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

「是的,一個智慧,而不是一個生命。」唐谷耀帶著王治,很快走進了另一個房間,這個房間比剛才那個房間小的太多,中間聳立著許多長條形的盒子,唐谷耀來到控制室,讓工作人員調出了一副畫面。

這幅畫面中,顯示出一個球形的網,網上不斷有亮點閃現,又跟著消失了,王治看著這張網,感覺和自己平時念力中查探出的網,何其相似。

「這是?」

「這就是我說的那個智慧,它由三千個原本獨立的人類智慧組成,他們都是我們精挑細選出來的最聰慧的人,他們貢獻出了自己的身軀,我們就將他們的神經,拼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能夠共同思考,一同感受,一起分享的智慧,我們叫他『探知』,自從探知形成意識那天開始,他就幫助我們,解決了無數的難題,甚至,這次我們回到地球,收羅地球靈魂的事情,也是他幫著出的主意。」 見到韓宇看著那片密林,秦雨諾有些猶豫的說道:「要不要我試探一下,是不是有人藏在那邊?」

「不用,有些事情知道就好了,主動出手反而找人嫉恨。」韓宇攔住了秦雨諾,然後滿是冷笑的看了一眼那密林,讓小公主操縱著皮皮蝦等在原地。

很快,和韓宇一樣騎著這皮皮蝦或者其他凶獸的人,也趕過來了。

這些人都是外地人,或搶或買的找來了這些凶獸,此時見到那正在不斷減弱的黑色煙柱,誰也沒有輕舉妄動。

而且這些人位置極其分散,誰也沒有敢就那麼站湖泊邊,也沒有靠近任何人。

韓宇躺在幾女的腿上,看著遠處的是黑色煙柱,突然說道:「你們說,那東西究竟是寶物散發出來的,還是什麼修者散發出來的?」

「我覺得應該是寶物,如果是修者散發出來的,那他應該直接出來了吧?而且這地方壓迫這麼嚴重,如果是人肯定承受不了。」孟依允分析道。

梁崇莘卻不同意:「我覺得,應該是某個上古強者,或許是魔族強者,當初這片世界應該對上界人排斥還沒有那麼嚴重吧?」

孟依允堅持認為那就是寶物,她畢竟曾經跟隨自己二叔見識過很多寶物出土,總覺得這景象應該是寶物造成的。

而梁崇莘則是讀書很多,見過很多強者出關都是這樣。

正在兩人爭論不休的時候,一個溫和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兩位,為什麼不覺得這應該是西絕地的自然景觀呢?」

幾女下意識的扭頭看去,韓宇因為不方便動,只是用神念看了一眼,發現是一個長相俊美的男人。

這男人長得很是漂亮,就連秦雨諾幾個女人都有些羨慕。

韓宇見到這人卻總覺得這男人過於陰柔,好像修鍊的功法也是陰柔類的。

更讓韓宇感覺有些詫異的是,這男人似乎修鍊的還是劍術。

修鍊劍道的人和修鍊刀法的人,天生就會有一些特殊的相互感應,此時韓宇見到俊美男人之後,就感覺有些躁動。

俊美男人雖然看上去沒有什麼異常,但眼神中也有意思戰意。

韓宇強行壓制下去心裡的躁動,然後看著面前的男人說道:「九絕劍?」

男人微微一笑:「韓盟主真是好眼力,沒想到你還能認出來我。」

韓宇臉上沒有絲毫的笑意,盯著男人看了好一會之後,才漠然道:「你前些日子才刺殺過臨天盟的盟主,竟然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

「受人所託忠人之事,不過最後也失敗了不是?」這男人沒有否認自己就是暗殤劍君子的事情。

而聽到這話之後,秦雨諾的臉色卻難看異常:「暗殤劍君子?你來這裡幹什麼?!」

孟依允和梁崇莘也都是警惕的將韓宇保護起來,暗殤卻只是笑了笑,說道:「我沒有惡意,只是聽說這裡好像有什麼奇景發生,所以專程來看看。」

韓宇抬頭看了一眼遠處的黑色煙柱,要說那東西是個景色,也不是不可能的,畢竟西絕地什麼東西都可能發生。

女兒香滿田 只是這暗殤劍君子突然到來,讓他有些不安,韓宇可不相信這傢伙就是來這裡遊玩的。

正在兩人聊著的時候,遠處的黑色煙柱再度發生了變化,一聲痛苦的咆哮從其中傳來,隨後那黑色煙柱之中開始出現一道道金黃色的氣息。

「龍紋?這次又是誰?」韓宇記得史書記載秦皇有二十多個子女,只是那些子女應該都被胡亥逼死了才對啊。

正在韓宇吃驚的身後,暗殤劍君子卻眼睛微眯,身上劍意勃發。

「魔族。」

暗殤劍君子突然吐出兩個字來,也就是這兩個字,驚了一大片人。

韓宇更是吃驚不已,因為他未曾從那黑色煙柱之中感應到任何的魔族氣息。

但暗殤那確定的模樣,又讓韓宇心生懷疑,他想到了趙高。

可趙高於情於理都不可有這龍紋護體,難道是某位秦皇的遺留子孫?

正在韓宇滿是好奇的時候,遠處的黑色煙柱突然暴漲,隨後又是一道龍吟之聲,金黃色的紋路不斷的蔓延,和黑色煙柱爭相衝破天際,然後糾纏在一起,好像是兩隻兇惡的巨獸在相互撕咬著。

見到那金色光芒和黑色煙柱糾纏在一起,周圍的人們都是激動不已,這肯定是上古強者出現了沒錯!

韓宇卻沒有如同其他人一樣激動而是讓小公主西安退後一些再說。

皮皮蝦慢慢的退後,距離湖泊遠了一些,可是暗殤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雙眼死死的盯著那黑色煙柱,似乎是打算動手的模樣。

周圍的那些修者也有些忍不住了,紛紛躁動著想要向前行進。

而遠處原本安靜無比的密林,此時也開始發出一些動靜。

聽到密林之中的那些聲音,湖泊邊的眾多修者,才知道原來那裡藏著人。

這些人不是白痴,他們自然明白怎麼回事,頓時對著密林怒目而視。

那些原本隱藏在密林之中的眾人,則是有些激動的看著遠處的黑色煙柱,完全沒有在意那些外來者的憤怒。

對於那些西絕地的家族而言,這裡就是自己的地盤,你們這些外來人來到這裡,自然要受到欺壓。

就好像是你突然跑到一個陌生人的家裡,要人家把所有的寶物都拿出來給你,這不是明搶嗎?人家不打死你就算是不錯的了!

韓宇沒有在意那些西絕地的人,也沒有在意那些外來人的憤怒,他正在盯著暗殤劍君子,因為他總覺得這個傢伙好像是不太對勁。

雖然別人也都在盯著黑色煙柱,但頂多也就是想要過去尋寶,可這暗殤劍君子身上卻散發出陣陣若有若無的殺意!

他這是要針對誰?難道他認識裡面的那個傢伙?

韓宇總覺得有些奇怪,所以用神念通知幾女小心一點,並且再度讓皮皮蝦後退一些。

很快,那黑色煙柱和金色光芒再度發生了變化,顯然是那人即將蘇醒了,所以金色光芒的力量增強了許多,而且一道道響徹雲霄的龍吟之聲傳出來,預示著那人即將要出來了。

金色的光芒之中,出現了一道道波紋,然後黑色煙柱漸漸不支,逐漸開始出現裂縫。

其實這煙霧形成的柱子,又不是實體,怎麼可能產生那種裂縫,但眾人能看到,那黑色煙柱就是裂開了,而且從裡面流淌出一些黑色的東西。

那黑色的東西順著煙柱流淌下來,遇到金色光芒就蒸發成氣,而那些流淌到地面上的,則是順流而下進入了湖泊之中。

黑色液體所過之處,湖泊一片沸騰,湖泊周圍的凶獸都逃走了,但裡面的那些魚卻無法離開。

此時這黑色的液體流淌其中,頓時無數的魚從湖泊之中衝出來。

那些魚自然也不是普通的動物,全都是妖獸,但原本是應該溫和的妖獸,卻變成了一隻只長著尖牙利嘴的怪物!

那些怪魚被黑色液體拉長了身體,然後漸漸的變成黑色,身上的魚鱗則是倒立起來,閃爍著寒光,顯得鋒利無比。

普通的魚不斷的躍向半空中,然後被侵染成怪魚,然後再掉落到水中,而那些掉落進水中的怪魚開始大口大口的吞噬湖水。

等到吸收到一定量的湖水之後,這些怪魚再度躍上半空,對著遠處的金色光芒噴吐個不停。

這些怪魚原本力量很微弱,只是身體內蘊含一絲靈氣而已,但此時變成黑色怪魚之後,竟然是能短暫的飛行一會,而且噴出來的水柱也是強悍無比,化作了一隻只黑色的水箭飛向金色光柱。

明明距離很遠,那水箭卻能落在光柱之中,顯然這怪魚的力量被增強了太多。

雖然水箭很多也很強,但遇到金色光柱卻依然不可避免的被蒸發乾凈,不過這也算是起到了一些干擾的作用。

金色光柱對黑色煙柱的侵蝕有些緩慢了,竟然讓那些傷口找到了復原的機會。

顯然那藏在火山之中的人很是不滿,開始暴躁的低吼著,與此同時光柱之中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先是出現了一道細細的黑影。

那黑影在金色光柱之中不停的轉來轉去,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變大,不過是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變成了一條三丈多長的巨大長影!

這下眾人總算看清那是什麼東西了,是龍!

真正的上古黃金神龍,傳說中上古的龍應該都被秦皇滅殺乾淨了才對,那麼這裡出現了神龍,也就是說……這傢伙和秦皇有關係!

正在眾人驚疑不定的時候,那長影從金色光柱之中沖了出來,在半空中盤旋不定,飛舞個不停,同時發出一陣陣龍吟之聲。

「韓宇,為什麼那傢伙出來之後不攻擊煙柱,還要在那裡轉悠啊?」小公主有些好奇的問道。

韓宇搖搖頭:「不清楚,不過那傢伙應該和火山之中的人有聯繫,或許是能通過金龍看到外面的動靜,所以那個傢伙是想要看看外面究竟是怎麼回事吧?」

湖泊邊的其他人也都是猜測不斷,懷疑那金龍應該是在尋求同類幫助,或者探查地形之類的。 王治完全愣在了當場,畢竟這樣的東西,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三千個身體,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智慧!這都是什麼玩意啊?

他努力的想了想,稍許有了一點點頭緒:「智慧,未必就是生命?也未必是單獨的一個?」

「正是,一個人可以形成意識,兩個人可以把這個意識放大,一群人如果通過某些特殊的方式,也能形成一個整體,就像兩個人的戀人,就像一個軍隊,他們雖然都是由鬆散的個體組成,不過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就能形成一種很原始的集體意識,就是這種集體意識,不斷往上疊加,最後形成了探知這樣絕頂聰慧的智慧。」

王治長嘆一聲:「那,地球也是有智慧的了?」

唐谷耀道:「地球現在還算不得有智慧,頂多有一點蒙昧的傾向,我們還要用很多的時間,更要有探知的引導,或許才有一天,讓它覺醒過來,只是不知道這需要多長時間。」

王治從最開始的震撼中恢復了過來,不管天王府幹的事情多麼的驚天動地,可和王治的關係都不大,他還沒有隨時站在天上,俯視蒼生的心情,因為他現在還只是蒼生。

他還有婚禮要參加,還要聯絡暗閣和聖龍堂,他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他打消了請天王府出面對付光輝島的打算,因為這話他已經說過了,再說,就顯得沒意思了,確實,就像唐谷耀說的那樣,這是華夏修真自己的事情,就應該自己去面對,如果抗不過去,也只能說明,華夏修真太差,沒有那個資格再佔有那麼多的洞天福地。

想到自己的事情,他的興緻終於回落,對唐谷耀道:「算了,還是送我回去吧。」

「師叔若是願意,等我們回程的時候,不妨跟我們一起離開,地球已經成了不毛之地,再留在這裡,也沒多大意義。」

王治搖頭:「再是不毛之地,這也是我的家。」 相愛恨晚,重生之最佳男友 他本來還想說,唐歡託付他,讓他照顧地球的生靈,不讓它們全部滅絕,可這時候說出這話來,顯得自己還在扇動唐谷耀似的,確實沒意思,不論生死,戰鬥到底吧,憑自己的能力,死而無憾。

唐谷耀送王治直接回到了浣花嶺外,他回來時,天色已經蒙蒙亮了,經歷了這麼多震撼的事情,王治的心情,反而極度的平靜,不論地球的生命,在天王府的那顆球上,過的是如何的平靜,不論接下來的戰鬥是如何的激烈,該來的,終究會來,該去的,也終究會去,何必那麼在意呢!

他回到家裡,居然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都快中午了,被樓下的喧鬧聲給吵醒了,他這才起床,一開門,卻發現曹薇就在門外等著自己:「你等了多久了?」

「沒多久,婚禮就快開始了,大家都在等你,我看你在崑崙太累,就守在這裡,不讓他們打擾你。」

王治沒說別的,點頭道:「好吧,走,我們去吃喜酒了。」

婚禮歡快而熱鬧,形式上面也沒誰在意,因為兩對新人的父母都不在,王治就受了周傑和張曉的敬茶和跪拜,至於丁元禮和高慧,那就算了,周傑是自己的徒弟還好說,他們兩個雖然都只是凡人,可在形式上,都只算自己的部下,甚至是朋友。

反正,天下都亂成這樣了,也沒多少人在意禮數是否正確到位了,喧鬧中,大家圍坐在桌子上,喝酒吃肉,暫時把外面的灰暗世界,拋在腦後。

酒席間,郭金東端著酒杯,來給新人敬酒,敬完之後,就靠在王治的椅子邊說道:「我的人已經弄到了不少好武器,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只管開口,也好讓小夥子們練練手。」

王治問:「都有些什麼?」

「幾顆大核彈,遠程導彈也有幾十枚,戰鬥機倒是也搞到了一些,可這東西,想要形成戰鬥力,暫時還差點。」

看來郭金東的人跑得還挺快的,只是這些大威力的武器就算拿在手裡,沒有一批技術熟練的人,短時間裡也發揮不出多大用處,他倒是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吃完飯就要趕往梁志奇的營地,昨晚吞雲累的夠嗆,今天也該讓它多休息一下,他便說道:「有直升飛機嗎?」

「這個怎麼能少了,以前我們軍就有七架,這次出去,又弄了十五架回來,若說辦事,還是這東西方便,怎麼,有用?」

「一會兒吃完飯,我要去東邊暗閣的大營,商量一些事情,你派人送我一趟。」

王治剛說完,坐在他斜對面,一直豎著耳朵聽他們說話的曹薇和高青青,居然同時說道:「我也去!」

郭金東看了看對面兩個女人,桌子上的眾人也稍許一愣,曹薇倒是不用說了,現在浣花嶺上,誰都清楚她對王治的心思,可高青青突然這麼一說,確實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了。

曹薇也意外的看著高青青:「師姐,你也去?」

高青青率直的點頭道:「我也想去,天下都這般模樣了,我也想跟他一起走,如果真的有去無回,我死也要死在他身邊。」

高青青一直把對王治的情感藏在心中,而且她掩藏得總是極好,所以整個嶺上,都不知道她對王治的情感,沒想到,今天,在這樣的場合,她也真的放開了。

「師姐,你也喜歡王治?」曹薇驚訝的看著高青青,一時間真的有些弄不明白的樣子。

王治和高青青平靜的對視著,如此時刻,王治倒也不意外,也不反對,高青青是勇敢的,她敢於說出自己的感受,敢於主動表白,即便她只是一個女人。

高青青肯定的點頭道:「對,我就是喜歡他,我知道這樣不好,可是誰知道我們還能活多久,趁著我還活著,趁著今天這樣大喜的日子,我就是想說,我甚至不在意他有別的女人,我可以和別人分享他,哪怕,只有一天!」

高青青說著,淚水忍不住就滾落了下來,她也不去擦拭,就那樣痛快的哭著。

王治沒辦法拒絕高青青,就像高青青自己說的那樣,誰知道我們還能活多久呢?何必又要活得那樣辛苦,他終於痛快的笑道:「好,吃飯,吃完了飯,我們一起出發!」 吃完了午宴,南門的直升機已經飛了過來,王治不再停留,他先進隱界,將西伐帶進鎮天葫蘆里,然後領著曹薇和高青青,就準備出發了。

周傑本來還想跟著一起去的,王治瞪了他一眼:「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好好照顧張曉,好好照顧浣花嶺。」

王治讓周傑陪著張曉,這樣,當周傑告訴他張錚和高琳虞犧牲的消息時,她才能扛得住。

周傑不得不留了下來,和張曉以及嶺上的眾人,送王治他們出了林海疊雲陣,上了飛機。

直升飛機上是很吵的,旋翼發出的巨大噪音,讓飛機上的人都難以交談,要不是心疼吞雲,王治是真不想坐這玩意的。

好在,他需要忍受的時間也不用太長,下午四點的樣子,飛機已經越過重慶,沿著長江,前面都能看到一片黑壓壓的大營了。

長江兩岸,明顯是兩個不同的營寨,北邊這個,黑旗招展,霧氣迷濛,那是暗閣的,南邊那一片,龍旗搖擺,不時有妖獸騰空而起,那是聖龍堂的。

王治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那就是葉海晨被唐青風收服了,整天待在天王府的飛船上,可天下這妖族,還是以聖龍堂自居,而葉海晨,就是這聖龍堂的老大。

這一層關係,若沒在意,倒也無所謂,可稍微深究一點,就有些耐人尋味了,唐谷耀口口聲聲說不管華夏修真和光輝島的爭鬥,可葉海晨本就是局中人,他還那般平靜如水的跟在唐家兄弟身邊,就顯得奇怪了。

天王府,或許並非真的置身事外,只是,他們應該暫時沒興趣直接動手罷了。

王治覺得自己的這份猜想應該差不遠,只是,真的搞不懂他們到底打的什麼主意,不然,自己也能根據他們的動向,規劃一下自己的計劃了。

直升飛機在暗閣的大營外降落,王治領著兩個女人下了飛機,而大營門口,梁志奇已經帶著小夕,宋麗萍,張靜江,站在那裡等候了。

梁志奇來了,王治自然不奇怪,畢竟他的神通,遠遠超乎自己的想象,不但腦子聰明,本事也強大異常,倒是宋麗萍,穿著那件火紅的長袍,顯得格外醒目,而他身邊的張靜江,那身軀已經凝實到快像個活人了。

王治也沒時間感慨,上前和梁志奇招呼道:「我帶來了一些消息。」

「不管好消息,還是壞消息,邊走邊說吧。」梁志奇說著,轉身帶頭朝大營裡面走去。

王治順勢看了看張靜江,張靜江面色平靜,看著王治也只是簡單的點了點頭,就算是招呼過了。

說實話,王治早已經不恨他了,只是不知道他的心裡,是否還記恨著自己,只是彼此的仇,此刻已經顯得微不足道了。

他順勢看向宋麗萍道:「好久不見了,天火大人呢,怎麼不見他?」

「師傅他老人家,已經仙逝了!」宋麗萍在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以免自己忍不住就會哭出來。

王治心中一驚,天火已經死了?這個消息,著實出乎他的意料。

梁志奇不等他發問,就主動解釋道:「打仗嘛,死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前面是天火,後面就該輪著你我了,不用計較。」

大家心情都有些沉重,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一群人來到大營內的一棟大房子里,房子周圍,一隊隊整齊的妖魔守護,進門之後,梁志奇讓宋麗萍和小夕,照顧曹薇和高青青,帶著王治就進了裡面的房間。

王治知道有些話,只能兩人之間說,別人聽去了,終究不太好,所以忍到現在,見周圍沒人了,才對梁志奇道:「昨晚,閻王復活了,你知道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