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今天來的目的便是告訴世人,我濟世堂既然能救你們,同樣也能殺了你們。」

「接下來,就好好享用這盛宴吧!」

封藤關掉廣播,溫文爾雅的臉上,那抹笑容還未消逝。

林晨是他第一個如此費盡心思對待的對手。

這場盛宴,他準備了很長時間。

甚至不惜拿出,他遊歷華夏各地時,發現了一種奇毒,可以將人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

與校草在一起的日子 作為濟世堂第一天才,自然把那葯研究了個徹底。

今天剛好用來對付林晨。

剛好也能威懾江湖,讓所有人知道他們濟世堂不是可以被任人宰割的。

「這次他們觸犯了華夏的底線,怕是以後再華夏再無立足之地。」

「可是那又能怎樣,他們的堂主,早就想好了退路。」

「這次剛好大顯身手,讓對方知道他們濟世堂的分量。」

封藤一遍盤算著,一邊優雅的喝著紅酒。

可是想到那白布下。他的師弟,終究還是死了……

那可是他最疼愛的師弟……

「林晨!就算你是一流高手,我也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為小達報仇。」

封藤將眼鏡往上推了推,握緊袖籠里的一個瓷瓶,神色堅定。

而整個西北附中,已經知道是華夏軍方和林晨造成了眼前的一切,開始謾罵,唾棄。

最重要的是林晨是幕後推手。

那時青春太狂放 他們沒有膽子罵軍方,可是林晨的祖宗十八代都被罵了個遍。

如果林晨此刻在他們面前,千刀萬剮了都不解恨。

林晨一個班的同學,林晨不在,不能拿他出氣,但是他的座位早已被口水淹沒。

而站在校門口的林晨聽到封藤的話,卻是笑了。

「果然是你。」

那笑卻是帶著森森寒氣。

「濟世堂好一個功大於過。」

「希望你們下了十八層地獄,見了閻王還有膽子這麼說。

林晨開始邁動腳步,然後全力感知著周圍的一切動靜。」

他雖然已經達到了一流上品的境界,但並不能將神識釋放出去,感知周圍的動靜,只能通過師姐教的功法,勉強感知到周圍一二百米內的動靜。

筱筱和顧雪兒相視一眼,面露懼色,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造成西北附中這次災難的居然是林晨。

兩個女孩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加快腳步跟上林晨的步伐。

那些怪物,分散在學校的各個角落,憑林晨的實力,殺很容易,可是要全部找出來,卻很困難。

她們一路走到教學樓,也才碰到五六個,卻是全被林晨殺了。

慘叫聲,任然會從學校各個角落響起。

可是林晨打算先把教學樓裡面的全部處理了,畢竟這裡集中了大部分的學生。

而在此時,西北附中陷入噩夢的幾分鐘內。

南州市的高層領導,全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這可是華夏建國以來,第一次學校遭遇襲擊。

在接到西北附中校長的報警后,警察局局長直接渾身顫抖,冷汗直流。

學校,那可是華夏的未來啊!他們居然喪心病狂的對學生下手,簡直不是人。

他用最快的速度,調動了所有的警力,前往西北附中,將學校圍了個水泄不通,然後把那些來接學生還不知情的家長遠遠的隔離開,免得再傷無辜。

而那些看到裡面情況的家長,責備單獨隔離,以免散播出去,引起社會恐慌。

到時就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了。

然後,他又安排警察進入學校,清掃那些怪物的屍體。

手下們傳來的消息,讓他無比憤怒。

隨後,幾分鐘的時間,一個南州市高層的會議展開了,而且第一次沒有爭論的全票通過一個提案。

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全城戒備,也要抓住那個喪心病狂的罪魁禍首。

他這種行為已經觸碰到了身為一個人的底線。

寧可錯殺,也絕不讓那個禽獸逃離南州市。

此時的江湖論壇,也是炸開了鍋。

如此殘暴的行為,令他們不恥。

武林中的眾多英雄豪傑,早就已經憤怒的直接拿起刀劍,殺到了濟世堂的老巢。

「殺濟世堂一個片甲不留,還武林一個清凈。」

「這樣的敗類,早就應該碎屍萬段。」

「濟世堂此舉一定會遭報應,要讓他們付出血的代價。」

「為了私人恩怨,敢對華夏的未來動手,豬狗不如。」

月落閣上下也是極為憤怒,月落閣閣主直接下令,摧毀濟世堂。

可是,當江湖豪傑和月落閣的人趕到的時候,濟世堂早已空空如也。

留下一座空城。

看來是早有預謀,可是沒有人知道他們去哪了。

現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拿下封藤,從他那裡追查到濟世堂的蹤跡。

現在,所有的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林晨身上。

但是抓住封藤,情況並不樂觀。

江湖論壇上,所有人都在想,有什麼別的辦法能找到濟世堂的人。 「林晨雖然一掌就拍死了鐵牛,但封藤的實力,可不是一個小小的鐵牛能比的,再加上封藤那可是濟世堂第一天才,加上遊歷這兩年,修為更是深不可測。」

「是啊,那實力都是林晨仰望的存在。」

「我這還有個聽聞……」

「你可真墨跡,趕緊說!」

「咳咳,聽說封藤身上有一種上古禁藥,能生生把人的實力提升到一流之境,而且如果這個人實力雄厚,怕是一流高手都打不過。」

「我的個天爺啊,簡直喪心病狂啊!」

「林晨不會真的就這麼……」

剩下的話雖然沒說出來,但是那意思顯而易見,沒有人看好林晨。

這邊的林晨,從一樓走到六樓,詭異的是居然一個怪物都沒看到。

他不禁有些皺眉,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筱筱和顧雪兒相視一眼,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等三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七樓,自己所在的班級,情況便一目了然,這就是針對林晨的一場陰謀。

因為此刻,教室門口圍著幾十個怪物。

怪物們猙獰的面容,殘缺的身體,恐怖的嚎叫聲,再加上怪物們瘋狂的撞擊教室門的「砰砰」聲,無一不在刺激著教室裡面所有人的感官。

眼看教室門已經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被撞開。

怒罵聲、哭泣聲、慘叫聲,摻雜在一起。

到處都充斥著濃郁的血腥味,同學們都很恐懼。

再加上,教室里的同學,感受著那支離破碎的門,好像下一秒那些怪物就會蜂擁而至。

那種對生命的即將結束的恐懼。

遠離教室門的角落裡面,站滿了人,有高大威猛的男生,也有弱不禁風的女生。

他們都無比驚恐,害怕成為怪物衝進教室第一個被攻擊的對象。

男生們現在哪裡還顧得上紳士風度,沒有命了,要風度幹什麼,所以爭相恐后的往後擠。

甚至有的男生,把女生推到他們前面,給他們做擋箭牌。

砰砰砰的聲音一連串的響起來。

此時拼了老命擋在前面的男老師,早就已經大汗淋漓,為了身後的學生也為了自己的性命,他已經拼了老命。

而且能夠堅持到現在,多虧旁邊還有兩個和他並肩作戰的戰友,還有就是這股信念支撐著他。

如果不是他們,那些怪物估計早就破門而入。

嗷嗷!

此起彼伏的嗷叫聲,好像就在耳邊。

男老師心裡也害怕啊,現在臉色煞白,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

另外兩個男同學也一樣。

都害怕,但不敢放手。

但凡其中一個人鬆手了,那麼他們三個肯定瞬間就會成為外面那群怪物的盤中餐。

一個男生使出吃奶的力氣頂著教室門,然後轉頭對著一個高大威猛的男生吼道:「劉強,你個混蛋,別他娘的縮在角落裡裝死,趕緊召集人手過來,我快要頂不住了!」

整個班級,幾十號人,卻只有他們三個站出來。

其他人,都哆哆嗦嗦的躲在角落裡,驚恐的看著教室門,生怕下一秒門就破了。

可是他們難道不明白,只靠他們三個,怎麼可能抵得過外面那些力大無窮的怪物,破門而入那也是早晚的事情。

大家一起幫忙,還有生的希望。

劉強,是班裡的體育委員,不僅人看起來高大威猛,最重要的是和班裡所有男生關係處的都非常好,如果他一聲令下,相信會有不少人站出來幫忙。

可是,令他憤怒的是,劉強一個大男生,居然厚顏無恥的躲在了角落的最後面,讓前面的幾十個人給他當擋箭牌,而且他現在手上正抓住兩個瘦小的女生擋在他的前面。

儘管兩個女生很驚恐,可是卻掙脫不開,劉強的魔爪。

他壓根沒聽見喊他的男生在說什麼,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利用前面的人,給他爭取更多的時間,逃走,還能不讓那些怪物發現。

「劉強!」

男老師看著劉強的慫樣兒,實在忍無可忍,使出最後的力氣對他吼道:「你趕緊給我帶人過來,否則這個教室的人一個都跑不了。」

頓時,教室里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投向他。

劉強面色大紅,他們自己找死他不攔著,可是也不能害他呀,還讓他出醜,頓時火冒三丈:「你們這些傻逼想死,可別拉上我。」

「我現在過去,那就是死路一條,別以為我是傻子,你們誰愛出風頭,誰出,這個機會,我讓給你們。」

因為激動,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

再加上門**死人令人心生寒意的咆哮聲,更是讓他害怕。

這話可以說是相當讓人失望了,門口的三人都有一種衝動,既然他不仁那就不要怪他們不義,乾脆鬆手,大家一塊送死。

但是看到其他無辜的學生,看著他們的眼神兒,又不忍心。

老是又大喊道:「其他男生呢,你們都是傻子嗎,如果這門被衝破了,那誰都別想活。」

男老師不知何時已經滿口的鮮血,可是他好似沒有了知覺一般。

因為此時此刻,他滿腦子都是如何頂住教室門,不讓這些學生落入虎口。

聽到老是們的怒吼,男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裡布滿了濃濃的恐懼,他們互相推卸著。

「你比我壯,你應該去!」

「去你娘的,我這是虛胖,應該你去,你比較瓷實。」

「劉強都不去,我憑什麼去,再說了,現在去,就是死,我又不是傻子。」

男同學們,用各種借口互相推諉著,可是又覺得這樣會顯得他們很慫,畢竟如果這次能僥倖活下來,他們也不想自己在女生們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

便又開始找其他理由。

「剛才那人不是說了,這次是來報復林晨的。」

此說一出,男生們就好似找到了宣洩的出口。

「就是,林晨那個高大自傲的鄉巴佬惹的禍,憑什麼讓我們買單。」

「他個慫貨,放學倒是跑得快,肯定是提前知道了,對,肯定是提前得到了消息。」

男生語氣堅定地重複著,好似只有這樣才能撫平他們心底的恐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