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沒事。」

即使心中憤怒無比,剛田還要裝出無所謂的樣子,只是他擺手時帶起的水滴暴露了他現在的糟糕狀態。

「啊,真的不好意思。」看著剛田濕漉漉的衣服,小詩再次道歉,「您的外衣一定弄髒了吧,我幫您洗洗吧。」

「不,不用。」

剛田的身體一僵,連忙拒絕。

「這怎麼行,總不能讓您穿著濕漉漉的衣服出去吧。」

「那……好吧。」

剛田最終換了一身小詩父親留下的衣服,回到了客廳休息,脫下的衣物則交給小詩清洗,正當她低頭忙碌的時候,突然發現那件灰色的上衣動了動,然後露出了一雙深藍色的耳朵。

「小卡比獸?你躲在衣服下面幹什麼?」

「對了,我正好有事要跟你說。」

看到一向語氣溫柔的小詩也表情嚴肅,似乎是要追究之前兩次的舊賬,小卡比獸連忙跳了出來,翻看上衣的口袋。

小詩驚訝的看著它的舉動,暫時忘記了要說的話,直到看著它從右邊口袋裡找出一個裝有黃綠色液體的小瓶子。

「小卡比獸,不經允許亂翻別人的東西是不對的……咦,這個瓶子怎麼沒有標籤?」

少女終於發現了其中的不對,這種瓶子一般是裝藥劑用的,用完后也會有藥液殘留,通常不會反覆使用,除非是熟知藥性的醫師,但剛田先生不像類似的人。

「一個本該廢棄的瓶子內卻裝著用途不明的藥劑,很少有人會做類似的事情,剛田先生又為什麼要把它放進上衣口袋?」

正當她疑惑的時候,突然發現小卡比獸跳到了另一邊,正用小短手沾著盆里的水寫著什麼。

她帶著心中的疑惑的湊了過去,下意識念出了那個歪歪扭扭的單詞:

「君莎」

「小卡比獸,你竟然會寫字了?」

正在小詩心中驚訝,準備說出這句話時,卻在念出「君莎」這個單詞的瞬間感到一股惡寒,慌忙轉身,發現房間的門口那裡竟然多了一個人影!

那正是一臉陰沉的剛田。 剛田第一次放棄了偽裝,露出陰沉的面容。

他原本是偷偷從客廳那邊過來,設法取回放在上衣口袋的毒藥瓶子,卻沒想到它竟然出現在小詩手上!

結合她之後喊出的那句「君莎」,剛田不由得往最壞的方面聯想。

事情已經暴露,小詩正準備報警緝拿他!

「剛田先生,我們……」

小詩這才反應過來,看著手中的瓶子正準備解釋什麼,卻被一陣冷笑打斷。

「呵呵。」

剛田本就剛愎自用,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氣急敗壞的他不再猶豫,熟練地摸向腰間,扔出精靈球:

「去吧,阿柏怪,毒針攻擊。」

看著身前通體紫色,帶著詭異花紋的蛇形小精靈突然出現,並從口中噴出紫色的毒針,小詩慌忙間翻轉身體向一邊滾去,小卡比獸也受到這種無差別攻擊,立刻向另一邊跑去,躲避毒針的範圍。

看到兩個目標跑到相反的方向,阿柏怪卻沒有遲疑,像是感受到了訓練家的心思一般追著小詩攻擊,數不清的紫色毒針追蹤而去,在牆壁上留下了細小的針孔和腐蝕的痕迹,卻始終沒能追上那個靈活的身影。

隨著這個世界生物技術的發展,科學家們已經從抗火果等樹果中提取了有效物質,用於增強身體的體質和抗性,小詩在家庭富裕時吃過類似的藥劑,之後也一直食用一些含有微量抗性的樹果,體質遠遠超過小卡比獸印象中的普通人,因此行動敏捷,堪堪躲過了阿柏怪密集的毒針攻擊。

這一切並未出乎剛田的意料,優先攻擊小詩也是他的想法,一旦讓這個卡比獸的訓練家失去戰鬥能力,之後的事情就再無變數,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發現那個可惡的小卡比獸不見了,同樣消失的還有自己的毒藥瓶子。

「可惡!」

看了眼被阿柏怪的毒針追擊,卻總能提前一步躲開的少女,剛田心中遲疑了一下后,果斷從腰間拿出一個灰色橢圓狀的物體,按動按鈕后精確的向少女逃避的方向扔去,然後關緊房門,頭也不回的離開這裡。

到了現在,他終於發現這次行動中最大的變數竟然是那隻不起眼的小卡比獸,對方簡直像一隻洞察一切的野獸,緊緊抓住了自己唯一的軟肋不放,甚至還想反咬獵人一口。

這讓他頗感煩躁,以至於先用催眠彈釋放氣體讓棘手的訓練家昏倒,騰出時間對付它。

「既然你執意阻攔,那就留下來接受我的怒火吧。」

剛田帶著冷笑離開房間,果然看到了空無一人的走廊,心中卻沒有一絲慌亂。

「如果讓那個證據流落到外面的確很麻煩……但是,這裡和倉庫附近只有一條通道,完全是封閉空間,那個小傢伙又能跑到哪去?」

「更何況,我還有阿柏怪這把銳利的武器。」

剛田在走廊里停頓了幾秒,隨即吩咐道:

「阿柏怪,感受周圍的熱量。」

野生的蛇類小精靈天生具有感受溫度的能力,這也是它們能迅速發現獵物,無往不利的原因。

看到阿柏怪環繞了一圈,最終吐出信子指向的方向,剛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

「竟然躲在了那裡?真是有意思……」

回到卡比獸身邊不久,緊靠著牆壁的小卡比獸心中緊張,不時看向門口。

重生之拐彎向右 它之前帶著毒藥瓶子離開清洗衣物的房間時,在十字路口猶豫了十幾秒,才最終決定回到這裡。

按照它之前的想法,這裡是最危險的地方,剛田勢必不會放棄自己的計劃,而它完全可以躲在倉庫或者其他房間里,等到對方進入最裡面的卡比獸房間再突然跑開,帶著罪證找到君莎小姐,行動迅速的話有不小的機會人贓俱獲。

但就在它決定的一瞬間,心中不由得猶豫,想起了那隻兇殘阿柏怪對著小詩噴射毒針的場景,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除了軍方為了追捕罪犯訓練的小精靈外,其他各式各樣的小精靈都不會主動攻擊人類,這是人類和小精靈和諧相處的重要前提。

近幾年來,也從未發生過一起人類被非軍方小精靈技能傷害的事件,這是兩者數百年來共同努力的結果,小精靈也因此頗受喜愛,在人類社會的位置也逐步升高。

與之完全相反的是極少數完全野生的小精靈,它們的生活從未受到人類干擾,仍保持著原始的生活習性,靠著殘酷競爭和吞食其他小精靈生存,自然帶著一股冷血的野性,攻擊人類也毫不猶豫。

剛田的阿柏怪就應該類似那種,也許是特殊訓練出來的,可以推測的是,它仍舊保持了某種野外生存留下的技能,比如說氣味追蹤,比如說紅外感知。

而處在人類社會中的阿柏怪則不用為食物範疇,也不會經歷生死危機,這些技能在數百年間自然退化,取而代之的是對文字和圖畫的識別能力,還有就是向訓練家賣萌撒嬌的溝通能力。

感受到危機的小卡比獸知道情況特殊,不能按照常識選擇躲藏的方向,於是冒險回到了這裡。

如果對方心怯主動放棄收服卡比獸最好不過,若是他一意孤行,註定要發生衝突,它也想好了最後的手段。

小卡比獸一開始就注意到剛田將無用的口香糖包裝放進上衣口袋的動作,心中產生了懷疑,因此故意開啟水龍頭,找到讓對方脫下上衣的機會,拿出證物的同時又注意到剛田的暗中窺視,故意讓小詩喊出君莎的名字,產生誤會,主動暴露這一切,只是最後低估了對方的喪心病狂。

沒想到對方毫無退意,還打算用兇惡的阿柏怪攻擊它們,當然,他也有所顧忌,不敢弄出人命,否則就不會只有毒針攻擊這麼簡單了。

仔細謀劃了這麼多,小卡比獸自然不會在現在放棄,之後的一切就看對方的選擇了。

幾分鐘后,一陣腳步聲逐步靠近,直到那個帶著冷笑的男子和那隻紫色的小精靈的身影來到門口,讓小卡比獸下意識站了起來,凝視看去。 順著阿柏怪的指引,剛田最後回到了卡比獸所在的房間,發現了小卡比獸的身影。

他帶著冷笑,原本準備上前嘲諷幾句,卻忽然頓住腳步,盯著小卡比獸的神情。

江州軼事 它眼神凝重,卻沒有慌亂,像是沉著冷靜的戰士蓄勢待發,只欠進攻命令,這讓他覺得荒謬,愚蠢的小精靈身上怎麼會有如此複雜的情感,但事實偏偏如此。

因此他猶豫了一下,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景象。

此時正是下午三四點鐘,一天中最熱的時候,反倒是這間屋子由於小卡比獸的搗亂打開了水龍頭閥門,遍地是水,變得涼爽不少。

除去被他堵住的大門,屋頂由透明玻璃構成,能看到廣闊蔚藍的天空,但終究是密閉的,無論如何小卡比獸也無法逃脫。

巡視了一圈確定內部擺設沒有問題后,剛田用盡了最後的耐心,準備收服卡比獸了,畢竟,小詩和幾個鄰居關係很好,據他觀察,再過半個小時就到了她們來這裡串門閑談的時候,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去吧,暗黑球。」

他在心中喊了一句,順著狂熱的目光將手中的紫黑色精靈球扔了出去。

這種暗黑球是專門為了掠奪精靈研製的,可以混亂原精靈球和小精靈的聯繫,達到重新收服的作用;也可以做到束縛精靈控制它的行動,但會受到一定抵抗,最好是帶回去慢慢馴服。

眼看暗黑球就要碰到卡比獸龐大的身軀,誰知異變突生,一直酣睡的卡比獸突然翻了個身,讓暗黑球的軌跡發生偏離,作為高科技產品,暗黑球自動發出紫光,想要強行收服,卻被不耐煩的卡比獸一巴掌轟走,同時坐了起來。

「它,它竟然醒了!?」

看著紫黑色精靈球磕磕絆絆的滾向一邊,剛田不由得愣住,想不明白剛才發生什麼。

由於視線被卡比獸龐大的身軀遮擋,他看不到那邊發生的情況,但也不願之前的苦心經營就此化為烏有,打算趁著卡比獸剛醒的時候先發制人。

「阿柏怪,使用毒針。」

這是阿柏怪最熟悉的技能,命中率高,同時可以將毒素注入對方體內,不斷消耗體力,為後續的進攻提供便利。

「剛比!」

聽見卡比獸被毒針擊中發出的憤怒咆哮,剛田自然不會等著對方反擊,立即吩咐道:

「繼續攻擊,大蛇瞪眼。」

聽到命令的同時,阿柏怪龐大的身體突然盤起,將腹部的黑紫色花紋露出,閃出陣陣紫光,使得它眼中閃過一道詭異的光芒,迎著卡比獸的目光。

剛田對這一招充滿期待,長期效力於地下組織,他接觸的都是偷竊、暗殺等勾當,雖然成功次數不多,卻也始終沒被君莎等人抓住馬腳,依靠的便是熟練謹慎,環環相扣的計劃,「大蛇瞪眼」就是其中之一。

藉助阿柏怪身上的奇異花紋,可以讓被它凝視的小精靈陷入迷惑和幻覺之中,嚴重者還會行動困難,即使計劃失敗也能藉助它逃之夭夭。

之前數次這一招讓他的敵人,無論是人類還是小精靈都無法抵抗,卡比獸絕非一般精靈能比,不知道能削弱多少影響。

他在下命令時就已經想過之後的各種發展和相應的應對方法,但當看到卡比獸猛地轉身,右手寬大的熊掌順勢將阿柏怪拍翻在地時,還是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於是他只能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裡,看著卡比獸將左手握著的一顆粉紅色果實扔進嘴裡,然後走向倒在地上的阿柏怪。

「那是甜果!」

「該死!被算計了!」

他見到那顆果實的一瞬間恍然大悟,猜到了卡比獸被喚醒的原因,想到這一切都是一隻不起眼的小卡比獸設下的局,突然感到不寒而凜。

在外衣里的證據被發現后,他就懷疑起了小卡比獸,在它搗亂澆濕衣服後計划就徹底暴露,顯得太過巧合,不過,他心裡還是抗拒對方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有少數精靈的確天生聰慧,擁有和成年人相同甚至更強的思維能力,只是都會被聯盟派出專員加以觀察,給予認證,承擔一些被科學家研究任務的同時,享受著明星般的待遇。

「一隻窮到吃不飽飯的小精靈自然不會被聯盟認證過,也許只是巧合罷了。」

正因為這種心理作祟,他在看到小卡比獸臨危不懼的時候,想到了觀察周圍,卻沒想到對方竟然敢對他設下圈套,否則又怎麼想不到卡比獸會被食物喚醒這一點!

歸根結底,在他心中存在一種偏見,認為小卡比獸這種只會賣萌的小精靈遇到危險后瑟瑟發抖才是常識,只可惜,這隻小卡比獸不太一樣。

同時他也明白了卡比獸憤怒的原因,對方的特性恐怕是免疫,之前的毒針根本沒起到作用,只是略微引起了疼痛,打擾了它進食的興緻!

剛田在一瞬間想了太多,實際上卡比獸才剛剛到達阿柏怪面前,反應過來的他立即喊道:

「阿,阿柏怪,使用……」

還沒等他說完,就看到被激怒的阿柏怪激發了野性,主動向體型龐大的卡比獸露出毒牙,卻在一瞬間被寬大厚重的左手輕易抓住脖子,右手向後輪了一圈,帶著轟隆的風聲向阿柏怪的腦袋砸去。

卡比獸的拿手絕招,百萬噸拳擊!

小卡比獸仰著頭看著阿柏怪如同斷線的風箏被擊飛,隨著慣性撞在躲閃不及的剛田身上,同時倒下的場景,忍不住拍手叫好。

沒想到平時好吃懶惰的卡比獸這麼厲害,還是我名義上的母親!雖然它並不想承認這一點……

正當小卡比獸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發現大出威風的卡比獸滿意的摸了摸肚皮,然後就這樣閉上眼睛躺回了地上,不久后就響起了鼾聲。

「……」

小卡比獸拍了幾下腦門,覺得自己低估了卡比獸的惰性。

「補刀啊!趕緊起來補刀啊!」

「這種重要的時刻怎麼能睡著?多大的心啊!」

它焦急的看著眼前的局勢,阿柏怪已經倒地不醒,但剛田那個圖謀不軌的傢伙卻慢慢站了起來,他原本想慌忙逃跑,但看到卡比獸慢悠悠的睡覺后就鎮定了下來,收回阿柏怪的同時觀察著小卡比獸的表情。

「我曾空手擊敗過蚊香蛙和猴怪,對付這隻小卡比獸應該沒有問題,但對方詭計多端,誰知道還有沒有藏著的樹果。」

感到了強烈惡意的小卡比獸知道考驗心理素質的時候到了,一旦露怯很可能前功盡棄,因此冷靜的看著對方,既不露怯也不喪失警惕。

「這貨真的是小精靈?」

剛田盯著嚴陣以待的小卡比獸好一會,竟然看不出對方的內心活動,甚至開始懷疑自己之前的判斷。對峙了幾分鐘后,時間緊迫的他終於決定放棄,於是在安靜沉悶的氣氛中突然轉身,向大門外跑去。

留得青山在,早晚能回來!

就在這時,他身前突然出現一道火紅色躍動的身影,轉眼間就衝到他的身前,狠狠咬住褲腳,在他遲疑的片刻,一個穿著藍色警服的女子沖了上來,擒住雙手的同時將他壓倒在地。

「我無罪,你憑什麼抓我?」

剛田這才看清君莎的樣子,匆忙間爭辯道。

「這個孩子已經錄下了你犯罪的一切,其餘的跟我到警局再說。」

聽到君莎的話,小卡比獸下意識看了過去,只見穿著藍色警服的女士身後多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一個拿著小型相機,十多歲大的男孩。

「他似乎是小詩的弟弟小廉……難道一直有人躲在暗處拍攝這一切?我之前怎麼沒一點察覺……」 小詩有一個妹妹小安,7歲,和一個弟弟小廉,11歲,相比於小安活潑天真的性格,小廉給人的印象是另類而且突出——他的存在感極低。

這種情況從他出生便存在,而且隨著年齡增長愈加厲害,甚至類似於隱身狀態!

在小卡比獸的記憶中,有一次小廉熬夜看書,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昏昏睡去,這讓其他人心慌不已,在哪也找不到他的身影,關心弟弟的小詩甚至請求了君莎小姐出動……直到他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時,才發現了剛剛睡醒的小廉。

由此可見他的存在感有多麼薄弱,這件事最終引起了精靈聯盟科學家們的關注,他們派出專員確認此事後,認定這是一個可以在社會中和諧相處的,有研究意義的案例,並對他開展研究。

可惜到現在科學家們也未發現深層次的秘密,不過在為小廉提供了一段時間的心理輔導后,他的心態逐漸變得開朗樂觀,找到了自己的興趣愛好——攝影。

「隱身」的情況也隨之緩解了一些,仔細尋找還是能發現他的身影。

現在小廉每周都要用固定的一天去最近的金黃市協助科學家研究,無非是提取皮膚表皮細胞基因,對比細微的變化和詢問一些問題罷了,同時每年也能領取到聯盟發放的補助,緩解了一部分劇演館的經濟壓力。

正因如此,即使不同於常人,小廉也一直過著正常安定的生活。

小詩即使有時會忽略他的存在,也會在吃飯時習慣性多準備一副碗筷,在日曆上畫上弟弟的生日,每天留出一段時間和他談心……但小廉終究是有些內向孤僻,喜歡一個人看書攝影,也很少和小精靈們接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