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既然都這麼說了,我這個做兒子的還有什麼好說的。」宋華豐自己心裡也知道,要是當年宋正浩真的有向著自己的心,怎麼當初沒有仔細的過問這件事情?當年他爹一副百事不問的樣子,依舊還在宋華豐的心頭纏繞。

宋華江鬆了一口氣,當年的事情自己做的不地道,如今被揭發出來還真是百口莫辯。

「老二,大哥當年也是不得已才會這麼做的,我相信老二你一定會諒解大哥的苦衷是不是?」宋華江巴著宋華豐的衣裳道。

兄弟做到這個份兒上,還有什麼話可以說的。宋華豐早已經對親人心灰意冷了,只是這一次被傷的更深而已。

「翠芬,阿離。咱們回去吧!」宋華豐是徹底沒了精氣神,進屋到現在一直都沒有休息,加上之前的腿傷,宋華豐整個人就快要支持不住了。

「老二,你還沒有娘這件事情你們準備怎麼負責呢,你可不能走。」楊氏見丈夫居然什麼話都不說,就要放宋華豐離開自然不幹了。宋華江這個膿包,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到,被宋華豐幾句話就給唬住了,一點男人樣都沒有。

楊氏這麼大喇喇的擋在宋華豐的面前,宋離的臉上自然不會很好看。

「大娘,您這是什麼意思?」

「我是什麼意思?你們今天一來就惹出了這麼多的事情,今天要是不把這個事情說出個子丑寅卯來,你們今天誰都不要想離開。」楊氏道。

這是賴上自己了,自己怎麼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大伯一家是姓賴的?

「大伯,你們是什麼時候改的姓?怎麼也不通知我們一聲?」宋離問道。

「什麼改姓?宋離你不要胡說八道。」宋有富站不住了,他早就看出來他娘不會是宋離的對手,所以趕緊出聲幫他娘。

宋離嘿嘿笑了一聲,對趙氏道:「娘,你瞧堂哥那樣子,這不是姓了賴又是什麼?」

楊氏氣的臉色發白,被一個小丫頭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自己是賴子,楊氏的心牆可想而知。楊氏是真的恨不得抽宋離兩個大嘴巴子,只是她知道自己真要是這麼做了,那自己想要從老二宋華豐手裡得到好處那就是想也不要想了。

「老二,我知道你心裡怨恨你大哥,可是我們這麼大一家子人都是要活命的,再說了今天要不是因為你們來了說了那些不客氣的話,娘又怎麼會生氣?你摸著自己的良心問問看你自己,今天的事情是不是都是因為你們惹起的?」楊氏道。

楊氏是個什麼樣的人,只怕沒有什麼人是不清楚的,所以對於楊氏的話,宋離也是不削一顧。但是這件事情畢竟說到底確實還是跟自己有一定的關係,這要是一個處理不好,將來傳出去對自家肯定也是有影響的。 靈魂震蕩,歷來都是七劫涅槃境以上的高手方才能掌握的標誌性招數,經過靈魂劫的洗禮之後,修鍊之人的靈魂修為會提升到一個相當高的程度,擁有足夠的強度和能量數量,讓才能夠靠著靈魂能量,來施展出靈魂震蕩這樣的招數。

經受過靈魂劫的人,與沒有經歷過的人相比,靈魂的強度差距基本相當於一個成年男人和一個襁褓中的嬰兒作對比,根本不是一個量級!

但就在剛剛,兩位八劫涅槃境的超級強者,還有莫悅心這個七劫高手都是看得清清楚楚,葉天使用的手段,正是靈魂震蕩!

這樣的感覺頗為的有些不真實,總讓人不免生出幾分詭異之感,就好像一個放才睜開眼睛,咿咿呀呀的嬰兒孩童,小手一揮,將一個精壯的成年男人給打趴在了地上,這樣的突兀,著實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但毫無疑問,葉天做到了,甚至是讓得那鍾莫歸的靈魂體之上都生出了幾分衝擊之下留下的裂紋!

這鐘莫歸的靈魂修為不算多強,甚至可以說是弱的十分丟人,如果其他七劫涅槃境的高手靈魂修為是一個正常的成年人的話,這鐘莫歸的靈魂修為最多算是個佝僂脊背的侏儒,顯得要遜色了不少。

但即便如此,他也依舊是七劫涅槃境級別的高手,靈魂修為比之於尋常的六劫高手,起碼也是高出十倍有餘,引渡過靈魂劫,自然是要強悍出許多許多,但就是這樣一個傢伙,最終,居然是栽在了葉天這樣一個五劫涅槃境的小輩手裡,還是栽在了靈魂衝擊之上!

這樣的結局,就著實是讓人感到有幾分的唐突了。

「大人!」

那青空尊者沈相陽,第一個發現了葉天腳下很是虛浮晃動,眼看著便是搖搖欲墜的模樣了,連忙是閃身而上,一把扶住了葉天。

「呵呵,有勞前輩了,鬧得有點過頭,玩兒脫了……」

葉天面上不著痕迹的露出了幾分無奈的笑容道。

葉天自己也沒想到真的能夠使出一記靈魂震蕩來……

原本,他只是想試著依靠靈魂能量給那鍾莫歸帶來一些衝擊,讓他生出幾分失神來,好一擊致命,可誰倉想到,靈魂能量一施展出來,赫然便是如同洪流一般奔涌而出,直接是悉數朝著那鍾莫歸轟擊了過去,清空了他所有的靈魂能量,才總算是驚蟄靈魂震蕩給施展了出來。

不過,就這一下,可是將他的所有靈魂能量都像潑水似的潑了出去,一絲不剩,此時此刻,葉天也是完全陷入了一陣渾渾噩噩的狀態之中,彷彿是隨時都要昏厥過去一半!

葉天不知道的是,他當真該慶幸,慶幸自己的靈魂修為本就有著不俗的底蘊,也該慶幸這鐘莫歸的靈魂能量是被封鎖了。

不然,那鍾莫歸的靈魂能量能夠反擊的話,光是反使出一道靈魂震蕩與葉天對峙,就能夠讓得葉天瞬間被重創,甚至是直接讓得他的靈魂直接崩塌而去!

「大人,你這般實在是有些太過冒險了,若是出了什麼意外,你可讓我等怎麼向少主交代啊……」

青空尊者沈相陽一邊搖頭苦笑,一邊便是將一股柔和的靈魂能量朝著葉天的體內灌注而去,讓得葉天那消耗頗大的靈魂能量能夠慢慢的恢復一些,不至於讓得葉天連保持清醒都費力……

「嘖嘖,不過大人的實力是真的厲害啊!這要是突破到了七劫涅槃境,恐怕也是和悅心丫頭那樣,同級之內幾乎無敵了!五劫就能使用靈魂震蕩,到了七劫那還了得?!」

一旁,吞炎玄老林磐也是一陣朗笑,上手拍了拍葉天的肩膀笑道,這一拍不要緊,險些把葉天人都給拍散架了!

八劫強者,還真是……恐怖如斯啊!

不多時,林軒兒和粱笙紛紛趕了過來,蕭澗雲也是感受到這邊戰鬥之後趕了過來,不過,等他們趕到的時候,早也已經收場了,而當他們聽聞了這中間的一些事情之後,也是頗為的驚訝,蕭澗雲圍著葉天問個沒完,林軒兒和粱笙則是不斷地在葉天身上翻找,查看是否有什麼傷勢之類,儼然像是兩個女流氓似的。

好片刻之後,這一群人才算是鬧夠了,方才消停下來,隨著莫悅心和那兩位八劫涅槃境的前輩一同動身去往了雲棲閣。

一路上,葉天也是得知了那之前被他救下的少女名叫沈月音,是那沈相陽前輩的女兒,本是鬧了彆扭打算理解出走來著,結果這還沒走出自己宗門的地界,就遇上了麻煩,被帶了回來……

「不過說起來,那些什麼鍾莫歸之類的人,就是莫小姐說的『外人』吧?這些人究竟什麼來頭?」

一邊飛掠著,葉天便是一邊開口詢問道。

這雲棲閣的地盤上,應該還不至於這些三教九流的小嘍嘍都能夠稱王稱霸,想來,這些便是因為什麼事情聚集到了雲棲閣的那所謂的「外人」了。

「嘿嘿,葉天閣下,再過半個月的時間,就是三年一度的『四方閣會』了,外界的不少人,都算是來湊熱鬧的,近段時間三教九流的人都會出現在這裡,這其中還會有著不少的高手存在呢!」

莫悅心微笑著解釋道,聽得這話,葉天方才瞭然。

來之前,那位江天流前輩就告訴他們儘快到雲棲閣找上莫悅心,別耽擱了事情,現在想來,江天流老前輩所說的事情,應該便是這四方閣會了。

不過說起這四方閣會,無論是蕭澗雲還是莫悅心,臉色都略微的有著幾分悵然之感,也難怪,畢竟,蕭澗雲真正的家,瀟湘閣,現在已經作鳥獸散了,各種高手散布天涯,原本的四方閣會,如今也只剩下了三閣參加了……

「實不相瞞葉天閣下,這一次為你立威造勢,不單單是要推舉你這個人,同時,還要重建瀟湘閣!」

那青空尊者沈相陽忽然開口道,這話,倒是讓得葉天一驚!

瞧得葉天頗為有些驚訝,那沈相陽卻是擺手一笑:「葉天閣下莫要詫異,這也是宣凌少主的意思,有閣下的名號,加上澗雲這個瀟湘閣正統的傳人,重新聚集起瀟湘閣的勢力並不算什麼難事,我們也會全力相助,定然會讓瀟湘閣重新屹立起來的!」

「聽起來是個很大的工程。」

葉天略帶著幾分無奈的笑道,顯然,楊宣凌早就做好了打算,不過,要重建這瀟湘閣可不容易啊,光是他和蕭澗雲兩個人,可是不足以讓得那些曾經效忠於瀟湘閣的老部下全都回來……

「其實有個更簡單的辦法。」

莫悅心忽然神秘一笑,朝著葉天身旁湊了湊,望著葉天輕聲笑道,「要是這次四方閣會,瀟湘閣能夠參與到其中的話,瀟湘閣重現的消息立刻就會傳開,那些瀟湘閣的老部下,自然也會第一時間前來,到時候,想要將他們聚集起來可就要簡單多了。」

「悅心姐姐你又開玩笑,我上哪去給你找瀟湘閣去?此一行就只有……呃!」

蕭澗雲話說到一半,忽然便是猛地反應了過來!

莫悅心說的瀟湘閣,可不就是他們幾個么!

「吶,少閣主,大師兄,三師妹五師妹,這不都有了么。葉天閣下也還有分身之法,隨便裝個路人甲乙丙丁,也是個不小的隊伍了。」

莫悅心先後指了指蕭澗雲和葉天,以及後面的林軒兒,粱笙,直接便是把他們的身份都給安排上了…… 楊氏噼里啪啦的把宋離他們進屋之後的事情說了一通,當然楊氏可沒有說主要責任就是因為蔡氏想要讓中了舉的周安旭提攜宋有富才引起的。

宋離越聽越是覺得好笑,大娘顛倒是非的本事真是太強了,難怪她娘這麼強勢的人,知道要來大伯家裡整個人都是嫣兒吧唧的。

宋離也知道雖然她爺宋正浩從來都沒有把他們這一房人放在心上,但是今天這件事情還真是只有她爺發話了才能算數。

「爺,您認為大娘說的話對嗎?」宋離直勾勾的看著宋正浩。

宋正浩眯了眯眼睛,他從前怎麼不知道這個孫女居然還是有心眼的?她這麼問自己不就是在逼問自己嗎?剛才老二把當年分家的事情都給說出來了,當年自己這個做爹的就不公正。而且今天的事情起因確實是因為他們所以才會發生的,要是他現在說要老二為他娘的事負責到底,宋正浩知道那麼他將會永遠失去自己這個二兒子。雖然自己也沒有把這個二兒子放在心上,可是這個二兒子的手裡還有自己想要的東西。既然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就不能在今天徹底的把人給得罪了。

「說什負不負責的話,你奶就是這麼個脾氣,老了老了還是不聽人勸,她這頭上我看也沒什麼事兒,你們趕緊趁著天黑回去吧!」宋正浩道。

楊氏不敢置信的看著公爹,那時候公爹不是還跟自己說了。一定要老二答應讓周安旭帶著有富的嗎??怎麼現在轉眼公爹就改變主意了?難道是因為公爹看老二出息了,所以想要跟著老二一家子去享富貴了?

楊氏一想到公爹婆母會撇下一家子跟老二他們一家子走,這心裡就像是貓抓一樣七上八下的。

楊氏看了一眼垂頭喪氣的丈夫,公爹現在擺明就是要護著老二一家。要是再不想辦法這件事情肯定就要黃了。

「花花,你奶怎麼樣了?」楊氏為了攔著宋華豐一家人,早已經沒有在蔡氏的身邊照顧蔡氏。

苗花花對楊氏很是了解,知道現在是婆母讓自己出馬了。

「奶,年紀大了。這一撞也不知道是不是會有什麼後遺症。」苗花花從頭到尾都在照看著蔡氏。

說到底還是這個媳婦最得自己的心,楊氏三步並作兩步的來到蔡氏的床前。

「娘啊,都是媳婦沒用,讓您受委屈了。」楊氏哭得那叫一個傷心,要是不知道的人肯定會認為楊氏是蔡氏的親閨女,要不是親閨女哪能哭的這麼傷心?

蔡氏的臉上也有些不好看,這老老大家的是怎麼回事?他爹不是已經說了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嗎?怎麼還是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她這樣是想做給誰看的?

蔡氏這人雖然蠻橫不講理,甚至於很自私。但是對於自己丈夫宋正浩的話那是絕對服從的,只要是宋正浩說的話,蔡氏一般都是當做聖旨一樣來對待的。所以哪怕她心裡其實也是滿肚子的怨氣,但是丈夫都這麼說話了,她自然也就不會去追究宋華豐的責任。

楊氏跟蔡氏相處了這麼多年還能不知道蔡氏這個性子,只是楊氏想,不管怎麼說婆母一向最疼惜的就是有富這個孫子了,說不定婆母會為了自己的寶貝孫子跟自己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直到現在楊氏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娘。」宋有富的這一聲娘可當真是哀怨惆悵,幾乎是立馬就讓楊氏的心軟下去了,為了自己的兒子。自己還有什麼是不能做的?

「娘,我知道爹說的。爹娘你們心疼二弟,可是你們也要心疼心疼你們這個孫子是不是?有富今年都二十四了,要是再這麼下去可怎麼得了?」楊氏在蔡氏的耳邊道。

婆母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丈夫,苗花花自然是不會多說一句話的。有婆母擋在前面又不用自己出頭,自己何必來做這個惡人呢?

說來說去還是沒有放棄讓宋有富跟著周安旭的打算,宋華豐既然已經明白大哥一家子的打算,自然就更加不會答應大嫂這個要求了。

蔡氏的心思一直都在轉,丈夫的話絕對是不能反駁的,可是自己的寶貝孫子有富又該怎麼辦呢?總不能就這麼看著不管吧!

「老二?你大嫂都這話了,該怎麼辦,你是不是給句話?」蔡氏最後還是出聲了,有富對他們一家子的今後實在是太重要了,容不得有一點點的馬虎。

楊氏鬆了一口氣,只要有婆母幫忙,那這件事情就有把握了。

「老二,娘都這麼求你了,你就當做是發善心答應了吧!」楊氏道。

求他?這是求他?這跟本就是在逼他,宋華豐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怎麼自己的親娘要這麼的逼迫自己。

「娘,這話我已經說過一次了,安旭的主我是做不了的,所以這件事情你根本就不用問我。」宋華豐道。

蔡氏沒想到自己都這麼哀求宋華豐了,可是宋華豐卻還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不由得氣結。

「老二,這就是你跟我說話的態度?你去把周安旭給我叫來,我倒要看看我這個做奶的是不是說不得他了?」蔡氏這時候倒是把自己做奶的位置擺的很正。

「爹,我記得姐夫好像說自己這馬上就要去京城準備會試了是吧!」他們現在之所以抓住姐夫不放也不過是因為知道姐夫舉人的身份,認為自己肯定是有好處可以拿的,但是要是周安旭人都不在家,他們又哪裡還有什麼機會能拿住他們呢?

宋離的這話楊氏是怎麼都不會相信的,什麼周安旭不在肯定都是唬她的話。

「那安旭剛中了舉人就要去京城了?」楊氏問。

宋離點頭,「是啊,這要不是我姐就要生了,說不定姐夫這就會一直在京城待下去也不一定呢。」

宋曉梅就要生了?苗花花隱晦的看了一眼宋有富,自己這肚皮可是好久都沒有什麼動靜了,這宋曉梅居然又要生了。兩家之間雖然不怎麼來往,但是一些大事還是都知道的,苗花花一直都認為自己嫁得好,至少不比宋曉梅差什麼。可是現在苗花花猶豫了。 「冒充瀟湘閣?不太好吧?畢竟也是曾經四方閣的首席,我們跑去冒充,似乎有點……不太禮貌啊。」

葉天表情略帶著幾分怪異的問道。

冒名頂替,這種事情他不是沒幹過,但那也得建立在有實力,有冒充的資本的層面上,如今他的實力距離突破可還有著一段,要想直破七劫,剩下的半月全部放在靈巢空間之中靜修,怕是才能達到直破七劫的層次,更何況……

他上哪去學瀟湘閣的法門去?

瀟湘閣大師兄,出手就是什麼陰陽籙啦,驚鴻九現啦,太乙刀法之類的東西,不管怎麼看都有些不合適吧……

「葉天閣下不用擔憂,我們知道你擔心的是什麼。」

那青空尊者沈相陽此刻卻是擺了擺手笑道,「瀟湘閣與我們的關係曾經是極其良好的,瀟湘閣散了之後,其中大部分的法門手段我們都有所保留,除了一些秘傳之法,大部分的我們都能找到,而且瀟湘閣的高手們大都擅長靈魂能量和法陣,我想這些東西葉天閣下你要掌握,要不了多少時間吧?」

聽得此話,葉天心中方才是鬆了一口氣。

只要是法陣和靈魂能量就還好說,法陣一道,他自命不成任何問題,即便是拿個八級法陣給他,三兩天便能研究透徹。至於靈魂能量嘛,他有玉龍絲和求道菩提,只要修為破了七劫,偽裝一個善用靈魂能量的瀟湘閣高手,也不算是什麼極其麻煩的事情了。

這般想來,倒是問題不大。

「要是這樣的話就還好說了,軒兒和笙兒不太擅長這些東西,便不必了吧,安心靜修便是了,我陪著澗雲出面便是了。」

點了點頭,葉天便是將這事情答應了下來,他自己倒是有法子去偽裝,不過林軒兒和粱笙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她們二人的修為,在靈巢空間之中靜修確實是穩步提升,但要偽裝成瀟湘閣的人,還是不太合適的。

畢竟什麼冰體,玄陽血月孤星三把寶刀之類的東西,看著就不像瀟湘閣的手段……

「那自然是極好,澗雲你們就先去休息吧,葉天閣下得隨我來一下,那二十四口絳靈石箱子已經破解開了,裡面的東西,你肯定會十分感興趣的。」

聽得葉天答應,莫悅心也是點了點頭,旋即便是向著葉天一笑,道。

「求道菩提?」

葉天挑了挑眉毛問道。

「不錯,正是求道菩提!那鬼宗之人也算是心機極深了,那二十四口箱子裡面,裝著許多看上去十分像樣的圖紙,殘片之類的東西,起初我們都以為是什麼無關的東西了,但其中一個箱子,卻是有著一層單獨的夾層,求道菩提被封死在了夾層之中,我們費了不小的力氣才將那箱子給敲碎了,將之取了出來,這還得虧父親感知敏銳呢。」

葉天點了點頭,這鬼宗之人,確實也是行事頗為的縝密了,不過此一次,也算是運氣不太好了,同時被他們和雲棲閣的人打上了主意,東西被劫走,也算是百密一疏了。

不多時,眾人便是來到了雲棲閣的地界之上。

雲棲閣的宗門,建立在這雲棲仙湖當中的一處島嶼之上,這座島嶼比其他任何的島嶼都要來的龐大,面積廣闊的像是一片小型的陸地一般,方圓少有百里,其上,也是有著大片的建築群存在,規模尤為可觀。

一行人飄然落在了那島嶼之上,莫悅心朝著兩位高手長輩說了幾句之後,便是走到葉天的跟前,朝著葉天做了個請的動作。

「葉天閣下就請隨我來吧,那求道菩提,父親點名教給你保管。」

聽得此話,葉天也是陡然一怔。

求道菩提這東西,如今可謂是各方垂涎,誰都想將至據為己有,但這雲棲閣,發現了求道菩提不僅僅是毫不避諱的拿出來與他分享,更是直言要將這求道菩提交給他保管,這般氣度,可不是誰都能有的!

「雲棲閣這麼大的氣度,弄得我壓力有點大啊,你們就不怕我背不起你們的期待,拿了這些寶物最終沒什麼作為?」

葉天略微皺眉笑問道,他自然是知道,如今他被這些名門大宗紛紛寄予厚望,這些期待,當真也是個頗為巨大的壓力了。

「呵呵,葉天閣下不要誤會,我們並非是要給你什麼壓力,一來我們也是奉了宣凌少主之命行事,二來,以我雲棲閣的角度來說,我們也很願意支持閣下,與閣下結交良緣。閣下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安心收下便是了。」

莫悅心擺了擺手笑道,旋即便是轉身朝著雲棲閣之內走去,「跟上吧葉天閣下,父親可是很想見見你呢。」

點了點頭,葉天轉身想著粱笙和林軒兒二人交代了一句,便是轉身跟上莫悅心而去,在雲棲閣的地盤上,葉天倒是能夠絕對的安心,這方實力,現如今開來也是完全的友好,儼然便是有著幾分要將他捧上高位的架勢。

……

不多時,在莫悅心的帶領之下,葉天便是來到了這雲棲閣深處的主殿之中。

這雲棲閣的主殿,當真也是豪華大氣的很了,整座大殿都是用著一種名為「青金石」的材質建築而成,大殿的每一處,笑道磚塊瓦片,都有著明顯的鍛造痕迹,一看就是出自鍛造大家之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