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腰影響力最大的家族是哪個家族?」唐浩問道。

「鬱金香家族。」奚問山說道:「這片土地雖然是腐國人最先佔領的,但是荷蘭人也不甘落後,就在這裡創建里一個鬱金香家族。經過幾百年的繁衍,腐國人變成了米國人,鬱金香家族也在這裡越發的壯大了,成了米國的第一大家族。不過鬱金香家族非常低調,知道他們的人很少。」奚問山答道。

唐浩稍微一頓,說道:「明天深淵集團的董事長會來這裡,你跟他談談。」

「好的。」奚問山已經知道了深淵集團發生巨變的事情,他已經感覺到了,這裡面肯定有唐浩的原因。

「你去吧。」

「唐先生,再見。」

「嗯。」

奚問山走了,門剛關上,唐浩就聽見奚問山在門外跟人說話。聽聲音,應該是奚雲。

這兩人隨便聊了幾句之後,奚問山就走了。

「咚咚。」

「進來吧。」

奚雲推開門走了進來,她已經換上了比較莊重的休閑裝,臉上的濃妝也不見了,又變成了那個英氣勃勃的美麗女警的樣子。

「這樣舒服多了。」 冷王的替補新娘 奚雲走到沙發旁邊坐下了。

「還是這樣比較好看。」唐浩也隨意的說道。

奚雲聽唐浩贊她好看,她笑了,說道:「還以為你喜歡濃妝艷抹的性感女郎呢?」

「你不濃妝艷抹的時候,也很性感。」唐浩隨口說道。

「是嗎?」奚雲下意識的打量了自己一下,她覺得自己穿的比較莊重,並不性感,只是胸脯比較鼓,雙腿長而直。

唐浩看著奚雲,問道:「你還要跟我去嗎?」

「當然了。」奚雲堅定地說道。

「下次也許不會這麼簡單了。」唐浩說道。

「你什麼意思?」奚雲立刻反問道。

「也許會動手。」

奚雲立刻想到了約翰跟唐浩彙報的事情,布魯克林區的鷹眼魯迪想要搶佔地盤,這確實比較符合黑幫打架的前提。她立刻說道;「我不怕。」

「嗯。」唐浩沒有再說什麼。

「你剛才跟我二叔談什麼了?」

「談生意。」

「生意?什麼生意?你該不會想讓我二叔跟黑幫做生意吧?」奚雲的反應還是很快的,唐海當時跟黑珊瑚黑幫說過會安排他們以後的生意。

唐浩笑道:「是的。」

「這可不行,我們藍十字家族的名聲向來很好,絕對不能跟黑幫做生意。」奚雲的語氣非常堅定,她一定要保護藍十字家族的名聲。

「你好像不太喜歡干涉藍十字家族的生意?」唐浩平靜的看著奚雲。

奚雲聞言,眉頭一蹙,說道;「我雖然不想接手家族事務,但是我不能允許家族跟黑幫做生意。」

「你不想接手家族事務,家族跟誰做生意跟你有關係嗎?」唐浩笑道。

「我是藍十字家族的一份子,當然跟我有關係了。」奚雲目光堅定的看著唐浩。

唐浩笑了笑:「我現在發現用什麼辦法可以讓你接手家族事務了。」

奚雲聞言,吃了一驚,說道:「唐浩,你在耍我。」

「你認為是嗎?」

奚雲想想唐浩在黑珊瑚的承諾,她覺得唐浩不是在耍她,而是真的讓藍十字家族和黑幫做生意。她立刻站了起來,說道:「唐浩,這件事我絕對不允許。」

「其實每一個家族的成長歷史都跟幫派或多或少的有關係,現在黑珊瑚不做違法的生意了,就好像一個家族突然金盆洗手了一樣。你二叔都已經同意了,你反對也是無效的的。」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二叔同意了?……唐浩……你該不會是威脅我二叔了吧?」奚雲立刻質問道。

「你去問他吧。」唐浩說道。

「問就問。」奚雲說著轉身就走,這件事關係到藍十字家族的名聲,她必須過問。

奚雲走了,唐浩安靜的喝著茶。他相信奚問山一定會感謝他的。

十五分鐘后,奚雲回來了,她臉上的表情恢復了些許平靜,不過還是帶著一絲怒意。她看了唐浩一眼,坐在了沙發上。

「重新泡一壺茶吧。」唐浩說道。

奚雲看了唐浩一眼,不情願的站了起來,重新泡一壺茶,放在了茶几上,她這才又坐下了。

唐浩看著奚雲,問道:「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嗎?」

「唐浩,你真的覺得深淵集團、黑珊瑚和我們藍十字家族合作沒有問題嗎?」奚雲問道。

「會有什麼問題呢?」唐浩反問道。

「深淵集團之前做的就是以走私為主的生意,黑珊瑚更是實實在在的黑幫,走私販毒,什麼都做。可是我們藍十字家族是米國第三大家族。」奚雲看著唐浩說道。

唐浩笑了笑,低頭看了一眼已經空了的茶杯。 君傾我心 奚雲立刻會意,端起茶壺,給唐浩斟滿茶水。唐浩端起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平靜的說道:「這是藍十字家族進入扭腰的突破口,同樣的,也是深淵集團登陸的一個突破口,更是黑珊瑚洗白的一個突破口。這件事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一件不錯的選擇。」

奚雲看著唐浩,繼續說道:「唐浩,我知道你不會坑我們,可是我總覺得這件事太冒險了。」

「你二叔怎麼說?」

「他說這是個機會。」奚雲默默的說道。

「你現在還沒有接手藍十字家族的事務,你二叔才是主事者。」 王叔對諾拉命令道:

「想辦法讓國偉借不到高利貸。」

諾拉不解道:

「王叔,這是為什麼?」

王叔說道:

「執行命令,我等會說理由。」

聽了這話,諾拉手指靈活的就在鍵盤上敲擊起來。

一份ps過並且帶有木馬病毒的人行系統個人徵信報告PDF被發到剛才郭威所撥手機號綁定的郵箱中。

這份徵信報告中顯示,郭威最近在多家銀行進行了抵押借款。

接著諾拉用變聲軟體聯繫了剛才那高利貸老闆的傢伙。

對方接起電話,就說道:

「你是誰,往我郵箱里發的郵件是什麼意思?」

諾拉說道

「我是個被郭威所背叛的人。郭威最近惹了不該惹的人,準備一個人跑路。因此他最近在籌措現金。」

「我知道他會向你來貸款,所以我想提醒下你不要把錢借給他。」

那人說道:

「郭哥我認識幾年了,憑什麼相信你。」

諾拉說道:

「不信拉倒,那等會郭威問你借錢你就痛快的借給他吧。不過我預告你一下,他要借的是幾十萬的現金,你到時候壞賬了可別哭爹喊娘。」

閨蜜乘法,攻愛72變 說完諾拉掛了電話,瞄了眼自己的電腦。

只見這高利貸老闆,手機也完全落入了自己的掌控。

郭威剛才打了一次電話不通,如今立刻再次撥通了這高利貸的電話。

閑扯了一會,郭威就非常直白的提出要借高利貸。

他提出借70萬,利息一天三千元,三天內就還款。

這借高利貸說著好說沒問題,並且答應明天讓小弟把錢送上門。

但是掛了郭威的電話,這借高利貸的立刻聯繫了銀行里的關係人,讓對方查詢下郭威的徵信報告。

對方查到了郭威真實的報告,發到了高利貸老闆的手機里。

然而這份真實的報告馬上被諾拉攔截刪除,接著掉包成了剛才的假報告。

高利貸老闆一看就回撥了諾拉的電話,說道:

「兄弟,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你的確是挽救了我幾十萬的錢啊。真是謝謝你了,你什麼時候來我公司,我請你吃一頓。」

諾拉說道:

「我幫你是因為和郭威有仇,你真想就我就把這個消息在道上傳開吧。」

高利貸嘿嘿笑著說道:「一定一定。」接著掛了電話。

這個高利貸老闆自然不會把這個郭威準備捲款跑路的消息告訴所有道上的人。

他只是把消息告訴了自己要好的幾個道上朋友。不過這足以把消息病毒式的傳開了。

幾小時內,郭威就在哈冰市高利貸行業內上了黑名單。

第二天郭威發現現金沒到自己手中,急的開始給打電話,但是他的號碼已經被拉入了黑名單。

郭威試圖向其他高利貸公司舉債,但是同樣遭遇了失敗。

一時間他急的團團轉,因為馬上就要到交貨時間了。

郭威對身邊軍師說道:

「這他娘的是怎麼回事?這些高利貸的傢伙怎麼都不肯向我借錢了。我在這哈冰市也算有頭有臉,他們害怕我不還錢不成?」

軍師說道:

「要我看,可能是將近年底了,所以他們手頭緊,也不敢冒險了。」

「但是咱不能因為借不到錢就不和武爺做生意。畢竟這可能是很好的一個機會。」

郭威說道:

「你的意思是向暴懲會的胡總賒賬?胡總肯嗎?」

軍師低頭嘆道

「姓胡的那傢伙為人謹慎,八成是不肯的。」

「但是只要條件合適。我認為還有希望。」

見到郭威臉色焦急,軍師趕緊說了下去。

軍師繼續說:

「郭哥,我把我那小屋子雖然破,也值個幾十萬。另外上次吃飯時,我見他一直賊眼睛盯著嫂子,如果您讓嫂子陪他下。那麼他一高興,也許能給咱們兩公斤粉兒。」

其他人如果要郭威把自己老婆送給別的男人去陪夜,郭威八成要殺人。

但是如今說這話的是跟著他很多年的貼身軍師,郭威因此並沒發火。

並且軍師能把自己家裡的房子也貢獻出來,足見軍師對自己的忠心耿耿。

想到了將來的飛黃騰達。郭威終於咬了咬牙,在軍師肩膀上重重拍了下。

郭威一臉真誠的對軍師說道:

「就按你說的辦。這次如果能成,大哥我給你弄套大房子。」

軍師感激的誒了一聲,去聯繫那暴懲會的胡總了。

聽到這裡,不單諾拉九光小組所有人都明白了王叔的深意。

如今郭威向那暴懲會胡總賒賬,那麼拿到小武現金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現金還給那胡總。

只要追蹤這郭威,就能鎖定那所謂的胡總甚至毒品的所在地。

郭威的軍師很會和人打交道,只有半個多小時就回來回報了郭威。

「郭哥,都說妥了,咱現在就去拿貨。」

郭威誇讚了軍師一番,命令一個馬仔開車去「胡總那邊。」

追蹤著郭威的手機,九光小組確認郭威這傢伙來到了市郊的工業區。

在這裡軍師提醒郭威道:

「差不多了,咱按胡總的老規矩,得把手機電池都給卸了。」

郭威對手下說道:

「都卸電池。」

接著自己也把手機電池取下,諾拉一下失去了對其手機的控制,也沒法繼續追蹤郭威了。

小武見此說道:

「這胡總怕不是普通人,挺有反偵察意識。」

於正心則問王叔道:

「您看我們下一步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