令他凝了凝神:「仍然不行嗎?」

他發現,這樣的感知根本不對,這其中彷彿缺少了什麼契機。

沉默了方久,他回想著星隕霸體決前三層的修鍊,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秦石腦海。

「第一層煉皮,是將荒獸精血,融入在我的體內,對我的肉身進行改造,第二層煉筋,是讓我換上荒獸的筋脈,第三層煉骨同樣如此,那是不是說這第四層,也是要換掉什麼,才可以?」

但想到這,秦石又皺起眉。

煉皮,煉筋,煉骨,前三層都好說,問題是這第四層煉神,難道要他將他的識海換掉?

這不現實啊,識海本身就是虛無縹緲的東西。

而就在這時,秦石的黑眸猛然一瞪,思緒打開的拍了下腦門:「不對,不一定非要換掉,如果能夠將這獨眼幻妖的妖眼種植進識海,不是也可以嗎?」

畢竟前三層,也不是完全換掉了他的精血筋脈和骨骸,只不過是將荒獸的精血筋脈骨骸部分移植進體內。

「對啊,這樣的話,玄天聖經都能夠進入我的識海,我為什麼不將這獨眼幻妖的妖眼也植入識海?」

果然,零和一間,有著質的差別,是從無到有的區別,之前在完全不知中,秦石感到抽手不及,但現在有了一點思緒,思緒馬上就如泛濫的江河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種種想法浮現在腦海,秦石覺得可行。

「試一試!」

他捏了捏拳,說實話這是他第一次,嘗試著朝識海中植入實物,之前的玄天聖經是他自主進入,秦石只是做了個受體而已,並沒有什麼難度,但是這次不一樣,這一次要他自己操作,為此神色不由的緊張幾分。

停頓一會,他沒有著急,而是找出符魔通鑒,開始一頁一頁的翻閱,看看能不能從上面尋找到什麼先人留下的經驗。

不得不說,這符魔通鑒真的很強大,在上面雖然沒有朝識海中植入實物的經驗,但是卻對這方面有過幾筆記載。

識海本身是由人體神念所成,所有人的神念越為強大,識海便會越發的強大,他是一個完全獨立的空間,在這個空間中沒有半點的瑕疵,如果想要朝識海中植入實物,首先要做的就是凈化這個實物,讓這個實物從實體變成虛無。

單單從這幾個字眼中,秦石便茅塞頓開。

「對啊,我為什麼非要將實物植入識海,而不是將實物變成虛無,和識海相融呢?」

秦石恍然大悟,不禁對魔符通鑒的來歷有升起幾分期待,他敢肯定當年寫下符魔通鑒的符魔師,定是這天地間屈指可數的符魔師,這上面的記載簡直太深奧了,很多就連現在的他都看不明白。

「只是不知道,這符魔通鑒的第三個奧義是什麼?」秦石搖了搖頭,不再去多想,而是全神貫注的凝聚在獨眼幻妖的妖眼上。

黑眸一閃流光,識海中的精神力如虎嘯龍吟,瞬間沖盈在他的全身各處。

這還沒有結束,他單手在胸前捏合手印:「神字訣!」

百分之十五的轉化,識海中的精神力越發渾厚,一時間大有要掙脫二咒符魔師的意思。

渾然天成的精神力出現具象化,在秦石的手指尖形成肉眼可見的淡白色光暈,光暈剛剛祭出帶有幾分波動,但這份波動馬上就被秦石壓制,達到一個飽和的階段。

「就是現在!」

秦石神機一動,另一隻手抓起獨眼幻妖的妖眼,左右手在空中虛空旋轉,兩者交錯的快速融合。

而就在獨眼幻妖的妖眼和具象的精神力觸碰,兩者間產生強烈的抵抗,無論獨角幻妖的精神力多強,他的妖眼中也定會含有靈力。

而靈力和精神力相生相剋,乃是天地間最難掌控的兩種力量,這一遇見馬上就產生滔天的波動。

轟!

鐘乳洞在這種波動下,不斷的晃動。

秦石的額頭流出冷汗,但他始終沒有放棄,咬著牙關堅持了方久,獨眼幻妖的妖眼突然暗淡,本來閃爍著淡淡紫色的光影,竟從內部流露出一縷微弱的靈力。

妖眼中的所有靈力,竟全部都被精神力排斥而出。

「成了嗎?」秦石微微欣喜,但他不敢大意,因為他知道,這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才是最關鍵的時候。

「接下來,就是讓實物化為虛無的過程了。」

秦石神色嚴謹,說實話他沒有半分把握,甚至心底還帶有幾分懷疑,實物真的能夠化為虛無?

但他沒有猶豫,他知道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此時必須一氣呵成,才有可能成功。

按照符魔通鑒上的記載,秦石大手迅速的操控。

這是個漫長過程,精神力要不斷的提取獨眼幻妖妖眼中的精神元素,再讓這些精神元素和秦石的識海產生共鳴,只有這樣才能夠讓兩者相互相融。

這一個過程,足足持續了二十個日夜。

秦石這一坐,就是二十個日夜,二十個日夜他不曾合眼,本來俊逸的面龐出現幾分蒼白,一滴一滴豆大的汗珠從額頭留下。

但這二十天也不是沒有收穫,本來實體化的獨角妖眼,在長久的消磨間,大部分的精神元素已經被提煉,之前的排斥感也漸漸消失。

嗡!

終於在第二十三日,獨眼幻妖的妖眼在精神力中莫名燃起,上方竟形成紫色的火焰,這紫色的火焰剛一出現,秦石的精神力瞬間興奮,像是遇見了讓他興奮的獵物,猛撲而上。

轟隆!

妖眼就在喘息間,被秦石的精神力生生吞噬。

「成了?」秦石的黑眸聚合,喜色躍出他的,旋即他不假思索,迅速的將精神力收回識海。

識海中光團閃爍,一隻虛無的獨眼幻妖的妖眼,就這樣懸浮在玄天古陣的上空,散發著幽幽紫芒。

內視一番,秦石的心臟噗噗狂跳,他知道這樣就算是成功了。

「接下來,就差最後一步,開始星隕霸體決的第四層:煉神!」 獨眼幻妖的妖眼被種植進識海。

在秦石的識海中,能夠明顯感覺精神力的轉變,而就在這種精神力轉變后的片刻,秦石迅速按照星隕霸體決上記載的法門開始運轉。

嗡!

始終沒有反應的法門,在這次的運轉下突然出現異常,秦石能夠明顯感覺到,獨眼幻妖的妖眼在他識海中受到法門刺激,展開劇烈的旋轉。

這一番旋轉,秦石的精神力瞬間如金蟬蛻變,接下來竟在他的識海邊框,產生異樣的波動,這波動有一點類似幻術,層層的將秦石識海籠罩。

接連,竟令他的精神力間,帶有幾分幻術的成分,這一下令秦石喜出望外。

「煉神,竟然能夠偷竊荒獸的能力,附加在我的精神力上?」法門修鍊成功,秦石算是初步的掌握了第四層煉神,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熟能生巧,但他怎麼也沒有料到,這煉神竟如此強橫。

這樣的話,他的精神攻擊可謂是更上一層。

而且不單單如此,他發現自從獨眼幻妖的妖眼植入識海,他的精神力不斷增長,這種增長即便是在他停止法門修鍊,也會從天地間的精氣中吸收,一點點的滋補識海。

咔嚓!

就在興起下,一聲清脆的聲音響徹識海。

秦石的神色一喜:「這是,要突破的跡象?」

他內視識海,十八萬米的識海邊緣,出現一道一道猶如蛛網樣的裂痕。

「真是天助我也!」

星隕霸體決第四層的修鍊已經讓他欣喜若狂,現在竟然連識海也要突破,這簡直就是上天眷顧。

他不敢大意,這種機會若是抓不住,下一次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迅速將五感閉合,神念湧入識海。

在識海中,他靈魂四起,識海上空密密麻麻的開始形成靈魂劫。

一想到突破靈魂劫的痛苦,秦石不禁的打了個寒顫,但仍是咬緊牙關的盤膝而下,吐納渡劫。

這一次渡劫十分順利,應該是星隕霸體決的原因,秦石發現他的靈魂比原來堅固許多,在靈魂劫下並沒有產生以往的痛苦,再加上有玄天古陣的相助,很快就完成了靈魂劫的轉變。

十八萬米的識海崩塌,肆意紛飛的朝周遭蔓延,狂怒的力量如江洪泛濫,最終足足達到三十六萬米的空間。

這個範圍,就連秦石自己都不由咂了咂舌。

「這個範圍,差不多已經相當於一座小點的城池了吧?」秦石乾巴巴的咽了口吐沫。

識海在三十六萬米的位置牢固,這樣秦石算是正式步入三咒符魔師,久閉的黑眸漠然睜開,一股威猛渾厚的靈魂之力充盈洞穴,就連在外界的邪魔都不由皺眉。

「呵呵,看樣子,這小傢伙又有所精進了啊?」這靈魂之力十分浩繁,邪魔苦笑:「不過真是有夠胡來,若不是這遠古結界,恐怕用不到我,光是這股精神力,就能夠驚動亂域的老傢伙們了吧?」

在鐘乳洞內,秦石挺起身,喜色在他的眼眸間遮掩不住,近一個月的閉關他可謂是收穫豐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