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那麼想看到馬小玲改變命運?」

「因為我和你一樣,都想改變命運!」

何有求看向遠方,淡淡道:

「也許馬小玲,就是我們的希望!」

……

看著完顏不破若有所思的離去,

陳煒嘴角,不著痕迹的露出一絲微笑。

終於,

終於要捉住命運的馬腳了!

……

沒錯,他其實不是天逸先生,也不是何有求,

他是陳煒!

金仙境界,回歸僵約世界的陳煒!

……

從達成金仙之後,

陳煒便回歸了僵約世界,暗中觀察著一切的發展。

直到宋朝,朱仙鎮一戰!

他發現自己神識無法滲透,觀察其中發生的事情。

他也看不到,馬小玲到底在裡面死沒死。

當然,按照劇情來說是死不了的,可事世無絕對,無法觀測一切,陳煒心中還是有些警覺。

到了現代,憑藉著先知先覺,他隱身於暗中,一直看著僵約二的劇情發展。

但漸漸的,他發現自己有些看不懂事情的發展了。

好多事情發展,都有些不合常理,

不是命運可以做到的。

而且自宋朝之後,時空混亂,在很多事情上,他學的道門推演術也失靈了。

一番思量過後,陳煒做了個大膽的決定!

先下手為強!

……

於是將臣女媧滅世之後,他就頂替了何有求的天逸先生身份。

如今的他,已經可以拓印何有求的命格,偽裝成何有求,做他命中該做的事,這樣就不會被天書所發現。

至於真正的何有求,同意了陳煒的安排,三年前已經藏身於陳煒的大秦世界。

條件是,陳煒答應他,將他的未婚妻六月復活。

……

這三年來,

天書化身皇極經世書,其中的異變器靈「命運」,時刻觀察著世間一切。

而陳煒,也化身成天逸先生,默默守在天書身邊,等待馬小玲從宋朝活著回來,改變命運那一刻。

到時候,

天書重組,命運就會無處遁藏。

屆時,

就是陳煒吞噬命運之時!

……

沒錯,他打算在瑤池聖母之前吞噬命運,

煉化天書!

這幾年來,變數太多,陳煒已經察覺到了一些異常之處,心中有了幾分猜策。

看著自己的雙手,陳煒抿了抿嘴唇,心中輕笑一聲,

螳螂撲蟬,黃雀在後,

遊戲……開始了!

7017k在少女身前的那張畫紙上,是蘇朝歌。

不過卻並非寫實。

是少女設計出來的古代華服青年。

有着他的容顏,和氣質。

本就是根據他所塑造的人物形象,很合理。

但是蘇朝歌卻是有點疑惑,在他瞳孔中倒映在畫上的那華服青年身上穿戴衣袍如此熟悉。

淡白色的衣袍

《不過是美少女的任務罷了》第六十六章本菇涼,今天就是要白嫖!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回頭給蘇簡引見,從左到右指給她:「雷諾,胡溪南(暗夜),楊明,王韜你已經認識了,這是王韜的妻子徐媛,這邊是王鵬,王韜的兄長,大律師蔣慕寒,我們的女少將夏雪婧,還有這是曹鉞和他的妻子余玉音。」

蘇簡知道這些都是他看重的兄弟,微笑着落落大方,毫不拘謹的和大家問好:「我是蘇簡,也可以叫我Su,很高興認識你們!」

揮着手,和每個人打招呼,目光落到夏雪婧和蔣慕寒的時候,氣氛有些凝滯,蘇簡也不計較,最後略微點頭問好,算是認識了。

曹鉞怪叫起來:「就這樣?」這也太陸盛翰了。

陸盛翰輕哂:「要不然呢?」

曹鉞最怕他這樣說話,趕緊投降:「就該這樣,就該這樣!那個,都餓了吧?服務員,快上菜」

坐蘇簡右邊的余玉音友好的笑着說:「嫂子好,我是曹鉞的妻子,余玉音,你可以叫我玉音或音音。」

「Su,我可以這樣叫你嗎?嘖!叫嫂子實在是把你叫老了。」王韜和妻子徐媛笑呵呵的和蘇簡搭話。

「好呀,我們年齡相差都不大,叫我Su就好。」對於她們的示好,蘇簡友好的回應。

「Su,我比你大,叫我徐姐吧。」徐媛是一個爽快人,看得出是可以交好的朋友。

「不介意我叫你媛姐吧?」蘇簡笑着問。

「當然可以啊!求之不得呢!」徐媛笑着應下。這邊你一句我一句正熱鬧,冷不然傳來不和諧的聲音。

「蘇小姐是哪裏人?出自京都哪家姓蘇的門第?怎麼被我們大哥看上的?」對面的蔣慕寒狀似閑聊的問。

蘇簡從一進門,就知道夏雪婧和蔣慕寒二人對自己有着莫名的敵意和審視,特別是夏雪婧,一直沒說話,端著酒杯喝悶酒,用似怒似怨似恨的眼光,流連在她和陸盛翰身上,這也是他的桃花之一?

蔣慕寒的態度就有點奇怪了,剛才介紹的時候就冷著臉,如果不是鑒於陸盛翰的威壓,估計當場就甩她面子了,自問是第一次見面吧?不對!他是為夏雪婧抱不平?呵呵,看她的目光里滿滿的愛慕痛惜,看來在場的明眼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吧?

「蔣大律師,怎麼說話的呢?」曹鉞看不過他的語氣,這不明顯在擠兌嫂子不是名媛的意思嗎?

「難道不能問嗎?」痞痞的笑着反問。

「夠了!蔣慕寒!」雷諾低喝,明知道這樣會惹怒大哥,還偏偏要為自己喜歡的女人抱不平,真是枉了大律師的名函!

「我自小在僑城長大,那是一個臉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地方,那裏民風淳樸,人人都敢愛敢恨,從不會藏着掖着,我,很喜歡那裏。」蘇簡淡淡的出聲回應。

從蔣慕寒問問題開始,陸盛翰就眸色微沉的看着他,做律師做壞了腦子!聽到蘇簡的回答,差點要笑出來,連她都看出來了,也不知道這人的律師牌是怎麼讀回來的!最後一句,卻是深得他心。聰明如她,這麼快就看出了問題所在,一針見血的說破他的那點心思,真不愧是他的妻子!

。 好容易回到自己的院子,發現自己院子裏早已站滿了人,「嗨,大家好啊。這麼早,怎麼都在我這?」還不待桃小妖把話說完,小朵就撲進了她的懷抱,「小姐啊,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急死我了。我怕你所以就通知了王爺,你不見了。」一看小朵的眼睛就知道似哭過的。至少自己不見了還有一個真心待自己的人,在心裏暗暗發誓自今天起,小朵就是我的姐妹了。

「別哭了,眼睛腫了就不好看了,我啊,只是出去呼吸新鮮空氣去了,走的遠了忘記回來的路了。我保證以後不會了,好嗎?」桃小妖細小這說,暖暖的笑只對着小朵一個人,把其他人都當成了空氣,這下可氣壞了某人,一大早的被找來這裏,聽說王妃丟了,現在看來只是一場鬧劇了。

「沒事就好,別拖延時間了,看樣子是沒有什麼可以準備的了,現在有給本王滾出王府吧。」李聖天黑沉的臉似乎隨時可以吃人了。

「你!」桃小妖平復下自己的氣息,「小朵,去把我出嫁前的東西收拾了,咱們這就走,包括我的頭髮絲,記得了嗎?還有千萬別撿地上的哦,說不好還有什麼小強啊,什麼的被帶走那我們可就又不能走了。」高傲的仰頭說完,只顧自己進了房。

「可是,小姐。小強是個什麼啊?」小朵實在是不知道,大家一定要原諒她哦。

「笨,就是蟑螂。」桃小妖頭都不回的丟出一**,正走出去的步子差點沒有摔倒,還有房頂上的那位差點掉了下來,枉我辛辛苦苦樹立的形象啊。

有意思,一晚上不見人,一見面就是這份大禮,有意思。這小娘子似乎和以前不一樣了。好期待。看好戲的范逸實在是憋不住了。該換個地方了,得好好睡一覺,昨天進來時發現者丫頭房裏地上有個人,看樣子自己都有幾天不要吃飯了,本來以為有好戲看了,不過看樣子是自己晚了一點了。不過沒事,自己處理起這個人渣還是,呵呵。

露出自己那好看的牙齒,這種人讓他去完成他自己的使命就好了,呵呵,讓那個害她的人也試試她自己的葯似乎也不錯,不過昨天這女人是誰給解得葯?還有什麼事自己不知道的。這些加起來似乎事情越來越好玩了。

小丫頭,一會再見。邪魅的一笑,轉身飛出了院子,就如來時一樣,就死一陣風。

「走了,自由的生活我來了。」桃小妖發出歡快的聲音,轉回頭看了一下王府的大門,出了這裏就是自己好日子的開始了,哈哈哈。

「小朵,去準備馬車,還有記得多買點鞭炮,越響越好的那種。哦哦,還有,就是算了,就這些,去吧。」桃小妖一手叉著腰一手在那指揮者自己的得力下手。夏朵也領了命,快樂的去執行了。

過了半盞茶的功夫東西都買齊了,這時候,桃小妖一聲令下小朵安排送東西的夥計將送來的鞭炮在王府門口一字型的排開。

黎明時分男子率先起身,實在是累壞女人了。五指略顯粗糙的指腹撫摸著女子光滑細嫩的臉,取下自己脖子上的項鏈,掛在女子的脖子上,輕輕穿好衣服,收拾了自己的行裝,理了理還有搭在額前的亂髮。轉身離開了茅屋。男子背影消失的瞬間,女子霍得從床上坐了起來,本就一身的痛,現在下身的痛使的自己倒抽了兩口涼氣,手不自覺得撫了撫脖子上的鏈子,不錯的玉,似乎還暖暖的,是個好東西,不知道值不值錢呢?

管他呢,先帶着再說,溜下床,實在是沒有辦法好好的走路,等出去了,一定要好好的睡一覺,再不要受這種罪了。撿起地上的破衣服給自己套上,裹了裹身子,看來下四處的動靜,還好天還沒有亮,要不是自己原來防賊時給自己隨身帶着針,關鍵時刻刺自己一下,絕對是不會醒著的,自己現在用腳趾想也知道自己被人陷害了,而且處境有多危險估計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實在是不容樂觀啊。

好不容易晃蕩出破院子,回頭一看,上面大大地「雪苑」兩個字氣派的在自己的眼前招搖著,似乎是在嘲笑桃小妖的現狀以及顯示自己往日的輝煌來着。

「哼,一個破園子,比你這王妃的園子看着都氣派,看來啊,你丫就是一賤民了,嫁給什麼人不好,非嫁給一不愛你的自大的傢伙。雖然長得是不錯,氣質也還可以。但和你的生命比起來太不值了,不過算了,放心吧,以後,你沒有享受到的好日子姐姐照單全收了,會把你的那份都活過來的。」桃小妖對着自己這具身子的前任主人凄凄的說道。轉身毫不留念的遠離這是非之地。

轉了半天眼看天就要亮了,自己還是沒有找到自己的園子,算了,看能不能找到衣服換上,自己的這身實在是不能見人啊,要是被人看到自己滿身的愛痕還有這造型,想乾淨的走出王府估計都不行了。

運氣好的時候自己想什麼還就真的會來什麼的,兜兜轉轉半天沒有看到園子,這會一抬頭就看到有個小院子,看樣子似乎是下人們住的地方,不管了,下人們起的都早,這會估計都到前院領任務去了,兩條腿一自留,閃進一間小房間,還好房間裏衣櫃里乾淨的衣服倒是不少,隨手抄了一件給自己換上,雖然穿了半天,但總算是穿上了。只是匆忙間卻只怕看到自己的愛痕而又更重要的東西自己卻沒有發現。也為自己以後得生活埋下了伏筆。

撿起地上換下的破布,還是處理了吧,別給別人惹麻煩才是。

出了院子隨手將破衣服往角落裏一扔,轉身招人問路去了,待她走遠,一個小小瘦瘦的身影撿起她扔掉的破衣服,收了起來。轉身也迅速消失不見了。

好容易回到自己的院子,發現自己院子裏早已站滿了人,「嗨,大家好啊。這麼早,怎麼都在我這?」還不待桃小妖把話說完,小朵就撲進了她的懷抱,「小姐啊,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急死我了。我怕你所以就通知了王爺,你不見了。」一看小朵的眼睛就知道似哭過的。至少自己不見了還有一個真心待自己的人,在心裏暗暗發誓自今天起,小朵就是我的姐妹了。

「別哭了,眼睛腫了就不好看了,我啊,只是出去呼吸新鮮空氣去了,走的遠了忘記回來的路了。我保證以後不會了,好嗎?」桃小妖細小這說,暖暖的笑只對着小朵一個人,把其他人都當成了空氣,這下可氣壞了某人,一大早的被找來這裏,聽說王妃丟了,現在看來只是一場鬧劇了。

「沒事就好,別拖延時間了,看樣子是沒有什麼可以準備的了,現在有給本王滾出王府吧。」李聖天黑沉的臉似乎隨時可以吃人了。 ,

第164章

宋三喜表情很穩,淡道:「感謝這邊醫護人員,提前全力保命。病人已經脫離危險,送到重症監護室去了,不宜探視。48小時后,應該能轉普通病房。」

陪在他身邊的主治醫生,很光榮的樣子,因為被宋三喜抬了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