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不怎麼樣。」葉銘無情地說道。

「小哥,你那個朋友有沒有成親啊?」另一個女生問道。

「沒有!他叫悠雲,是熾鳳山玄虛老人的徒弟!不但人長得帥還武藝高強!你看你和他是天作之合!我幫你介紹給他!」葉銘一改之前尬聊的樣子激動地和女生聊了起來。

「喂!你這傢伙是不是找打啊!」悠雲笑罵道。

「你還知道回來!」葉銘一看到少年立馬擠出了人群,憤憤地說道,「你知道我快被這群百姓煩死了嗎?」

「不知道。」悠雲學著葉銘的口氣笑著說道。

「你!」葉銘一時無言以對,只好把手裡的小鸚鵡朝少年扔了過去,「去啄他!」

「啊!」小傢伙十分威風地展了展翅膀,然後落到了悠雲的腳邊。 「這隻鸚鵡的叫聲為什麼這麼奇怪?」雷利好笑地問道。

悠雲彎下腰將想要啄自己鞋子的小傢伙提了起來,笑著對雷利問說道,「雷統帥你還記得我們在亂石崗遇到的小石妖嗎?」

雷利愣了愣,然後腦內靈光一現,看著在少年手裡不停撲騰的小鸚鵡驚訝地問道,「它就是那隻小石妖?」

「沒錯!這是我收服的超級靈獸……石妖鸚鵡!對!石妖鸚鵡!它能打能飛能聊天!簡直完美!我們之所以能消滅丁研,它可是居功至偉啊!」葉銘得意地抖了抖腿,大言不慚地吹牛道。

「能打能飛我就不說了,能聊天是怎麼個意思?」悠雲好笑地把小傢伙丟回到葉銘的懷中,然後抬了抬下巴道,「你和它聊一個我看看。」

「憑什麼聊給你看!我偏不!」葉銘摸了摸小鸚鵡的腦袋傲嬌地說道。

「啊!啊!」小傢伙也展了展翅膀聲援了一下自己的主人。

三人說話的工夫,樂夏已經派士兵安撫好了百姓,並承諾日後一定將他們送回硅岩堡,然後才成功脫身回到他們的身邊,「對了,你們準備什麼時候啟程?」

「現在就走。」悠雲想也不想地答道。

「這麼急?」樂夏吃驚地問道,而葉銘則早就自暴自棄了,「我就知道這傢伙不會讓我睡個安生覺。」

「司徒烈抓捕岌峨城武將肯定事出有因,我們如能早點查出個中緣由,說不定就可以改變現在被動的局勢。」少年認真地說道。

「悠少俠所言極是。」雷利十分贊同地點了點頭,而樂夏則招呼自己的親兵取來幾袋乾糧交給三人,「這些你們拿去在路上墊墊飢,等到了岌峨城后,我建議你們去千鳳齋一趟,那裡的燒雞燒鴨十分好吃,而且掌柜以前還是太子的侍從,應該能給你們提供一些有用的消息與幫助。」

葉銘一聽到燒雞燒鴨就想起狂風城的散智燒鵝,瞬間把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我們吃乾糧就夠了。」

「除了千鳳齋的掌柜外,樂將軍還知道其他願意給我們提供幫助的人嗎?」少年問道。

樂夏皺著眉頭想了想,然後嘆了一口氣道,「太子下獄的時候,親近他的官員大多被陛下清理了。如今岌峨城中的太子舊部少之又少,恐怕沒什麼人能幫得上忙。不過……」他說到這裡忽然停了下來。

「不過什麼?樂將軍你別吞吞吐吐的啊。」葉銘著急地催促道。

「不過我倒是想起一人來,如果他願意幫忙的話,你們應該會輕鬆許多。」樂夏苦著臉說道,「可惜他八成不肯出手相助。」

「那人是誰?我認識嗎?」雷利問道。

「你應該不認識,但肯定聽說過他的名號與事迹。」樂夏抬頭看著浩瀚的星空嘆了一口氣道,「十多年前,他當著文武百官的面怒斥陛下濫用術士不納忠言,並用自己的腦袋撞擊陛下的玉階下想要以死相諫……」

「你說的可是「鐵骨御史」張欽?」雷利立馬反應了過來。

「正是!」樂夏點了點頭道。

「鐵骨御史?」葉銘聽到這個名字后立馬拍著悠雲的肩膀笑道,「聽起來和鐵拳修羅是一對啊,哈哈哈!」

少年白了好友一眼,然後嫌棄地打掉自己肩膀上的手。

「可是我聽說張欽那次觸怒陛下后就被打入了死牢,沒過多久就死在了獄中。」雷利奇怪地說道。

「那並不是事實。」樂夏搖搖頭道,「原本陛下的確想要處死張欽,但是架不住太子一直苦苦求情,因此最終還是網開一面免去了他的死罪,只是秘密將他毒啞后丟出了岌峨城。」

「原來是這樣……」雷利聽到這個忠臣的悲慘下場后不勝唏噓,然後奇怪地問道,「既然陛下是秘密行事,那樂將軍你又是從何得知此事的?」

「因為被陛下派去逼張欽喝毒酒並把他扔出城的人,就是我。」樂夏苦笑地說道。

「這……」雷利沒想到樂夏竟然還做過這種事情,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個鐵骨御史如今人在岌峨城?」悠雲適時開口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沒錯,張欽當日身受重傷,但卻不肯離開岌峨城,硬是憑著最後一股力氣想要爬回城去。我於心不忍,就偷偷把他帶了回去,並給他留下了一些錢糧。」樂夏答道,「不過令我沒想到的是,他一個不能說話的殘疾人,竟然在短短數年內成立了一個專門幫助百姓解決事端的遊俠組織山陷會,岌峨城乃至周邊縣市都有他們活動的影子。」

「既然這個鐵骨御史這麼神通廣大,樂將軍你為什麼認為他不會幫我們?」葉銘不解地問道。

「葉神醫有所不知,山陷會只肯幫助一般的平民百姓,對其他人的委託一概不予理會,我和太子曾偷偷拜會過張欽幾次,結果全都被他部下趕了出來。」樂夏無奈地說道。

「連樂將軍和太子都不能得到他的幫助?那我們的確沒什麼希望了。」雷利認命地說道。

「我倒不這麼覺得。」悠雲忽然開口道,「我和葉銘本就是無官無職的平民,而雷統帥你也早已被革職查辦,我們三個不正是山陷會願意幫助的對象嗎?」

「而且此次事件攸關整個西嵬的生死存亡,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一般的平民百姓,所以張欽肯定願意幫助我們!」葉銘接著說道。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我這就給你們標出山陷會的位置!」樂夏說著就從自己懷裡掏出了岌峨城的地圖指著城北的一處菜市場道,「早晨的時候張欽他們一般會在這裡接受百姓的委託。到了下午山陷會就會轉移到城東的混沌攤,晚上則在酒樓門口,半夜……」

「等等!這個山陷會到底是個什麼組織?為什麼聽起來像是一群乞丐四處亂竄?」葉銘奇怪地問道。

「沒錯,他們就是一群乞丐,葉神醫你真厲害。」樂夏笑著說道。 葉銘的嘴角抽了抽,心說這山陷會聽起來挺霸氣的,敢情就是個丐幫啊。

「樂將軍,一群乞丐如何能幫助百姓?」雷利同樣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道。

「你可別小瞧乞丐,他們在岌峨城的勢力可大著呢!」樂夏笑著說道,「小到買菜送貨,大到懲奸除惡,他們都可以勝任。你知道去年被革職的羽林中郎將劉坤嗎?」

「知道,他因為巧取豪奪欺壓百姓被御史揭發,全家都被發配到北方去了。」雷利點點頭道。

「那你知道御史是如何掌握他犯罪證據的嗎?」樂夏接著問道。

「難道是這山陷會暗中相助?」雷利驚奇地問道。

「沒錯。而且他們不止揭發了劉坤,屯騎校尉魯丙節、折衝將軍蘇歡、靈台丞瑞信、護北都尉蔡印等貪官污吏的落馬或多或少都有山陷會活動的影子。」樂夏摸著下巴回憶道,「要是沒有他們,現在的岌峨城恐怕就是另一副光景咯。」

「這個山陷會果然神通廣大,看來只要得到了他們的幫助,我們很快就能知道岌峨城到底發生了什麼。」悠雲對著樂夏拱手說道,「樂將軍,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

「好!悠少俠你們多加小心,如果遇到什麼困難的話趕緊撤回峻陽堡來。」樂夏也對著三人拱了拱手道。

「對了,樂將軍你最好將峻陽堡好好搜查一番,我懷疑程康還在城內。」葉銘提醒道。

「程康他沒和蕭進一起逃走嗎?」樂夏說完就皺起了眉頭,「也對,之前巷戰的時候沒見他在蕭進身邊。不過他真有膽子潛伏在峻陽堡嗎?」

「他膽子還真的不算小。」葉銘將之前丁研企圖逃走,結果被人暗箭偷襲的事情告訴了眾人,「雖然我沒看清那人的相貌,但是丁研臨死前卻叫出了程康的名字,應該不會有錯。」

「我還真是低估他了。」樂夏笑著搖了搖頭道,「葉神醫放心,我這就讓士兵們搜查峻陽堡的每個角落,絕對讓程康無所遁形。」

告別樂夏后,三人趁著夜色沿官道一路狂奔。

葉銘一邊嚼著手裡的乾糧一邊問道,「雷統帥,照我們這個速度,大概還要多久才能抵達岌峨城?」

「不到半個時辰。」雷利答道,「不過想要進城的話又要再花小半個時辰。」

「這是為何?」悠雲問道。

「岌峨城作為西嵬的國都,防禦自然異常堅固。除去外圍瓮城外,內設九門九關九隘九護,每層關隘又都設有精銳把守,更有西嵬獅鷲騎士空中巡邏。所以我們想要偷偷潛進去必須費一番工夫。」雷利解釋道。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葉銘咽了一下口水,然後突然問道,「對了,悠然救你和曹丞相的時候是怎麼通過這些關隘的?他該不會帶著你們一路躲躲藏藏吧?」

「怎麼可能,憑我師兄搞事情的性格,八成是一路打過去的。」悠雲吞下自己的乾糧后說道。

「沒錯,悠少俠他的確是遇門破門過關拆關,當時直接把我和曹丞相嚇傻了,沒想到我們西嵬引以為傲的防禦設施在悠少俠面前就和紙糊的一樣。」雷利笑著說道。

「熾鳳山果然盡出些可怕的暴力狂,玄虛老人真是教導無方啊。」葉銘無奈地搖了搖頭道,然後就被悠雲拖到了官道旁的小樹林中。

「幹什麼!我就是隨口說說的罷了!」葉銘以為少年要揍他,於是急忙辯解道,而他懷裡的石妖鸚鵡剛想大叫,就被悠雲捏住了嘴巴。

「閉嘴,有人從官道那頭過來了。」悠雲低聲說道。

葉銘看了一眼同樣躲進了暗處的雷利,心說他們可真夠厲害的,竟然能在一片黑暗之中察覺到遠處的情況。

不等他再多想些什麼,一陣由遠及近的腳步聲以及用詭異的對話聲就飄了過來。

「你們說丁研的魔氣為什麼突然消失了?這傢伙不是一直嚷嚷著自己得到了古魔法的修鍊方法嗎?」

「呵呵,古魔法豈是他那種貨色能駕馭的?八成是修鍊的時候遭到反噬了吧。」

「你們還真覺得他拿到古魔法了?我一點都不不相信。」

「管他得沒得到,反正他的魔氣消失了,我們得趕緊過去分一杯羹。如果能分食掉他的屍體,我們的魔力絕對可以大增!」

「哈哈哈!豹尊者肯定沒想到他手下的四大魔使之一竟然會被我們吃掉!」

「來人界這麼久了,吃人早就吃厭了,這次我們一定要先一步找到丁研!」

愛你的橋,通往毀滅的牢 「放心吧,豹尊者貌似並沒人派人過來找他,而是專心治療王風那個蠢貨呢。」

「說起來豹尊者手下的四大魔使一死一瘋,你們說他會不會新收一些魔使?」

「就算真的新收也輪不到你!別做白日夢了!」

「這怎麼算是白日夢!我們的魔力雖然比丁研少了許多,但在人界也算是難逢敵手,豹尊者現在又是用人之際,說不定真會破格提拔我們!」

領主巫師 正當葉銘還在認真聽他們說話的時候,悠雲與雷利對視了一眼,然後直接朝著他們殺了過去。

「什麼人!」一個魔族立馬發現了從樹林里衝出的兩人,不過不等他說出第二句話來,悠雲已經一拳擊碎了他的頭顱。

由於聽到這貨魔族吃過人類,因此少年並不准備手下留情,解決掉那人後立馬朝他旁邊的同伴打出了一套疾拳,將其格斃。而雷利那邊也揮劍斬下了一個魔族的首級。

「糟糕!我們中埋伏了!」慌亂中有人大聲喊道,不過他們很快就聚在一起擺出了防禦的架勢,使得悠雲和雷利沒能繼續擴大戰果。

「別怕!對方就只有兩個人!」有夜視能力不錯的魔族看清了局勢,大聲安撫群魔道。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一個大個子魔族氣憤地問道。

悠雲和雷利並沒有回答的意思,而是直接朝著他們攻了過去,而魔族們經過慌亂后也漸漸鎮定了下來,各自使出魔法迎了上去。 「千腐亂擊!」一個魔族大喊著從地面召喚出無數的蠕蟲朝衝過來的少年襲去,結果後者只是縱身一躍就輕鬆躲開了他勢在必得的一擊,接著一拳將其擊飛出去。

「咳咳!可惡!」那個魔族剛想站起來再戰,他的胸口卻突然破了一個大洞,無數的黑血從裡頭噴了出來。

悠雲見狀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因為那個大洞並不是他下的手。

受到致命傷的魔族難以置信地回頭喝問道,「你為什麼要偷襲我!?」

「呵呵,這兩個人類不簡單,我需要有足夠的力量來對付他們。」大個子魔族說著就吞下了手裡的東西,然後笑著說道,「你的心臟味道不錯,就算是我吃丁研屍體前的開胃菜吧。」

「我不甘心!」瀕死的魔族吼叫著倒在了地上,並迅速化成了一灘血水,而他召喚來的蠕蟲在吸盡這些血水后全都鑽回了地里。

「你們全都看著我做什麼?還不趕緊宰了他們!」大個子魔族擦了擦嘴角的黑血,對著其他魔族大聲說道。

「既然你得到了蟲童的力量,就該由你先上!」一個魔族冷笑著說道。

「大敵當前,你們還給我斤斤計較這些!?」大個子十分厚顏無恥地說道。

「不計較不行啊,某些傢伙就喜歡對自己人下手。」魔族們紛紛與大個子拉開了距離,並用戒備的眼神盯著他。

拜他所賜,魔族們的攻勢瞬間弱了許多,雷利一劍刺死用藤蔓纏繞自己的對手后,來到了少年身旁問道,「他們現在是什麼情況?為什麼都不動手了?」

「這些傢伙毫無情感可言,同伴一旦受傷就想著將其吃掉增強自己的魔力,所以現在全都不願當出頭鳥。」悠雲解釋道。

「呵呵,看來他們今晚想不死都難。」雷利揮了揮自己的佩劍,將上頭的黑血甩到了地面。

「沒錯!」悠雲說完就再次揮拳朝魔族們發起進攻。

「魔蠍舞血!」由於大個子距離少年最近,所以他只好硬著頭皮率先使出自己的招數回擊。

悠雲快速閃過迎面而來的毒蠍,然後對著大個子飛快地打出了三拳,分別擊中了他的頭、胸、腹,將其打得吐血倒地。

「萬腐亂擊!」大個子慌亂間又使出了自己剛學到的魔法,然而卻打了個空,因為少年在擊倒他后就沖向了下一個魔族,並沒有對他進行追殺。

奇怪,這傢伙為什麼就這麼放過了我?大個子坐在地上十分疑惑,不過他很快就知道了少年這樣做的緣故。

「魁劊!把你的魔力交出來!」一個魔族怪笑著對大個子撲了過來,嚇得後者連忙就地一滾到一邊,並大聲喊道,「別中計!那個人類就是想讓我們互相殘殺!」

「呵呵!你覺得我會理你嗎?」那個魔族對大個子的話並不買賬,依舊不依不饒地發起了攻擊,鐵了心想要獲得他的魔力。

「可惡!我和你拼了!」大個子也不是什麼好人,眼見對方不肯善罷甘休,索性也發狠地反擊起來。

於是原本應該同仇敵愾的兩個魔族開始互相廝殺起來,而類似他們這樣的情況正變得越來越多。

原來悠雲在摸清這些魔族的脾性后,每次打傷一個魔族后就使出輕功逃開尋找下一個目標,留下那個受傷的傢伙與想要吸取他魔力的同伴狗咬狗。

雷利還在一邊吃力地揮劍砍殺對手,而悠雲這頭已經消滅了大半的魔族,而且大多數都不是他親自動的手。

「雷統帥,你歇一會兒吧,這裡交給我了!」眼見大局已定,一直在看戲的葉銘也按耐不住自己戰鬥的慾望從樹林里沖了出來,一腳把已經被雷利砍倒的魔族踢昏過去,並順手往他臉上散了一把消屍粉。

眼見那個魔族沒了氣息,雷利也順勢靠在了樹上喘了一口氣道,「我這邊不要緊,葉神醫你還是趕緊去支援悠少俠吧,魔族大多數在他那邊。」

「他哪裡需要我的幫助,你瞧。」葉銘抱著石妖鸚鵡對著少年那裡抬了抬下巴,雷利順勢看了過去,發現悠雲腳下的地面已經被魔族散發著惡臭的血水所浸透,而他卻一點事都沒有,還雙手抱胸看著不遠處正在互相廝殺的魔族。

「這是怎麼回事?」雷利不解地問道。

葉銘將自己在遠處觀看的情報告訴了雷利,而後者忍不住搖頭笑了出來,「還是悠少俠有辦法。」

兩人說話的工夫,悠雲那邊的魔族已經死剩了沒幾個了,少年將其中魔力高強的傢伙一一格斃后,提著最後一個倒霉蛋魔族回到了樹林旁,並將他丟在了地上。

「別殺我!別殺我!我投降!」那個魔族至今想不通也不敢相信自己這邊人多勢眾的魔族竟然會被對面兩三個人類全殲,不過形勢比人強,他只好大聲求饒起來,並伺機尋找逃跑的機會。

「說,你們是不是從岌峨城來的?」悠雲一腳把他踩在地上問道。

「沒錯。」魔族瑟瑟發抖地說道。

「現在城中還有多少像你們一樣的魔族?」少年接著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