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主人娘親,我們要找的冰凌花,還沒出來,位置就在結界內的百米處,冰凌花出世是無法預測的,我也就知道冰凌花在北寒谷中心的具體位置,但是卻無法得知出世的準確時間……」小彩說道。

墨九狸一聽冰凌花心裡就詫異了一番,沒想到寧兒要找的第一個東西就是冰凌花,對於冰凌花作為神級煉丹師的墨九狸自然是知道的……

但是墨九狸卻從未見過冰凌花,畢竟冰凌花是傳說中的靈藥!

傳聞冰凌花生長在極寒之地,五萬年生長,五萬年開花,一般冰凌花出世前一年都會發出逆天冰寒的光芒,然後顯示冰凌花的出世之地,但是具體冰凌花出世的時間,卻是無法預測的……

看起來下面的眾人,都是因為冰凌花而來的!

傳聞冰凌花出世的時間無法預測,但是大概會在一年到五年之間,而冰凌花屬於超級神葯,並且具備高級靈智,想要得到冰凌花必須是有絕對的運氣,因為冰凌花會自動選擇主人……

而冰凌花的效果也是逆天的,不管是單獨服用還是煉丹,都有著強悍的效果,加上十萬年才會出現一株冰凌花,更是讓人忍不住相繼爭奪!

畢竟得到冰凌花認主后,一株冰凌花帶來的好處,簡直無法衡量,絕對可以使得一個三流家族,直接成為一流家族的,這樣的誘.惑是沒有人能拒絕的!

得知下面的人為的是冰凌花而來,墨九狸倒是對這些人決口不提釋然了,畢竟這樣的寶貝,傻子才會到處宣傳,給自己增加競爭對手呢!

「看起來,我們也只能在這裡等著了,傳聞冰凌花出世大概是在一年到五年之間的!」墨九狸有些無奈的說道。

「爹爹有辦法嗎?」小寧兒忽然回頭看著自家爹爹問道。

墨九狸也詫異的看向帝溟寒,難道他有辦法?

「沒有,不過我知道什麼時候出世,九天後下面的冰凌花會出世,冰凌花出世前結界會消失!」帝溟寒的視線落在墨九狸身上說道。

「真的?」墨九狸聞言眼神一亮的看著帝溟寒問道。

「我自然知道,狸兒難道不信我?」帝溟寒笑著說道。

墨九狸被帝溟寒的笑容驚艷到了,有些獃獃的看著帝溟寒的臉,帝溟寒直接被自家娘親嬌憨的模樣取悅了, 爲了安全起見,唐牧北出來以後還是鎖上了玻璃門。

然後按照桃孃的提醒,擡頭往上眯着眼數了數,果然是十層!雖然比較狹窄,但高度居然能跟兩邊十幾層的商廈保持一致,想來上面應該有不少層高度是可以建造躍層的!

“哈哈哈,以後我也是擁有一整棟樓的人了!”唐牧北非常開心,接受了完整的傳承之後,他也總算知道自己該怎麼升級了。

這個升級跟自己能力無關,是關於店鋪的升級。

每個月最後一天夜裏差一刻十二點,陰界都會在其網站上發佈許多大大小小的任務。只要能夠完成,就可以領到積分,攢夠了足夠積分,既可以選擇升級店鋪又可以向相關部門兌換獎勵。

升二星級店鋪,只需要三十積分,很有幾分新手任務的意思。

騙妻成婚,腹黑老公太危險 唐牧北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既能升級店鋪給自己創收;又能提高自己各項能力,李店主咋就壓根沒接受一個任務呢?

李店主的積分完全就是零蛋!

他甚至連網站都只登陸過一次密碼也沒設置,是以唐牧北完全可以瀏覽他的賬號。

難怪桃娘說起他來會有那麼幽怨的語氣,大多數厲鬼雖然能夠到處遊蕩,但在成大氣候之前,並不能夠離開自己寄存物時間太長,距離更是有限制。所以李店主不努力,處於景瑤城管轄內的厲鬼們,自然沒人可以庇護,只能自生自滅。

不過,相對應的,店鋪升級以後自身能力也必須提高。

否則層數越高的店主要接受的任務也就越艱鉅,能力有水分,那真是隨時會沒命的!

“再有兩天時間,就能看看那個網站上會佈置什麼任務了。三十積分,應該比較好攢夠吧?”

唐牧北邊考慮自己要側重學習的技能,邊走到路邊早餐攤位上要了份早餐。

不過,吃着熱乎飯的他考慮的問題很快就從技能上轉移到了其他地方,比如說,在網絡流行之前,陰界是怎麼發佈任務的?

他決定以後有機會遇到老牌店主,一定要請教一下這個問題。總感覺陰界在現代化產品的運用和轉化上,有種很奇怪的萌點。剛開始不適應,現在覺得還挺有趣的,唐牧北打算準備個小本本,記錄一下這些有趣的差異萌。

吃過早飯,唐牧北打開手機地圖看了看。

附近不但有大大小小十幾個繁華的生活小區,甚至在兩條街後還有一片別墅區;一條街外是景瑤城最大的商業廣場;周圍光是公園就有三個。看來看去,自己的小店居然還位於中間位置,真的是黃金地段啊!

趁着清早,唐牧北決定去各個公園碰碰運氣。

早晨公園裏晨練的老年人會比較多,他們又比較喜歡聊天,說不定會有人認識林伯。

抱着一定要儘早找到林伯本體的念頭,唐牧北開啓了一天的跋涉征途。

“所以,你就吼了一嗓子鎮住那倆傢伙了?”桃娘不可思議的看着淡定喝茶的唐牧北,桃花扇子遮住張成O型的小嘴,“牧店主,你說不定是天生的店主人選哎!要知道,厲鬼最喜歡吞噬新鬼,尤其是沒有什麼戰鬥力的新鬼,新鮮多汁味美,嘖嘖……我變成厲鬼好多年以後,才能勉強忍住不去吞噬新鬼呢!

能用一嗓子就鎮住準備吞噬的厲鬼,那你真的很有威嚴喲!不然,正處於貪婪狀態的厲鬼,就算拼命打一架,也很有可能非吃不可哩!畢竟不是每隻鬼都能控制住貪嗔癡怨這四種情緒的。”

聽她這麼解釋,唐牧北稍微有些後怕。不過,早上自己考慮到這一點了,不是壓根就沒走出保護陣法的範圍嘛!

只是這種事情還是別解釋比較好。

是以他點點頭作爲迴應,隨後看看時間已經到了八點半,變問道:“現在陰氣夠不夠重?我想看看林伯的殘魂怎麼樣了。”

“雖然還不算特別重,但是穩定了。你可以把他叫出來了,今天一天都沒找到線索,看看他能不能給提供點,說不定我們能幫上忙。”桃娘看看身後聚集在一起的厲鬼,它們多數是爲了一睹新店主的容貌,才早早過來等候在店裏。

唐牧北相信桃孃的判斷,便起身去臥室準備把林伯放出來。

桃娘雙手捧着臉頰,看着他的背影吃吃笑起來,“果然,牧店主跟李店主完全不是一類人呢。如果是他的話,很多進退兩難的孤魂野鬼應該就能放下執念,化掉戾氣,去喝那碗湯了吧?畢竟,肯把鬼還當人看的店主,這是我見過的第一個呀!”

“牧店主,我想起來我叫什麼了。林文山,我叫林文山,有個兒子叫林長海,是開公司的老闆。”林伯從“貓”牌保溫杯裏一鑽出來,就興致勃勃介紹,然後充滿希望的看着唐牧北,“雖然我不記得家在哪住了,但是有名有姓是不是就好找多了?我得趕緊回去,不然我兒子見不到我,得多着急呢!說不定已經報警了,牧店主你幫我報警沒?”

唐牧北的心突然就沉下去一截。

僅僅是過了一天,林伯的狀態就比今天凌晨三點多鐘的時候好了太多,不但記起的東西越來越多,反應也更敏捷了。

這預示着,他的本體正在極迅速的衰竭下去,若魂魄再不入體,很可能連今天晚上都熬不過去。

“果然是很美味啊……”桃娘舔了舔嘴脣笑道:“它跟我們可不一樣,就算真的死了也變不了厲鬼,只能跟着鬼差去排隊投胎。牧店主,你想救他可得保護好他的殘魂喲,不然碰上不知好歹的,說不定真的從你手上搶走了吃掉哩!”

唐牧北頓時愣在原地!

也就是說,林伯在自己店裏有保護大陣在,沒有厲鬼敢造次。但只要出了這個小店,自己能不能自保都是問題,還怎麼保護他?

“那……桃娘,咱們能不能商量一件事情?”愣了好一會兒,唐牧北都沒想出其他辦法。厲鬼吞噬新鬼這種事情,鬼差自然是不允許的。但景瑤城人員配備不足啊,就算是鬼差都不可能面面俱到,自己這個店主剛走馬上任,自保都做不到,沒有實力哪能管得了這麼多?更別提定規矩了!

桃娘扇着扇子嬌笑道:“想請我做保鏢麼?我要的價格可貴喲!”

這會兒,唐牧北可也知道她哪來的錢做造型了。

“厲鬼客棧開張,入住前三個月給你八折優惠。”下個月底才能知道自己的薪金待遇以及結算盤子裏留下的報酬,唐牧北自然不敢先許下真金白銀的酬勞。

“什麼時候開張還是問題哩,要是開不了張,你是不是就要欠着啦?”桃娘纔不會被畫的餅糊弄住,想了想回道:“如果你的厲鬼客棧能順利開張,我要七折優惠;如果開不了張,最遲十二月底,給我二十顆死靈珠做報酬。我可以幫你找它的本體,順便還管安全護送過去,不過,它的本體死了真的變成孤鬼,那就不關我的事了,你許下的報酬不能賴賬。”

“成交!”唐牧北答應的很痛快,至於欠下的債,他自然打算要在三個月之內累積到三十積分讓客棧開張!

到時候即便打了折,桃娘還不是要乖乖的交一部分租金?

仨月的打折卡,換個貼身美女保鏢,雖然是厲鬼但也很划算呢! 第4461章

眼神一暗,把墨九狸拉到自己懷裡,接著兩人的身影就消失了……

寧兒看到忽然消失的爹娘,有些無語道:「小彩,你說爹爹和娘親都努力這麼久了,怎麼娘親肚子裡面還沒有小弟弟和小妹妹啊?」

小彩……

它怎麼知道啊,它又不是人族!

「是不是爹爹不行啊,我之前看到小書給我的那些小說裡面,好像就說是男人不行的話,就沒辦法讓女人懷孕的,看起來要讓娘親給爹爹煉製一些丹藥吃才行……」不等小彩說話,寧兒就繼續說道。

小彩徹底不說話了,它現在就只能祈禱自家主人,別做死的時候被她爹爹聽到,否則下場絕對會很慘很慘的!

空間裡面,墨九狸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出現在床上了,而且還被帝溟寒摟在懷裡,墨九狸剛想說什麼,就發現嘴唇被帝溟寒堵上了……

很快墨九狸就無法招架了,心裡想著還有九天的時間,也就不再繼續反抗,任由帝溟寒折騰去吧……

帝溟寒發現墨九狸竟然在走神,眼底劃過一抹幽光,用力咬了下墨九狸的嘴唇:「狸兒,不準想我之外的人和事情,否則的話我就不客氣了!」

帝溟寒說完,趁著她瞪著自己的時候,加深自己的吻,很快屋內一片氤氳時光……

外面,小寧兒無聊的看著下面的眾人,來的人越來越多,散修很多,各大勢力也不少,不過看起來還算平靜,各自都提防著,也沒什麼衝突……

「小彩,這些人還真的是沉得住氣啊,竟然和平相處到現在呢!」寧兒撇了撇嘴說道。

「主人,畢竟冰凌花是至寶,現在衝突損傷實力很不明智,等到過幾天冰凌花出世的時候,怕是會大亂的!」小彩說道。

「你說的也對,我們取冰凌花的時候,怕是會很麻煩,也不知道去其餘兩個東西的時候,會不會簡單一點!」小寧兒支著下巴看著下面說道。

「就算有麻煩也沒事,除了冰凌花外,其餘兩樣東西本來就是主人的,沒有人能搶走的,只是想進聖主殿才是最麻煩的,也不知道之前那些人還在不在了!」小彩想了想說道。

「就算那些老傢伙在也沒用,我沒拿到自己的實力前,是絕對不能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否則怕是連取回自己實力的可能都沒有了……」小寧兒認真的說道。

「為什麼啊?我記得那些老頭兒很喜歡主人的啊!」小彩不解的說道。

「小彩,你還是太天真了,他們當初喜歡我,那是因為當初的我實力和天賦都是頂尖的,可是現在的我要是出現在他們面前,你覺得他們還會為了我,得罪別的天賦好的聖女人選嗎?」小寧兒黑溜溜的眼睛里閃過一抹嘲諷的說道。

小彩聞言沒再說話,雖然它不是人族,但是曾經跟著主人身邊多年,自然明白人族大部分都是以利益為先的!

聖主殿的那些老傢伙們,當初在主人沒有展露出天賦和實力前,不也是對主人不屑一顧么? “行啦,收人錢財替人消災。我這就幫你找它的本體去,牧店主你可記得千萬別讓它走出小店喲,不然被吞掉了你可就是錢財兩空咯。”桃娘嬌笑着囑咐道,扭着窈窕腰身向店外走去。

她妙曼身軀被旗袍包裹着,白直長的美腿若隱若現,實在是秀色可餐啊!

也不知道桃娘究竟修行了多少年有多大能力,但唐牧北眼看着大街上幾十只飄飄忽忽的小鬼,在她的招呼下,以及快速度散開涌向大街小巷,想來這些鬼魂都能替她收集情報吧。

唐牧北這麼想着,突然覺得等自己有能力了,完全可以建造一個情報站!

用四處飄蕩的孤魂野鬼做情報員,簡直太完美!

電影上演的那些情報人員,什麼隱身衣啦什麼竊聽器啦,你敢說它們能有鬼魂好使?

唯一不好的一點就是,它們沒辦法在白天出來,時間侷限性有點大……

“牧店主,你這店裏,難道都是鬼?”林伯站在一邊聽唐牧北跟桃娘討價還價聊了好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看看那些缺胳膊少腿的,確實都不是人模樣,所以嚇得說話聲音都有些發抖,“我怎麼還能看見鬼了呢?難道說我已經……”

“你還沒死。”唐牧北打斷他的話,讓林伯知道實情,以免他真以爲自己死了,剩下的一小部分魂魄也離體了怎麼辦?那可就真死了!

無瞳緩緩飄過來,接上話茬,“嗯,你還沒死,不過也快了。”

“啊?!我……我還不能死啊,我……”林伯支吾着,看看無瞳那副尊容也不咋地,整個店裏十幾個飄來蕩去的鬼,似乎就店主小哥還像個人,所以往他身邊靠了靠,“我這輩子啥壞事都沒幹,真的。我吃齋行善處處爲人考慮,沒沾過公家的光;沒浪費過水電糧食;更沒造過孽……”

“嗯,所以你聞起來很好吃的樣子。”無瞳點點頭,表情嚴肅,“身上沒有一點戾氣,你可以說是個善人呢,靈魂發出溫柔的光芒。嚐起來肯定新鮮多汁非常美味!”

唐牧北實在看不下去了,擋在林伯和無瞳之間,冷冷道:“我立下的第一條規矩,在我管轄範圍內,不允許鬼吞鬼。”

“實際上,他還不算是真正的鬼。”無瞳扭頭解釋道,只是它如果不是衝着一排貨架的話,效果會更好。

“那更不允許吞噬!”唐牧北轉過身來安慰道:“放心吧,我能看出來你的陽壽還未盡,只要桃娘找到你本體的位置,我們就把你送過去,一發還魂術送給你,明天就能繼續你的好人生涯了,以後更要多做善事,不然會變得跟它們一樣!”

無瞳順着聲音調整過來角度,努力讓自己的“視線”對着他們倆,然後嚴肅道:“牧店主,這些陽壽未盡的鬼被稱爲枉死鬼,他們如果真的因爲魂魄出竅死掉了,鬼差也不會允許他們還陽的,而是引到陰界中的枉死城,一直等到陽壽盡了,才讓他們排隊準備投胎。”

“無瞳!你吃飽了沒?還不走!”唐牧北有點上火。

關鍵這個傢伙絲毫沒察覺到,嘿嘿笑道:“我現在啊,死靈珠偶爾吃一顆解饞就行了,不需要天天吃。大家聚在這裏,一來是看看新店主;二來聽說你一上任就救了只殘魂,都過來瞧瞧熱鬧。對了,那位老伯,我還沒說完呢,枉死城你聽說過沒?我是沒去過,聽說那裏面的鬼魂都是枉死的,天天哭的喲……”

“泥垢了!”忍無可忍的唐牧北左手伸直指向門外,“出去!不買死靈珠的閒雜鬼魂全部出去!”

黑帝的燃情新寵 十幾只飄蕩在店裏的厲鬼見新店主要發火,倒沒真死皮賴臉在這兒看着,都慢悠悠飄出去了。

無瞳也夾雜其中,還一臉懵逼的詢問身邊的鬼,“牧店主咋啦?爲啥生氣啦?我什麼都看不見,你看見啥沒……”

這下小店裏倒是清淨不少。

再有來購買死靈珠的,也不敢輕易八卦店主旁邊那隻殘魂,只是在出去以後三五一羣聚在街邊,小聲議論着新店主可沒李店主脾氣好,以後是不是真的要被各種規矩約束之類的話題。

“小哥呀,你什麼時候能送我回去?我兒子有錢,要是我能好好活着,肯定會給你豐厚報酬的,你可千萬別讓它們把我給吃了!”林伯顫顫巍巍的站在一邊,想着剛纔那隻無眼鬼說的話,心裏更害怕了。

唐牧北點點頭安慰道:“放心吧,只要你在我店裏,它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

嘴上這麼說,但眼看着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桃娘依舊沒有回來,他心裏也越來越着急。

自己現在還沒什麼大本事,要是時間太晚就算找到林伯的本體怎麼把它送回去都是問題,更何況,它現在離體時間有些長,必須要有還魂術才能迴歸……還魂術?唐牧北猛地一愣,霧草,我只是接受傳承看了那麼一眼,這個法術我會用嗎?

“做個好人難啊,做個助鬼爲樂的好人更難!”感嘆了一句,唐牧北只得坐下來閉目冥思,熟悉還魂術的施法方式。

咒語不算難;時間不算長;對施法人要求低沒有輔助物品,唯獨有個問題。

還魂術施展的時候,這個過程實在是……蜜汁尷尬!

小時候看電視上那些抓鬼畫符之類的過程,因爲全部爲表演成分所以動作很帥,臺詞當做咒語念得有模有樣。

實際上,在唐牧北傳承中學到的還魂術,屬於最簡單的一類,即便沒有靈力也能施展。

只是個類似於跳大神招魂的過程,但首先咒語是要默唸的不能說出來;再者壓根就沒什麼帥氣動作。

從頭到尾對着殘魂和本體在心中默唸咒語,這個過程別說唬人了,就連半點氣勢都沒有。甚至看起來都沒有那些招搖撞騙的騙子們專業,想想看那個畫面,對着人家“默哀”幾分鐘,然後就說自己把事辦妥了?

換成沒開天眼之前的唐牧北,他自己也不能相信啊!

怎麼才能把林伯的殘魂完整還回去,還不會被人當做騙子?

當然,要是能順便唬住林伯家人樹立自己的高人風範,那就更好了。

“牧店主,準備好了嗎?我可是快把整個景瑤城都翻過來了,才找到這位老伯的本體,趁着時間不太晚,咱們過去吧?” 第4462章

後來察覺到主人的天賦和實力,才忽然變臉裝出一副和藹的模樣!

現在主人的實力全部被封印,模樣都跟孩童一般,要真的出現在那些人面前,大概會被對方拍死吧!

想到這裡小彩有些煩躁,覺得人族果然複雜,還是主人一家最好了1

寧兒不知道小彩的想法,看著眼前白茫茫的雪原,思緒回到了前世!

前世自己和哥哥也是雙胞胎,不過他們兩個有記憶的時候起,就隨著師父生活在雲界隱族的天雲山上修鍊!

長大后,師父覺得沒有什麼可以傳授給他們的時候,才把她和哥哥叫到面前,告訴了他們自己是在何處撿到他們的,希望他們入世歷練,順便尋找自己的身世!

本來她和哥哥是不想離開師父的,但是師父堅持,說自己多年來為了他們兄妹兩人,日夜操勞,耽誤了很多時光,現在他們長大了,該去歷練了,師父也去辦自己的事情了……

因此,自己和哥哥兩人,拿著師父給的儲物戒指,離開了天雲山,四處遊歷尋找自己的身世,離開天雲山的時候,他們兩人只有十二歲……

兄妹兩人雖然年紀小,但是實力卻很強,加上跟隨師父學的東西很雜,所以很快在仙靈城找到了住處,買了宅子,最後在仙靈城安家!

而他們的身世前世就沒有找到,始終寧兒和哥哥都不清楚自己的爹娘是誰!

在她十五歲那一年,遇上了仙靈城選擇聖女,她本來是看熱鬧的,誰知意外被聖主殿開啟的光芒吸入,進入了聖主殿,第一次進入聖主殿她是懵逼的……

因此第一眼看到聖主殿的十二使者長老,對方看自己的眼神,如同螻蟻,但是大概因為自己是被聖主殿的光芒拉進去的,倒是沒對她如何,只是讓她隨著七十二個聖女候選人一起進入聖主殿內接受傳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