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為什麼三個合為一體。」

此時,混沌破天劍笑著說道,但是,混沌破天劍的下一句話,直接把風鎮天沒氣死「之所以沒有那麼早的現身,是因為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後來想到主人的莫洋,便是出現了。」

風鎮天一口膩血噴了出來「噗呲。」

這是被混沌破天劍給氣的,因為這樣的事情使得風鎮天很迷茫,誰都沒有想到,這混沌破天劍竟然會因為一個容貌遲遲沒有出手。

現在,風鎮天才明白,原來之前的煉體只是混沌破天劍找的借口。

事實上,並非如此,因為這天劍的劍靈並沒有任何的作用,此時的風鎮天體內的氣質旋窩更加堅固,然而裡面的氣也是變得更加磅礴。

就在風鎮天一口膩血噴出去的時候,風鎮天陡然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質漩渦竟然突然變得有些不同,這讓風鎮天心中大喜「難道是要突破了?」

想到這裡風鎮天便是開始領悟著自己體內的氣息,很快,風鎮天進入到玄妙的狀態當中,使得風鎮天的氣息,在暴漲起來。

一道道磅礴的能量,從天地開始向著風鎮天體內瘋狂流動,風鎮天身上那淡淡的灰色光芒,也是變得若有若無。

「要突破了?」這時,一直在風鎮天旁邊的雷妖虎驚訝的說道。

因為他這麼也沒有想到,風鎮天煉化了天劍,修為竟然突破了。


「轟隆隆。」

萬里無雲的天空,瞬間烏雲滾滾,一道驚雷陡然出現,打破了這寧靜的天空。

漆黑的世界瞬間降臨到了天劍山,當眾人看到這樣的事情之後,則是驚訝萬分「六階天罰。」這時,天劍山的幾位太上長老一口同聲的說道。

「這是誰要突破到武道巔峰了?」這時,眾人都以為這是要突破到武道巔峰時候,才會觸發的天罰。

但是,卻被那精明的宗主給否決了,滿臉驚愕的說道「並,並不是突破武道巔峰,而是突破武道二階。」這句話讓在場的眾人,即便是天刀門還有金槍宗的眾人也是驚訝萬分。

「難道?」這時,三位太上長老驚訝的說道。如果說可以在武道二階引出天罰,而且還是六階天罰的話,那就只有一個人了,那就是風鎮天,他們的太上宗主。

「嗯。」宗主,面容凝住,但是也掩飾不了眼底下那濃濃的震撼之色。

現在在天劍山的地方,只有一個人才會具有這樣的能力,而且還可以在武道二階觸發天罰,也就只有他了。但是他們最不明白的就是,風鎮天為什麼會在武道二階觸發天罰。

如果說,風鎮天在突破武道三階的時候,觸發了天罰,他們也可以理解,但是現在卻並非如此,而是在武道二階觸發了天罰。

眾所周知,突破武道境界會有一道強大的天罰,突破到后武道三階的時候,還是會有一道天罰。

然後,在武道七階的時候,也會出現一道天罰,突破到武道巔峰的時候,也就是半武神境界,也有一道天罰。剩下的半武神巔峰一段開始到九段都沒有天罰。

但是,風鎮天在武道二階觸發天罰,現在唯一的解釋,就是天不想讓風鎮天生存在世界上。

就在天罰出現,驚動了,整個三大山、

雖然,現在三大山上面有著不少的強大存在,但是他們現在都在天劍山,被雷霆給封印起來。

但是,也有不少的散修,來到這裡觀看,因為他們要知道,誰已經突破了武道巔峰。

當他們來到天劍山的時候,發現天劍山已經血流成河,而且大部分都是天劍山的外門弟子,這讓他們很是吃驚。

然而,當他們走到山頂的時候,更是讓他們震驚莫名,因為他們這麼也沒有想到,到了這裡竟然是兩大山的屍體,這讓他們很是不解。

然而,當他們登到山頂時,赫然明白了原因,而且他們已經變成了石化狀態,一個個睜大雙眼,張開大嘴,看著這一切,。他們發現,活著的天劍山弟子,竟然皆是騰空看向遠方。

他們雖然要比兩大山的人相比,比較少,但是卻依然是以一個勝利者的身份漂浮在空中,雖然臉上都是帶著震撼的神情。但是他們臉上也是露出了擔心的神色。

「這……這到底是這麼回事?」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的散修則是結巴的說道。

「你們來到我天劍山有何事?」此時,天劍山的宗主已經發現他們了,語氣絲毫不客氣的問道。

「看看是誰突破了武道巔峰。」這時,一位武道巔峰的老者說道。

「你們是來看我天劍山是否覆滅的吧。」宗主再次說道。

「絕非如此。」當看到這個陣勢之後,他們根本就不敢在與天劍山抗衡了。 「只是來看熱鬧的話,那本宗可以告訴你們,並非是突破武道巔峰,而是突破武道二階。」這時,宗主直接將這事情說了出來。

這讓眾人本來就是已經脆弱了的心臟,再次承受了一次重鎚的攻擊。

使得,他們險些沒有被嚇死「什麼?……竟然是武道二階?」這讓他們根本無法理解。

「嗯,看到這些前來侵犯我天劍宗的人嗎?都是被那位少年給擒住的。」這時,天劍宗的宗主再次說道,因為他要告訴眾人,他們天劍山有一個超級的少年,縱然是武道巔峰的武者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撲通。」

突然,一個武者,瞬間倒在地上,這時被嚇的,因為他們本來以為這六階天罰是武道巔峰武者觸發的,但是卻是被一個少年給觸發,而且還是武道二階,不僅如此,如果要這天劍山的宗主說的是真的話,那這個少年是憑藉著武道一階的力量直接將這些武道巔峰的武者給制服的。

而且,還是個少年,這讓他們根本無法想象,這樣的少年,到底會有多強。

事實上,這也是天劍山的宗主誇大其詞,因為這根本不是風鎮天乾的,縱然風鎮天擁有著強大的戰力,但是對付一個武道巔峰武者都未必是對手,更何況這些武者了。

這些武者,都是雷妖虎乾的,因為雷妖虎直接運用了自己的秘術,將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九階魔獸的境界。

九階魔獸可是相當於武神境界的武者,對付這些武道巔峰的武者可是輕鬆的很,因為武道巔峰跟著武神可是擁有著很大的距離。

這種距離,猶如一道天地鴻溝一般的遠。

「天劍宗主,切破吹。」這時,那武道巔峰的武者,則是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天劍山的宗主,則是淡淡一笑「想要看熱鬧就等著,那名少年下來,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了,那少年乃是風鎮天,現在正是我天劍山的太上宗主。」

這話,一出讓他們更是震驚,雖然他們沒有聽過風鎮天的名諱,但是卻也知道天劍山有一個少年可以越級作戰,而且擁有者六品逆天戰力。

雖然,這些散修沒有什麼背景,但是也是通曉一些事情,然而這太上宗主的事情他們卻不知道。

不用說他們不知道,就連天刀門與金槍宗這樣的強大勢力也是不知道,有這樣的一個職位,竟然是太上宗主。他們都是知道,天劍山內,最強大的存在就是太上長老。

然而,這太上宗主,自然是凌駕在太上長老之上。

而且還是一個少年,雖然他們聽過風鎮天是一個內門弟子,但是他們絕對沒有想到,這個風鎮天,竟然直接攀升到了天劍山最大的天上宗主的地位。

「咔嚓」

一道,雷霆打破了他們的驚訝,他們的雙眼都是直勾勾的盯著天空,這裡不少人都是心顫,因為很多人都是武道巔峰的存在。

他們都是知道,這六階天罰到底有多麼的變態,有不少人,都是在這六階天罰當中葬生,只有撐過了這六階天罰的人,才會成為武道巔峰的武者。


然而,就在這時,眾人皆是,看到一道身影陡然沖向天空,那一襲的白袍,濃郁的黑髮,雖然距離很遠,但是他們都是武道顛覆的高手,自然可以看到那麼遠的地方。

此時,他們看到那一襲白袍的少年,俊俏的容貌,很是年輕,這個年紀,只有不到二十歲。


而且,他竟然沖向天空,這讓他們更是吃驚,因為這個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真的只有武道二階。

這讓他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天劍山的宗主,竟然說的是真的。

然而,宗主則是一臉的擔心,他知道,風鎮天有個毛病,這個毛病,是所有修武人都不敢犯的錯誤,那就是衝進雲霄。

而眾人看到這個身影,不僅沒有停止,反而緩緩的進入到雲霄當中,這讓他們已經開始抓狂了。

「他……他要幹什麼?」這時,一個武道巔峰的武者顫抖著身軀與聲音問道。

「哼,自然是進入到雲霄當中。」雖然,宗主說的很輕鬆,但是他心中可是擔心的要死。

「啥?」這時,武道巔峰的武者很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這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在武道二階觸發了天罰的小子,竟然還要進入到雲霄當中,去渡天罰。

如果他要是真的從雲霄當中把天罰渡過去,那這個小子要是斬殺他們的話,可以說絕對不會超過十招。

這下他們更相信天劍山宗主的話了。

然而,此時的風鎮天則是帶著淡淡的笑容,進入到雲霄當中。

當進入到雲霄當中的時候,風鎮天終於感覺到了這條雷龍的強大。此時,那雷龍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已經不再是普通的道氣了,而是滾滾的神力。

這讓風鎮天很是吃驚,因為他這麼也沒有想到,這條雷龍竟然會擁有著神力,雖然之前風鎮天已經渡過了兩次天罰,但是那兩次天罰他渡過的可是非常的輕鬆。

第一次,是天劍直接將天罰斬滅,第二次,則是被盤古的一句滾直接給嚇跑了。

所以,風鎮天根本就不知道,這六階雷龍身上已經攜帶著神力。然而當雷龍看到風鎮天的時候,先是一陣驚恐。因為他可是害怕如果要是在碰到盤古大神的話,那他只有再次逃跑了。

然而,雖然風鎮天剛剛上來的時候,與那個時候的盤古大神沒有任何區別,然而當風鎮天說話的瞬間,那雷龍便是認出了風鎮天。

「呵呵,好久不見了。」風鎮天笑著說道,好像是很多年沒有見到的朋友一般。

「你這個小鬼終於出現了。」這可是六階雷龍最想說的話,之前的兩次,他可是窩了一肚子的火,現在既然是風鎮天,那一定要找他算一算。

「呵呵。」風鎮天珊珊的一笑隨後身上的混沌之力也是散發出來,身上的氣息也是暴漲了起來。 當風鎮天身上的氣息爆發出來之後,隨著風鎮天的笑容一同增長起來「逆天殺神。」只見,風鎮天身上的修為直接從武道二階晉陞到了武道四階,而且在加上身上的氣息,此時的風鎮天身上的氣息已經接近了普通的武道九階的武者。

但,這只是按照普通的武者來算的,但是只要是能進入到武道境界的武者,除了一些有著強大的寶物之人,其餘的都是一些武源境界的高手。

像風鎮天這樣的三品戰力的人,大有人在,所以現在風鎮天也就是相當於一個高手的武道六階的武者,但是這已經很難得了,因為能在武道境界跨躍兩個境界殺敵的人,可是少之又少。

「第三式。」當風鎮天的氣息穩定之後,風鎮天再次厚道,直接將逆天殺神的第三式給施展出來。

隨後,戰意直接從風鎮天的體內爆發出來,這滾滾的戰意彷彿將風鎮天給包裹起來一般。

那血紅的顏色,在配合著風鎮天的混沌之力,顯得格外的妖艷。

「看來你小子進步不少啊。」這時,雷龍也是淡淡的說道,可以說,風鎮天是這條雷龍看著長大的,從武天境界的時候,這條雷龍就想殺風鎮天,但是一直看著風鎮天晉陞到了今天這樣的武道境界,風鎮天還沒有死。

但是,這次的雷龍可是信心十足,因為他知道,現在的風鎮天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因為雷龍已經蘊含了神力。

神力的威力可不是道氣能相比的。

但是,風鎮天的雙眼一直在閉著,但是也就是因為這樣,雷龍也是感覺到奇怪。

雷龍沒有多想,反而將自身的那恐怖雷霆爆發出來,一道道雷電,向著四周瘋狂的延伸,直接延伸到風鎮天的三米外,才停了下來。

「混沌破天劍。」風鎮天則是心念一動,口中說道,隨即,風鎮天手中陡然握住,但是雷龍卻看不到任何的東西,但是卻感覺到一股磅礴的能量出現在風鎮天的手中。雖然風鎮天身上的力量,比較強大,但是與手中的混沌之力相比,可是相差很大。

「什麼東西?」雷龍想要看清楚,但是卻無法看清,只能問風鎮天。

「呵呵,你的老朋友,只不過現在是稍加改造了。」這時,風鎮天笑著說道。

突然,在風鎮天的手中陡然爆射出三道光芒,錯,應該是四道。一道血紅之色,一道銀白色的劍芒,一道黑白之色,還有一道與風鎮天身體的灰色之氣融合在一起。

那血紅之色,正是,風鎮天體內的滔天戰意。

而那一道銀白色的劍芒,正是天劍的劍芒。

黑白色的光芒,乃是無極陰陽劍的劍芒。

而那灰色之氣,自然就是風鎮天體內的混沌破天劍。

此時,這四種能量相交璀璨的光芒將那恐怖的雷電給掩埋在內。

「哼,竟然將這些劍融合在一起,看來你的進步還真讓我驚訝啊。」雷龍看到這個情況冷哼一聲,很是不開心。

「呵呵,戰吧。」話落,風鎮天陡然的躍起,手中提著混沌破天劍,身手就是一劍「天劍九式,九式合一。」

這九式合一乃是天劍九式的最強一劍,這一劍猛然劃過天空,刺破蒼穹。

強大的力量,帶著恐怖的呼呼風聲直接斬向雷龍。

自從,混沌破天劍煉化了天劍之後,天劍的所有招式,混沌破天劍都會,這也就代表,風鎮天全都會,因為,這混沌破天劍乃是風鎮天自己的氣所凝聚出來的。

可以說,風鎮天與他是最有默契的,這與之前的無極陰陽劍不同,無極陰陽劍乃是風鎮天後煉化的,雖然煉化,但是裡面的招式,風鎮天未必會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