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嬸,你去照照鏡子,看喜不喜歡,要是覺得大小不合適,或者不喜歡這個樣式,我幫你去換。」蘇瑾月笑道。她這次回來,給師父還有戰家的每個人都買了衣服。雖然她不喜歡戰亦萍,但是她畢竟是亦寒的妹妹。

王美珍笑著點了點頭,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這衣服輕是輕,不過穿在身上可是真的暖和。

戰亦萍聽到外面三人的話,輕手輕腳走到門邊,悄悄的拉開一條縫,看到王美珍穿著一件紫紅色的羽絨服,撇了撇嘴。娘就是好打發,蘇瑾月給一件衣服就高興成那樣。蘇瑾月就算送她十件八件衣服,她也不會搭理她,衣服還能比當軍長的親戚更好嗎?

關上門,走回到床邊坐了下來。再說她也不相信蘇瑾月會給她買衣服,就算真的買,那也是大哥的錢。

在王美珍的強留下,蘇瑾月便留在了戰家吃午飯。

中午,戰大豐,戰亦林,戰亦峰,還有戰亦峰的對象也來了。她來是因為聽亦峰說,軍長的閨女在他家做客,她從來沒有見過大官的女兒,所以想來看看,軍長的閨女有什麼不一樣。

「田小姐回去了?」知道田夢雪離開,戰亦峰有些失望。他帶他的對象來,就是來看田夢雪的,沒想到人已經離開了。

「你很失望?」戰亦寒冷聲問道。亦萍是如此,亦峰也是如此。

戰亦峰連忙搖頭,「沒有,我就有些奇怪。」他從小就怕大哥,他一板起臉比爹還可怕。

「這是你們未來的大嫂,除了她,任何人都不可能。」戰亦寒強勢的宣佈道。他的妻子只有瑾月,只會是瑾月。

「大嫂好!」戰亦林和戰亦峰連忙跟蘇瑾月打招呼。比起那個田夢雪,他們其實更喜歡蘇瑾月,他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彼此熟悉,以後也不會感覺有拘束。

蘇瑾月揚唇一笑,「你們這樣我有些不習慣。」

「慢慢就習慣了,大嫂,我給你介紹一下,她是我對象龔曉雲。曉雲,她是蘇瑾月,和我們一個村上的,是一名醫生,我們和她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戰亦峰幫雙方介紹道。

「大嫂好!」龔曉雲有些靦腆的跟蘇瑾月打招呼道。他們村就是隔壁村,離上新村不遠,所以蘇瑾月她是知道的。

「你好!」蘇瑾月淺笑著點了點頭。

「瑾月給你們都買了新年禮物,娘去拿給你們。」王美珍笑著向自己房裡走去。

「大嫂,謝謝你!」戰亦林笑著向蘇瑾月道謝道。

「跟我還客氣。」蘇瑾月笑道。她和戰亦林除了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玩伴外,也是同班同學,兩人一起上到了高中才分開。

王美珍提著三個袋子走了出來,將它們分別遞給戰亦林,戰亦峰和龔曉雲。

「我也有嗎?」龔曉雲有些驚訝。她沒有想到,蘇瑾月竟然連她都想到了。

「這是羽絨服吧?我們班程軍就有一件,他說羽絨服雖然輕,可是比棉襖,滑雪衫都暖和。」戰亦林開心道。他一直想買一件羽絨服,可是在商場看過價格后,他就打消了念頭。 名門厚愛 這羽絨服最便宜的,也要爹兩個月的工資。

「這羽絨服的價格可不便宜啊!」戰亦峰將羽絨服套在身上,一臉滿意的在龔曉雲面前轉了一圈,「曉雲,你看我好看嗎?」

「好看!」龔曉雲微笑著點了點頭。

「你的也快試試,我看看好不好看。」戰亦峰笑著催促道。

「嗯!」龔曉雲點了點頭,將自己的衣服從袋子里拿出來。她從小就一直穿大姐穿下來的舊衣服,這是她的第一件新衣服。

「好看!這顏色真適合你,快謝謝大嫂。」戰亦峰笑道。

龔曉雲聽話的點了點頭,看向蘇瑾月靦腆的笑了笑,「謝謝大嫂!」

「不用客氣!」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今年的冬天特別冷,所以她才選擇買羽絨服送給他們。只是現在羽絨服除了顏色比較多外,沒有什麼款式可以挑。

龔曉雲脫下羽絨服,細心的折好放進袋子里。她打算等年初一再拿出來穿。

「娘,怎麼沒見亦萍?」戰亦林奇怪的問道。

「她在房裡呢,叫她也不出來。」一想到戰亦萍,王美珍心裡就有些生氣。她真的想不明白,瑾月有什麼不好,為什麼亦萍對她那麼排斥。 戰亦林皺了皺眉,「我去看看她。」這丫頭肯定是想讓田夢雪當她的大嫂,可是這哪裡是她想就可以的,大哥才有資格做決定。

走到戰亦萍的房間門口,戰亦林敲了敲門,見裡面沒有人回應,喊道:「亦萍,出來吃飯了。」

「不吃,我不餓。」戰亦萍將自己蒙在了被子里。她現在氣都氣飽了,哪有什麼心思吃飯?她在房裡聽的很清楚,蘇瑾月給他們每個人都買了羽絨服,就連龔曉雲也有。她猜測蘇瑾月送給龔曉雲的那件羽絨服,原本是要送給她的。現在蘇瑾月將它送給龔曉雲,就是為了氣她。她才不出去,讓蘇瑾月看笑話呢。

「大嫂給我們每個人都買了羽絨服,你不出來試試嗎?」戰亦林問道。他這個妹妹他很了解,平時除了喜歡吃,就是喜歡去街上看新衣服。

「不要跟我說話,你走開!」戰亦萍怒道。她才不稀罕什麼羽絨服呢,蘇瑾月愛將它送給誰就送給誰。不也是用她大哥的錢買的嘛,有什麼稀奇的。

戰亦林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回到了堂屋。

「大嫂,你現在在京城上學嗎?京城好玩嗎?」龔曉雲和蘇瑾月說了幾句話,也熟悉了起來,所以說話也就沒有之前那麼拘束了。

「還可以,以後有時間,你和亦峰可以一起去京城玩,我和亦寒帶你們去看故宮,還有長城。」蘇瑾月淺笑道。她對於龔曉雲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好。」龔曉雲微笑著點了點頭,眼中有著一絲嚮往之色。她做夢都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可是條件不允許。

「大嫂,你後天有時間嗎?」戰亦林問道。

蘇瑾月點了點頭,「有事嗎?」

「上個星期,我從學校回來的時候遇到了余洋,他跟我說,他在城裡的陽山酒樓訂好了一個包廂,想和我們這些同學一起聚聚,他已經通知了大部分同學,讓我看到你就通知你。」戰亦林道。

蘇瑾月立即就想到,前世就有過這麼一個同學會,當時她也受到了邀請,只是她沒有時間,所以就沒有去同學會。後來她聽說,有一個同學因為喝太多酒出了事,那名同學的家屬就將所有人一起告上了法庭,要求所有人共同賠償。當時亦寒將他所有的積蓄都寄了回來,才幫戰亦林解決了這件事。

「好吧。」蘇瑾月點了一下頭。她記得出事的那名同學,是她中學時的同桌,叫馬旭東。那時候馬旭東仗著自己比其他同學高大,經常欺負她們這些女生,所以女生們就給他取了一個『馬惡霸』的綽號。當時聽到馬旭東的死訊,她也是非常意外的。

「那行,我們到時候一起去。」戰亦林開心道。上了大學后,和以前的同學都分開了,他也實在很想念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都好不好。還有那個她,不知道她是在繼續上學,還是已經去工作了。

在戰家吃過午飯,蘇瑾月就回了診所。師父現在一個人在診所,要是忙起來的話,連吃飯都沒有時間。

徐天生正在曬草藥。這幾天都是陰雨綿綿,難得有一天出太陽。

看到蘇瑾月回來,徐天生對著她笑了笑,「飯吃過了嗎?」

蘇瑾月點了點頭,走到徐天生身旁,「師父,你飯吃過了嗎?」她剛剛進來的時候,沒見到診所里有病人。馬上就要過年了,估計大家都在忙著辦年貨,就算有點頭疼腦熱的也能忍就忍了,誰也不想大過年的還來診所看病。

「吃過了,你累了吧?去房裡睡一會兒吧。」徐天生心疼的看著蘇瑾月。她一路跋涉,回來就沒休息過,雖說年輕,但也不能這麼折騰。

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拉著徐天生去了堂屋,「師父,我這次回來帶了些草藥給你,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拿給你。」

讓徐天生坐下后,蘇瑾月回房裡取了一個包袱出來。

「師父,這些草藥都處理過了,你看看。」蘇瑾月將包袱遞給徐天生。這包袱里的草藥都是她在醫谷摘的,在外面可是很難找到的。

徐天生接過包袱打開,看到包袱裡面都是一包包藥材,將其中一包藥材打開,看到裡面的藥材,他的眼中露出一抹震驚之色,「這是百年人蔘!」他家裡就有一株百年人蔘,不過比起這株來,顯然年份小了很多。

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你再看看其它的藥草。」這株百年人蔘只有三百年,她的金葉界里還有著五百年,甚至一千年以上的人蔘。大哥他們給她摘藥草,把所有好的,年份長的藥草都摘給了她。

她原本想給師父一株千年以上的人蔘,但是怕會嚇到師父。不管是五百年以上的人蔘,還是千年以上的人蔘,都已經長成了人形,而且夜裡人蔘還會到處跑。

「這是百年以上的靈芝!」徐天生真的被嚇到了。不管是人蔘還是靈芝,年份這麼長的都是極少見的,他摘草藥這麼多年,也是第一次見到年份這麼長的草藥。

「瑾月,你這些藥材都是哪裡來的?」徐天生回過神,看向蘇瑾月問道。

「這些都是我家裡的,我爸媽知道師父喜歡草藥,讓我帶來送給你的。」蘇瑾月笑道。她告訴過師父醫谷,但是沒有告訴師父,醫谷到底在哪裡。等到有一天,師父願意跟她去醫谷了,她再將醫谷的一切告訴師父。不然師父知道這些,對他也沒有什麼好處。畢竟醫谷是隱門,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

徐天生明了的點了點頭,「替我謝謝你父母。」上次瑾月的父母就跟他說過他們也是醫生。

「師父,我這裡還有一顆我爸媽送給你的丹藥。」蘇瑾月拿出一顆甲子丹遞給徐天生。有了甲子丹,除非師父出意外,不然師父的身體只會越來越健康。等到有一天,師父意識到自己和別人不同的時候,他一定會同意跟她回醫谷的。 「小偉已經沒事了,你不要著急。」阿忠安慰道。

顧翠芳聞言,提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小偉呢?他在哪兒?」還好小偉沒事,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小偉可是她的命啊!

「在診室里,蘇醫生正在照顧他。這次都虧了蘇醫生,才將小偉救了回來。」阿忠心有餘悸的說道。小偉的情況有多糟糕他最清楚,當時他真的以為小偉已經死了。還好蘇醫生醫術高明。

「阿忠家的,你進去看小偉吧,我帶阿忠去廚房裡暖暖。」徐天生說道。

「你們快去吧,我去看一下小偉,就給你們回去拿衣服。」顧翠芳這時也看到了阿忠身上的濕衣服,連忙催促道。

阿忠點了點頭,跟著徐天生向著後院走去。

得到消息跟著過來的村民們,聽到小偉已經脫離了危險,也都放下了心,紛紛回了自己家。馬上就要過年了,誰也不希望出這種事。

顧翠芳走進診室,看到小偉已經醒了過來,連忙走了過去,伸手握住了小偉的手,哭著道:「還好你沒事,這次真是嚇死娘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娘也不要活了。」她是真的有這個想法的。

「翠芳姨,你快幫小偉和阿忠叔回去拿衣服吧,這裡交給我就好。」蘇瑾月開口道。這麼冷的天,穿著濕衣服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現在就去。小偉乖,娘一會兒就來。」顧翠芳對著小偉說完,放開他的手,快步衝出了診室。

戰亦萍聽到蘇瑾月離開,板著臉從房裡走了出來。她才不會為了蘇瑾月,讓自己餓肚子。

戰亦寒淡淡的看著戰亦萍,眼中有著一絲不悅之色,「過來,我跟你談談。」他必須糾正亦萍的態度,讓她不要再針對瑾月。

「我餓了,我要吃飯。」戰亦萍說道。大哥能跟她什麼?還不是談蘇瑾月的事,她才不想聽呢。

「等談完了再吃。」戰亦寒沉聲道。

戰亦萍咬了咬牙,生氣的看向戰亦寒,「大哥,我到底是不是你親妹妹啊?你現在心中,難道就只有那個蘇瑾月一個人嗎?」

「砰!」戰亦寒用力的一拍桌子,寒聲道:「就是因為你是我親妹妹,我才跟你談,換成其他人我早丟出去了。」

戰亦萍嚇得打了個寒顫,再也不敢多話。她從小就怕大哥,大哥這麼生氣她還是第一次見。

「過來!坐下!」戰亦寒冷聲道。

戰亦萍微微猶豫,慢慢的走到桌旁,在王美珍的身旁坐了下來。娘最疼她了,肯定不會讓大哥對她動手的。

王美珍站起身,走到一旁,在長凳上坐了下來。不管這次亦寒怎麼教訓亦萍,她都不會插手的,亦萍再不好好教訓,以她的脾氣以後絕對會吃虧。

「娘!」戰亦萍看著王美珍。

王美珍轉過頭,沒有理會她。

戰亦萍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沒有理她,只當她是空氣一般。他們一個兩個都是這樣,難道她真的做錯了嗎?不是的,肯定是因為蘇瑾月給他們買了衣服,所以他們才會這樣。

「告訴我,你為什麼那麼排斥瑾月?」戰亦寒淡聲問道。

「她不好。」戰亦萍想都沒有想就回答道。

戰亦寒皺了皺眉,「原因。」

「她小氣,脾氣壞,跟田姐比差遠了,連宋伊人都不如。」戰亦萍說道。原本她還想說蘇瑾月窮,不過想到她已經認了父母就沒有說。

「她哪裡小氣?有凶過你嗎?」戰亦寒臉色沉了一分,冷聲問道。如果瑾月真是這樣的人就算了,但是瑾月是和他一起長大的,而且現在他們的關係更是親密,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最清楚。

「她…」戰亦萍頓時語塞。她還真的想不出,蘇瑾月什麼時候凶過她,不過瑾月小氣倒是真的。只是她能說,從小到大蘇瑾月從來沒有給她買過一件東西嗎?就連這次給她買的羽絨服,蘇瑾月都送給了龔曉雲。想到這個她就氣的直咬牙。

「既然說不出來,以後就給我好好尊重瑾月,她是你未來的大嫂,也是唯一的大嫂,聽清楚了沒?」戰亦寒目光冰冷的看著戰亦萍,等待著她的回答。

「我就是討厭她,討厭她!她哪裡值得我尊敬了?這次她給你們每個人都買了衣服,卻獨獨沒有買給我。她那樣區別對待,我憑什麼尊敬她?大哥,不管你將來會不會和蘇瑾月結婚,我都不會認她做大嫂的。」戰亦萍越想越是生氣,到後面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尖叫出來。蘇瑾月那麼對她,她怎麼可能會不討厭她?

「砰!」戰亦寒再次拍了一下桌子,看著戰亦萍的目光中充滿了濃濃的失望,「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

「反正你現在心中就只有蘇瑾月。」戰亦萍硬著頭皮反駁道。 總裁老公好過分 大不了她就當自己以後沒有這個大哥,反正她是不會認蘇瑾月的。

「亦萍,你哪隻眼睛看到,瑾月沒有給你買衣服?你那件衣服在我那裡。」王美珍氣的臉色都變了。她以為亦萍只是有些小孩子脾氣,現在才知道她不是小孩子脾氣,而是根本就不講理。真是被他們寵壞了。

戰亦萍一愣,「她不是把那件衣服給了曉雲嗎?」

「戰亦萍,你什麼意思?」戰亦峰不滿的開口道。

龔曉雲伸手拉了拉戰亦峰,對他搖了搖頭。她雖然不喜歡這個小姑,但是也不想和她鬧的不愉快。

「曉雲的是曉雲的,你的是你的,瑾月都買了。」王美珍失望道。

「我才不稀罕呢!誰要她的衣服,我才不像你們,一個兩個都因為一件衣服被蘇瑾月收買。」戰亦萍站起身,快步向著自己的房間衝去,「砰!」的一聲,大聲的關上了房門。

王美珍收回目光,看向一聲不響的戰大豐,「你看看她的脾氣,都是被你寵出來的。」她現在真的氣的想打亦萍一頓。

「好像你沒份一樣。」戰大豐悶悶的說道。他現在心裡也是充滿了怒火。 「小偉已經沒事了,你不要著急。」阿忠安慰道。

顧翠芳聞言,提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小偉呢?他在哪兒?」還好小偉沒事,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小偉可是她的命啊!

「在診室里,蘇醫生正在照顧他。這次多虧了蘇醫生,才將小偉救了回來。」阿忠心有餘悸的說道。小偉的情況有多糟糕他最清楚,當時他真的以為小偉已經死了。還好蘇醫生醫術高明。

「阿忠家的,你進去看小偉吧,我帶阿忠去廚房裡暖暖。」徐天生說道。

「你們快去吧,我去看一下小偉,就給你們回去拿衣服。」顧翠芳這時也看到了阿忠身上的濕衣服,連忙催促道。

阿忠點了點頭,跟著徐天生向著後院走去。

得到消息跟著過來的村民們,聽到小偉已經脫離了危險,也都放下了心,紛紛回了自己家。馬上就要過年了,誰也不希望出這種事。

顧翠芳走進診室,看到小偉已經醒了過來,連忙走了過去,伸手握住了小偉的手,哭著道:「還好你沒事,這次真是嚇死娘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娘也不要活了。」她是真的有這個想法的。

「翠芳姨,你快幫小偉和阿忠叔回去拿衣服吧,這裡交給我就好。」蘇瑾月開口道。這麼冷的天,穿著濕衣服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現在就去。小偉乖,娘一會兒就來。」顧翠芳對著小偉說完,放開他的手,快步衝出了診室。

戰亦萍聽到蘇瑾月離開,板著臉從房裡走了出來。她才不會為了蘇瑾月,讓自己餓肚子。

戰亦寒淡淡的看著戰亦萍,眼中有著一絲不悅之色,「過來,我跟你談談。」他必須糾正亦萍的態度,讓她不要再針對瑾月。

「我餓了,我要吃飯。」戰亦萍說道。大哥能跟她談什麼?還不是談蘇瑾月的事,她才不想聽呢。

「等談完了再吃。」戰亦寒沉聲道。

戰亦萍咬了咬牙,生氣的看向戰亦寒,「大哥,我到底是不是你親妹妹啊?你現在心中,難道就只有那個蘇瑾月一個人嗎?」

「砰!」戰亦寒用力的一拍桌子,寒聲道:「就是因為你是我親妹妹,我才跟你談,換成其他人我早丟出去了。」

戰亦萍嚇得打了個寒顫,再也不敢多話。她從小就怕大哥,大哥這麼生氣她還是第一次見。

「過來!坐下!」戰亦寒冷聲道。

戰亦萍微微猶豫,慢慢的走到桌旁,在王美珍的身旁坐了下來。娘最疼她了,肯定不會讓大哥對她動手的。

王美珍站起身,走到一旁,在長凳上坐了下來。不管這次亦寒怎麼教訓亦萍,她都不會插手的,亦萍再不好好教訓,以她的脾氣以後絕對會吃虧。

「娘!」戰亦萍看著王美珍。

王美珍轉過頭,沒有理會她。

戰亦萍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沒有理她,只當她是空氣一般。他們一個兩個都是這樣,難道她真的做錯了嗎?不是的,肯定是因為蘇瑾月給他們買了衣服,所以他們才會這樣。

「告訴我,你為什麼那麼排斥瑾月?」戰亦寒淡聲問道。

「她不好。」戰亦萍想都沒有想就回答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