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你,就贏了。」凌天賜這狂傲至極的聲音響起,頓時讓這和青衫男子的眼神中殺機都徹底地展露了出來。

他的想法也是如此的,只不過,他想的是斬殺凌天賜,而是將他打敗。

「噌」

青衫男子的臉色驟然一變,周身的氣勢都是一滯,因為這突然迸發出來的刀芒,實在是太可怕了。

結不科仇情後學所冷通所術

一道紫色的刀芒,帶著無限鋒銳恐怖的氣勢瞬間劈斬而下。

青衫男子怒吼一手,手中一抖,頓時一道青色的光芒爆發出來,想也不想直接的揮鐺過去。

「鐺」

但是,他萬萬想不到這個修為明明才是武尊十段的女子,怎麼這刀芒竟然是如此的恐怖

那鋒銳的刀芒劈斬而來的時候,他清晰的感受到了,這周圍乃至地面都有著一道道的裂紋出現。

只不過,當他擋住了這一刀之後,他的臉色隨著他心都沉了下來。

豪門祕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因為這刀芒太恐怖了,他手中的兵器都在劇烈的顫抖著。

而這一刻,凌天賜的身影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他清楚的看到了這凌天賜的嘴角勾勒出的一絲笑意。

「轟」

那一瞬間,他的腦袋一片混亂,強大的靈魂衝擊,幾乎是要將他衝擊的噴血倒飛出去,整個人都不好了。

結仇不地鬼后術所孤吉察

充滿了威脅而恐怖的掌印,已經狠狠的對著他拍來,他強忍著劇痛,怒吼一聲一拳衝擊出來。

直到這一刻,他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自己怎麼就中了招了

「轟」

強大的風暴,帶著一股強盛的力量,瞬間衝擊開來,這周圍的一切,幾乎是在瞬間就被衝擊的支離破碎。

敵地遠科酷艘察戰月顯孫由

凌天賜的身影實在是太快了,一腳踏出,已經來到了這青衫男子的面前,手中黝黑的黑紅色冰刃,已貼緊了他的脖子,只需要他輕微的動一下,他必死。

「你輸了。」凌天賜冷冷的聲音響起,青衫男子是高手,自然是知道這森冷的殺機有多麼的恐怖。

… ?誰都想不到,戰鬥會是如此快的結束。

結仇遠地情敵察陌孤技

而那青山男子足足是愣了四五秒之後,這才緩緩的疏散了自身的武念力。

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凌天賜竟然是連他的經脈都不封鎖就已經放開了他,道:「既然你輸了,那就看場比賽吧。如果你認為你有機會可以逃走,試一試。」

這淡然的語氣,渾然是不將他放在眼中,這讓青衫男子很是生氣,但是他更不會逃走。

小白的攻勢太猛,從妖魔獸化身成人之後,他的戰鬥力簡直就是用超級恐怖來形容。

后遠地遠酷后察接鬧敵諾技

縱然是這寨主有著驚人的戰鬥經驗,但是在肉身方面,已經徹底的被小白所碾壓了。

而寨主在見到青衫男子被這麼快的結束了戰鬥之後,心中更是一震。

「轟」

而這一拳,卻是將他的身軀直接的轟飛了出去,狠狠的撞擊在牆壁上,將牆壁都層層撞碎之後,才彈下來。

這一番大戰,幾乎是高低立判,小白如今的戰鬥力,根本不是這寨主所能夠抗衡的。

「看來你們輸了。」凌天賜悠然的說道:「如果你們還不服,對不起。」

孫科地不鬼艘球接月恨指學

此刻,凌天賜的意思已經說得很明白,他們服,有活路,說不定還有好處,但是不服,那結果就只有一個。

這兩人都陷入了困難的選擇之中,任誰在這樣的情況面前,都會顯得很不穩定。

畢竟這麼大的勢力和財產交出去,誰都會瘋的。

「你們兩人的東西我不會沾。」凌天賜直接的走上了那寨主的寶座道:「我相信,兩位對於衝擊更高層次很感興趣吧如果我給出兩位青金珞芸果,不知道兩位還會猶豫嗎」

「什麼」這兩人的身軀一震,眼神中有著火熱的光芒散發出來,一股殺氣下意識的釋放出來,想要搶奪。

但是理智和現實很快就衝散了他們殺氣,他們有些訕訕的看著凌天賜,因為剛才的一幕,已經足以讓這人動殺心了。

后仇不不情敵球由月我結

但是,他們心中的擔心並沒有出現,反而是看到了這凌天賜流露出一絲笑意道:「兩位倒也是一條正漢子我很佩服。現在你們告訴我答案吧。」

小白和聖采月等人都已經坐了下來,在這裡,他們已經徹底的佔據了主動權,就算是這兩人搞出什麼名堂,他們也有著足夠的時間來應對。

這兩人的目光在交換,他們知道,這事關他們的生死,一個決定,就有可能讓他們一生的命運都隨之改變。

「我們如果歸順了你保證有青金珞芸果」這寨主神色掙扎,然後問道。

「哼」突然凌天賜冷哼了一聲,然後一揮手,頓時散發著一股極度芳香的青金色果實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你你就是舉行拍賣會的那人」這兩人倒不是傻子,反應很快,看著凌天賜驚呼道。

「現在有決定了嗎」凌天賜可不打算浪費時間。

「咕嚕。」這兩人都忍不住咽下一唾沫,誰不知道這果子的珍貴之處

現在拍賣會中國,只怕是已經拍賣出了天價。

「好。」兩人最後深吸了一口氣,心臟在急劇的跳動。

「吃下它。」凌天賜一揮手,又是兩顆毒丹已經飛了出來,穩穩的懸浮在這兩人的面前。

「這」很顯然,他們都遲疑了,心中的小九九凌天賜又豈會不明白

凌天賜含笑的看著他們兩人的道:「你們不會真的以為我會這麼蠢吧你們不吃,我想殺了你們或者是直接找別的勢力,我想他們還是很願意的。」

「好。」這兩人神色一變,一番掙扎,最後果斷的吞下了毒丹。

凌天賜這才是笑道:「很好,咱們以後正式成為一家人,如果你真的是真心,一年後給你解藥。否則,你就去大陸上找八品丹藥師來給你解毒吧。」

此言一出,這兩人的臉色都徹底的黑了,想不到這吃下的東西竟然是歹毒。

凌天賜神色一正,隨即流露出一股上位者之氣,嚴肅的看著兩人道:「現在,你們兩人將整個寨子的人都集合起來,我有事情要說,你們兩人將青金珞芸果收下,看你們的修為,想來只需要一點東西,突破不是問題。」

心中此刻都還有著想法的兩人,在聽到這一番話之後,頓時就火熱了起來,一番掙扎,最後還是打消了強殺的意思。

小白直接的徹底了結界,讓這兩人趕緊去吩咐,現在是時間緊迫,浪費一分一毫,都是一種危險。

不過多時,這整個狼寨的人的高手都已經集中了起來。

而此刻,大白等人都已經聚集在這外面,對於他們的出現,這整個狼寨都出現了一陣的騷動。

凌天賜直接的讓這寨主和青衣男子帶著狼寨的主要人物進來,另外大白等人也都跟著進來了。

這個時候,寨主才知道,原來這傢伙還有後手,剛才好在沒有想法,否則,倒霉的真的可能死自己了。

「寨主、二寨主,你們自我介紹一下吧。」凌天賜直接的發布了命令,但是卻在這狼寨的一眾人群中,激蕩了一股股不安和議論。

「閉嘴。」大白一聲怒吼,恐怖的氣勢威壓在瞬間降臨,這時,不只是他們的臉色大變,就連這寨主兩人的臉色也猛然變了。

「武王三段」這兩人的心中一震,他們現在對著上面的男子越來越好奇了。

結遠仇科獨結學戰鬧結月星

「在下汪立成。」

「在下貝奇。」

這兩人心中泛起了一陣的波浪,心中無比的複雜,看來這次真的是生死未知啊。

「很好,現在所有人高層,立即給我吃下這顆丹藥。」凌天賜說道,這旁邊的榮天成已經和司空金隅拿出了大量的毒丹來了。

結地不不情結恨陌冷指酷太

汪立成和貝奇心中暗道,這次真的是沒有一點的機會了,因為所有高層都吃了之後,他們就徹底的被控制了。

而這些人不明所以,都以為是丹藥,立即吃了下去。

「很好,我廢話不多說,從今天之後,狼寨從此消失。而今,只有帝聖宗。」凌天賜的一番話卻是再次的引起了這狼寨的一眾人的強烈抵觸。

就連汪立成和貝奇都是如此,但是看著那上面無比淡然的男子,他們心中的情緒卻是只能壓制著。

「我現在給你們兩條路,第一條死,第二條,服從。」凌天賜有冷的聲音,冰寒的目光盯著這些激動的人。

「憑什麼你有什麼資格」這說話之人是武尊八段的實力。

「就憑這個。」大白一步跨出,滔天的威壓降臨,一掌毫不留情的拍在了這說話之人的頭頂之上,當場便是將這傢伙給震死。

場面,瞬間安靜,他們已經不在是當初那個軟弱無比的少年了。

此刻,若是這些人知道了他們面前是凌天賜,不用懷疑,他們一定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要殺死他。

所謂殺雞儆猴,不外如是

孫不遠地情艘學接冷不故封

凌天賜冷冷的道:「你們以為你們是什麼有什麼資格叫囂現在大陸紛亂,你們狼寨真的能夠存活很久現在高手遍地走,以你們的能力,還真的可以橫行」

這番話,卻是將他們直接的從高空中,拍向了地獄。

后仇科不情結學戰冷鬼冷球

孫科科地獨敵恨戰冷接方故

「現在我再說一次,不服者,站出來。」凌天賜已經站了起來,周身凌厲的殺氣,毫不猶豫的擴散出來。

孫科科地獨敵恨戰冷接方故這爭奪的價格,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已經飆升了上去,要知道這次的足足是有著十萬人之眾,他們的火熱目光落在了這些上面,簡直就是火爆異常啊。

但是此刻卻是無一人敢站出來,誰不怕死

他們的這股硬朗之氣,不過是一時之氣罷了。

「我不說廢話,跟著我吃不吃虧,以後你們就會知道。現在,汪立成、貝奇、大白小白你們四人正式的成為我們帝聖宗的護法。媚仙子、馮波、潘銘、酆浩、倪睿、唐穎熙、殷離你們七人,成為帝聖宗的堂主。職權在四位護法之下。」凌天賜直接霸道無比的宣布。

「什麼」這媚仙子等人都是大吃了一驚,他們想不到這凌天賜居然會給這汪立成和貝奇這麼高的地位。

但是,他們驚訝歸驚訝,畢竟都跟隨了凌天賜不短的時間了,他的決定還是有道理的。

「是宗主。」媚仙子等人立即高興的應聲道。

而這汪立成和貝奇以及他們狼寨原先的人都一臉驚訝,直到他們回應來之後,這兩人才從驚訝中回過神來,連忙道:「是。」

這一刻,汪立成和貝奇都知道,現在這位宗主,只怕是真的要重用自己兩人了。就是不知道這後續的手段如何

真的屈居在一位武尊四段的男子之下,心中多少有些彆扭,但是當他們看到這武王三段和二段的大白小白都是畢恭畢敬的,而且這其餘的武尊十段高手也都是滿臉的信服,他們也不由得對凌天賜重視起來。

「對了,剛才出去的那位,叫什麼,也讓他做一個堂主。」凌天賜突然很隨便的說道。

「額他叫卓三。」這王利成等人都有些驚呆了,這真的是要吞併他們狼寨嗎為毛他們這麼多的人都被重用

「你們現在給我聽好了,堂主之下,有四位舵主,一位舵主之下管理四位執事。現在汪護法和貝護法將你們狼寨的人全部安排好。要確保這每一個管理人下面的人數都足夠。」凌天賜霸道的下命令道:「現在分配之後,立即給我拿下你們的附庸勢力。」

「啊這」汪立成的高興都還沒有繼續,就被這凌天賜的一道命令給驚呆了。

「依附我們狼寨的有著四個勢力,雖然是不強,但是卻也不比我們差太多,每一個勢力都有著一位武王一段的強者。這」汪立成這就犯困了。

「嘿嘿這不是問題,四大護法,一起去,你們一個個的解決,將所有的人都徹底的掌控起來,讓后將所有人都集中起來。給你們兩個時辰。」凌天賜不給他們絲毫討價還價的資格。

「如果做好了,你們每人獎勵一顆五品上等丹藥。做不會嘿嘿。」

這陰冷的笑容,讓他們都不由得打了一個寒蟬,收復四大附庸勢力,應該不是太大的問題,現在他們的都搞不懂這位宗主究竟是要幹什麼

「你現在是打算先整合」聖采月問道:「但是,這麼多人,想要全部整合,只怕是有些麻煩。估計拍賣會結束了,都不一定搞得好。」

「放心吧,我另有安排,這不礙事。保守估計,如果這幾股勢力真的整合了,就算是那些門派真的來挑釁,我也有底牌可以應付一番了。」凌天賜解釋道:「現在,就等這一系列的事情搞完了。」

「現在,這些隊伍還是太散漫了,但是廝殺是最好的培養方式,我會徹底的利用的。各大勢力不是要殺我嗎那我就反殺。徹底地將帝聖宗發育起來。到時候,就算是去聖刀門,我也會有些底氣。」

聽到凌天賜說這些,頓時聖采月的臉頰上也是微微的一紅,有些怪異的別過了頭。

拍賣行中

人聲鼎沸,無數的吶喊的聲都徹底的將一些人的加價聲給徹底的淹沒了。

「六千八百九十萬。還有更高的嗎」舞魅輕柔的笑道,那纖細的玉指和放在她那平坦的腹部下。

「七千萬。」這一道聲音,卻是徹底的蓋住了所有人的叫聲。

「七千萬第一次還有第二次第三次。成交。」舞魅輕笑道。

「那麼接下來,這件東西,就是大家所期待的了。它會是什麼呢」舞魅的話語,牽引著眾人的心神,然後在緩緩升起的拍賣台中,一道巨大的玻璃櫥窗出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