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啥?」

蘇心優故作玄虛的說「一會你不就知道了。」

兩人在大家都睡午覺的午後,在汗流浹背的努力造人。

不過很快他發現了不對勁,在她喊疼時停了下來問她「這是怎麼回事?孩子你都跟我生了,為什麼你還是女孩兒身體?」

因之前有小雨事件所以何弘翰擔心有人假扮成蘇心優潛伏在山寨中,如果是這樣那可就麻煩了。

看得出來他在懷疑什麼,這讓她重新疼一次她也是很不情願的,這疼不說還沒有點美好的感覺,只是蒺藜也太狠了吧。

「翰哥,我說也來你可能不信,但是這是真實存「在的。」

何弘翰停了下來躺在一側聽她說。

「在你消失一段時間裡,清雲寨的夫人一直陪著我,她可不是一般小人物,她認識天上的神鬼,魔界的魔王,我懷寶」 等齊志峰迴過頭來的時候,只看見衝天而起的火焰,把臨時遮雨棚都燒著了。 命中註定遇上你 大家趕緊合力拉倒了遮雨棚,抄起鏟子就往上面蓋沙子。沒工具的直接用手捧著沙子蓋火。過了好大一會兒才把火撲滅。火坑裡的火也被蓋的差不多都滅了,莫語趕緊搶出一塊火炭重新拿樹葉引著了。

一番慌亂過後,驚魂甫定的眾人大汗淋漓地盯著齊志峰。齊志峰手裡還握著竹片鏟子,他咧咧嘴問:「都看我幹嘛?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就就炸了唄。」

「齊志峰,鍋沒了。」舞清清攤攤兩手提醒到。

「對呀,那什麼我知道,不過怎麼沒了?」齊志峰還是一臉懵。

「算了算了,吃飯吧。可累死我了。」李錚擺擺手上前打開一袋水打濕毛巾簡單擦洗了幾下:「呵,這灰!」可不是白毛巾一擦臉上面全是黑灰。大家也都趕緊去擦洗。齊志峰傻愣愣的看著被半掩在沙子底下碎成兩半的鍋喃喃到:「怎麼會這樣呢?」

他用鍋鏟小心翼翼撥拉出了幾塊龜殼碎片,忍不住用手去捏結果被燙地嗷嗷叫。任健拿出一瓶藥油遞給他:「作死,抹上。」

齊志峰抬頭笑笑:「謝謝哈,這龜殼子都被咱們燉的酥爛酥爛的了。」

坐在香樟樹下,大家開始吃午餐,齊志峰還是很好奇這個鍋到底是怎麼碎的?怎麼一點徵兆都沒有?

王卅川一邊吃東西一邊比劃著:「你就那傻樣兒這麼胳膊往上一舉,你那些油就茲啦茲啦爆開了,接著就是幾片龜甲蹦了起來讓后那鍋一炸兩半掉火堆了,那火嗚的一下子就竄起來了,要不是任健速度快你小子毛都就被燒沒了。」

齊志峰一愣一愣地問:「有這麼誇張?」

「不信你問他們。」王卅川喝了一口湯,「任健你這手藝不行,離齊志峰差遠了。」

齊志峰問大家:「王小騷說的是真的嗎?」

莫語點點頭:「真的,挺險的。」

齊志峰擦了擦額頭對任健說:「謝謝啊兄弟!」

任健不冷不熱地回答:「不謝。」

沒了做飯的鍋,剩下的幾頓飯就只能湊合吃燒烤和烤餅乾了,大家吃了這麼多天的燒烤,想起這個茬兒一個個心裡都是很不舒服的。李錚喃喃到:「還以為下午可以去挖些野芋頭什麼的回來煮一下,沒想到鍋都沒了,只能吃燒烤大餐湊合過日子了,啊命苦啊。」

李錚這麼一嚷嚷大家都忍不住唉聲嘆氣了起來,齊志峰很尷尬地說:「我這不是想給大家改善下生活么,誰知道會是這樣。不過看這豆腐乾里的油淋到八爪上面烤著挺好吃的嘛,呵呵」

「呵呵,呵你個大頭鬼。」何楚駟瞪了他一眼,隨後把烤糊了的餅乾再次亮出來問:「誰能吃得下?把我這份也吃了吧。」

「開玩笑,我這份還分不出去呢。」李錚推了推樹葉盤子上的黑炭塊回答。

這時候大家不約而同地看向了任健和舞清清,兩人幾乎沒怎麼參與討論,全程默默吃飯不說話,而且,更奇怪地是,他倆都拿著焦黑的餅乾啃得很香,如果不是在想心事怎麼可能連這麼難以下咽的東西都吃得下?

莫語用胳膊碰了碰身邊的舞清清問:「清清,你怎麼了?有心事?」

舞清清一個激靈清醒過來:「啊,什麼?」

「怎麼一直在出神?發生什麼事情了?」莫語覺得舞清清一頂和任健只見發生了什麼,要不然她不可能這麼心不在焉的。

舞清清突然紅了臉隨即搖頭:「沒有啊,怎麼會?趕緊吃飯吧,湯都涼了。」

莫語看了任健一眼,問舞清清:「今天的餅乾怎麼糊了?」

舞清清的臉更紅了,隨即放下剩下的半塊,捧起碩大的竹碗開始喝湯,企圖掩飾內心的慌張。可是越驚慌就越容易出問題,一個不留神被嗆到了。舞清清劇烈地咳嗽著,漆黑的餅乾渣噴了一地。

「慢點慢點,怎麼了這是?你急什麼呀? 天地祖神 我又沒說什麼。」莫語急忙替舞清清拍著後背。

一旁的任健飛快丟下食物上前給舞清清順氣:「吃飯的時候不要那麼多話,食不言寢不語你不懂啊?現在好了吧?惹得清清嗆到了你高興了?」任健一副鬥雞的樣子沖著莫語大吼大叫。

莫語也覺得對不住舞清清就受了他的罵,忙不迭地給舞清清道歉:「對不起啊,清清,我沒想到你會嗆到,對不起對不起。」

舞清清連連擺手,這下咳嗽的臉都紫了,也不怕別人看出自己臉紅了,舞清清好容易順過氣來,喝了口水說:「沒事,不關你事,就是我自己不小心。」

王卅川他們都很緊張地問:「清清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誰沒個吃飯不留神的時候呢?」舞清清打著哈哈重新撿起自己的半塊餅乾咬了一口。可是這一口下去,她才嘗了出來,這餅乾怎麼糊成這樣!自己剛才是怎麼吃進去的?

看著舞清清想吐不好意思吐,想咽又咽不下去的表情,莫語心裡一下子猜中了七八分,倒是王卅川嘴快:「任健,老實交代,我們離開的這會兒,你是不是對清清做了什麼?」

任健和舞清清均是猛地一愣! 何弘翰回來之後,一家人在山上過得挺滋潤的,兩個老人日常爭孩子帶,他倆夫妻則是帶著兄弟們去伏擊小鬼子。

以前就一個蘇心優都讓鬼子頭疼,現在又多了個何弘翰,那是直接上演手撕鬼子大戲哪。

在攻打鬼子時,何弘翰在鬼子那發現了一樣東西,現任市長家的夫人在小鬼子那,她穿著和服伺候著拿下攻打梧桐城任務的大將久野下鄉。

「翰哥有什麼不對嗎?」

兩夫妻偷偷潛入敵營,蘇心優見他一直盯著那穿著和服的女人看。

「她是新任市長的老婆。」

「翰哥你會不會是看錯了?」

據她了解這梧桐城新任市長曾在陵江縣級市當過市長,而且也不是只當了一兩年,上回她也是見過的,是個老頭,大概五十多吧,哪裡來的這麼漂亮年輕的小媳婦?

「放心我不會弄錯的」

「你這麼肯定?」

「他是我爸提拔上去的怎麼會不知道?「

「那這是唱哪一出?「

「只有兩個可能,他的媳婦是鬼子送的,他要了,第二個可能就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小妻子是鬼子的特務。」

「那可就麻煩了。」

「我們先回去吧。」何弘翰拍下照片之後叫蘇心優走人。

兩人走出敵營之後沒有回山寨,而是回梧桐城,他們想要會一下新市長,怎麼說何弘翰跟那個新市長也算是相識的,他還是在自己父親手下做事的人,見一下他不相信新市長不給這個臉。

他倆剛到門口就有人來通報阿狸說是少爺和夫人回來了。

在房間里跟咆哥纏綿的阿狸自是慌得不知道怎麼辦,她本來就懷孕三個月,那個咆哥也不顧她有孕在身非要強迫她干那事,她沒有辦法,只好不顧肚子里的寶寶滿足他,當然這也不是一兩回了,見肚子里的孩子沒有受到影響她也沒有在意這麼多。

「你快走,他們回來了!」她慌亂的起身先是將他的衣服扔給他,再自己穿好衣服,把肚子裹上一層衣服看起來很明顯的像孕婦才出門去迎接。

按照她跟何弘翰結婚的日子,這個肚子要有五個月大,可現在才三個月大,怎麼說兩個月的差別也說不過去。

咆哥卻是不慌不忙的也不願意起來穿衣服,賴在床上說「怕啥,知道了就知道了唄,知道了你跟我得了。」

「咆哥,我求你了,我保證以後只要你想我就來找我,我都不會說出去,也不會反抗,你不要搗亂,讓呆在何家好不好?」她只想呆在何弘翰身邊,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她都要呆在何弘翰身邊。

聽她這麼說,咆哥的臉色一沉,語氣有點不太對,也很明顯的生氣了問她「你就這麼稀罕他?」

「是的,我愛他,我不能失去他。」

在阿狸看來,咆哥是因為愛她所以才會對她說出喜歡何弘翰才生氣,可不知道的是,咆哥是因為他想用暗地裡的方法逼阿狸離開何弘翰,不跟蘇心優搶男人。

他笑得特別詭異,起身捏著她的下巴道「我有什麼不如他的?嗯,你寧願這樣委屈自己都不跟我?」

他心底里也是很想知道,為什麼女人們都死心塌地的跟著何弘翰,卻不願意看他一眼,可他不知道的是,除了蘇心優沒有正眼看他,在他身邊的女人都想做他唯一的女人。

「咆哥…..」他此時的樣子好可怕,特別的陰鬱,阿狸害怕得後退,可很快被他拉了回來,並將她拋到床上,不顧她肚子里的寶寶硬是要跟她在何弘翰面前做出納無恥之事。

*

剛回到家,並不知道阿狸有沒有在家的蘇心優問了句下人「二姨太呢?在家嗎?」

知道這個二姨太跟咆哥有一腿的下人並不敢說他們在房間,只是點點頭「少奶奶,在房間睡覺。」

「那行吧,別去打擾她,我們回來半天就走。」雖說這個女人是來跟自己搶丈夫的,可是她選擇了相信何弘翰,兩年之後他們就會斷絕這種關係。

「是。」她的話讓下人很是驚愕,幾個月前她還大鬧著有我沒她,現在竟然對此沒有意見?她也不好說什麼的,主子怎麼說就怎麼做便是。

「老婆,我要去打點一下,晚飯我們在外面吃,你回房去選套得體點的衣服,把這一身黑換了。」因為要去見人總不能冒然的去見,所以何弘翰會先派人去說然後別人同意了才去見。

「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她這個人,可強悍也可溫柔。

何弘翰離開去忙了,蘇心優回房間去,她跟何弘翰的主卧是上了鎖的,自己家竟然連房門鑰匙都沒有,這也太操蛋了吧?

只好叫來人「來人」

「少奶奶有什麼吩咐嗎?」

「我的房間門誰鎖的?「

「哦,這是老夫人讓鎖上的,我這就去管家那給你鑰匙來。」

是她婆婆鎖的,頓時心頭驟暖,蘇心優點點頭示意她去。

看來她婆婆在用這種地域式區分為她捍衛她在這個家的地位,所以才會把她的房間給鎖了不讓任何人進去。

「夫人您回來啦,您回來怎麼不早點通知家裡呢?我好去接你們。」何弘翰的管家沈嬌急匆匆的趕了過來,為她開門。

她本何夫人的貼身丫頭,十六歲就跟著何夫人一直到現在三十六歲,何弘翰有了自己的小家她才升級為何弘翰的管家。

一身幹練的女式西服,頭梳得整整齊齊,做事能力是精鍊能幹,對下屬也是十分的嚴厲,大家都有點怕她,因她到現在還未婚未嫁所以大家在背後都說她是老處女,沒人要的老處女所以才會管他們管得那麼嚴厲。

其實蘇心優知道,她除了做事比較嚴厲,就跟她的婆婆一樣刀子嘴豆腐,就算他們誰做錯了事,也沒見真的怎麼罰過就說說罷了,但是因她的語氣過於嚴厲,大家還是很害怕的。

「突然決定回來的,這麼久沒睡了平常有打掃嗎?」蘇心優對環境和衛生很注重,這個大家是知道的,因為在大雪天零下十幾度她都堅持每天洗澡。

「有的,幾乎是天天打掃一次,床被也是一個星期換洗一次。」她老實的交待這些每天必做的事情。 這盤武神功好倒是好,但凌天完全用不著啊。

原來這盤武神功講得是如何在體內開闢第二丹田,以此擁有強大的元力,一般武者只有一個丹田,而凌安有兩個丹田,他開啟第二丹田后,元力暴漲一倍,自然有了越級挑戰的能力。

玄劍門不愧為山南第一宗門,竟然有這樣的奇功,一般的武者得到這樣的奇功,恐怕要欣喜若狂了,但是凌天卻苦笑起來,他有力量池在身,只要身體承受得住,瞬間灌注多少元力都沒有問題,這第二丹田對凌天的好處,相比一般人,自然就小多了。

不過,凌天也不是全無好處,這開啟第二丹田的辦法,能提高凌天的元力上限。

現在凌天的身體能容納的元力上限是一千左右,也就是說,力量池最多能給凌天灌一千單位的元力,再往上就會對身體產生傷害了。

如果能煉成第二丹田,凌天的身體就能使用更多的元力。

幸福私家菜 但要修鍊第二丹田,也需要長時間的苦練,還不如直接提高境界,或者學習混元挪移功第四層,也都能達到提高元力上限的目的。

混元挪移功畢竟是凌天練熟了的,比重頭學習盤武神功要容易多了。

想到混元挪移功,凌天意識到他已停留在第三層很久了,混元挪移功第二層是反彈,第三層是牽引,第四層是蓄力。

前三層都是四兩撥千金的巧勁,本身攻擊力度並不強,而第四層蓄力則是一門強力攻擊手段,能把敵人攻來的力量蓄積起來,然後一股腦的打出去。

蓄力……凌天猛然想到什麼,翻到盤武神功最後面,認真查看起來。

這盤武神功是一門大力神功,除了功法本身外,末頁還記載了不少大威力的攻擊手段。

其中有一門手段就叫做蓄力斬,是把體內的一部分元力,花費一定時間累積起來,然後一起打出,威力極為驚人,練到深處,瞬間斬殺比自己高數階的武者都是尋常之事。

不過,要修鍊這蓄力斬,需要耗費巨大的心血,凌安是沒有煉成的,不然在與慕容霸拚鬥時,他早就使用了。

凌天細細看了蓄力斬,又回想混元挪移功第四層有關蓄力的描述,臉上頓時露出喜色。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這兩門蓄力手段頗有不少共通之處,若能互相借鑒,那是大有益處。

想到這裡,凌天也停了腳步,在飛奔中是不能細細參悟功法妙處的,他剛才一邊看玉簡一邊飛奔,有幾次差點撞到山石大樹上。

凌天環顧四周,見不遠處的土坡上有一個小山洞,忙一頭鑽了進去,將裡面略為打掃一陣,然後端坐洞內,參悟兩門功法的不同和共同之處來。

在參悟之中,凌天也沒有忘記拿出得自慕容成處的那塊靈器殘布,蓋在身上,將自身的元力波動減到了最小,見殘布完全覆蓋了身體,這才安然自得的看起玉簡來。

不知不覺,一上午的時間就過去了。

日正中天,凌天還沉浸在學習的快樂中。

突然之間,上方天空傳來爭鬥聲,凌天眉頭一皺,能在天空爭鬥的,至少也是罡氣境武者,更大可能是抱丹境武者,因為罡氣境武者只能短暫滯空,要在空中爭鬥是很難的,而抱丹境武者在天空可以說得上是行動自如。

凌天把玉簡收入儲物袋中,又緊了緊靈器殘布,把身體裹得更緊,同時打開了手機,監視外面的情況。

幸運的是,上方的動靜離凌天所在地並不遠,正好在手機的監控範圍內。

只見天空中漂浮著一男一女,男人正控制一口紅色飛劍,與一隻銀色巨猿爭鬥著。

這一男一女不是別人,正是絕劍門的蔡佳俊和鄭慧靈夫婦。

凌天心中奇怪,蔡佳俊夫婦不是追厲風去了嗎?為什麼會和一隻巨猿爭鬥,厲風又在哪裡?

無情卻道有情痴 只見那巨猿身高兩丈,闊嘴獠牙,不過細看之下,卻並不是真的猿類,而是用某種特殊木石製成的。

那巨猿大口一張,噴出一道粗如兒臂的光柱,蔡佳俊似乎對這光柱頗為忌憚,一閃即逝的躲過,然後雙手一掐劍訣,那口紅色飛劍漲大了數倍,然後驟然加速,狠狠的斬向巨猿,那巨猿也是了得,伸出鋒利的猿爪,向前一擋,竟硬撼飛劍而不損。

巨猿傀儡!

凌天猛然想到,初見厲風時,手機中厲風的數據顯示他有兩件寵物,分別是噬元蟲和巨猿傀儡,想必這銀色巨猿就是那巨猿傀儡。

機關傀儡之術,也是一門絲毫不弱於御使靈寵的科目,其中學問極大,武者沉迷一生,也不過是大海取一瓢而已。

對於機關傀儡術,凌天也是心儀已久,便細細觀察這銀色巨猿,見它能與蔡佳俊爭鬥而不弱下風,至少相當於抱丹境一層的戰力了,不禁大為佩服製造這巨猿傀儡之人。

凌天心想,多半是厲風放出了巨猿傀儡攔住蔡佳俊夫婦,然後自己就逃之夭夭了。

「可惡,如果不是這傀儡獸,我早將厲鬼擊殺了!」蔡佳俊許久奈何不了這傀儡獸,恨恨道。

「想不到這厲鬼不單精於御蟲之道,還懂機關傀儡術,不過他為什麼不放出噬元蟲來?如果配合這巨猿傀儡,還是有一戰之力的。」鄭慧靈道。

這巨猿傀儡雖然難纏,畢竟無人控制,顯得笨手笨腳的,因此蔡佳俊夫婦爭鬥之時,還有閑暇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