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個小子這麼好命,就算是救人都能救上一個金疙瘩。」慕不凡誇張的樣子把兩人都給惹笑。

「行了,你這傢伙就不要作怪了,說吧,今日將我們找來是什麼事情?」

陳棟給喬寧馨和慕不凡各倒了一杯茶。

喬寧馨這時候才發現陳棟泡茶的樣子特別的好看。

特別是他的手,骨節修長,手指不粗也不細,拿着茶壺的樣子特別的好看。

「女孩子可以喝鐵觀音,鄭多這邊的茶還是很不錯的。」

「喂喂,你就照顧女孩子,也不照顧一下我嗎?」慕不凡不甘的說道。

「你還需要我照顧?給你刷鍋水你都喝不出來。只知道牛嚼草。」

「你別給我提這件事,小心我翻臉。」這是慕不凡這輩子的污點。

《穿成年代裏的炮灰反派》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新書海閣繁體版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新書海閣繁體版!

喜歡穿成年代裏的炮灰反派請大家收藏:(tw.)穿成年代裏的炮灰反派新書海閣繁體版更新速度最快。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有意思。

很有意思。

特警保衛隊,是城市保護的中堅力量。

保衛治安,平定一方。

一旦出動特警保衛隊,性質便徹底變了。

將上升到城市治安級別。

這城市大樓,倒還真是負責呢。

連他,秦蒼穹的事,都敢管?

「江南區的城主,是誰?叫什麼名字?」秦蒼穹叼著煙,語氣平靜,淡淡問道。

他初來江南,對江南的白道勢力並不了解。

更何況,城主的職級,與他而言太過渺小。

所以他也懶得關心城主是誰。

而此時,對方既然找上門來了,那他便隨意的問了一句。

警衛員花木蘭美眸恭敬,彙報道,「稟先生,現任江南城主……名叫沙瑞金,並非江南人士。而是從偏遠山區調任而來。從仕期間,仕途資質未出現明顯紕漏。」

沙瑞金?

秦蒼穹眸光平靜,緩緩吐出一口煙圈。

看來,這位新任城主,並非江南本地人。

那想來,應該不認得自己吧?

他抬腕,掃了一眼腕錶上的時間。

上午九點。

時間倒也尚早。

「備車,去一趟城市大樓。」秦蒼穹眸光平靜,淡淡叮囑道。

身為蟒雀集團的負責人。

他秦蒼穹辦事,向來講道理。

既然,那城主想要讓自己過去,給他一個交代?

那,秦蒼穹便單槍匹馬,前往赴約。

花木蘭凝重點頭,就要陪秦帥一同前去。

不過,卻被秦蒼穹攔住了。

「你留下,照顧小鯉吧。」

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說道。

這些日子,女兒似乎特別喜歡和花木蘭親近。

除了秦蒼穹本人之外,也只有花木蘭,能照顧陪伴女兒了。

花木蘭聞言,遲疑片刻,恭敬點頭。

而秦蒼穹衣袖一甩,轉身離去。

別墅門外,那輛迷彩的軍用悍馬h6越野車,已經緩緩停候在那兒。

一名武部都尉,軍裝筆挺,站在越野車前,恭敬的鞠身行禮。

而後替秦帥拉開車門。

武部都尉,充當司機警衛,親自接送秦蒼穹。

這等待遇,在武部……簡直是前所未有。

放眼整個江南,恐都足以讓人震驚。

都尉,可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武官銜位。

而此時,在秦蒼穹面前。

這都尉,也只能充當一個司機的身份而已。

秦蒼穹掐滅煙蒂,鑽進車內……

悍馬h6越野車,緩緩啟動,駛離而去……

……

半小時后。

錢江城,市行政中心。

一輛迷彩悍馬h6越野車,緩緩行駛而來。

『嘎』一陣剎車。

悍馬越野車,停在了一棟摩天大樓下。

都尉司機,恭敬下車,替秦帥拉開了車門。

秦蒼穹一身西裝筆挺,緩緩下車。

站在這棟摩天大樓前,他微微抬眸,掃了一眼。

這裡,便是整個江南的白道行政中心。

城市大樓。

七年一別。

這棟城市大樓,也經過了翻新改造,造的更高,更規模化了。

城還是這座城。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嘉靖皇帝想了一下,笑道:「你別說,你這個辦法還真很好,國師昨日也說過這個問題。

好,那就按照你的建議再建一個玄靈無上宮。

這事兒就交給你了,你幫着籌劃一下,儘快建起來。」

蘇超忙施禮應是,說道:「臣這幾日就安排此事,保證不會耽誤了陛下修行之事。」

「嗯,你儘快就是了。」嘉靖皇帝說道:「國師這幾日都是在玄靈無上宮中修行的,他說效果極好,真的就如你所說的,一日頂得上七八日的修行。

可惜你不懂得修行,不然你也可以進去體驗一下。」

徐階聽着皇帝跟蘇超談什麼玄靈無上宮,這時他才知道這個玄靈無上宮是蘇超給皇帝出的主意,而且皇帝還十分的滿意,他心裏就有些不平衡了。

「哼,奸佞之臣,阿諛奉承之輩。」徐階瞪了蘇超的後腦勺一眼,心中哼道。

蘇超笑道:「臣這輩子怕是與修行無緣了,不過臣會好好的幫陛下做事,將來等陛下來點化臣。」

嘉靖皇帝哈哈大笑,轉頭看了蘇超一眼,笑道:「你倒是一個會偷懶的,不過這樣也好,你好好做事,將來朕自然會點化你就是了。

其實這修行也有很多方法,一個是打坐修行,一個是服食丹藥。

你要是懶得修行的話,倒是可以服食丹藥,一樣可得大道。

當年葛洪葛仙師就是服食丹藥而白日飛升的,回頭朕賜給你一些丹藥,你回去服用。

朕新煉製出來一種丹藥,服食過後渾身舒泰,你可以試試。」

蘇超面露驚喜之色,忙施禮謝道:「臣多謝陛下賞賜,臣早就想要向陛下求丹了,只是不好意思開口而已,臣謝陛下隆恩。」

嘉靖皇帝也是很開心,他是煉丹高手,自然希望別人也能喜歡自己的作品,這會讓他很有成就感。

而且像蘇超這樣希望得到自己賞賜丹藥的臣子還真的很少,這就令他更加的滿意了。

「年紀輕輕的就不怕吃死你?」徐階在心裏想到。

蘇超是想好了,等拿到了嘉靖皇帝的葯,自己回去以後都餵給自己家的狗吃,要不行家裏就養幾頭豬,然後餵給豬吃。

反正自己是絕對不吃的,哄皇帝老兒一下就好了,難道真的拿自己的小命去幫皇帝驗葯?

嘉靖皇帝坐着御輦,蘇超和徐階等人跟隨在左右,很快就見到了玻璃金字塔。

「蘇超,這玄靈無上宮是不是跟你想像的一樣嗎?」嘉靖皇帝指著那玻璃金字塔笑道。

蘇超搖了搖頭,說道:「比臣想像的要好得多了,臣沒想到玻璃建出來的金字塔居然有七彩光。」

蘇超自然知道那光線就是陽光罩在玻璃上反射出來的,要是換一個角度再看的話,也未必就有了。

但是嘉靖皇帝喜歡,自己沒有理由唱反調的。

「冠軍侯,建一個這樣龐大的玄靈無上宮耗費不小吧?」徐階突然對蘇超問道。

蘇超轉頭看了看徐階,笑道:「徐大學士,這玄靈無上宮耗費是不小,但這是蘇某獻給皇上的。

再說這玻璃是我家產的,耗費多少又跟您有什麼關係?我有沒有搜刮民脂民膏,又沒有勾結通倭海商,我花我自己的錢怎麼了?」

蘇超現在是對徐階一肚子火,在他看來,徐階這個老東西實在是太陰損了,好好的就對自己的人下手,連個徵兆都沒有。

自己任他彈劾程建棟也就算了,但是這個老東西居然下死手。

就是跟自己談條件,也好像是放過自己一馬一樣,這真是豈有此理了。

因此蘇超一聽徐階話里夾槍帶棒的,就忍不住懟了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