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之前的事情說不定有什麼誤會,你何必這般咄咄逼人……」

「我咄咄逼人?」

雷鳴冷笑出聲,「他想要謀害我弟子是假?還是他仗著修為想要扼殺我流明宗的人是假的?」

「既然敢做,那就要敢承擔後果,就像是他隨意便能仗著修為殺人一般,我比他強那他就得忍著,敢動我雷鳴的弟子,神魂俱滅就是下場!」

「更何況……」

「我就算咄咄逼人了,你又能耐我何?」

雷鳴面色冷厲的看著羅彭,半分顏面都不給他留,「別說只是你們碧羽宗的一個長老,就算今日換做是你羅彭,我也照殺不誤。」

不服氣,打一場。

要麼就憋著別開口!

雷鳴最後一句話雖然沒有說出來,可話中的意思卻是再明白不過,那眼中挑釁和不屑更是能將人氣得吐血。

羅彭臉上白了青,青了紫,最後黑的簡直能滴出水來,望著雷鳴的目光更是只恨不得能直接將他弄死當場。

他身為碧羽宗宗主,這麼多年誰敢這般不給他顏面,若是換成旁人敢這般折辱他和碧羽宗,他必定跟他拼個你死我活不可,可是雷鳴方才斬殺蔣常沂時的手段卻又讓他忌憚不已。

若換做以前,他和雷鳴尚且還有一拼之力。

可如今,他哪敢? 葉雲端持續受到傷害,金獅虛影,便變得一刻比一刻強大,目前其已經完全壓制日晷。但時間的流淌,卻仍沒有因此而停滯。

「加油。」

「再快一點。」

「我可能……要堅持……不住了。」

葉雲端的壽元,已經流失到了極限。其雙目失明,口齒不清,老態龍鍾,就連意識,都漸漸模糊了起來。

死亡的陰影,無情的籠罩下來。

「獅吼!」

葉雲端雖然眼睛不好,但耳朵卻還算靈光。

「嗯?」

「我怎麼好像聽到……兩聲獅吼,重疊到了一起?」

葉雲端並沒有聽錯,剛才的的確確,就是兩聲獅吼。

日晷虛影在金獅的攻擊下,不斷崩潰。

終於,其再也忍受不了這種被動挨打的局面,於是便回歸本體,其竟然也是一隻獅子。

金獅虛影體型較大,形象也更加威猛一些。日晷雄獅,則走的是靈活多變的路線。

兩頭獅子互不相讓,在虛空中戰在一處。

這場搏鬥雖然只是剛剛開始,但結果,卻早就已經板上釘釘。

金獅虛影的總體能量,在日晷雄獅的三倍以上,兩相搏鬥,根本就沒有任何懸念。

金獅虛影瞅准機會,一口咬在日晷雄獅的脖子上,日晷雄獅劇烈掙扎,失聲哀嚎。

「嗯?」

「我的壽元,好像不再流失了,難道是戰鬥結束,金獅贏了?」

葉雲端只能憑藉聲音,依稀辨別戰局。

「獅吼!」

金獅虛影,咬斷了日晷雄獅的脖子,它正在耀武揚威的吼叫著,其聲音中充滿了勝利的喜悅。

「看樣子……金獅是真的贏了。」

「但贏了又能如何?」

「逝去的時間一去不復返,我的壽元瀕臨枯竭,馬上……就要永久的……離開這個世界了。」

葉雲端的情緒有些傷感,在這一刻,從其腦海中浮現出來的,不是永生的理想,而是這十世以來,出現在他生命當中的每一個人。

有父母,有愛人,有子嗣,有兄弟,有朋友,有師長,有敵人,甚至只是人生當中,某個瞬間的匆匆一瞥……

葉雲端的雙眼,早已經完全瞎了,他分不清什麼是幻覺,什麼是現實。

其只想將面前這些有哭,有笑,有悲,有喜的面龐,全都留在自己的身邊。

但他伸出手,去抓的時候,卻空無一物。

「我的人生。」

「這就是……我的人生。」

葉雲端老淚縱橫,他舉著顫抖的雙手。

空無一物!

「我……錯了嗎?」

日晷雄獅「死亡」之後,能量緩緩潰散,然後便與金獅虛影融為一體,最終「轟」的一聲爆開。

緊接著,整個黑暗世界,便都充滿了金色光芒。葉雲端的老態殘軀,在這金色光芒的炙烤下,一點點的融化。

……

「啊!」

七寶玲瓏塔里的葉雲端,豁然睜開眼睛。

然後長出一口氣。

「幸虧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不然……」

葉雲端喃喃自語,結果其抬頭的一瞬間,便徹底愣了。因為此時此刻,真的有一個日晷虛影,就懸浮在他的面前。

「這鬼東西……竟然跟著我,從幻境裡面出來了。它這是不弄死我,誓不罷休啊。」

「嗯?」

葉雲端很奇怪,他為什麼,沒有在日晷虛影的身上,感受到一絲的敵意,於是其便伸出手,一點點的摸了過去。

指尖觸碰到金色能量,像夕陽一樣溫和。

「這蘊含著時間法則的能量……我竟然摸到了!」

在這一刻,葉雲端的心裡,竟然生出了一個,令他頭皮發麻的想法。

「我既然摸到了它,是不是……就意味著,我可以控制它?」

葉雲端心念一動,那日晷上的陰影刻度,便真的發生了偏轉,但卻不能向前,只能倒退。

「退、退、退……」

隨著陰影刻度的移動,葉雲端的靈魂力量消耗驚人。而且其能夠自由活動的範圍,也只有一刻鐘的時長。

「任選一點吧,試試看。」

葉雲端精神一松,陰影刻度的位置,便固定了下來,隨之日晷消失。

緊接著一股蘊含時間法則的神奇力量,便在其身上肆意流轉。

與此同時,在葉雲端的心間,響起一聲獅吼。

「內獅子印!」

這四個字,葉雲端幾乎是喊出來的。

內獅子印,號稱不死之身。

葉雲端當年掃平靈山的時間,曾經見識過,但其卻做夢都沒想到,這所謂的不死之身,竟然是通過時間力量完成的!

「我能控制自己的時間,將時間回溯到……一刻鐘內的任意一點?」

葉雲端光只是猜想,還不太肯定,但就是這樣,其渾身上下的汗毛,也在不經意間豎了起來。

這外獅子印,實在是太恐怖了!

「試試。」

葉雲端平復了一下,自己過於激動的心情,然後便在手背上,割了一個口子。

緊接著,其心念一動,日晷虛影,便出現在他的身後,刻度定格,時間確定。

「獅吼!」

葉雲端的心中,再次響起一聲獅吼,然後他手背上的傷口,便憑空消失了。

只是靈魂力量,並沒有在時間回溯中,得到恢復。也算是內獅子印,美中不足的缺憾吧。

「我好像明白了。」

葉雲端再次調動日晷,加以驗證,

結果其每調整一次時間,其身體狀態,便會根據時間節點的選擇,而發生變化。

但靈魂力量,卻在持續消耗,不在內獅子印的回溯範圍之內。

「這內獅子印,還真是逆天的讓人感到無語。」

「在調動日晷的時候,我的身體,竟然能夠掙脫時間的束縛,回溯到一刻鐘內,任意一點時間節點。」

換言之,要想將葉雲端徹底殺死,就得保證,他在一刻鐘內的任意一個時間節點,都處於死亡狀態。

這種條件不是苛刻,而是令人髮指!

但要想達到,也不是不可能的。

例如,焚燒、窒息、冰凍……

這次能夠維持長時間致死效果的傷害,都能做到這一點。

當然,要想擊潰內獅子印,最簡單直接的辦法,還是不斷的將對手擊殺,直到其靈魂力量枯竭,無法再次回溯! 他們這些人都已經破虛多年,原本都是知根知底,可是如今雷鳴卻又領悟了第二種規則之力,甚至成為他們這些人之中頭一個擁有兩種規則之力的人。

先前他只以為,雷鳴的修為就算是強,也只是仗著他涅火鍛體的原因,可如今他多了這空間之力,甚至能夠筋骨蔣常沂頃刻之間取他性命。

這其中固然有蔣常沂大意的成分在內,可何嘗不是因為雷鳴的修為越發高深莫測。

羅彭掌管偌大的碧羽宗,又豈是會一時冒進之人,他哪怕被雷鳴氣得險些吐血,卻依舊忍了下來。

雷鳴這廝向來混不吝的很,除非能夠有把握拿下他,否則羅彭不會拿著自己和整個碧羽宗冒險。

羅彭忍了又忍,讓自己忽視了雷鳴話中挑釁,只是臉色卻依舊森寒的對著他說道:「好,你是雷鳴,是流明宗長老,今日之事是蔣常沂理虧。」

「他先傷你弟子,罔顧自己身份傷及晚輩,你殺他算你理所當然,可是你是不是也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羅彭直接看向姜雲卿二人,滿目寒霜,

「東聖從無龍脈一說,更不可能有帝王之相的人,你這兩個弟子身上為何會生出帝王之氣來,甚至在破虛之時激發了龍鳳異象。」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東聖之上,絕無可能生出擁有帝王之氣的人來!

換句話說,姜雲卿二人可能根本就不是他們東聖之人!

……

姜雲卿和君璟墨沒想到雷鳴會直接殺了蔣常沂,那畢竟是個破虛境後期的強者,他們原本想著雷鳴所謂的清算只是帶著他們警告碧羽宗一番,或者是討要一些賠償。

兩人都已經做好了事後在想辦法弄死蔣常沂的打算,可誰知道雷鳴會直接動手,讓得蔣常沂神魂俱滅,而且雷鳴居然領悟了空間之力,更是讓他們驚訝。

姜雲卿他們正震驚於雷鳴的霸道和實力,轉瞬就聽到羅彭將話題轉到了他們身上,而當聽到他說出「帝王之氣」四個字,甚至說東聖根本沒有龍脈,懷疑他們二人出處時。

姜雲卿神色微變,有一瞬間的緊張。

雖然早就知道他們來自西蕪的事情不可能瞞得過太久,早晚也會被旁人知曉,可是她沒想著會暴露的這麼突然,而且眼前站著看著他們的幾人,還都是東聖頂尖強者。

哪怕她和君璟墨踏足破虛,可比起這些人來,他們依舊不及,更何況若真知道他們來自西蕪,甚至與當年「邪尊」林鼎是同一個地方之人。

眼前這些人能容得下他們嗎?

而雷鳴……

又會如之前那般護著他們嗎?!

姜雲卿手心微緊,正想要開口說什麼之時,身旁的君璟墨卻是突然握住她的手,朝著她手背之上安撫的拍了拍后,這才上前對著雷鳴等人說道:

「師父,諸位前輩,若有時間的話可否移步一談?」

羅彭聽著君璟墨的話后,就像是抓住了他的把柄,冷聲說道:「有什麼話在這裡說就行,為何要去別處,還是你們二人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出身?」 葉雲端雖然取走了了空和尚的金身,但卻始終都無法破除,金烏大陣和玲瓏塔的緊密結合。

所以其嘗試了很多次,都沒能跟,被鎮壓在玲瓏塔底的血魔取得聯繫。

只能放棄。

等日後,從血池下手。

化血大陣在金烏大陣的壓迫下,正在逐漸瓦解,但這個過程卻極其漫長的,可能需要幾千萬年的時間。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化血大陣一共出現了兩處破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