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我說話的地方。」女人徹底惱了。

反手指著自己,厲聲質問道:「我是你大媽,怎麼就沒有我說話的地方了?」

「大媽?」高梅哼了一聲,原本就厭惡的眼神中,又多了一絲輕蔑。

用很輕,但每個字都非常清晰的聲音說:「我大媽可不是你,別亂攀親戚。」

女人的表情瞬間僵住,眼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通紅,帶著淚光的看向身邊的男人。

聲嘶力竭的質問道:「她說沒我說話的位置,你告訴她,我是誰!」

女人理論上說,確實是高梅的大媽。

不過,是續弦。

同樣來自於軍內的一個高幹家庭。

模樣不錯,家境好,從小就養成了一副眼高於頂的個性。長大后擇偶方面,也是高不成低不就。

既挑模樣又挑家境的,挑來挑去就把自己給挑成了大齡剩女。

軍內的男人很多結婚都晚,通常來說,女人就算年紀稍微大一些,也不至於找不到下家。

可趕上女人點兒背,家裡的老爺子一場急病沒救過來,家族中二代頂樑柱又卡在了關鍵節點上。

進,上不去。退,又不甘心。

眼見著當年身邊的姐妹們過得都不錯,女人急了,知道自己再耽擱下去,臨了要麼孤獨終老,要麼就只能找個破落戶。

一狠心,就盯上了高梅的大伯。

高梅大伯雖然是已婚男人,但高家門檻高度不錯,高梅大伯又是中年喪偶。

最好的一點是,倆人沒有孩子。

女人也是個狠性格,定準了目標后馬上展開攻勢。

各種大氣爽朗,各種賢良淑德。

一通表演下來,成功獲得了高家上下的好感。雖然家境開始走下坡路了,但畢竟骨架還在。

再說了,高梅大伯是續弦,要求太高也是不可能的。

於是,一段婚姻水到渠成。

可結婚後,女人勢力的一面逐漸展現了出來。

整天熱衷於聯絡交際,特別是高家老爺子沒了之後,就變得更加活躍了。

高家又是比較傳統的家庭,講究的是老人不在後長兄如父。

女人擺出大嫂的架勢,上竄下跳的給家裡的二代們謀划前程。還一天到晚的,掰著手指頭琢磨著三代的事情。

一年的功夫,就給高梅的一個哥哥一個弟弟,都聯絡好了下家。

隨後,又把視線轉移到了高梅的身上。

沒過多久,就聯繫上了宋家,給高梅和宋家小四牽上了線。

高家上下其實很多人,都對這位大嫂有些反感。

但反感歸反感,大嫂的上下運作,確實給高家人謀劃出了明朗的上升通道。

在這個老爺子不在了,全家沒有主心骨的時候。就算心裡再不滿,也不得不承認,大嫂確實有手腕有眼光。

高梅父母對大嫂的安排是心有不滿的,兩口子雖然是軍人,但一個是搞技術的,一個是搞科研的。

而且,還都沒有轉行政的打算。

憑真本事吃飯,對所謂的關係網並不熱衷。

但女人一句為了高家人的利益,就讓兩人反對的話跟本說不出口。

高梅守在醫院照顧劉毅的這些天,女人不止一次的聯繫高梅的父母,希望他們出面解決。

不過聯繫的結果是,高梅老爹進了什麼所謂的攻關組,斷絕了一切對外聯絡。

而高梅老媽則一直悶在實驗室,跟本不露面。

高密級的攻關組,女人再大的膽子也不敢闖。

實驗室她到是敢闖,不過高梅老媽可是鄭家的閨女。

。 當橘舟不好意思地第七次說「請再來一袋」的時候,他察覺了身後的氣息。

「安室哥?」

橘舟先是驚訝旋即打了聲招呼,安室透就住在自己隔壁,在這裡遇見也很正常。

只不過……橘舟伸出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攏了攏他的戰利品們。

——那一袋袋已經拆封的泡麵們。

打便利店秋風被熟人碰到什麼的,怪讓龍不好意思的…….

「你也在啊,」安室透回應了一句,目光停在了巨龍下意識想遮掩卻根本擋不住的泡麵上,「這是…..」

「這個…..」橘舟偷瞄了眼店員小姐姐發黑的臉色,輕咳一聲,「我本來只是來買包泡麵,心血來潮拆開看了一下,就發現沒有調料包…….」

對自己的運氣有著清晰自我認知的巨龍越說越覺得有點燒臉,說到最後見店員小姐的神情愈發僵硬,心虛的巨龍說了一半就不好意思得了便宜還繼續賣乖了。

「沒有調料包?」安室透不可思議地湊近察看,櫃檯上的禾穀拉麵是時下熱賣的牌子,被撕開的一個個袋子里除了孤零零的麵餅,再無他物,「這些——都沒有?」

店員小姐姐看不下去了,出聲解釋道,「我們承諾賠償一包同款泡麵,誰知…….」她目光掃過那一排泡麵,心頭一梗,也說不下去了。

誰知道跟BUG了似的,橘舟拆哪袋,哪袋報廢。

真是離譜了,這怎麼可能啊?!

要不是她親眼所見,她絕對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安室透懂了,但他又不懂了。

泡麵里沒有醬料包應該是個概率極小的事件吧,可是這連續七袋泡麵都開不出來一包調料的運氣…….

這….是真實存在的嗎?

安室透:嘆為觀止.jpg

他的目光從巨龍的戰利品上離開,轉而打量起了自己的鄰居。

安室透原以為自己的調查再加上一段時間的相處,他已經對鄰居很了解了。但無論是橘舟夜半暴捶花臂不良,還是今天的泡麵霉運,都讓他對橘舟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被安室透奇異眼神看得發毛,橘舟連忙小聲狡辯,「安室哥,我從小運氣就有點差,這可能就是力氣大的代價吧。」心機的巨龍在辯白的同時,還不忘暗戳戳地完善一下自己的怪力設定。

說著話,橘舟手下也沒停地又扯開了一包泡麵。

「嘩啦」一聲,引得兩人一龍齊齊看去——新撕開的塑料袋裡除了一塊光禿禿的麵餅,別無他物。

「嘶。」

橘舟假模假樣地倒吸了一口涼皮。

店員小姐姐有些受不了地捂上胸口。

安室透則是興味地微微挑眉。

「請再來一包。」橘舟腆著個臉說。

店員小姐姐抖著手從櫃檯下的紙箱里取出來了一包新的泡麵,顯然她現在已經有點接受無能了。

「能讓我試試嗎?」

「啊?沒問題。」

安室透躍躍欲試地接過了橘舟遞給他的泡麵,「嘩啦」一聲,一包醬料就從開口處徑直掉了出來。

安室透嘴角微撇,一下沒了興趣。

店員小姐姐則是脫力了似的長舒了一口氣。

巨龍揉了揉眼睛,他有點恍惚。

?區別對待能不能別這麼明顯?

「等等,這是什麼?」

巨龍眼尖地發現袋子里還躺著一張紅色的紙片,他奇怪地夾出來了那張從來不曾見過的紙片。

上面的「再來一包」四個大字,深深地刺痛了倒霉巨龍的雙眼。

??

巨龍檸檬.jpg

已經酸成檸檬的形狀了。

「中獎了啊。」

安室透湊過來看了一眼卡片,笑著將手裡的泡麵遞還給了橘舟,「恭喜啊。」

「我…中獎了?」

從來沒中過獎的巨龍稀罕地把小卡片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

他艱難地婉拒了兌獎,直到拎著裝滿了開口的泡麵和安室透一起走出便利店的時候,橘舟仍然有一種腳踩棉花的虛浮感。

手裡的小卡片輕飄飄的沒什麼重量,不似真實。

他,橘舟,倒了幾百年霉的巨龍竟然中獎了?

橘舟夢遊似地跟著安室透走出了十幾米,才回過來了味兒。他深吸了一口氣,猛地上前兩步,一把抓住了前面安室透的右手。

安室透渾身一僵,硬生生地忍下來了肢體的條件反射,沒誤傷冒失的鄰居,「怎——」

安室透的話,剛開口就卡殼了。

因為他一轉過頭,就見橘舟此時正在以一種混雜著崇拜妒忌和期待、有點令人毛骨悚然的神情凝視著他,「安室哥,你能把你的歐氣、不是、你的右手給我嗎?」

巨龍一點也不貪心,開出中獎小卡片的兩隻手,他只要一隻就可以!

「什——?」

……

……

(加更一章,新書求支持!) 三天後,飛往清海省的專機上,姜遠抿了口茶后便合上了手中的文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