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標?」蘇紫萱皺眉。

樂天點點頭,說道:「他們的目的很明確,碎屍、放蠱、抽魂、剝皮……這些手段有一個共同的目的,那就是收集怨氣!」

三個女人一言不發,對於這些她們都不了解,這屬於半仙的領域。

「據我所知……對怨氣最有興趣的一幫人,他們自稱巫門!」樂天慢慢的說道。

「巫門?」蘇紫萱皺眉。

根本沒聽過這個名字。

「說白了,這些人也是一些半仙,只不過他們厲害的不是救人破災,而是害人……和我是同行,但是我們同行不同路。」樂天指了指自己。

「那你知道他們的落腳點在哪?」蘇紫萱一聽樂天這麼說就急忙追問。

「你傻啊,這些傢伙陰毒無比,我躲他們都來不及了,哪有閑工夫和他們打交道?」樂天翻了個白眼。

蘇紫萱無語,感情這傢伙說了半天一到關鍵時候就卡殼了啊。

不過總算是有一點收穫,至少巫門這個名字自己是知道了。

警局技術部的人也來了,他們忙碌著拍照和採集血液化驗,韓妮妮和小助理也去幫忙了,蘇紫萱將銀鐲仔細的收了起來,讓技術部的人順便帶回去。

「現在做什麼?」她看著樂天。

「現在?這都中午了……不是要吃飯了嗎?」樂天看了看外面。

「吃什麼飯?你趕緊把你知道的東西都說出來!」蘇紫萱盯著樂天。

「我知道的東西?」樂天皺眉盯著蘇紫萱,他彷彿非常猶豫。

蘇紫萱點點頭,她仔細地聽著。

「那好吧……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這個秘密藏在我的心裡好幾年了。」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莫名的居然有點緊張,這傢伙有時候神神道道的,說出來的東西根本讓人無法接受,不過到目前為止,這傢伙好像還沒有胡說八道的跡象。

「我告訴你這個天大的秘密,你仔細的聽著,這個秘密就是……燒開的自來水一定不要喝!無論是城市還是農村,無論是大鐵鍋還是電水壺,特別是飲水機,燒開的水絕對不要喝。」樂天極其嚴肅的說道。

蘇紫萱眨了眨眼,這傢伙腦子進水了?自己問的是這個嗎?

再說了,燒開的水怎麼不能喝了?涼水才不能喝呢。

「為什麼?」她忍不住問了一句。

「因為燙啊!燙得很,燙的你起一嘴大水泡!」樂天說道。

蘇紫萱眼睛瞪得溜圓。

「砰!」

一擊直拳正中樂天的眼眶。

樂天嗷的一聲,竄出去老遠。

「你敢和我說這些有的沒的?老娘打得你滿地找牙!」蘇紫萱怒吼一聲。

樂天是轉身就跑,蘇紫萱追了出去。 韓妮妮看了看自己的徒弟,那邊的兩個傢伙發什麼瘋?

「什麼情況?」小助理也不明就裡。

「估計……打是親罵是愛吧!別管了,這個男人不適合你……」韓妮妮說道。

小助理回頭看了看從窗戶上跳出去的樂天,又看了看追在後面的蘇紫萱,這兩個傢伙才是天生不對吧?

一家小飯館,蘇紫萱看著狼吞虎咽的樂天。

「你是餓死鬼投胎啊?」她哼了一聲。

「怎麼?我發現你這個人極其的不講道理,你只讓牛耕地不讓牛吃草啊?」樂天哼了一聲。

他的右眼眶還痛得很呢,這女人下手真重。

蘇紫萱無語,在一些歪理上,她就算拍馬也趕不上樂天。

「你到底發現了什麼?這個連環案子現在已經折騰的我們焦頭爛額了,說實話……如果再破不了這個案子,我們只能將這個案子上交了。」蘇紫萱無奈的說道。

「上交?」樂天奇怪的問。

蘇紫萱點點頭。

「暗部的名字你聽說過吧?」她問。

樂天搖搖頭。

「是一個特殊職能部門,專門處理這些疑難案件!」蘇紫萱說道。

「那你為什麼不交出去?自己遭這個罪做什麼?」樂天看著蘇紫萱。

「那怎麼行?這是我的案子!我一定要親手破了它!」蘇紫萱反駁。

樂天不說話了,專心對付面前的紅燒排骨。

「喂!你別只顧著吃了,給我說點有用的東西!你不是會算命嗎?給我算算兇手在哪?」蘇紫萱病急亂投醫了。

「這個我可算不出來!你另請高明吧。」樂天哼了一聲。

他又夾起一塊排骨。

「啪!」

一雙筷子準確的打到樂天的筷子上,排骨被打掉了。

「你今天要是不給我拿出點有用的東西,吃完這頓飯後你直接滾蛋吧!」蘇紫萱冷著臉說道。

樂天吸了口冷氣,這橋拆的……真的是溜得很。

「你不是吧?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好歹我也算幫你破了跳樓案!你這麼過河拆橋……吃相有點難看了吧?」他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張了張嘴,讓樂天滾蛋只是她一時著急,看到樂天這麼看著自己,她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還用得上人家呢。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重新夾起那塊排骨。

「要說我對這個案子想法……兇手絕對不是一般人!甚至不止一個兇手!」他慢慢的說道。

「不止一個?」蘇紫萱沉吟。

樂天點點頭。

「三個案子!第一個案子是分屍!第二個就是剝皮養蟲!第三個案子是抽魂取骨!你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嗎?」他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搖搖頭。

「難度!在作案的難度和手法上,第二個和第三個明顯更加專業一些!使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法,而第一個案子那就太簡單粗暴了!」樂天說道。

蘇紫萱想了想,還倒真的是這個樣子。

「所以說!做第二起案子和第三起案子的人,如果和做第一起案子的人放在一起,那就是韓妮妮和小呆的區別!專業和半專業!師父和徒弟的區別!」樂天詳細地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

如果兇手還不是一個人……那這個案子就更麻煩了。

「巫門!」

樂天看著蘇紫萱。

「這到底是個什麼組織?」蘇紫萱拿出手機。

這個名字以前她根本就沒聽過,她想在手機上搜一搜,結果什麼都沒有。

「巫術這個名詞你終歸聽說過吧?」樂天問。

蘇紫萱點點頭。

「道術就是起源於巫術,可見巫術的年代更加久遠,只不過巫術也是人類對自然力量和神秘力量膜拜和追求的一種方式,巫術中有活人祭祀、以及一些比較殘忍的殺生行為,現在的道術就是將巫術中比較殘忍的儀式取消之後形成的一種體系。」

前妻不可欺 樂天比較詳細的解釋了一下所謂的巫術來源。

「那些所謂的大仙是不是會的都是巫術?」蘇紫萱看著樂天。

因為樂天就是一個半仙。

「你和不要把我和那些人相提並論,我的巫術來自家傳!而你平時見到的那些人,他們的巫術……來自於鄉野之間,大部分都是騙人的。」樂天看著蘇紫萱。

「也就是說……你是會真正的巫術的?」蘇紫萱問。

樂天點點頭。

「你要是再敢說懷疑我是這三起案子的兇手,我現在就敢掀桌子。」他瞪著蘇紫萱。

蘇紫萱眨了眨眼,沒說。

「巫門你沒聽過,估計你也搜不到,但是如果你搜降頭術、蠱術、痋術,你估計就能搜到一些有用的東西了。」樂天說道。

蘇紫萱馬上用手機搜了一下,她看了看,眉頭就皺了起來。

因為手機上搜出來的東西都是一些非常殘忍邪惡的東西,甚至還有一些嚇人的圖片,蘇紫萱看了一眼,直犯噁心。

「這三種巫術都是巫門的標誌性標誌!」樂天說道。

「你懷疑這個案子和他們有關?」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因為施展這些邪惡巫術需要一種東西!」他看著蘇紫萱。

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外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對親密的情侶一般。

「陰氣?」蘇紫萱瞪大眼睛。

「是陰氣的進化版……怨氣!而且施展這些邪術有一個極其嚴重的後果……那就是會讓施術的人損耗大量的陽壽!」樂天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張大嘴巴。

「所以才會有徒弟這種東西的存在!師父不捨得耗費自己的陽壽,所以騙幾個傻蛋做自己的徒弟,一旦需要施展一些巫術,徒弟就代師父上!」樂天挑了挑眉。

他又開始吃。

蘇紫萱好一會才回過神,無論如何……樂天總算是給出了一個大概的目標,無論是不是這個巫門的人做的這幾起案子,下一步他們警方的偵破方向就要馬上改變。

「哦,忘了提醒你……這些傢伙詭異的很,如果你們警察碰上了他們,人數低於十比一的情況下,你們最好不要硬碰硬!」樂天突然說道。

「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十個警察才能對付一個?」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我不信!」蘇紫萱懷疑說道。很抱歉,最近越來越忙了,而且臨近考試,不得不提前暫停更新。

第二階段的劇情還有幾章結束,如有時間,會在停更期補上。

還請大家不要取關,考完試會繼續更新,一定完本。 “這個……應該是被魔皇陛下收服之後,被鎮壓在了魔都了吧……這個聖使應該比我們這些底層的魔族知道的多……”說到這裏,炎魔人遲疑了一會兒,敬畏的說道。

“哼!”秦守冷哼一聲,“是我在問你話,還是你在問我?!”

煞氣畢現,頓時將炎魔人嚇得肝膽俱裂,連忙求饒道:“是是是……聖使息怒,聖使息怒啊……”

秦守面無表情,其實是在消化着剛纔得到的情報,斑爺沒想到在最後存在的三分鐘裏都直接重傷兩位魔王,順便還跟魔皇交手,這等經歷簡直讓人汗顏啊,斑爺迴歸之後,秦守現在迫切的需要把外道魔像召還,爲了應對後來的浩劫做好充分的準備。

一直保持沉默的劍聖葉流雲忽然沉沉的開口了:“魔皇陛下大婚之日盛典即將來到,我們必須要將所有細節統統都調查清楚,不能有半點兒紕漏,爲此我懷疑在你們之中,可能混有大陸其他的奸細!”

炎魔人、鬼蜮族人、在場的魔族人紛紛面色大變,急急忙忙擺手以表明自己的清白。

秦守心頭一動,知道劍聖此番前來的目的是爲了拯救自己的愛人,那位傳聞中的魅魔女皇,爲此已經做好了大鬧魔皇婚禮的準備,現在就差清晰的情報了,爲此同樣冷笑道:“我怎麼知曉你到底是不是奸細?這樣,你仔細的說一下你所知道的關於魔皇大婚盛典的情況。每個魔族都知道,你若是支支吾吾答不上來,別怪我手下不留情。”

秦守冷冷的說道。手心示威的緩緩的生長出白森森的骨刺。

“我說……我知道的全都說!”炎魔人嚇得臉色煞白,嘴脣都在打哆嗦,連忙點頭哈腰的說道,“魔皇陛下的大婚就在三日之後,我們的魔後便是新一任的魅魔女皇凱瑟琳,而不久之後,我們的魔皇陛下將會成功得到魔神的傳承。那時候就是我們征戰南境的時刻!”

秦守心頭一震,微微蹙眉。凱瑟琳,夏娜?!這個名字……不就是當初的魔女嘛?

臥槽!

不會吧!這麼巧?!

秦守面色忽然變得有些怪異,當初自己可是與魔女大人有着一段回想起來都臉紅心跳的回憶,嚴格來說。魔女夏娜,凱瑟琳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了,當初迷惑自己和採離嘿咻的應該就是魔界傳聞中的魅魔聖花,只是沒想到現在魔女竟然要跟魔皇大婚,最重要的是……魔女疑似是劍聖和曾經的魅魔的女兒!

劍聖深深的吸了口氣,平復心境,隨即陷入了沉默。

秦守又狐假虎威的拽着身份來說事,套問出了不少情報,隨後意興闌珊的揮手示意他們散去。曉組織的成員就這麼靜靜的坐在這裏,摸索着戒指,使用幻燈身之術交流。但是秦守微微一蹙眉,面無表情的轉頭,只見那位低階魔族和人族混血的骨瘦如柴的酒館老闆帶着諂媚的笑容湊了過來。

“聖使大人……”

“有事?”秦守不滿的說道。

“是這樣的……”酒館老闆搓着手送上店內最好的美酒,笑道,“這是本店最好的酒漿,還請品嚐。”

秦守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還混着酒糟的烈酒。不屑的哼了一聲:“這也叫好酒?千年前我們這些聖使威震南境的時候,大陸十大美酒老子那個沒有品嚐過?還敢用這種垃圾來污染老子的眼界!”

秦守不屑的冷哼讓企圖討好秦守的店老闆頓時嚇得腿肚子都哆嗦起來了。冷汗直冒,我的個乖乖,這位竟然是曾經征戰過南境,品嚐過十大美酒的大神啊,想來絕對是魔將級的人物了,他們哪裏敢怠慢,見用美酒討好不到秦守,店老闆咬咬牙,諂媚的笑容更濃郁了,而且還帶着絲絲猥瑣的味道。

“最近從魔都剛剛送來了一位水靈可人的女奴隸,聽說這女奴隸曾經地位不低,不弱於魔將,而且深得魔皇看中,只是不知犯了什麼罪過,結果被貶爲奴隸,我們哪裏敢輕易的褻瀆,只有您這樣的聖使才配給她開苞嘛……”店老闆討好的笑道。

秦守心頭一動,臉上竟然也是露出了猥瑣的同道中人的笑容,店老闆心頭大喜,見到有戲,頓時眉開眼笑。

“那好吧,看在你這麼誠懇的份上,把那個女奴隸帶過來我看看…………嘶嘶啊!”

秦守話還沒說完,腰間的軟肉就被四隻纖細白皙的手掌同時抓在了不同的方位,然後做着相同的動作,反重力原地旋轉七百二十度,施展的可是全力,饒是秦守的半神之軀,現在也是一片青紫,可見女人吃醋可以爆發出何等恐怖的戰鬥力,秦守到吸着涼氣轉頭,莉莉絲和希芙蓮憋着笑,嫵媚動人的非但沒有任何不好意思,反而大膽的瞪着秦守,莉莉絲挑釁的味道十足,那美眸折射出來的意思擺明就是不服晚上找老孃單挑!

秦守大感晦氣,鬱悶不已的一掃,薇薇安臉蛋通紅的別過腦袋不敢看秦守,第四個人則是火鳳仙,只見火鳳仙彷彿沒事人似的盯着眼前的桌子,彷彿看到了大道碎片的痕跡,沉迷於其中,感悟天道的神奇……

“聖使稍等,我馬上去帶人。”店老闆猥瑣的臉上帶着些許興奮,緊張的直搓手,心中大喜過望,這次如果能討好聖使大人,沒準就能得到聖使大人的庇護,在魔界有一個深厚的背景那可是保命的不二之選啊,爲什麼三大魔皇的族羣如此的霸道,就因爲人家背後站着三大魔皇,誰敢斬殺三族的魔人,那就相當於挑戰一位至高的魔皇威嚴,純屬找死!

“噹噹……”

沉重的鎖鏈拖拽碰撞的聲音清脆傳來,一個看上去最多十五六歲的美貌少女身穿薄如蟬翼幾乎能透視的紗衣,白皙的腳掌和手腕上纏繞着沉重的鑌鐵鎖鏈,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裏充滿了委屈和怯懦,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圍,那些不懷好意的邪淫目光彷彿刀子似的刺來讓她白嫩吹彈可破的肌膚上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她似乎明白了等待自己的厄運到底是什麼,害怕的瑟瑟發抖。 小餐館內一男一女吃飯的速度很慢,大部分時間都在說話,間隙的時候男人快速的吃上兩口,女人幾乎就沒動筷子。

「那些傢伙……陰狠狡猾,從來不會在正面和你接觸,只會背後下一些黑手!稍不留意就要吃大虧的!剛剛你手裡的東西,那恐怖程度可不是說說而已的。」樂天眼神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真的?」蘇紫萱皺眉。

樂天點點頭。

「那你呢?你遇到他們呢?」蘇紫萱看著樂天。

「嘿嘿……我就另當別論了,這些老鼠要是碰上我,我要他們好看!」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挑了挑眉。

「你吹牛吧?」她哼了一聲。

「打個賭?」樂天問。

「賭什麼?」蘇紫萱看著樂天。

「我贏了,你親我一下,你贏了,我親你一下!」樂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蘇紫萱眨了眨眼。

「你是不是當我是大傻姑?里裡外外都是你賺便宜好不好?」她哼了一聲。

「怎麼了?不滿意?那可以……無論輸贏你都親我一口,可以了吧?」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呸了一聲。

「還不滿意?那無論輸贏我都親你一口可以了吧?你要是還不滿意……那我就沒辦法了!」樂天攤了攤手。

「你贏了,我親你一口可以,但是你輸了……你讓我打一拳。」蘇紫萱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