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聰這小子約會去了,不用搭理他,我去問問胖子。」許大龍轉身向後面走去。

洛川見狀便繼續收拾起了桌椅,之後站在座位上等候消息。

「師傅,我和雨眠去吃飯,你也一起去唄。」劉莉莉走過來一把挎住丁雨眠說道。

「我就不去了,答應許大龍陪他去打球了。」洛川答道。

「那行吧,那我們就先走了,不要太想我哦。」劉莉莉笑著對洛川擺了擺手,之後拉著丁雨眠走出了教室。

「走吧。」身後傳來許大龍的聲音,洛川回頭一看,發現胖子也跟了過來。

「好,你帶路。」

……

三人走出校門后,許大龍帶著洛川和林勇松隨便找了個球場,之後從包里拿出籃球,笑嘻嘻的看著洛川說道。

「你今天在學校打球隱藏實力了吧。」

「隱藏什麼實力?」

「還裝,我又不傻,你投籃和控球的功底沒有個五六年是練不出來的,但今天中午你那一副懶散樣,還敢說沒隱藏實力。」許大龍一撇嘴說道。

「我只是有些懶得動……」洛川無語道。

「來把,***場,讓我看看你的水平。」許大龍表情漸漸的嚴肅了起來。

「奉陪到底。」洛川眼裡也閃過一絲戰意,今天許大龍所表現出的水準的確很強,洛川自然不是一個服輸的人,既然被發起了挑戰,哪有不接受的道理。

「好!」許大龍大喊一句,之後帶著球走進球場,洛川緊接著也跟了過去。

「胖子計分。」許大龍把球丟給洛川,之後對胖子喊道。

「好。」胖子眼中忽然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之後點頭答應道。

洛川先手開球,對許大龍進行了一番簡單的試探,但都沒有發現什麼破綻,洛川看了一眼許大龍的站位,發現許大龍的防守方式並不是緊貼著進攻球員的那種防守,而是拉開一定的距離,有意無意的往籃板下面靠攏的防守。

這應該也與許大龍平常打球時候的定位有關,大多數情況許大龍都勝任著搶籃板以及籃下得分的定位,所以防守方式自然會往籃板的方向去靠近,但這樣防守的弊端就是,進攻方的活動範圍非常的大,可以自由的調整站位。

洛川不緊不慢的逼近籃下,許大龍見狀,渾身的肌肉瞬間繃緊了起來,只見洛川突然提速,一個變向瞬間往右進行突破。

許大龍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身體瞬間轉向右側,速度絲毫不比洛川慢。可洛川的身體突然詭異的一轉,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硬生生的繞過了許大龍的站位,一個籃下勾手成功先下一球。

「卧槽,你剛才是怎麼過去的?」許大龍嘴已經長成了一個大大的O字形,剛才他那個防守的路線一定能封住洛川所有的突破方位啊,可不知道為什麼洛川還是突了進去。

洛川一笑,將球丟回給了許大龍,示意攻防轉換,輪到許大龍開始進攻。

許大龍雖然吃驚,但也不至於看傻,本身他就知道洛川的真實水平遠不止在學校所表現出來的程度,所以對於剛才那波匪夷所思的操作也只是有些驚奇。

許大龍本來平常也不怎麼運球,大多數都是在三分線以里活動,所以運球的技術自然就差了好多,這不,許大龍還沒來得及將球運進內線,就被洛川一個靈活的斷球拿回了球權。

「哇,你這罪惡的小手反應是真的快。」許大龍懊惱的拍了拍腦袋,之後立刻調整好防守姿態,洛川如法炮製,用剛才那一球的突破方式再得二分。

許大龍不服氣,開始了下一輪的進攻,可又是還沒運到內線就被洛川給搶斷了,這讓許大龍不由得有些急躁起來。

一連五個來回,洛川連進五球,已經砍下十分,而許大龍依舊是一球未進,嚴格的說……連內線都沒進過一次。

「不打了不打了,你這個變態,我是服了。」許大龍最終還是認輸了,洛川在球場上所表現出的水準究竟有多強,目前他許大龍還不知道,但是絕對比他強了不止一個檔次。

「兄弟,這隊長要不你來當吧,和你打完一場,我感覺自己就是個弟弟。」許大龍愁眉苦臉的說道。

「別,你繼續當你的隊長就行了。」洛川急忙回絕道。

「隊長是需要用實力來讓隊員信服的,你這零封……我還怎麼好意思來當你的隊長去指揮你啊?」許大龍委屈巴巴的說道。

「誰說隊長就一定要靠實力的,指揮統籌能力、人際關係、戰術安排,很多綜合因素都要考慮進去的好不好。」洛川翻了個白眼說道。

「咦?你這是在誇我嗎?」許大龍一聽,立刻眉開眼笑的說道。

「對對對,誇你誇你,和這死胖子呆久了你怎麼也傳染了這種智障氣息?」洛川無奈的說道。

「嗯?洛川你剛才是不是叫我了,有什麼事情嗎……」在不遠處看球的胖子一聽有人喊他,急忙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沒事,誇你呢。」洛川淡淡的答了一句。

「奧奧,誇我幹什麼?你們這是打完了?」胖子開口問道。

「不打了,再打下去估計我僅剩的那點自信心都會被他給摧毀殆盡了。」許大龍搖搖頭說道。

「不過洛川,你是真的猛啊,長的帥、家境好、智商高、運動天賦強,你這種人要是放在小說或者連續劇里,肯定男一號的位置沒跑了,而且多半還得是那種霸道總裁的類型。」胖子撇了撇嘴說道。

「不過這種人一般不都死的快嗎……」許大龍幽幽的補充道。

「哈哈哈哈,對,一般都早早的領盒飯了,我說洛川,你可小心著點,千萬不要撒手人寰離我們而去呀。」胖子大笑著說道。

洛川翻了個白眼,也是懶得理會這兩個智障,自顧自的往球場外走去。

「誒?你去哪呀?」胖子見洛川扭頭就走,急忙停下了笑容開口問道。

「去吃飯,你們兩個就繼續留在這裡笑吧。」

「別別別,等我們一會,我們也去吃……」 「當然認識了,你叔祖父比我年長12年,但對國家貢獻卻比我多多了!」唐紹儀長嘆。

「老大人不可妄自菲薄,你們都是為國家作出重大貢獻的人!」魏晨急道。

韋步平道:「都是為國家作貢獻,不分貢獻大小,儘力即可!魏少校你來說說我們研究潛水艇的事。」

魏晨說道:「好!說到研究潛水艇,咱得說說我國與潛艇有關的事兒,中國人與潛艇的故事可以追溯到1876年,當時中國第一任駐英公使郭嵩燾在英國看到了各種新奇事兒。

郭嵩燾大使是中國第一個使用電話的人,現場聽過愛迪生講解的物理課。還是第一次與類似潛水艇這種兵器接觸的中國人。

當時在英國倫敦的一個試驗水池,郭嵩燾走進一個四周鑲嵌玻璃的『鐵鐘』,並浸入水中『三尺許』。這個『鐵鐘』,就是當時的潛水艇原形了。

胭脂扣 1880年9月18日,清末洋務重鎮天津機器製造局,一艘外形古怪的船舉行了下水儀式,這是近代中國的第一艘潛水艇,可以說是中國潛艇的始祖。

1917年末,民國海軍部利用福州船政局閑置的前清魚雷、銅元車間,改建為飛潛學校,這是我國第一所培養飛機和潛艇製造專業人才的學校。

鹽店街 因為潛水艇製造技術要求過高,難度較大,飛潛學校研製潛水沒有太大發展,1926年5月,因經費短絀,飛潛學校併入海軍學校。

我們幾個是飛潛學校學生,畢業后一直惦記著製造潛水艇,為此我作了很多試驗,限於資金,一起沒有進展。

2年多前,我們找到了總指揮,向總指揮陳述了製造潛水艇的志向,,要求總指揮在資金、場地等方面支持我們研究潛艇。

總指揮當時就答應了,不但劃撥資金,建好了場地,更加重要的是,總指揮還提供了製造潛艇的方向!」

魏晨說到這裡,臉上慚愧地說道:「我們辜負了總指揮的期待,總指揮已經鼎力支持了,我們還是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

唐紹儀擺擺手說道:「年輕人,不要氣餒!依老夫看來,這小子也不會怪你,是不是?」

魏晨說道:「正因為他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怪罪的話,所以我們覺得很對不起總指揮!」

韋步平說道:「科學研究是一項長期的工作,沒有五年十年,是看不到收穫的!這不是做買賣,錢貨兩訖瞬間完成!魏少校,不要多想,我們還有備用方案!」

魏晨的臉上更紅了:「這個備用方案萬萬用不得!」

唐紹儀奇道:「什麼備用方案?」

魏晨說道:「總指揮給我們的是製造潛艇的最佳技術方案,現在我們製造出來的聲吶,靈敏度是全球第一!總指揮說,萬一我們製造不出來,就拿聲吶技術去換!」

「這怎麼行?」唐紹儀瞪著眼睛說:「先進的技術就好像珍寶,怎麼可能跟別人換呢?」

韋步平苦笑著說道:「我們的技術現在是先進,別忘了別人也在研究,也在發展!說不定什麼時候他們會超過我們!所以現在不用,過期作廢!」

「有道理!」

第一軍團政治部主任鄭介民說道:「很多專利剛剛申請沒多久,就發現自己的技術已經過時了,很快被別人超越,科學技術是不斷向前發展的,速度之快超乎我們的想象!」

鄭介民在英國殖民地馬來西亞吉隆坡住過幾年,接觸世界各國的人,見多識廣,他的話說到點子上!

唐紹儀苦笑道:「這道理老夫也明白,只是老夫不甘心!」

韋步平說道:「我們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看現在的情況中日之間多則二三年,少則一年半載必定爆發一場對決!

為了戰勝日寇,別說是技術之間的等價交換,就算是虧大了,只要減少我軍作戰傷亡,多殺傷日寇,也是值得的!」

唐紹儀轉憂為喜說道:「小子越來越厲害了,這話說得老夫無法反駁了! 極品男生到俺村 好,老夫剛才說錯了,你說的是正理兒!」

鄭介民說道:「其實我也不贊成把技術與別人交換,只是時不等人啊!我想知道這個技術你準備跟哪一國換?換些什麼好處?」

韋步平聽到鄭介民的問話,知道他任職第一軍團政治部主任,必定帶有蔣介石交給的監視任務,他是一定要知道技術交換的詳情,以彙報蔣介石。

「我想跟中立國家美國交換,用技術交換5艘潛艇!他們的潛艇製造工藝不錯!」韋步平說道。

「什麼?用技術交換5艘潛艇?!」

唐紹儀、鄭介民、何遠志、沈天良、黃一飛等人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覷。

「這技術值這麼多錢?」

說話的是鄭介民,他知道現在普通的潛艇,最少要300多萬美元,5艘就是近2000萬美元了,這是一個天文數字!

「5艘潛艇便宜他們了!我開價是10艘,底線是5艘!」韋步平笑道。

唐紹儀、鄭介民、何遠志、沈天良、黃一飛等人目瞪口呆:大哥,你這是做夢么咯?

韋步平和魏晨看眾人的神情,就知道眾人不相信,倆人相視苦笑:都不知道怎麼說你們才相信了!

唐紹儀回過神來說道:「不如參觀下這艘潛艇吧!」

「好!」魏晨說道:「請大家順著梯子進入潛艇內部。」

眾人一個跟一個進入潛艇。

「這麼寬闊?」黃一飛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這潛艇太寬闊了!

「不是,有很多東西沒有裝上去。」魏晨說道。

「呃!」

「這是潛艇的指揮部;這是聲吶室;這是輪機室;這是魚雷發射器;這是水雷釋放裝置;這是氧氣發生器具;這是船員休息室內……」

魏晨一一介紹潛艇的各個組成部分。

「可以攜帶多少具魚雷?」

「至少20具!我們的魚雷使用了新型炸藥,比目前世界各國生產的魚雷要先進。」魏晨說道。

眾人瞪大了眼睛。

黃一飛說道:「真的假的?」

韋步平說道:「當然是真的!」

…… 韋步平說道:「當然是真的!我們的聲吶系統是全世界最先進的!」

「咳咳!」唐紹儀說道:「說了半天了,你們嘴裡說的聲吶到底是什麼東西?」

鄭介民、何遠志、沈天良、黃一飛等人也是一臉不解的看著韋步平:因為他們也不知道聲吶是什麼東東!

事實上,就連見識極廣的鄭介民也不懂聲吶是啥意思!

魏晨說道:「就是英國人搞出來的『潛艇探測器』的稱呼,總指揮覺得不夠恰當,應該稱之為『聲音導航與測距』,

翻譯成英文是『SoundNavigationAndRanging』,縮寫SONAR,這個SONAR讀出來就是聲吶的中文譯音!」

「這麼說這個稱呼還是我們中國人發明的?」唐紹儀喜道。

魏晨答道:「是的!很貼切!很直觀!我的一篇關於聲吶的論文發表在英國《自然》雜誌上,獲得廣泛支持!英、美一致認為『SoundNavigationAndRanging』更為貼切!原來的『潛艇探測器』各稱作廢了!」

唐紹儀說道:「不錯不錯,這是我們中國人的驕傲!」

眾人一齊用崇敬的目光看著韋步平。

……

韋步平有苦難言——聲吶(SONAR)這個名稱是幾年後美?國軍方提出來的。

之前魏晨跟韋步平討論潛艇探測問題時,魏晨用的是英國人的稱謂「潛艇探測器」,韋步平脫口而出:應該是SoundNavigationAndRanging,簡稱聲吶(SONAR)才對!

魏晨拍手叫好,大讚韋步平說的聲吶,名稱更好更貼切。

韋步平這才知道,在1935年,聲吶(SONAR)這個名稱還沒有問世呢!

魏晨的論文發表,其中提到聲吶(SONAR)含義,獲得滿堂喝彩,白賺了N多聲譽!

……

「我們研製的這個聲吶系統,能夠發現上百公裡外的船舶、潛艇!最最重要的是,我們只憑對方發出的聲紋,就能知道哪一艇潛艇!具體到什麼型號!是目前世界最先進的聲吶系統……」

魏晨的話帶有小小激動。

鄭介民、何遠志、沈天良、黃一飛等人不明覺厲!

……

只有韋步平心裡苦笑:要達到識別幾十公裡外的潛艇、船舶身份,是一項浩大的工程!

每一艘潛艇或者是船舶,發出的聲音都不相同,就跟人的指紋一樣!所以稱之為聲紋!

先把全世界的潛艇、船舶發出的聲音錄製保留,這叫採集樣本。

在聲吶探測到潛艇、船舶的聲音后,錄製一段,跟聲紋樣本庫作比較,就知道對方是什麼潛艇或者船舶,就能查到對方詳細資料,包括馬力、航速、配置火炮等詳細資料!

掌事 目前採集樣本才剛剛起步,還做不到通過聲紋查找到對方潛艇、船舶的身份。

但是這項技術亮出來,必定得到世界軍事強國的青睞!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