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有理,什麼叫分贓?贓就是贓物,贓物者,本人所不取也……」

「沒錯沒錯,正直善良如我,品德高尚如我,分贓之事,不為也……」

「哈哈……說得好啊,深得我心,走,大家同去同去……」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一邊談笑著調侃著,一邊紛紛站起身來,竟然真的有一同離去的意思。

「都給我站住……」龍天又好氣又好笑又感動的喝道:「坐下,都坐下,誰要敢走,休怪我翻臉。」

「這是幹什麼?這麼說就沒意思了不是?何必呢……」眾兄弟嘻嘻哈哈的,卻真的都停下了腳步。

「我知道你們是什麼意思,我也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

龍天認真地看著眾人,輕聲道:「可是你們若是真的當我是兄弟,就不應該拒絕,你們這麼做,想過我的感受沒有?」

「我手中明明有能夠幫助到兄弟的東西,卻不與兄弟分享,而是讓它們爛在我的手中不能發揮作用,這讓我情何以堪?」

「不管多麼珍貴的天材地寶,最終的作用,不是為人所用的么?明明有卻不捨得用,跟守財奴有什麼區別?」

「你們知道,不論是為了武學巔峰的夢想,還是為了晴兒,中州,都是我前進道路上不可避免的一站,但是要想走到那一步,實力,是不可或缺的。」

「你們也是一樣,身為武者,誰沒有登臨絕巔的夢想,誰沒有成為強者的渴望,如今機會在面前,為什麼卻要放棄?」

「覃老哥,可還記得凌長風?可還記得我們與蒼月門的仇?可是若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憑我們如今的的實力,何年何月才能報仇?」

「羅瑞峰,你難道忘了銳金門顏家了么?顏驚雷武王巔峰修為,麾下高手眾多,你若不能勇猛精進,什麼時候才能報的了你羅家的血海深仇?」

「還有你們,羿烈、華罡、清風、孔龍……你們是沒有血海深仇要報,但你們就不想讓家人為你們驕傲?你們就不想成為夢想中的那個強者?」

「兄弟如果有難,兄弟要去報仇,你們幫不幫?兄弟們突飛猛進,一路高歌,你們就願意被遠遠地甩下,跟不上兄弟的步伐?」

「那麼,我這裡有可以讓你們提升進步的東西,你們為什麼不肯要,為什麼不肯用?」

「別說什麼,那是我拚命得來的之類的話,那是矯情,那是沒把我當兄弟,那是把自己放在了外人的位置上。」

「真正的兄弟,我的,不就是你的?真為兄弟好,那就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將來憑自己的實力去獲取更多更好的修鍊資源,再與兄弟們分享,那才是良性循環。」

「我的夢想是,在武學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越走越高,直至登臨絕巔,但我希望這一路上,不是孤孤單單形影相弔的一個人。」

「我希望在前進的道路上,不僅有紅顏在側,還要有兄弟相伴,雖然不一定總在一起,但心中卻始終有著那一份牽挂與關心。」

「但這一切都需要我們進步,進步,不斷的進步,而不是假模假式的客套,虛情假意的矯情。」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龍天也不覺有些激動,最後說道:「好了,言盡於此,如果誰還要走的,請便!」

說完龍天一屁股坐了下去,端起茶杯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剛才一番長篇大論,可是說的口乾舌燥的。 (感謝好友潤德先生、十月的瘦馬、俗透幸福、救心玩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龍天這一番話說下來,眾兄弟走肯定是沒人走了,但卻也一個個臊眉搭眼的,訕訕的不知說什麼好,氣氛竟然一時有些尷尬。手機訪問

「好,說得好!」

還是覃雲天率先打破了僵局:「剛才這事兒,是我挑的頭,還是怪我,唉,幾十歲的人了,卻還沒有龍天你看得通透。」

名門賢妻 覃雲天搖頭嘆息著,邁步走了回來,沖著龍天一伸手:「老哥哥跟你認錯了,拿來吧!」

「什麼?什麼拿來?」面對覃雲天的變化,龍天一愣,瞠目問道。

「分贓啊!」覃雲天笑眯眯的,狡黠地說道:「以你的脾氣,既然說了分贓,就一定是早就按每個人的條件分配好了的,我那份呢?快拿來。」

「我……」龍天竟一時間無言以對,只得苦笑著說道:「好吧,真是被你打敗了,拿去。」

說著,龍天拿出了早已預備好的一個儲物戒指,扔給了覃雲天。

「卧槽,龍天這小子真的發大財了,連分東西都是用儲物戒指裝的,一人一個么?我的呢,拿來拿來……」

「還有我的,還有我的……趕緊的,別墨跡……」

「分贓了、分贓了,趕緊分完吃飯去,龍天請客啊……」

「廢話,當然得這小子請,這小子發了,不吃他吃誰?」

「沒錯,剛才兄弟們客氣一下,看把這小子矯情的,必須請客……」

「就是,發財了不起啊,大傢伙加把勁兒,吃窮他……」

「龍天快點兒的,我的呢……」

龍天瞠目結舌的看著這幫子說變臉就變臉的傢伙,忍不住罵道:「滾蛋,你們這幫傢伙居然倒打一耙,不分了,老子今天不分了,咋地……」

「這小子居然說不分了,這是要食言而肥啊,兄弟們,咋辦?」

「揍他,竟然敢食言而肥?先把他揍腫了再說……」

於是,一幫兄弟們擼胳膊挽袖子,不懷好意的壞笑著,將龍天圍在了中間,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架勢。

「慢著、慢著……我分,我分還不行么?」龍天見勢頭不好,很沒節操的認慫了,乖乖的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儲物戒指,一人一個發了下去。

「龍天,我的呢,我的呢,你可不能只顧兄弟,不管姐妹啊……」

被擠在外面的孔雀焦急地大叫,在這些人面前,高傲冷艷的孔雀完全變了一個人,就像是一個嬌憨的小姑娘,俏皮可愛。

「有、有,怎麼能少了我們孔大小姐的呢?」

龍天笑著,揮手趕人:「你們這幫夯貨,拿了東西還不閃開,給兩位美女讓路啊,真是一點風度也沒有。」

眾兄弟嘻嘻哈哈的讓開,孔雀和謝靜順勢便走了進來。

「這是孔大小姐的,這是謝大小姐的,都有……」龍天笑嘻嘻的,分別將兩個儲物戒指交到孔雀和謝靜的手中。

孔雀喜笑顏開的接過戒指,去查看裡面的東西去了。謝靜卻是看都沒看,只是握在手中,雙眸勇敢的注視著龍天。

「龍天,你給的東西,我要。」謝靜的聲音,細細柔柔的,卻帶著堅定:「但是,我不是你的兄弟,也不做你的姐妹。」

不是兄弟,也不做姐妹!

龍天無言苦笑,他如何聽不出謝靜話里的意思。

紅顏在側,兄弟相伴!

這可是龍天剛才自己說的,夢想的狀態,不做兄弟姐妹,那不就是……

眾兄弟也逐漸安靜了下來,卻沒有人敢拿這個話頭打趣開玩笑。

謝靜對龍天的感情,大家都看在眼裡,可龍天對柳晴兒的感情,大家也都看在眼裡,這事兒,可不是能夠隨便開玩笑的。

其實眾兄弟們對這件事兒一直不太理解,這個世界三妻四妾十分正常,龍天跟柳晴兒感情雖好,但對謝靜也並非無情,乾脆一起要了不就得了?

可龍天卻似乎十分執拗的,不肯主動接受謝靜,似乎對此事特別的在意。殊不知,他的這種堅持,在所有人的眼中,才是特立獨行的。

「咳、咳咳咳、咳咳……」龍天突然之間就像是染上了肺癆一般,劇烈地咳嗽起來,而且大有一發不可收拾的跡象。

只是他做得未免太也明顯,明顯到是個人就能一眼看出來的程度。

只能說,龍天這貨,智商也許是有的,而且還不低,但是這情商么?實在是……

尤其是在感情方面,實在實在是……

「噗嗤……」

雖然謝靜在說出那番話后嬌羞的面色緋紅,卻仍是忍不住被龍天的表現氣得笑了出來。

「你放心,我並沒有逼你的意思,你也不必……」謝靜大是幽怨的瞪了龍天一眼,轉身走到了一邊。

一旁的孔雀羨慕又佩服的看著謝靜,既羨慕她的勇氣,又佩服她的洒脫,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種「我不如她」的感覺。

「咳、咳咳……」

龍天被謝靜一語道破,心中更覺尷尬,正準備說點什麼緩和一下尷尬的氣氛,卻一不留神被口水嗆到了,這次卻是貨真價實的咳嗽起來,絕無花假。

眾兄弟在旁邊看的好笑,終於忍不住都笑了起來,鬨笑聲中,總算將那種尷尬的氣氛衝散了少許。

這時候眾兄弟才注意到,龍天給他們的修鍊資源,竟然不是想象中的靈藥靈草,竟然大部分都是一瓶瓶的各類丹藥。

「卧槽,你給我的修鍊資源中,怎麼大部分都是六品丹藥,你是發現了丹藥宗門的遺址么?」

「咦?我的也是哎……療傷丹藥、解毒丹藥、回元丹藥、神魂丹藥、破障丹藥……我的天啊,全都是六品級別的?」

「我的也是,我的也是……老大,你這是……」

「這怎麼可能?老大,怎麼回事……」

在這些人中,龍天應該是年紀最小的,就連沐清風都比他大了兩個月,可是不知不覺中,龍天卻是奠定了老大的地位,眾兄弟不自覺的就會以他為中心。

雖然平時並不會宣之於口,但心中卻早已認可,所以在震驚之下,不自覺的,「老大」兩個字就順理成章的喊了出來。 (感謝好友黎家大少爺、十月的瘦馬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你們的老大,可還是一名六品煉丹大師呢,你們都不知道吧?」覃雲天微笑著說道,手中卻在愛不釋手的把玩著龍天給他的一柄法器長劍。手機訪問

龍天手中的法器,並不足以令眾兄弟人手一件,再加上眾人的實力也還不足以發揮法器的威力,所以龍天這次只給了覃雲天一柄法器長劍,其他人都只是利器級別的。

當然,羿烈已經有了法器弓箭,就不必再給他了;還有靳華罡,龍天早已經將金綱全的金家無敵槍傳給了他,也是不必另外再給了。

「老大你竟然還是一名煉丹大師?太好了,以後不用擔心丹藥的問題了。」眾兄弟聞言都是歡欣雀躍。

不管什麼樣的靈藥靈果,大部分都是在煉製成丹藥后,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用,直接服用的話,浪費是絕對不可避免的,而且不如丹藥那麼有針對性。

穆總的福氣嬌妻 如今龍天竟然是煉丹大師,那也就是說眾兄弟以後的修鍊資源,完全可以做到最合理的利用,將利益發揮到最大化,眾人如何不喜?

「龍天,這是我在秘境空間的的收穫,都給你吧,煉製成丹藥后大家再根據需要分配好了。」羿烈毫不猶豫的扔過來一個儲物戒指,不客氣地說道。

「對對,還有我們的,雖然不多,但也一塊給你好了,你煉成丹藥后再合理分配。」眾兄弟也紛紛將自己的收藏都拿了出來,遞給龍天。

「喂、喂,你們這是要累死傻小子啊……」龍天憤怒地大叫:「我以後都不用修鍊了,光給你們煉丹得了。」

「老大,我們也很同情你,但是沒辦法,誰讓我們都不會煉丹呢?」

「說的對呀,能者多勞、能者多勞……」

「好吧、好吧……算我倒霉!」龍天搖頭嘆息著,將眾多資源一一收了起來。

然後,龍天突然嚴肅起來:「還有一樣東西,要分給大家,不過大家要記住,千萬不要被別人知道,你們手上有這玩意兒,否則會有大麻煩的。」

「什麼東西啊,這麼嚴重?」大家紛紛好奇的問道。

「自己看!」龍天取出一個個玉瓶,分別交到大家的手中,這些玉瓶,可比給韓旭之的要大上不少。

「元靈液?!」第一個拿到手的覃雲天打開一看,忍不住驚呼了出來。

「嘶……」眾人不約而同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竟然是元靈液?

「噓……噤聲,此事不可為外人所知。」

龍天小聲喝止,眾人也都瞭然的點點頭,閉緊了嘴巴。

開玩笑,元靈液啊,要是被外人知道,竟然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的元靈液,那還了得?別的不說,自己等人就等著永無寧日吧,能保住性命都算是萬幸了。

本來龍天得到的元靈液並不多,也沒有想著如此大手筆的分發,只是準備在煉丹的時候用上一點,來提升丹藥的品質。

畢竟,他所得到的那小半池的元靈液可謂是無本之源,用一點就少一點的,得精打細算才行。

可是,在小世界成型之後,隨著天地靈氣的越來越濃郁,龍天驚喜的發現,在獸神嶺之巔,靈氣最為濃郁的地方,以他手中的小半池元靈液為引,竟然已經開始自動凝結元靈液了。

雖然速度極為緩慢,但畢竟是有了源泉,所以龍天也就不再小氣,索性來了個大派送,眾兄弟人手一份,韓旭之也有一份,還讓他給柳晴兒帶去了一份。

「龍天說得對,趕緊都收起來,從今以後不許再提。」覃雲天手一翻,已經將自己的一份元靈液收了起來,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就算是只有自己人在的時候,也不許再提。」

「知道了。」眾人也都迅速的收起了自己元靈液,對覃雲天的話沒有任何異議,隔牆有耳的道理不用說,大家也都是明白的。

所有人都知趣的沒有問龍天從哪裡得來的這等天材地寶,龍天肯將元靈液拿出來與大家分享,這態度便已經決定一切了。

「龍天,你如今已是武王修為,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覃雲天迅速轉移話題,笑著問道。

「打算?」

「是啊,元武學府的規矩,武王修為已經可以選擇畢業了,你是怎麼想的?」覃雲天繼續問道。

「我暫時還不想離開元武學府,我還需要學習、歷練,覃老哥有什麼主意么?」 皇后管月 龍天虛心請教。

「一般來說,元武學府的弟子在修鍊到武王境界之後,如果不想畢業離開學府的話,都會有兩個選擇。」

覃雲天顯然早就打聽過這些事,侃侃而談道:「第一個選擇,就是留校做一名執事,或者去外院做一名導師,自然就可以繼續留在學府之中,也可以繼續學習。」

「第二個選擇,則是每月接一定的學府任務,賺取相應的貢獻點,以支付繼續留在學府學習與修鍊的費用。」

「第一個選擇相對穩定,第二個選擇相對自由,就看你自己怎麼想了。」覃雲天說完,便看著龍天而不語,似乎對龍天的選擇早已心中有數。

果然,龍天在略一沉吟之後,便很快作出了決定:「我還是選擇第二種方式,第一種方式太按部就班,不適合我。」

「好,我會替你安排,到時候你去辦一下手續就行了。」覃雲天沒有絲毫意外,點頭笑道。

「好啦,分贓大會到此結束,走,吃大餐去,我請客!」龍天長身而起,一聲大喊。

「好啊,吃大餐去,我早就餓了……」

「去『老七家飯館』,那裡的菜好吃極了,包你流口水……」

「吃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檔次一定要高,什麼貴吃什麼,龍天可是發了大財的……」

「對對對,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