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青年心裡不甘心啊!這若是放在平時,這五根竹籤,他至少也能訛個幾千塊。可是現在,薛超讓他息事寧人。

薛超忙上前說道:「警察同志,都是誤會,沒事了。」

「沒事了,不是吧!這也是沒事。」警察看著青年的手臂說道。

「真的沒事,是他自己不小心弄的。」薛超忙說道。

「我告訴你們,報假警是要付法律責任的。」警察說道。

青春如此 薛超立刻對青年說道:「你告訴警察同志是怎麼回事?」

青年現在心裡的盤算是,如果警察追究,他就不算不給薛超面子了。所以他一臉痛苦的樣子不說話,他等著警察追究,就可以讓那對俊男美女賠錢了。

薛超一看青年的意思,就立刻明白,他心中暗道,真是不知死活啊!就那兩位,別說是你們幾個地痞,就算是任老大本人來了,也還不是跟人家點頭哈腰的。

「好了,既然你們不想說,那就跟我走吧。」警察說道。

青年聞言,心中暗喜,到了警局,他說什麼都不算過了。他偷偷的看了一眼那對還在不緊不慢吃著東西的俊男美女。他心中暗道,你們就給我裝。

就在這時,警車上又下來一個警察,看級別,明顯是個領導。這位領導走到了警察身邊,低聲說道:「沒事走了。」

這個警察聞言,看了一下自己的領導,見領導朝他使眼色,他立刻明白,便也說道:「既然沒事,吃完就都走吧。」

說完,他便反身上車了,那個領導也立刻上車了。警察啟動,飛快的離開了。

走遠了之後,警察問領導:「江所長,出什麼事了?」

「沒事。」 邪王嗜寵:重生毒妃狠溫柔 這個領導嘴上說沒事,心裡卻在想。你是不知道啊!剛才現場就有咱們崔局都怕的那個小保安,看樣子,那竹籤就是他們插的。

警察見自己的領導不說,他也就不問了。

警車不見了,薛超笑了,對青年說道:「你還想報警嗎?」

「不了。」青年也感覺到問題不對了,剛才那個警察頭頭明顯在偷偷的看那對俊男美女,他明顯是害怕那兩位,所以才走了。

在聯想薛超強硬,他感覺到自己今天碰上硬的了。

「滾吧。」薛超說道。

「走,超哥,我去醫院了,改天找你喝酒。」青年說道。

「不用了。」薛超心道,我跟了任老大,運氣比較好,可不想跟你這個倒霉蛋喝酒。

「超哥,再見。」

「別磨蹭了,快點吧。」薛超抬起腳,踹了青年一腳。

青年心中暗道,我今天是倒了霉了,帶著自己這幾個膽小的兄弟逃了。

薛超等人走了,來到了唐浩身邊,恭敬的說道:「唐先生,不好意思。」

「你知道斜對面那棟黃樓的三單元頂樓二號住的是什麼人嗎?」唐浩突然說道。

薛超被唐浩這沒頭沒腦的話給弄得愣了一下,他稍微頓了頓,才抬起頭,就要望向馬路斜對面的那棟土黃色的酒樓。

「別看。」

「是的。」薛超便又把頭地下了。

「等你有時間了,去看看那個房間住的是什麼人。你別親自去。」

「我明白。」薛超立刻明白了。

唐浩站了起來,說道:「不管是誰去,都要小心,千萬別讓人知道你是去查他的。」

「是,我明白了。」

「今天別去了,明天找一個合適的時間,找一個合適的理由去吧。」唐浩說道。

「是的,唐先生,你放心,我一定辦好。」

「走吧。」

唐浩這話是對海妖說的,海妖站起來,跟著唐浩離開了燒烤攤。

薛超看著賓士遠去,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感慨。想當初,他把自己拉麵館門前屁股大一塊地方租給唐健濤擺攤賣燒烤,還強行的要給人家漲租金。後來任老大出面,他才知道人家有靠山。

可是後來他漸漸的了解到,任老大絕對不是唐浩的靠山,而是唐浩的馬仔。可是漸漸的,他發現任老大並不是唐浩的馬仔,因為他不夠資格做唐浩的馬仔。可是現在自己卻是任老大的馬仔。

想想這複雜的階梯結構,薛超怎能不感慨。不過他現在已經不奢望了解唐浩的背景了,因為那不是他該了解的事情。

這家飯店就是他開的,燒烤攤也是他擺的。今天唐浩有幸在這裡吃東西,那是他莫大的榮幸。而且唐浩還讓他幫忙做點事情,他就更加的要認認真真辦好了。

他時刻謹記唐浩的囑咐,不要親自去,不要讓裡面的人知道是在調查他。

賓士在夜色中飛馳,不久之後上了濱海路。

海妖這才問道:「老大,你發現什麼了?」

「感覺那房子里住的人似乎不是普通人。」唐浩說道。

「會不會是厲千宗的人?」

「有可能。」唐浩說道。

海妖聞言,立刻說道:「我讓人來看看。」

「那裡面的人很不簡單,應該也是超5A-級的水平,很容易被他發現。薛超這樣的普通人更容易瞞過他的眼睛。」唐浩說道。

「好。」海妖說道:「如果他真是厲千宗的人,我們就演一場戲,讓他給厲千宗通個信。」

「嗯。」唐浩沉默了一下,說道:「我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事實證明。」

「老大,你是說我們找一個死去的人,讓他復活?」

「嗯。」

海妖笑道:「我覺得霍雲最合適了。」

「嗯。」

海妖見老大和自己心有靈犀,她笑著說道:「我相信為了死而復活這個秘密,厲千宗一定會捨得冒險的。」

「你先辦梁文廷的遺書,然後就辦霍雲復活這件事。」唐浩說道。

「好的。」

車子安靜的行駛著,很快就看見了遠處的白沙酒店。

海妖突然笑著說道:「老大,你跟張虹接觸得怎麼樣?」

「寧風的確在他身上花了很多心思,等有時間了,我想去寧風到過的地方看看。也許能找到些有用的線索。」唐浩的心裡一直沒有放下殺死寧功明,而又帶走寧功明屍體的那個絕世高手。

「這個人如此憎恨寧功明,寧風不應該不知道這個人的存在。」海妖堅定的說道。

「嗯。」

車到了白沙酒店,唐浩把車停下,海妖下車,上了跟在後面的紅色寶馬。唐浩則把車開進了酒店停車場,下了車,進入酒店,直接來到了總統套房門口。

不等唐浩抬手敲門,房門就開了。

看見張虹那張嫵媚妖嬈的臉,唐浩並不意外。

「回來了。」張虹笑道。

「嗯。」

唐浩走進房間,張虹給唐浩倒了杯水,陪著唐浩坐下了。唐浩喝了口水,說道:「平老爺子來了。」

張虹聞言,面帶驚喜的說道:「他想見我媽?」

「嗯。」

唐浩得到了肯定答案,她非常高興,笑著說道:「他為什麼來見我媽?」

「他說無論作為政府一員,還是作為一個老朋友,他都應該盡地主之誼。」唐浩說道。

「好哇,那這件事你就幫忙安排一下吧。」張虹說道。 B-30龍捲風火箭炮是一種前蘇聯末期就裝備俄軍的12管300mm口徑自行火箭炮。

即使在追求傻大黑粗的俄軍裝備體系里,300毫米的口徑也是口徑最大的火箭彈。如此大的口徑自然不是擺設,即使是單發的一枚300mm火箭彈,其摧毀力同樣是毀滅性的。

當12管齊射,足以抹掉軍事地圖上一塊區域。

雖說只是藏在山洞裡不到一個連的軍團士兵,但是見識過羅馬軍團厲害的德米特里並不掉以輕心。

為了防止昂貴的火箭炮受到威脅,他命令戰鬥工兵在一處平緩的半山腰構建了簡易的火箭炮發射陣地。

然後那輛火箭炮車就在這70公裡外的半山腰朝著那山洞所在的山體齊射了12發300mm火箭彈。

發射陣地被火箭彈尾焰衝擊波轟得塵土飛揚,靠近發射管尾部的土地也被燒黑了。

12枚火箭彈被火箭引擎賦予的強大作用力飛入了高空,只在空中留下了淡淡的白色煙霧尾跡。

雖說龍捲風火箭炮不是精確制導的導彈,但是這並不表示這種火箭炮是一通亂炸的破爛貨。

剛剛離開發射筒,初始段簡易慣性制導就開始了工作。而後火箭彈開始用姿態控制、彈體旋轉穩定和自動修正技術來提高命中精度。

最終,自動修正系統、陀螺定向儀和燃氣控制系統三者配合使火箭彈的命中效果極為出色。

12枚巨大火箭彈全部準確的飛到了目標山坡上空,並且瞬間炸開。

這12枚火箭彈戰鬥部都是子母雲爆彈。

隨著母彈單體爆開,864枚雲爆子彈落向了山坡各處。

雲爆劑在山坡上形成了一朵朵潔白的雲朵,但是這些氣凝膠的雲朵僅僅存在一剎那就被點燃化作了一片急速爆轟擴張的火雲。

火雲組成的海洋遮蔽了整個山坡,被雲爆彈燃燒的高溫和衝擊波所融化的白雪變成了水流在山石間形成了一道道小溪。。

爆炸火光終於熄滅,這座山坡上的積雪被一掃而空,露出了山體原本的青灰色岩石。

一些岩石上有些破碎的木片和人體碎塊,那是新羅馬布置在洞口前的防禦工事。

九連長操控四旋翼無人機在山坡上空懸停了一會,確認殘存敵人不多后他下令全連突擊。

順著新羅馬在山體上開闢出來的土路,九連戰士謹慎而迅速的順著山坡接近那個山洞口。

爬到距離洞口還有百來米時,一堆工事殘骸後傳來了軍團士兵戰劍式突擊步槍特有的槍聲。

在九連隊形最前方的一排全體立刻就卧倒在了地上,一個裝備PKM60機槍的機槍手把機槍兩腿架往地上一架,就開始朝著槍聲方向進行了密集的掃射。

這種PKM60機槍,是PKM機槍的改進型,使用了和勝利者步槍以及AK60步槍一樣的6mm無殼彈。

因為彈藥體積與重量的減少,同等長度和重量下,這種機槍的彈鏈上能裝更多的彈藥。

PKM原本標配的室200發彈鏈,而現在PKM60機槍標配彈鏈是300發。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300發6mm足以讓經驗豐富的機槍手用短點射把敵兵藏身的岩石打得滿是彈孔,敵兵被這機槍火力完全壓制住了。

而足足幾分鐘的火力壓制使得幾個一排步兵匍匐到前進了百來米,並且向幾個敵兵藏身的掩體一側並且投擲了手雷。

幾個手雷炸開後步兵端著槍繞道岩石後邊,結果發現了一個半死不活的軍團士兵。

這個軍團士兵的超鈦合金鎧甲被之前的雲爆彈爆炸炸得完全變形扭曲了,一些甲片甚至因為變形而刺入了這士兵的身體。

之後手雷的爆炸更是炸飛了則士兵的半張臉與一條手臂。

可即使如此這軍團士兵依舊掙扎著想從劍鞘里拔出超鈦合金打造的羅馬短劍。

拔劍並不是為了自刎擺脫痛苦,而是為了舉劍砍向人手一支AK60自動步槍的一排士兵。

AK槍口一陣火光噴射,這軍團士兵被打成了馬蜂窩倒在了地上。

一排步兵驚訝于軍團士兵不知是愚蠢還是蠻勇的戰鬥意志,但是都依舊慢慢的靠近了山洞洞口。

洞口原本有個動力盔甲兵。但是在剛才的雲爆彈爆炸,這動力盔甲被爆炸衝擊波掀翻到了山底下摔死了。

不過洞口內還有另一個動力盔甲兵,當看到了一排戰士的身影立刻就用大口徑機槍掃射了起來。

一排戰士迅速的卧倒掩護。但是還是有一個士兵被大口徑機槍彈命中了肩膀,整條手臂都從身上脫離了下來。

這戰士慘叫了幾聲就不動了。

一排長見此大怒,命令幾個榴彈手往洞口裡發射槍榴彈。

一個榴彈手於是把一枚高爆彈裝進了GP25榴彈發射器的炮口,對準那洞口就是一枚榴彈。

高爆榴彈的爆炸破片在動力盔甲的甲片上刮出了幾道痕迹,但是沒有造成任何實際傷害。

爆炸的火光和巨響還是使得動力盔甲本能的閉眼後退了一步。

一排長原本就知道槍榴彈對付不了動力盔甲,需要的也不過是敵人這閉眼和後退的停火瞬間。

猛地站起的一排長肩上扛起了一具什米爾-2單兵雲爆火箭彈發射器。食指輕輕一勾扳機,一股烈焰就從發射筒後部噴出,烤得一排長後背一陣溫暖。

同時一枚93mm雲爆火箭彈彈也在瞬間飛入了洞口。

排長扔掉發射筒剛剛卧倒,轟得一聲巨響就從洞口裡傳出,而後是一條炙熱火龍從洞口裡噴了出來。

緊隨火龍之後噴出的是大量的硝煙與剛才那動力盔甲兵的殘骸。

動力盔甲上的超鈦合金甲片此時已經全部被強大的衝擊波壓強扭曲並且撕碎。

這些高速的殘骸飛出洞口后飛行了數百米才落在了山坡上。

見到洞口敵人被炸碎,九連長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各排全體衝擊!」

「烏拉!烏拉!」三個排突擊工兵的烏拉大吼的音量幾乎撕破了寒冷的空氣。

隨著這些震耳欲聾的喊聲席捲進入山洞,突擊工兵們也沖入了了洞口。

洞口處一片狼藉,焦黑的岩壁上糊著很多血淋淋的碎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