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你的變身術已經被我破了,我看你還能扛到什麼時候。」

劍南越戰越勇,戰意加上怒意,讓他的氣勢,到了空前的地步。

「受死吧!」石破天驚一劍。

轟隆隆!

劍芒擦著葉雄的身體而過。

雖然沒有將他砍中,但是,巨大威勢的直接將他震飛出去,在沙塵之中滾出幾十米,這才停了下來。

場外,歡呼聲尖叫起來。

劍閣弟子遍布西方星域各地,劍南山這一戰,引來很多劍閣弟子圍觀。

「閣主,殺了他。」一名劍閣的弟子喊道。

「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呼聲驚天,如同狂潮,震聾發聵。

幽冥跟阮玫瑰臉色發白,全都非常難看,擔心之色現於臉上。

卓無雙,血屠,無情,全都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恨不得衝出去幫忙。

劍南山手執點蒼劍,閃身落到葉雄身體,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姓江的,不可否認,你是一個天才。西方星域每隔幾十年都會有天才出現,但是最後都死了,知道為什麼嗎?那就是因為太狂妄,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華娛巨星天王 刷,一道劈出!

葉雄布出冰凍結界防禦。

劍芒將冰凍結界擊破,去勢不減,轟地擊落他的身上。

葉雄低看一看,胸口被砍出一道刀痕,血涌而出。

下一刻,又一道凌厲劍芒劈來,將他連人帶劍劈飛出去,轟地倒落到地上,塵土飛揚。

「阿雄。」

「師傅。」

「主人。」

一行人紛紛從人群之中衝出,落到禁制之上,想要衝進去救人。

「站住,擂賽的時候不得進入,否則殺無赦。」魏天澤喝道。

「心怡,不可胡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卻是絕情閣的閣主郁鳳仙。

這一次大戰,連幾大閣上都被驚動,郁鳳仙也來了。

幽冥掌心之中,一把透明冰劍露出一截劍尖,如果葉雄真的有危險,她會不顧一切地衝出去。

到時候,她可不管什麼規矩。

「閣主,殺了他。」

「殺了他,為無痕師兄報仇。」

「把他的四肢斬斷,讓他像狗一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場下那些劍閣的弟子,歡呼聲更加響亮。

還有一些支持南劍山的,浪潮似的聲音,把禁制都震動了。

彷彿葉雄是罪大惡極的人一樣。

葉雄爬起來,胸口一陣陣疼痛,氣血翻滾!

果然,金丹巔峰跟半步元嬰,還是有差別。

火靈還沒回來,山嶽巨猿又被破,他的最強神通都無法施展,難道真的要啟動黑石項鏈?

他手掌中,已經將黑石項鏈握住,準備啟動。

就在這時候,一道火光突然從他芥子石頭裡面出來,進入他的身體,正是火靈。

「火兒,你回來了,五行劍修復了嗎?」葉雄頓時大喜。

「已經修復好了,你師傅正在測試威力,馬上就能出來了。」火靈說道。

「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

葉雄心潮洶湧,心裡悶著的氣,化成一聲長吼,直衝天際。

剛才被打得那麼狼狽,是時候反擊了。

「火兒,冰兒,把力量給我。」葉雄喝道。

冰靈一直在葉雄身上觀戰,但是沒有葉雄的命令,不敢出來,早就悶得慌了。

特別是主人受傷的時候,她幾次都想衝出來,跟對方拚命,她還在想,如果主人真的有生命危險,她會不顧一切地衝出來,到時候什麼都不管了。

「火兒,剛才主人被欺負的很厲害,看咱們的了。」冰靈激動地說道。

「好,咱們讓他知道我們的厲害。」

冰靈跟火靈,同時將自己的力量,全都過度到葉雄身體之內。

吞服獸核,在芥子空間裡面比外面多十倍靈氣的地方修鍊,此時火靈跟冰靈,力量已經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

加上此時戰意旺盛,葉雄能感覺,澎湃的力量如同洪潮一樣,湧進自己的身體裡面。

這是憤怒的力量。

他這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之間,火靈跟冰靈的實力,已經成長到這麼強大的地步。

一個金峰巔峰打不贏你,三個呢?

「劍南山,你以為戰鬥要結束了嗎?」葉雄身上本來已經漸漸減弱的元氣,突然如同沸騰的開水一樣,爆炸一般衝天而生,直上千萬米,兩種氣勢,一藍一紅,涇渭分明。

「戰鬥,這才剛剛開始呢!」葉雄冷冷地說道。

「怎麼可能?」

看到那鋪天蓋地的氣勢,劍南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但是他,場下所有的人,全都震驚了,不解地看著禁制之中的葉雄。

這種感覺,就像已經瀕臨死亡的人,突然活了過來一樣。

魏天澤,南宮寒,相視一眼,從對方眼睛看到相同的氣息:金丹巔峰修士,發出這麼大強的氣勢,可能嗎?

卓軒轅意外的臉上,變得有些難看,眼芒閃爍著,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陸山同樣十分震驚。

原本他以為劍南山根本就不用自己的無鋒劍,但是現在看來,還不一定呢!

阮玫瑰緊緊地摟住幽冥激動地說道:「心怡姐姐,我知道他肯定還有後手的,咱們有希望了。」

「看來火靈已經進入他的身體的,五行劍應該差不多修補成功了,我真想看看,幾千年前,讓整個亂星海都瑟發抖的五行劍,威力恐怖到何種地步。」幽冥激動地說道。

卓無雙,血屠,無情,都非常激動。

「我說過,師傅沒那麼容易敗的,他一定有後手。」

「師傅從來都沒有讓咱們失望過。」

「不愧是我師傅看中的人,不簡單啊!」

……

「迴光返照而已,我就不信,你能多厲害。」劍南山冷哼一聲。

「信不信,你很快就知道了。」

葉雄背上風雷翅再次展開,半空之上的藍紅兩種氣勢,被收了起來,回到他的身邊,在他身體周圍,凝聚成六顆珠子,圍在身邊,滴溜溜地旋轉起來。

六顆珠子藍紅相間,體表雷紋密布,一看就知道蘊含著十分恐怖的威勢。

這六顆能量球,蘊含了葉雄跟冰靈火靈所有的力量。

本來他想凝聚成一顆能量球,但是一顆太少了,他沒有把握一定能打中,所以凝聚成六顆。

六顆不多不少,即能拖延時間,讓燕北書試完劍,又能攻擊。

「劍南山,輪到我攻了。」

風雷翅扇動,葉雄身體化成一道閃電,落到劍南山身邊,一顆珠子彈了出去。

斬!

劍芒與珠子相撞。

轟隆隆!

禁制一陣動蕩,卓軒轅跟南宮寒,魏天澤,連忙出手防護。

爆炸般的威勢震蕩出去,兩人同時退飛出去。

「木兒,出擊。」葉雄一聲大吼。

轟隆隆。

大地再次龜裂起來,無數青蛇一樣的蔓藤植物沖土而出,密密麻麻,如同海藻一樣,直指天空。

換在平時,劍南山還真不把這些攻擊看在眼裡,但是他很忌憚那六顆珠,被那東西擊中,可不是鬧著玩的。

而且他的風雷翅,速度不比自己慢。

劍南山一邊提防著葉雄身邊的珠子,一邊躲劈著蔓藤攻擊。

這樣的機會,葉雄怎麼可能放過,現在的他,等於四個人戰劍南山,如果還不能贏,連他自己都說不過去。

右手一抄,將第二顆珠子抄在手裡,葉雄身上金光閃爍,再次將不破金身施展出來。

自己有金身護體,哪怕同歸於盡,也是他先死。

「劍南山,第二顆來了,承受我的怒火吧!」

葉雄握著冰火珠,直接從正面攻擊,準備來個火星撞地球。

重生之末世行 剛才他怕硬撼,現在怕的是劍南山了。

斬!

一道劍芒劈出。

葉雄將手裡的冰火珠子彈了出去。

轟隆隆!

爆炸聲響起,形成狂風一般的波動。

葉雄剛被震飛,馬上就將第三顆珠子抄在手裡,繼續出擊。

轟轟轟轟!

不停的炸爆聲響起來,整個禁制之內,那裡土已經碎得不能再碎,全都被輾壓成粉,連一顆完整的沙子都沒有,全都被輾壓成齏粉。

如此強大的威壓之下,除了齏粉,還有什麼東西能存活?

場外的人,已經震驚得不能再震驚了。

天都城多長時間,沒有試過這種程度的大戰了?

「劍南山,去死吧!」

最後兩顆,一左一右,被握在雙手之中。

葉雄已經把他逼退在西北一角,那裡是魏天澤的守護地方。

劍南山,已經退無可退。

兩顆珠子,彈了出去。

轟轟!

巨大的波動,讓全力護住禁制的魏天澤也承受不住,直接被震飛幾百米。

「魏兄,我來幫你。」

南宮寒化成一道流光,直接來到魏天澤身邊,以兩人之力,這才將禁制穩住。

此時的禁制之內,兩人再次被強大的波動震飛出去。

葉雄被震飛出幾公里,劍南山則撞在禁制之上,倒落地上。

葉雄大口地喘著粗氣,背上的風雷翅也收了起來。

剛才六顆珠子,幾乎已經消耗掉他所有元氣。

「我的不破金身都差點要受重傷,我就不相信,你會沒事。」葉雄望著爆炸中心,喃喃說道。

良久,塵埃落定,那裡出現一道人影。

劍南山全身是土,滿身血跡,手中的點蒼劍,只剩下半截。

剛才那場大爆炸,讓他最引以為傲的神兵,在抵禦的時候,被震斷了。

場下,死一般的寂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