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吃的!」雲珠樣子一模一樣給出肯定回答。

「我幫你搶,你下次再請人家吃好吃的好不好?」洛洛聞。

「好阿好阿!」雲珠雙眼更亮點頭如搗蒜,「你覺得大壞蛋和臭皮蛋誰會贏?」

「好吃的會贏!」洛洛答非所問。

如果讓秦羽聽到這段對話一定會狠狠敲兩隻蘿莉的腦袋,如果讓廖炎聽到則肯定會暴跳如雷,特喵的誰是臭皮蛋?你才臭皮蛋,你全家臭皮蛋。

沒有人注意到,不遠處立在灌木林中的猴子石像眼睛突然睜開了一條縫,裡面迸發出的赫然是腥紅血芒。

(PS:諸位吃貨,準備開吃,這次吃什麼呢?)(未完待續。) ?訓練場

新生挑戰老生,一魚腰牌挑戰三魚腰牌,而且是挑戰實力排位非常靠前的廖炎,消息傳的自然是相當快,圍觀群眾很快就從十幾人變成了幾十人,最後竟然突破百數,其中大部分都住在沁心園,腰上掛著的全都是三魚腰牌。

訓練場只有一位管理人員,不滿足大於一人且為奇數的要求,所以必須在現場圍觀的學子中零時找兩人客串,雲珠和洛洛自然是十萬個願意,小手舉得老高,可惜沒人理她們。

「算我一個,以我的實力,客串評審應該綽綽有餘吧?」一位人高馬大的短髮青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的長相沒什麼特點,雙手卻特點十足,小拇指和無名指居然和中指一樣長,看起來無比怪異。

柳柔低聲介紹:「他叫羅蒙,實力比廖炎強許多,在魚堂公認實力排行第三,手上功夫非常了得,為人還算豪爽,人緣不錯沒什麼仇敵。」

「另一個誰來?」管理員揚聲問,卻遲遲沒有人應聲,原因很簡單,大部分人不喜歡廖炎也不想得罪廖炎,所以不打算參與進來,省得以後被廖炎為難。

眼看食戟就要卡在第三位評審上,廖炎突然主動開口:「柳柔妹妹,不介意的話,我想請你客串第三位評審,不知你意下如何?」

「誰是你妹妹,不要亂叫。我客串評審倒是沒什麼問題,但你不怕我針對你?」柳柔道。

「當然不怕,以我的實力,你想不公正都不行。再說,食戟是神聖的,我相信你會做出公平的判斷。」廖炎自信滿滿。

「好吧,那我就當一回食戟評審吧。」柳柔點點頭對秦羽低聲說,「你自己小心,我不會偏袒你的。」

「無妨,你只管公正判斷即可。」秦羽頷首道謝,他需要偏袒嗎?當然不需要。

自此,三位評審補全完成,食戟正式成立,再也沒有任何反悔的餘地,必須決出勝負,否則雙方都將遭到食氣規則懲罰!

既然食戟成立,接下來自然是內容限定,管理員作為主評審,必須負責提出對決的內容。

一邊思索一邊走到食材區,由於白天消耗不小,有沒有及時補充,所以食材區剩下的食材並不多,品質也有有所下降,等到明天早上才會更換補充,可那時肯定來不及。

該選擇什麼對決內容呢?目光掠過一樣又一樣食材,忽然在一種白色節狀食材上定住,就選它了!

「咳咳,現在對本場食戟進行食材限定,你們要使用這種食材就是它。」管理員將白色節狀食材拿起來展示在眾人面前。

居然是藕!

眾人都認了出來,聽說最近新到了一批剛從湖底挖出的新藕,沒想到這麼快就運過來了。

秦羽當然也認了出來,雖然另一個世界他家周圍不產蓮藕,但現代社會運輸保鮮技術何其發達,全國各地超市均有銷售,所以對於藕他一點都不陌生。小時候最喜歡聽的哪吒鬧海的故事中,哪吒重生不就是用的蓮藕之身嗎?

廖炎忍不住漏出幸災樂禍的笑容,從廖峰哪裡得知,秦羽貌似是來自北方小國,北方小國很少產蓮藕,所以秦羽對蓮藕這種食材可能比較陌生,而楚國是蓮藕的盛產之地,他對蓮藕可謂了如指掌,這簡直是老天都在幫他,不勝簡直愧對蒼天大地。

「糟糕,這下全完了……」梁宵面色慘變,他很清楚秦羽來自北方姜國,對藕的了解程度肯定比不過廖炎,再加上實力稍遜,真的是一點贏的機會都沒有。

「雙方有沒有問題?」管理員得到無異議的答覆后,將藕放下返回評審席,清清嗓子舉起小木槌揚聲道,「既然雙方都沒有問題,那麼現在我宣布,食戟對決正式開始!」

砰地一聲木槌敲落,廖炎立刻朝食材區快步走去,他雖然對自己十分自信,但他絕不會因此馬虎大意,他信奉一條原則,那就是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正是因為這份全力以赴認真對待的精神,才讓他一次次激怒對手后,成功將他們全部挫敗。

秦羽的動作要慢一些,他在思考該選擇什麼做法,藕的做法不少,例如醋溜、清炒、涼拌、燉湯等等,由於其特點太過鮮明,其中一些做法做出來其實並不算特別美味,至少秦羽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那麼藕最鮮明的特點是什麼呢?當然是口感。

說到藕的口感,人的第一反應就是脆,吃藕就是要享受那種咬在嘴裡嘎吱嘎吱的爽脆感覺,這種口感是別的食材所無法媲美的。

當然,想要改變藕的口感也很簡單,那就是燉。藕是很難燉爛的,所以燉藕在不使用高壓鍋的情況下,通常需要很長時間。而一旦燉爛,口感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變得酥爛綿軟入口即化,與爽脆的特點可謂兩個極端。

這兩個極端就是藕最大的口感特點,別的食材都不會產生如此極端的口感對比。

「燉湯固然綿軟好咬,但藕的味道會轉移到湯里,藕本身的美味會降低,拿來養生或許不錯,但食戟對決不可取。」略作思考,秦羽立刻將燉湯排除,轉而將方向集中在爽脆方面。

然而,只有爽脆真的足夠嗎?單一的口感附和晚餐的主題嗎?

雖然為了健康晚餐不宜吃多,但晚餐的口味應該重一些,而且大食與普通人不同,消化能力強大無比,多吃一點也並不會影響健康,所以烹飪方法帶來的滿足感就變得非常重要,必須帶來吃飽后的滿足感,才能最大程度戰勝對手,將三魚腰牌拿到手。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同樣是秦羽的比賽準則,在他的字典里,從來沒有大意二字。

很快,秦羽和廖炎都選好了自己需要的藕,令人有些吃驚的是,廖炎選取的是白皮藕,而秦羽竟然除了白皮藕,還挑選了幾個黃皮藕。

廖炎冷笑,白皮藕是九孔藕,生吃脆嫩香甜,而黃皮藕是七孔藕,生吃味道略顯苦澀,秦羽竟然選擇七孔藕,看來真的對藕了解不足,想都試試彌補自己的短處。

(PS:答案就是吃藕!不是吃我的酥!對龍妹而言,吃藕怎麼能沒有肉?)(未完待續。) ?廖炎認為秦羽是對蓮藕了解不足,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堂堂藥王,怎麼可能對藕了解不足呢?秦羽之所以選擇七孔藕,就是為了給廖炎致命一擊。

選料完成後,雙方立刻開始做烹飪前的準備工作,秦羽飛快將蓮藕去節洗凈去皮,而廖炎的第一步則是泡米,從米的形狀判斷肯定是糯米。

看到這一幕,眾人心中都浮現出一道美食的名字「桂花糯米藕」,桂花糯米藕不但甜美開胃,而且具有補中益氣的效果,是藕類美食中的上品,工序看似不複雜,各個環節的把控卻要求很高,尤其火候如果控制不好,會讓最後的美味大打折扣。

那麼問題來了,桂花糯米藕泡米不是需要一個時辰嗎?現在泡米真的來得及嗎?如果泡米時間不夠,最後的口感肯定會受到影響,所以無論怎麼看選擇桂花糯米藕都不是一個聰明的選擇。

然而,廖炎的下一步舉動卻顛覆了這個想法,只見他突然雙手在胃部合攏,做了個所有大食都認識的標準動作。

「食器具現?他居然要使用食器!」

「太過分了吧,對方只是剛考進來的新生,食戟對決已經很不公平了,使用食器就更不公平了。」

「太小題大做了吧?真的有這個必要嗎?明明已經贏定了,留點餘地吧。」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不過廖炎什麼時候給對手留過餘地?嘖嘖,這個新生自求多福吧。」

圍觀的學子吃驚后紛紛搖頭嘆息,對廖炎的行為不齒,同時對秦羽的命運感到惋惜。

「別以為我會放水,今天讓你見識見識食器的威力,食器具現!」廖炎雙手猛然朝前推,隨著胃部綻放出的光芒,一口體積不大不小的白玉盅憑空出現,滴溜溜旋轉著落在檯面上,通體光暈瑩潤質感細膩,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將糯米倒入白玉盅,加水后蓋上蓋子,廖炎一邊處理蓮藕一邊道:「看到了嗎?這就是我的食器海潮白玉盅,具有加快食材入味速度,縮短入味時間的獨特作用,如果用來泡米的話,原本一個時辰的浸泡時間,只需要十分之一就能順利完成。現在明白你和我之間的差距了嗎?這場食戟你必敗無疑!」

「送你一句話。」秦羽絲毫沒有受到影響,更沒有漏出吃驚慌亂之色,不就是食器嗎?他又不是沒有,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什麼話?」廖炎下意識問道。

「反派死於話多。」秦羽抬頭睨了廖炎一眼,然後繼續低頭工作,左手將處理乾淨的潔白蓮藕按在砧板上,右手從刀具盒中抽出菜刀,不得不說,這些菜刀手感真心棒,分量又不重,實在是烹飪做菜的絕佳伴侶。

廖炎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差點把鼻子氣歪,怒哼一聲閉嘴落刀,將藕的一端兩三厘米處連蒂一刀斬斷。

再看秦羽,仔細體會刀的分量適應手感后,陡然如狂風般落下,咄咄之聲連綿不絕,整個潔白的蓮藕眨眼間變成一排小拇指厚的藕片。

接著還沒等藕片倒下,秦羽再次回到斬落,這次沒有碰到砧板,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所有藕片都被從中均勻剖開,末端相連形成類似肉夾饃的形狀。

評審席,管理員低聲道:「此子刀工不錯,又快又准毫不拖泥帶水,看來石塊好材料。」

「刀工的確不錯,可他要做什麼呢?廖炎的桂花糯米藕本身就味美質優,再加上有食器增幅肯定更加美味。他要做什麼才能有一搏之力呢?」羅蒙低聲嘀咕。

「咦,他拿了一塊裡脊肉,帶肥的那種!」柳柔雙眼放光,美食大陸妹紙永遠都是食肉動物,什麼吃素代表優雅溫柔全都是扯淡,尤其在美食麵前更是扯淡中的扯淡,美食大陸的妹紙信封一點,吃肉才能保持更好的身材,吃素只會瘦成餅子。

為什麼是餅子呢?這還不簡單?因為餅子正面背面翻來翻去都一樣唄。

秦羽的確拿了一塊連肥的裡脊肉,許多人都猜測秦羽可能是要剁餡,畢竟秦羽還準備了蔥花和各種調味料。可奇怪的是,秦羽居然沒有拿出剁餡專用的菜刀,而是將肉平平放在砧板上,抬起雙手不知道要做什麼。

秦羽到底要做什麼呢?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來,等待著看秦羽下一步動作。

只見秦羽突然深深吸了口氣,很長很長的一口氣,就像是龍鯨吸水綿綿不絕,下一瞬間,驚叫聲響徹整個訓練場,尤其女生的尖叫更是穿雲破月。

濃烈的紅色光焰憑空升騰,秦羽上半身衣衫崩裂,砰地一聲炸成漫天碎布片,骨節子節節拔高,卡帕卡帕的聲音令人骨頭髮麻,一塊塊肌肉誇張版鼓起,看起來比花崗岩還要結實,尤其雙掌急劇放大,變得如同大象的耳朵。

頃刻間,原來清秀俊朗的秦羽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尊高達兩米五的肌肉巨人,胳膊比成年人兩條腿還粗,三角肌背肌匈肌厚度和寬度幾乎相等,看起來就像是立體的超級倒三角。這還是秦羽可以壓制的結果,否則以他現在的巨靈手修鍊境界三米都不一定擋得住。

如此誇張的肌肉線條,如此濃烈的紅色光焰,此時的秦羽就是沒事魔王,真正的美食魔王。

「我的娘……」被尖叫聲驚動,廖炎抬起頭只看了一眼,就嚇得差點將手裡的刀扔出去,媽媽咪呀,這是在玩什麼?那小子怎麼突然不見了,這個巨無霸又是怎麼回事?

受驚過度的不止廖炎一個,廖峰、梁宵、羅蒙、管理員等人統統掉下巴,他們是目睹了變化過程的,直到現在都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柳柔更是被刺激的不行,差點白眼一翻暈過去,唯獨洛洛捏著拳頭上躥下跳顯得特別興奮,似乎在她看來,這種畫風的秦羽才是最酷的。

(PS:藕、肉、藕、肉、噢、肉、偶、肉……咦,哪裡不對?龍妹你快回來,藥王想吃你,掩面狂奔ing~)(未完待續。) ?秦羽施展的自然是巨靈手,在他現在所學的絕學中,巨靈手是最適合處理肉類食材的,尤其適合製作餡料,普通餡料製作是用刀剁,肉質纖維的完整度會受到嚴重破壞,從而在口感上大受損失,而巨靈手不同,巨靈手通過拍的方式,再加上巨靈之焰保護,能夠最大程度保留肌肉纖維的完整度和柔韌度,這樣做出來的餡料口感會出奇的好,遠非剁出來的餡料所能比擬。

並沒有理會周圍人的反應,愛怎麼驚叫就怎麼驚叫去吧,秦羽眼神專註一聲輕喝巨大雙掌接連拍落,拍在裡脊肉上發出啪)啪之聲,隨著速度越快越快,啪)啪之聲也越來越急促,就像是在公牛在朝著搖晃紅布的終點衝刺,讓所有人都有種血液隨之沸騰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許多圍觀的學子臉都紅了,男女臉紅的都有,尤其閉上眼睛簡直尷尬的不要不要的,至於為什麼會尷尬,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當然是被美味吸引咯(大誤)。

很快,在巨靈手的拍擊下,裡脊肉徹底變了樣子,變成了質感和普通餡料完全不同的一團,肥肉分佈比例完美,甚至肥肉稍微有點融化的樣子,添加蔥花和生油調味后,即便是生的看起來也讓人食慾倍增。

直到這時,管理員才終於脫口而出:「巨靈手!」

「巨靈手?哪個巨靈手?」羅蒙急聲問道。

「不會錯的,絕對不會錯的,普天之下只有一個巨靈手,還能是哪個巨靈手?當然是九大禁手排行第九的巨靈手。」管理員的語氣格外嚴肅,嚴肅中還夾雜著壓抑不住的激動,畢竟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親眼見到巨靈手,不激動怎麼可能?

「真的是巨靈手?他怎麼會巨靈手?」柳柔掩口驚呼。

廖峰更是倒吸一口冷氣,巨靈手可是九大禁手之一,秦羽既然會巨靈手,家族傳承肯定不弱。

將調好味的肉餡放在碗里,秦羽撤銷巨靈異象,上半身漸漸收縮恢復正常,巨靈之焰也隱匿不見,除了上身赤膊之外,根本找不到丁點痕迹。

「你有食器海潮白玉盅,我有絕學巨靈手,你覺得現在公平嗎?」秦羽將碗里的肉餡展示在廖炎面前,肉餡不止質感和普通肉餡不同,竟然還夾雜著點點赤紅色的光芒,從內而外一閃一閃,將肉餡的香味完全催發出來。

「你說是巨靈手就是巨靈手了?即便是也不過皮毛,根本不可能和我的海潮白玉盅相比,不怕告訴你,待會我還會用海潮白玉盅來入味,你就等著瞧吧!」

廖炎低下頭開始往藕的空竅裡面灌米,話雖如此眼中出現的些許慌亂卻還是被秦羽捕捉到了。

事已至此,言語上的戰鬥已經沒有意義,一方祭出食器,一方祭出絕學禁手,最後孰勝孰負還是要憑美食說話。

雙方都不再開口說話,將全部精力放在烹飪上,廖炎的糯米藕很快下鍋,紅棗紅糖一應俱全。

秦羽則將所有肉餡都夾在了藕片的開口之中,輕輕按壓讓肉餡擠進兩面的空竅之中,起到天然的固定作用,然後裹上恰到好處的面衣,放入油鍋中開始油炸。

隨著油炸特有的嗶嗶啵啵爆裂聲,一塊塊藕夾肉很快就飄了起來,白色的面衣外皮已經變成了金黃色,在秦羽精湛的油溫和受熱程度控制下,一丁點焦糊的痕迹都沒有,兩面和側面的顏色非常均勻好看,讓人看一眼都能感覺到那種一口咬下外酥中脆里嫩的三重感覺,再加上隨著油炸飄蕩出的肉香,簡直令人腹中飢餓垂涎三尺。

該死的,明明剛吃過晚飯,為什麼又餓了呢?此時此刻全場圍觀者都是這種感覺。

當然這還不是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更令人稱奇的是,秦羽竟然一邊油炸一邊還在忙其他的,只見他飛快取出小孔藕刨固定好,然後單手將剝洗乾淨的七孔藕摳在藕刨上左右左右飛快擦動。

由於本身手速就超級快,再加上千旋擺著手長期鍛煉,秦羽的正常手速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地步,比傳說中單身五十年的手速有過之而無不及,吱吱喳喳聲連成一片,偌大的七孔藕短短時間就被徹底磨碎。

然而這就結束了嗎?當然沒有,做完這些,秦羽繼續單手工作分心二用,又將提前準備好的海米、紅薯和精肉同樣弄成碎末,與藕碎均勻混合后加少許鹽調味,搓成一個個比龍眼稍大差不多一掌可握的藕丸,最後取蒸籠撲上青菜葉,將藕丸放在葉子上蓋籠屜上籠蒸,整道工序據此宣告結束。

分心二用可不是個輕鬆的活,原理就好像電腦同時處理兩個後台程序,對大腦的負荷非常高,沒有專門訓練根本做不到,而且人腦和電腦不同,分心本來就很困難,就好比左手畫圓右手畫方,能做到的只是少數人。

做完藕丸,秦羽也鬆了口氣,拿起毛巾擦擦額頭,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炸藕夾肉上,這種美食油溫和炸的時間很重要,甚至炸的方式都有講究,只有最精確的掌控,才能讓口感和味道都達到最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雖然天色漸暗,空氣變得涼爽,但訓練場中卻火熱無比,到處都瀰漫著蒸煮和油炸的響起,藕的怡人傾向、肉的誘)人濃香、桂花糖的柔蜜的甜香,混在一起無情摧殘著每一個人的嗅覺細胞,讓本已滿足的饞蟲再次產生暴走的跡象。

「咕嚕……」咽口水的聲音從角落裡傳來,雲珠盯著盤子里亮閃閃的金黃藕夾肉,兩隻眼睛跟燈籠似的。

洛洛更誇張,口水都流到了小白頭上,小白的口水則直接流到了地上,眼珠子瞪得一個比一個圓。

十分鐘后,秦羽將最後一個藕夾肉夾出油鍋,盤中金閃閃的噴香藕夾已經擺成金字塔,數量之多三個人肯定吃不完。

便在秦羽準備揭開籠屜的時候,廖炎突然一聲輕笑搶先道:「我完成了,先品嘗我的桂花糯米藕吧!」

說完這句話,廖炎故意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來,然後才往擺成排的糯米藕片上淋糖桂花,色澤透亮中點綴著點點金色桂花的膠狀糖漿淋漓而下,徐徐灑在已經變成淡粉色的糯米藕片上,甜香四溢真可謂又好看又好聞色香俱全。

(PS:正宗藕夾肉,絕對好吃的不要不要的,然而藥王童鞋做的真的僅僅是藕夾肉嗎?)(未完待續。) ?不得不承認,廖炎製作的桂花糯米藕外觀看起來還是蠻不錯的,蓮藕白裡透紅,糯米顆粒閃耀,將空竅都填的滿滿的,挨挨疊疊排成兩列,上面鋪著淡金膠狀的糖桂花,點點桂花與糯米金白相間,甜香四溢桂香清雅,真可謂又好看又好聞。

根本不給秦羽說話的機會,也不管秦羽是否已經完成,廖炎率先將自己的桂花糯米藕端上評審席。

他這麼做當然是有原因的,桂花糯米藕偏向甜品,而甜味容易讓人產生滿足感和飽腹感,一旦吃過他的桂花糯米藕,再吃秦羽的作品感官必然會大打折扣,而且秦羽使用了油炸,油量控制的再好,吃過甜食后吃油炸都會有很膩的感覺,自然而然印象就會大幅降低。

屆時,秦羽再想贏無異於痴人說夢。

什麼是真正的獅子搏兔亦用全力,這就是真正的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不但要從烹飪的技術入手,還要從其它方面算計,只有細緻到了所有方面,才能永遠保持自己穩勝無疑。

「桂花糯米藕,請品嘗,相信一定不會讓三位失望!」廖炎自信滿滿,話音剛落食氣之光陡然爆發,化為一個熾白的光球朝外擴散,讓所有人的視野都變成了白茫茫一片。

片刻之後,食氣之光開始徐徐收斂上升,三寸很快衝過,晉陞佳品獲得異象心曠神怡,吃了心情必然棒棒噠。

四寸五寸六寸,六寸大關正式掠過,晉陞珍品獲得異象裂衣卸甲,成為天下女吃貨又愛又恨的美味存在。

最終,食氣之光定格在七寸,淡青色的食氣之光靜靜閃耀。

看到這一幕,大部分人都在暗暗點頭,七寸珍品,別看只比六寸九高十分之一寸,難度卻高出一倍還不止,能做出這麼高的食氣,可見廖炎是下了真功夫的。

同時,眾人也都暗暗對秦羽表示惋惜,愈發篤定秦羽輸定了,畢竟是新生,而且是魚堂的新生,能達到及格線做出六寸珍品就不錯了,怎麼可能超過七寸呢?完全沒有可能,完完全全沒有可能。

柳柔和梁宵也都想到了這一點,心中對秦羽徹底絕望,不過好在賭注僅僅是刀具而已,本來就不是秦羽的東西,物歸原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廖峰則鬆了口氣漏出滿意的笑容,幾乎恨不得立刻將心愛的刀具拿回來:「忍一忍,很快就會拿回來了,畢竟我以後也會成為炎哥這樣的人物,不能在這裡失了身份。」

至於秦羽,秦羽差點笑出來,開什麼玩笑,那麼大口氣,使用了食器,結果就弄出七寸食氣,這有什麼好驕傲的?拜託你是來搞笑的嗎?

忍住,秦羽同樣告訴自己忍住,現在不能笑出來,先讓廖炎得意一會吧,反正也不會少塊肉。

評審席,管理員率先夾起一塊,特意挑了糖桂花最濃的地方一口咬下,隨著清脆的咔嚓聲,濃郁的桂香甜香藕香米香頃刻間充滿整個口腔,再加上紅棗的奇妙配比輔助,讓舌頭就好像浸泡在甜美的浴池之中。

「唔……」輕輕咀嚼口中的藕片,咔嚓之聲不絕於耳,藕的清脆,糯米的軟爛,兩種口感混合在一起形成奇妙的層次感,再被糖桂花這麼一整合,嘖嘖,簡直不要太享受。

「我也嘗嘗,好吃好吃,真好吃,廖兄你的手藝又有進步,看來不久之後晉陞草堂名堂指日可待。」羅蒙見管理員一臉享受,也連忙夾起一塊品嘗,立刻被桂花糯米藕富有層次的甜蜜口感征服。

「晉陞並不重要,心田才重要。」廖炎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