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夢,連你都這麼說,佩斯得的力量真的到了這種地步!」流影顯然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

「應該吧!他的來歷無人知曉,何時出現宇宙?有何目的?唯一所知只有他剛剛浮上檯面,便已經整合了五大種族,成立魔法聯盟,勢力成長之快令人乍舌,連我對他也所知有限,因為就我推測,他應該早在第一次星際大戰之前,不,或許更早的時候就已潛伏在這個宇宙中了,說不定就是一萬年前!」無夢的推測十分大膽,但也不無道理。

「一萬年前?!零界生命初始?!怎麼可能?」流影驚呼。

「沒什麼事是不可能的,不過你們現在還不用擔心這種問題,畢竟魔法聯盟與我們還未正式為敵,先專心對付星際政府吧!」無夢笑了笑。

「的確,煩惱這種東西無濟於事,可以走了嗎?無夢!」陸天羽點頭表示贊同。

「恩,時間差不多了!」無夢單手一揮,羽扇出現手中。

「天羽!」修而凡德此時喊住了陸天羽。

「什麼事?」陸天羽問道。

「櫻蘭,不是碎了嗎?」修而凡德拿出一把全新的櫻蘭遞給陸天羽。

「多謝!」陸天羽接過劍,有點汗顏,說實話,他已經忘了這件事。

「另外再告訴你一件事,卡洛斯不久后將正式繼任矮人族族長,矮人族今後的態度就是他的態度!」修而凡德說道。

「是嗎?那你幫我向他問個好吧!」陸天羽笑了笑,站到了無夢的身邊。

「族長!」這時西爾芙和溫蒂尼自天而降。


「西爾芙、溫蒂尼,你們怎麼來了?」奧特拉斯不解道。

「讓我們跟你一起走吧!族長!」西爾芙說道。

「什麼?你們跟我一起走,為什麼?」奧特拉斯更加疑問了。

「奧特拉斯姐姐,你應該明白我和溫蒂尼成為四元素的理由吧!你不在,我們的存在也就毫無意義!」溫蒂尼語氣已經帶著哭腔,不愧是水之精靈!

「恩,這點我認同!」伊斯.特麗由地上一躍而起。

「特麗,難道你也—?!」

「沒錯,我也要走,其實這也沒什麼關係不是嗎?奧特拉斯姐姐!」伊斯.特麗聳了聳肩,笑道,「能夠勝任四元素的人選在精靈族絕對不在少數,這隻不過是個稱號罷了,所以我們的離開本就產生不了太大的影響,你有什麼好猶豫的呢?難道說怕我們搶你的男人?」

「你—!我—!」奧特拉斯一時間無所適從,在感情方面她也是小女生。

「好啦,就這麼決定啦,艾麗婭有流影,還有沙拉曼德,怕什麼啊?」溫蒂尼不給奧特拉斯解釋的時間,向無夢揮了揮手,「走啦!走啦!」

「天羽,你說呢?」奧特拉斯問道。

「我沒意見,但看無夢?」陸天羽搖了搖頭。

「額—!」同時面對三女期盼的眼神,無夢笑了笑,「此做法沒什麼大問題,所以我保留態度!」

「耶—!」溫蒂尼歡呼。

「呵—!」較為穩重的西爾芙和伊斯.特麗也露出了笑容。

「那就走吧!不能耽擱了!」無夢羽扇一揮,白光閃過,眾人消失在原地。

「好了,我也該走了,矮人族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呢!」修而凡德也轉身離去。

「啊—!都走了,我該幹什麼呢?不過沒想到居然連四元素之三都喜歡上了天羽,一下子幾個美女都給他帶走了,這下可真的就寂寞了!」流影無奈的自言自語,「算了,去找丹妮卡吧!不過暗夜精靈的訓練地在哪裡啊?對,去問沙拉曼德,順便熟悉一下這裡的情況,其實這裡也不錯,至少環境很好,對於爸媽他們的身體而言,很有好處的!」

環視四周,流影邊說邊離開的遠古之樹的頂端!

都市星球—

薩特之塔—

會議室——


龍浩、天雲和凌風三人坐在沙發上,默默等待!

「恩—?!」龍浩抬起頭,陸天羽眾人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終於回來了啊!」

「喲—!好久不見啦!龍浩!」陸天羽揮了揮手。

「姐姐,我們真的空間傳送了耶!好厲害!」溫蒂尼一臉興奮。

「唉—!」西爾芙無奈搖頭。

「不過天羽,你可比流影厲害多了,一、二、三、四,一下子就帶回四個!」天雲笑道。

「喂喂喂,別亂說,只有奧特拉斯一個,其他的都不是,給霍雅他們知道,我不死也得褪層皮!」陸天羽顯得有些緊張。

「呵呵呵呵—!」其餘三女笑成一團,奧特拉斯倒是一臉羞澀。

「不過今天只怕無論霍雅她們知不知道,你和其餘三女之間有沒有事實,可能你都得褪層皮了!天羽!」凌風倒是難得的搭話了。

「喂,凌風,你能不能不要要麼不說話,一說就是這麼危險的句子啊!」陸天羽不明所以。

「但凌風說的是事實就是了,詳細情形,路上再和你說,天羽,你先和我們去見一個人!他等了你好久了!」龍浩站起身。

老子不穿女裝[穿書] 誰?」

「見了你就知道了!走!」龍浩看向奧特拉斯她們,「你們也一起來吧!無夢,你呢?」

「去看看吧!我很有興趣!」無夢顯然也知道是誰?

「那就走吧!」

訓練場——

上次拉斐爾和陸天羽兩人試劍的地方!

一個巍峨的身影雙手背後靜靜立在其中,暗紅色的長發微微拂動,他什麼都沒做,卻給周圍一種十分強烈的壓迫感,他就是毀滅之神——皇.軒轅!


兩個漂亮的女人在一旁小聲說著什麼,一個是陸天羽的母親——夢情,還有一個是與軒轅同來的連衣裙少女!

「支—!」門緩緩打開了。

「恩—?!來了!」夢情的眼神既有焦慮,又有期待。

——

「這裡不是—?!恩?!」陸天羽驟感壓力臨身。

「內斂的氣息,已是這種程度,毀滅之神,名不虛傳!」無夢自言自語。


「毀滅之神?!他—?!」陸天羽震驚的看著不遠處睥睨天下的身影。

「恩—」軒轅閉上的眼睛緩緩睜開。

[] 都市星球—

薩特之塔—

訓練場——

「你,終於來了!」軒轅一轉身,強烈的氣流以之為中心席捲全場。

「恩—!」陸天羽雙手護於身前,光是氣勢就有這種程度!!「你,為何找上我?!」

「盤古,人類豈容褻瀆神之威嚴!」軒轅左手微抬,宏大的氣流直襲而去。

「恩—!嘆月!」瞬間反應,陸天羽擋在龍浩三人之前。

「天羽—!」 我的微信連三界

「天羽!!」奧特拉斯擔心的喊道。

「轟—!」狂風爆卷,飛沙走石,彷彿整個星球都在震動,牆壁也出現了絲絲裂紋,半響,煙霧散去,一抹白色出現在人們的面前。

「哼!看來修而凡德所言非虛,甚至還有謙虛之詞,這個披風的威力不可估量!」嘆月已在手中,身著白色披風的陸天羽舉起劍,指著軒轅,「盤古是吧!是我殺的又如何?」

「恩—!能接下我一招不死,人類,你的名字!」軒轅並沒有在意陸天羽的挑釁,徑直問道。

「陸天羽—!好好記住吧!這將是打敗你之人的名字!」陸天羽瞬間蹬地消失,採取了主動,夜幕忽而降臨,藍色的閃光瞬間交織其中,正是將盤古打敗的那一招——月影!但是—!

「什麼?」黑暗突然散去,軒轅單手抵住了陸天羽手中的嘆月。

「能傷到我,便算你贏!啊—!」輕喝一聲,強烈的氣流鋪天蓋地席捲而來,劍飛插入地中,而陸天羽整個人被反震之力陷入牆中,動彈不得!

「軒轅—!」夢情驚呼。

「你們,緊張嗎?」軒轅看向龍浩他們。

「恩—!」龍浩臉頰上有汗留下,沒有說話。

「想上就來吧!」話一畢,軒轅卻採取了進攻,右手微握,強大的吸力讓龍浩三人瞬間向前飛去。

「恩–!!逆鱗!」

「夜影!」

「翼靈!!」

武器瞬間已在手中,三人合力,首度交接,氣蓋天地,龐大的氣勁向周圍散去,飆風、飛沙不止,無比堅固的訓練場一片狼藉!

煙霧中,三道身影急速退後反轉,落於地面,全身已被汗水浸透,僅僅一擊,力量已趨用盡!

「只有這樣嗎?這種程度如何配稱為神?!」冷傲的語氣帶著無比的壓力,煙霧散去,軒轅依舊凜然而立。

「那你又如何配稱為神?!」陸天羽從牆裡爬了出來,擦了擦嘴角的血液,隨手一握,嘆月已經回到了他的手中。

「第二招,你還能站起來,不錯!」雖是讚許,但卻沒有任何的感情基調,軒轅手一抬,大地震動,氣流爆卷,「但是也該結束了!」

「好,到此為止!軒轅,你不會真的想動手吧!」無夢站在陸天羽的面前。

「你—!」軒轅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那個盤古說到底不過是元素的集合體,不是真身,你又何必如此在意?」無夢輕揮羽扇,笑道。


「恩—!」軒轅沒有說話。

「呵—!」無夢同樣沒有說話,微笑著的等待軒轅的答案。

「月靈,我們走!」軒轅向外走去。

「哦!」連衣裙少女應聲跑上來跟著軒轅。

「喂,你給我站住,這算什麼啊?突然跑過來大打出手,現在打到一半,又揚長而去,你把我們當成什麼?!你,回答我!!」揮手之間,一記「蒼穹」席捲而去。

「哼!」軒轅身不動,巨大的斬擊未到軒轅面前便被一層氣罩擋住,隨之消散,「我開始明白雨靈那個小子為什麼對你寄予那麼大的厚望了!」

軒轅轉過身,眼神依舊冷漠—

「但是無畏並不代表無謀,不知衡量力量懸殊,直接向我發出挑釁,你想過嗎?」軒轅一握左手,瞬間整顆星球都在顫動,「你的同伴,你的女人,你所有的親人可能都會因為你剛才的舉動而永遠消失!」

沉重的壓力下,所有人只是駐足觀望著這一切,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出手,因為他們不知該如何做?

而無夢則似笑非笑的看著這一幕,他很期待陸天羽的反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