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急的,不就是一個打工妹嗎?我已經給你問好了,就看你的表現。」金翠說。

「我已經開始請客了,你還不給我說?」

「萬一我給你說了,你吃了飯跑了怎麼辦?」

賀豐收苦笑一下,「你把我當什麼樣的人了?」

「你以前很老實,這些年不見你,一定是學壞了。俗話說,不見兔子不撒鷹,你把我的姐妹們伺候舒服了,她們滿意了,我就給你說。」

「看來我是掏錢買情報了?」

「當然,但是也可以不花錢買。」

「咋能不花錢買?」

「你懂的。」金翠詭秘的說。

「我不懂,真的不懂。」

「你是一個傻瓜。」

幾個姑娘點了菜,各種小吃不斷的送上來。

「要不要喝點什麼?」賀豐收問,看來真的要伺候好這一幫子姑娘。

「你看著辦,有美酒拿上來也行。」

「美酒沒有,有正宗的老白乾。」

「也行,老白乾勁大,得緊。」

賀豐收就到車上拿下來兩瓶酒。幾個姑娘先是矜持的慢慢的喝,不一會兒就豪放開了。賀豐收推說要開車,不敢喝酒,其實他是害怕這一幫姑娘把他給收拾了,酒場上三不可忽視,扎小辮紅臉蛋拿藥片的,這扎小辮的就是指的姑娘們,姑娘們先是矜持,推說不喝酒,然後在不懷好意的男人的強烈要求下半推半就,最後姑娘們放開了,很少有男人能夠抵擋住姑娘們的勸酒。

鬧鬧嚷嚷一陣子,就喝了,飯也吃了。一個胖胖的姑娘往自己身上貼靠:「帥哥,謝謝你今天的盛情款待,你看,你把姑娘們的火點起來了,姑娘們一個個都是面色紅潤,兩眼放光,恨不得攔路劫財劫、色,你得找一個地方讓姑娘們泄泄火。」

「咋能給你們瀉火?」賀豐收真的是服了,縣城裡姑娘也是這樣的開放了。

「唱歌去吧?嚎一陣子,她們一個個累了,哭了,笑了,就是瀉火了。」 億萬蜜婚:神祕墨少甜嬌妻 胖姑娘的肉嘟嘟的胳膊靠在自己的大腿上。

「胖丫,滾蛋,你想瀉火去攔路劫、色去,我好不容易來了一個朋友,你是不是想把他的短褲都給宰下來?以後還會有朋友來找我嗎?」 也曾用心愛過你 金翠把胖丫扒拉開。

「回去,回去,回廠里睡覺。哪個不走,就把你們扔到這裡了。」金翠這時候和自己站到了一個立場。

「金翠,咱們還是好姐妹嗎?以前都說好了,有難同當,有福共享,你今天要享福了,讓姐妹們在寢室里晾著,你於心何忍?是不是,妹子們?」 報告皇上,王妃要和親 胖丫說道。

「對,對,金翠,發揚風格,把你男朋友共享一次唄,又不會少他一根毫毛?」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們就是同學,你們要宰他,你問問他是不是願意了,願意了你們就拿去。」金翠說道。

「金翠,你說清楚,他要不是你的男朋友,你姐姐我今天晚上要下手了。」胖丫說。 「雷豹大人!謝曉峰已經被我的靈氣擊穿了內臟!現在恐怕就剩下半條命了!您想要收拾他,還不是輕輕鬆鬆!手到擒來?」

周自通極為自信的說道。

剛剛他那一道靈氣,在謝曉峰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那麼近的距離。

絕對會給謝曉峰極大的傷害。

而實際上,謝曉峰五臟之中,肺、肝、脾已經全都被擊穿。整個身體的機能在極速的下降著。

「大家一起上!做掉謝曉峰,重重有賞!」

雷豹實力其實不如董傑,他自己也知道,所以話雖然說的厲害。可實際上,並不敢單獨面對謝曉峰,他知道,董傑可是死在了被下毒后的謝曉峰手中。

所以,他招呼手下一擁而上!

「九龍吟!」

唐玉果斷動手!

十八道龍形靈氣,在這黑暗的小房間之中,猶如太陽光芒般璀璨!

不同於黃色的靈氣,金色的靈氣上附帶的那股耀眼的光!就讓那些銅衛們一時間適應不過來!

瞬間,被金光集中的負傷,被白芒之光擊中的則是麻痹在當場,動彈不得。

「謝大哥,我們先走!」

可謝曉峰卻一臉決絕,顯然是已經失去了生的信念。

加上身體的重傷,整個面色慘白不堪,完全不像是那個意氣風發的劍客。

唐玉無奈,撤離不成,只能夠選擇繼續戰鬥。

「呔!」

修仙之不走老路 周自通再度出手,依舊是想要偷襲謝曉峰,想要徹底的擊殺掉他!因為謝曉峰不死,他的日子勢必過的寢食難安!

可這一次,唐玉已經有所防備。一道靈魂之力刺出,直接將周自通弄的靈氣紊亂,還沒有出招,人便倒下了。

「都一起上吧!」

唐玉擋在謝曉峰身前,無所畏懼的看著雷豹等人。

雷豹看著手下紛紛帶傷,心裡也是一慌,可嘴上依舊囂張。

「哼,讓我來收拾你!」

雷豹大喝一聲,身形瞬間消失,等再度出現的時候。

已經到了唐玉的身側,手中兩道藍色的電光,像是雷雲之中的閃電一般。

看上去,就是威力不凡。

而散發出的那種恐怖的氣勢,更是有一種能夠撕扯天地的感覺。

可唐玉,一如既往的毫無畏懼。

一手持「冶金聖尺」橫掃。

一手呈掌,直插雷豹咽喉要害!

唐玉如此,竟然是要跟雷豹以傷換傷。

雷豹瞬間心神有一絲的慌亂。

「這個小子,難道真的不怕死!?區區武官一重,也敢我換傷!難道有什麼依仗?」

可戰鬥之中,情況只有一點點的反應時間,雷豹只是一想,時間就過去了。臨時變招,可能貽誤戰機!

雷豹,選擇了相信自己的實力!

剎時間,雷豹的電芒帶著咆哮,撕扯在了唐玉的身上。

而唐玉的一掌一尺,也盡數打在了雷豹的身上。

結果。

雷豹肋下一道深深的口子。

咽喉更是被唐玉死死扼住。

而雷豹的那兩道電芒打在唐玉身上,幾乎沒有效果,除了衣裳有一點點麻煩之外。

「就憑你的那點電,也想電我?」

「白日做夢!」

唐玉冷笑一聲,一道白芒之光從「冶金聖尺」中流出。直接滲透到了雷豹的身體之內。

雖然雷豹擅長用電,可白芒之光,乃是雷劫之中的高級閃電!即便是武官級的妖獸,單憑身體都都不能承受。

何況雷豹這樣一個人。

而且最為致命的是,「冶金聖尺」本來已經在雷豹的身體之中。

緊緊爆發了一個瞬間,雷豹整個人一軟,已經沒有了力氣。

白芒之光爆發的第二下,雷豹的雙眼,已經失去了精神。顯然是涼透了!

那些個銅衛,看到首領雷豹直接倒地不起,那是人人自危,根本沒有人敢上。

唐玉目光陰冷,掃過在場所有人,將目光停留在了沙曼的身上。

「你究竟是什麼人!你的氣息,我似乎在哪裡見過!」

唐玉總覺得沙曼神身上有股熟悉的感覺。

突然間,沙曼魅惑一笑。宛若九天之上的仙女一般。

那笑容溫和而濕潤,宛若一陣細雨,直接灑進心田一般。

「公子說笑了,奴家不曾見過公子!可公子如此俊秀,奴家也被公子弄的心煩意亂呢!」

沙曼聲音更是嬌媚。

唐玉雙眼甚至出現了一絲迷離。

「唐玉!」

殿靈的聲音在唐玉的腦海之中,猶如黃鐘大呂一般。

唐玉瞬間驚醒!

「這個女人的魅惑之術,就跟當時在西林之中,遇到的那個七巧一樣!」

「龍宮的人!」

提起龍宮,唐玉心中立馬提高了許多警惕,龍宮之人雖然實力也就那樣,可個個都身懷絕技。不知道的情況下,很難有所防備。

而沙曼還不知道唐玉已經從魅惑之術中出來。

繼續輕柔的撩著唐玉。

「公子,若是不嫌棄,奴家願意……」

說著,沙曼慢慢的靠近著唐玉,隨時準備給唐玉致命一擊。

「啪!」

唐玉突然間,表情變得冰冷而可怕。

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沙曼的臉上。

「你這一招,對我無效!」

唐玉終於謝曉峰為什麼會被沙曼迷住了,龍宮的秘術,的確非常可怕。若不是唐玉有殿靈出聲驚醒,恐怕也要著了沙曼的道。

而沙曼的修為,要比當時遇到的七巧,還要高一些!

見魅惑之術已經被破,沙曼神情一變。

「你不要打算跑,據我所知,你們龍宮修鍊此等妖媚之術的人,修為都比較一般!」

聽見龍宮兒子,沙曼大驚。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的!」

唐玉輕笑,也不說話,只是慢慢的朝著沙曼走過去。

「沙曼,你究竟愛過我嗎?」

此時,謝曉峰突然開口,那絕望的眼神之中,仍有一點點的希望在其中。

沙曼剛剛準備開口,可唐玉的「冶金聖尺」已經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想好了再說,不然休怪我手下無情!」

唐玉的聲音,像是警鐘一般。

沙曼身子猛地一抽,「謝大哥,我承認我騙了你……我的身世我的過往,都是假的。」

感受到脖子上的巨大威脅,沙曼繼續道:「而且,為了周自通能夠幫我,我還跟周自通也睡過……」 「有本事你就上啊,你一身的膘,就是需要找一個種馬活動活動了。」金翠有點生氣了。

「是,今天晚上就是要找你的碼仔活動,我們幾個一起活動。帥哥,走,姐請你去唱歌。」胖丫拉住賀豐收說。

「不要鬧了,各位小姐姐,一會兒我還有事。」賀豐收只得求饒。

「知道你和金翠有好事。走吧,姐妹們,不要干擾人家的好事了。」胖丫失望的站起來。

回到車旁,賀豐收想起車上有女式的包包,就拿了出來,一人一個。幾個姑娘更是興奮,胖丫忍不住上來,抱住賀豐收就親了一口。金翠在後面猛地踢了她一腳。「你丟人不,大街上就非禮人家處男。」

「趕緊上車,上車,丟死人了。」

賀豐收開著車,慢慢的往她們的廠子里開。

「帥哥,下一次你來找金翠,要是金翠不在,你就找我們幾個,我們幾個一定會接待好的,把你管的飽飽的。」胖丫說。

「你自己就能把帥哥管飽了,還用的了我們幾個?」一個苗條的姑娘說。

「撕爛你們的嘴。帥哥能吃,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來到廠門口,幾個姑娘下車,都是矜持婀娜多姿,步伐端莊的回到了廠里。女孩,更會裝。

「請你吃了,送了禮物,該給我說了吧?」賀豐收對車上的金翠說。

「你把車子停在這裡,一會兒對面樓上的會探出很多腦袋看你,把車子開走。在一個安靜的地方說。」金翠說道。

「好的,我就開車了,那個地方你就得合適就叫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