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特么的煩。」張良抱怨了一句,卻還是老老實實地站在原地,就等著這東皇太一大招結束,馬上把他給強行控制住。

密密麻麻的黑線能量很快消逝,東皇太一的周遭,三顆一模一樣的黑暗能量球再度浮現而出,相對的,鎧頭頂的血量,也下降了不少。

「集火他!」

張良馬上叫道,大招隨聲而至。

長長的金色能量構成,自其手中書本落下,飛入了東皇太一的身上,將其牢牢控制在了原地。

而其他人,也是馬上開始了猛烈的輸出,其中更是以射手孫尚香、鎧和荊軻為主。

名為言靈·操縱的技能,控制的效果只有短暫的兩秒鐘,但在一場團戰中,給敵方英雄來上這麼一下,配合隊友集火將之秒殺的情況非常大。

更何況現在是五打一,在他們看來應該算是穩殺了。

兩秒很快過去,東皇太一頭頂的血量的確是少了一些,見此,黑耀戰隊這一邊的隊友們打得更加起勁。

炮火與刀刃交織,代表著死亡的黑暗能量球不斷環繞擊打在五個英雄的身上,其持有者東皇太一,在被圍攻的情況下,也沒有體現出多少懼意。

「喂喂喂,這個東皇太一的血量雖然有在下降,但是又很快地回復上去了啊?黑耀戰隊這邊的五個人到底是在搞什麼飛機啊,你們打不死他就趕緊去大龍啊喂!浪費時間在一個東皇太一的身上?我擦?有沒有搞錯?」

「一臉懵筆啊,你們的重傷呢?制裁呢?夢魘呢?東皇太一前期都拿了那麼多人頭經濟,發育強得一筆,你們居然還自信到不出重傷?我擦了,恐怕再打上幾分鐘,這東皇太一也不會被擊殺啊!」

「強得可怕啊,這個東皇太一完全給我一種怎麼打都打不死的即視感,黑耀這邊怕是要完蛋了……打不死就趕緊跑路啊,多久沒見過這種能扛能輸出的東皇太一了,現在才又知道他被動那回復能力的噁心啊。」

直播間的彈幕刷得飛起——這全部都是觀眾們為他們見到的一幕所發出的感嘆。

畫面上,一直在被五個英雄進行著猛烈輸出的東皇太一,頭頂的血量在減少的同時又穩步提升,保持在了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反觀黑耀這邊的五人,血量幾乎全部都是在持續減少中!

「射手你沒出制裁?!」察覺到雙方血量差距對比的張良終於不可控地叫了起來,他雖然也在做夢魘之牙,但因為經濟方面的窘迫,目前也只是做了一個小件出來而已,根本無法對這個東皇太一起到有效制衡的作用。

「你腦子真是有夠遲鈍的,剛才我們輸出這麼久,這東皇太一頭頂都沒有被重傷的印記,證明我肯定是沒出啊!」孫尚香怒著回了一句,他此時的血量已經被消耗得過半,產生了跑路的心思。

「草,剛才沒注意!」聽到回復的張良也不便再多說什麼,轉身就跑路。

夢境人生 這就算是失策了,在很多普通對局裡頭,沒有出制裁的東皇太一,要想擊殺,集合幾人之力也並不是無法做到。

但輸出一定要跟到位,且不能夠被其黑暗能量球所擊中自身,否則就會給他造成回復的效果。

現在,沒有重傷效果制衡的東皇太一,在當前輸出並不高的他們五人之中,等同於是真正的夢魘。

無法匹敵,無法擊殺的存在。

「跑什麼啊!」正努力近身攻擊著東皇太一的鎧玩家見到自家後排法師的舉動,不由得怒罵道:「特么有點膽子行不行?光顧著跑?」

「你眼瞎啊!目前只能退高地守一波了!沒出重傷之前咱們連這個東皇太一都集火不死,更加別說對面其他四人了!」

「撤了!」還存著些許怒意的荊軻也顧不上許多,釋放了冷卻完畢的二技能進行位移,拉開了與東皇太一的距離,朝著其他方向亂竄逃離。

五個隊友已去其二,還是兩個主力輸出。

輔助握緊了手機的兩端,眼眸里儘是不甘心的情緒。

剛才,剛才就不該先管這個東皇太一的,如果直接去搶大龍的話,說不定還……不,不對,一個東皇太一都可以與他們五人正面剛,要是再加上對面的四人,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抵擋得住!

其實退守才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選擇!

為了大龍出來,所冒著這麼大的風險,一開始就是錯誤的!

「跑啊,別打了!咱們退守一波看看有沒有機會吧!」借著翻滾突襲的位移,同樣逃開了東皇太一的黑暗能量球攻擊範圍的孫尚香,見到太乙真人還在堅持不懈地攻擊著東皇太一,連忙勸說了起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犯不著跟這個東皇太一正面啊!」

「就是,先跑再說吧!也許對面有失誤呢,不到最後一秒別放棄啊。」終於也跟著做出逃跑行為的鎧玩家附和著言道。

然而太乙真人沒有做聲,或者說,是沒有理會他,自顧自地操縱太乙真人在攻擊著東皇太一。

大龍被擊殺的提示浮現在了屏幕上,操縱著東皇太一的蘇黎注意到了紛紛離去的敵方,隨後他就瞧見,對面那個太乙真人,正在不斷地用普通攻擊在打自己。

但所造成的傷害非常少,還沒有他回復的多。

「OK了,蘇隊,接下來直接一波搞定他們。」顏銅鬆了一口氣,接著便訝異道:「哎,這個太乙真人是怎麼回事兒?不跑還打?」

「等等……這不是……」

他是在幹什麼?

「你是高人,可我是巨人,記住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喲~」

托著太乙真人的煉丹爐發出了帶著一絲壞笑的話語,聽起來十分入耳,也不會令人反感。

翠綠的圖案在這一刻又出現在腳底,正是太乙真人的一技能,「意外事故」的蓄力前兆。在這種情況下,黑耀的輔助依舊是沒有逃跑,反而選擇了用冷卻好的一技能蓄力,然後攻擊東皇太一。

這個舉動,無論是讓直播間內的觀眾,還是讓蘇黎這邊的隊友評價,大都只能說無法理解。既然打不過,猥瑣發育、守塔清線,抱團集中,這都是最基本的逆風要點。

本來就經濟不好,而又選擇一個人去跟對面硬剛,顯然是不對的做法。

「這個太乙真人怎麼不跑?他根本打不過東皇太一的啊。」黃忠說了一句,頗有些疑惑。

「可能是覺得他們這把已經徹底沒希望了吧,所以自暴自棄?」花木蘭跟著言道,繼而從大龍坑內出來,朝著河道上邊的敵方紅buff野區走去。

他之前本來與法師在帶線,看見集中標記了之後便很快跟了來。

眼下的目標,正是纏繞著東皇太一攻擊個不休的太乙真人。

「老老實實不好么。」沉默了半天的王昭君也如此說道。

「蘇黎,你這……」顏銅操縱著韓信先其他人一步,位移到了太乙真人的面前,語氣都有些遲疑,倒是不知該如何來應對。

「直接一波吧。」蘇黎倒是很淡定,他任由這太乙真人攻擊自己已經有一會兒了,對方的血量直線下滑二分之一,如果再這樣下去,不出多久就會被自己的黑暗能量球給耗死。

「行。」看出了蘇黎意思的顏銅重重點了點頭,繼而操縱著韓信飛入草叢,向著中路進發,明顯是打算斷掉敵方出來的那一隊兵線。

「哎哎,太乙真人,該消停了吧?你打我們東皇太一又沒傷害,回去守塔不好么?」見到東皇太一和韓信都「忽略」掉了這個太乙真人,黃忠倒也很識趣兒,如此打字了一句。

「就是,何必死磕,守塔說不定還有幾成勝算。」

「去吧去吧,我們這邊也不需要你一個人頭。」

花木蘭和王昭君都隨之表態,三個人居然誰都對這太乙真人的人頭沒有興趣,繞過了他,一同朝著中路前進。

「卧槽,這幫人好特么狂啊,居然瞧不起咱們黑耀輔助?」

「別嚷嚷了,現在黑耀的對局被他們壓到這種程度,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何況你再怎麼叫人家也聽不到。別總是一副『你上你也行』的態度,正要上去,指不定比他們還要差呢,這局主播輸得真心不冤,戰術策略運用是否正確都先不說,單就那個東皇太一的走位和他的意識來看,這就絕壁是個大神玩家,我剛才一直有注意,他二技能丟得也准,根本就沒空過。」

「明明一把制裁和夢魘就可以搞定的事情,結果射手和法師都不出,搞不懂這把還打著有什麼意思,五個人被一個追著打,丟人不?待會兒對局結束我倒是要問問那四個傢伙到底是怎麼想的。」

義憤填膺的觀眾粉絲們對敵方黃忠三人的言語都表示了極為強烈的不滿,但,說白了,他們什麼也做不了,連安慰的字語,也在荊城粉的眼裡看起來非常蒼白無力。

大龍buff所催生出來的特殊兵種很快到達了戰場,敵方五人有心想要清理兵線,卻連站在防禦塔下的底氣都沒了,只能與其他四人一道畏縮在大水晶旁邊據守著。

這樣的發展情形倒是符合了許多人的心中所想。

不管他們再對黑耀戰隊有多少自信,有多少鼓勵和信心,在鐵一般的事實面前,也不得不選擇了低頭。

當高地塔全部告破並且伴隨著黃忠的炮擊時,勝負的棋盤終於在這一刻,落下了最後一枚棋子。 這一把之後,黑耀戰隊全體沉默,他們發現,經過上一局的失敗之後,他們的狀態和心理,似乎都出了問題。

終歸不是職業玩家,非常容易被處境影響。

蘇黎看著他們徐徐離開的背影,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只是,隨著黑耀戰隊眾人再次返回,他卻發現了不對勁,黑耀戰隊的臉上,居然再次浮現了淡淡的自信。

可想而知,他們剛剛只怕約見了什麼人,這才能重振士氣。

「這局各位小心點,不要大意了。」

蘇黎說。

四人也注意到了黑耀戰隊的問題,皆點點頭,神色凝重,顏銅扭頭沖著蘇黎問道:「蘇隊,你這把要用什麼位置?」

「法師吧。」蘇黎隨口言道,似乎已經思慮了很久,所以直接說了出來。

「OK!!!」

顏銅和柳歸,都點了點頭。

很快,最後一局比賽來臨了。

黑耀戰隊開始ban人了,面對蘇黎這種對手,能拿點優勢是一點優勢,所以,首先就要ban掉的,是他的幾個在比賽中用過的拿手英雄,典韋一先被ban掉了。

對於黑耀戰隊這種近乎是刻意針對的ban選,蘇黎的嘴角掛起了一抹淡笑。他的英雄池很深,深到讓對面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想象。

只是ban掉了一個典韋,又有什麼作用?無濟於事而已。

而眼見著敵方ban掉了典韋,同樣擁有ban位許可權的柳歸在仔細思慮之後,便將己方第一個ban位給了鬼谷子。

這個英雄在出來之後掀起了一股gank熱潮,有不少人都是他的忠實操縱者。

雖然鬼谷子所需要的技術含量很高,但他gank的能力很強這一點毋庸置疑,深得許多玩家喜愛與痛恨,所以也算是屬於非ban必選的那種類型。

黑耀戰隊的人ban選的速度很快,又ban掉了一個孫悟空,似乎早有預謀。

這同樣是蘇黎在與其他戰隊打比賽時秀翻天的打野英雄,對方似乎很怕蘇黎使用打野英雄來帶節奏。真是可惜,其實只要gank到位,又不只是打野英雄能帶,法師、戰士輸出之類的英雄,想要帶,不也沒問題么?

一切都要看使用者的情況來決定,正如蘇黎剛才心中所想的,對面ban掉了典韋,現在又ban掉了孫悟空,杯水車薪的舉動罷了。

他還可以用法師、戰士、射手和輔助。只要想帶節奏,任何一個位置都可以。

己方這邊最後一個ban位是落在藍霖的手裡,這個妹子從剛才到現在就一直在尋思要ban掉什麼樣子的英雄比較合適,她眉頭皺得很緊,一副認真思慮的樣子,而ban選的倒計時也正在一秒一秒地過去。

「藍霖,還沒想好啊?」

「哎呀你們別著急啊。」翻看著上面的英雄列表,藍霖如此說著。

「兩邊都在等你一個人,剛才就應該先想好ban誰才對。」顏銅嘆了口氣有些無奈地言道。

「別催,我已經想好了。」藍霖摩挲著光潔的下巴,將最後一個ban選給了……貂蟬。

這個英雄很麻煩,並且技能配合所打出的減速黏著效果,非常麻煩。沈民和顏銅見此頓時點了點頭,貂蟬這個英雄,要是丟給會玩的人,還得選個強控去針對,不然很麻煩,ban這個的話,倒也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談論之中,黑耀戰隊中,有兩人已然是選擇了白起和花木蘭。

作為一個坦克的白起,在重製了之後變得愈發強勢了起來,團控的大招有了位移的效果,再也不用費盡心思地帶上一個閃現了。

故而有許多玩家都開始搭配各種不同的召喚師技能,比如說治療,眩暈之類的,在團戰時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關鍵作用。而花木蘭的話,雙重模式切換,技能銜接普通攻擊沉默對方,在對局中所發揮的作用也是不可小覷。

當然,不得不說的是,黑耀戰隊這個算盤打得很精明。

坦克系列的英雄一直都在對局賽中戰局一個相當重要的地位,進可孤身扛傷害,退可穩定保隊友。因而為其所專門制定出來的各種套路與戰術,都是相當不少的。

最為常見的,便是一主坦一副坦的配置,前者上單而後者打輔助,能扛且有傷害,在前期能迅速穩定局勢hold住場面。

故而他們已經做出了陣容的選配,白起、項羽、廉頗、劉禪以及東皇太一,無論對方搶到哪幾個,都能保證自己這邊最少會有兩位坦克可使用,一主一副,恰到好處。

戰士方面的配備,他們以花木蘭和鎧為主,退而求其次的便是楊戩以及典韋,在這四個裡面任選其一,用來與副坦配合走下路,足矣。

不求能在前期拿下多大多穩固的優勢,只要盡最大努力保住自己的防禦塔,拖延到後期,那麼勝利的幾率,反而會大大增加!

畢竟在前中期,一旦雙方正面相抗的時候體現出巨大的差距,那麼一時半會兒是很難彌補過來的,而後期便不同了!坦克+戰士+守塔法師的配備陣容,即便不算上李元芳,單是四人,也足以讓他們穩穩立於不敗之地!

當然,前提便是前期要固守得住,包括之前那位情緒低落的隊員在內,每個人都暗自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撐下去!

縱然你蘇黎再強,又能如何?

懷著一顆灼熱到足以融化鋼鐵般的心,與堅定不移的信念,也要與你相抗衡!

黑耀戰隊全員的鬥志似乎都在敲定陣容的那一刻,熊熊燃燒了起來。

「喂喂喂,對面這是怎麼一回事,突然之間怎麼就變得這麼有氣勢了……」不經意察覺到了敵方豁然一變的氣勢,顏銅一愣,停下了自己手指點在屏幕上,挑選著英雄的動作。

「估計是被台下的觀眾們,還要最後一局的生死刺激到了吧。」柳歸言道,跟蘇黎這種級別的大神對線,本身就需要頂著莫大的壓力和良好的心理素質才行,因為來自心理的干擾,無時無刻都有可能存在。

「蘇隊,這把咱們該採取什麼樣的措施來應對?」沈民看了一眼旁邊選擇了鍾馗之後就一直沒有出聲過的林炎,皺著眉頭詢問道:「對面的陣容應該會很肉,控制和守塔能力應該都強……」

「你們也可以照做,坦克英雄又不是只有白起一個。」蘇黎頭也不回地言道。

聽到這句回答的沈民等人,臉上浮現出一絲愕然之色,他本來以為蘇黎會提出那種令人覺得很牛筆的套路陣容,結果……這是間接的在說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嗎?

好像,也不錯哎?

他看了一眼已經選擇好了嬴政的對面,眉頭一皺,自那幾個坦克英雄的圖標上翻過去,隨後選擇了東皇太一。

嗯,強控,gank的時候只要被他大到,再加上隊友幫忙,對方絕對是跑不了的,特別是上局蘇黎東皇太一的表現,所以讓他直接鎖定了。

再帶個閃現,團戰時出其不意控制掉一個後排,也能起到很大幫助。

「蘇隊,這一把我們是直接去反藍buff對吧?」望了一眼敵方五個英雄的背影界面,沈民問道,他選擇了東皇太一,再加上己方這邊又有鍾馗,反掉對方一個藍buff,簡直就是輕輕鬆鬆,不在話下。

「不必,你去打藍buff,我去對面的紅buff那裡。」蘇黎平淡說道。

「額……」沈民一愣,仔細想了想,蘇黎這麼分配,是打算自個兒去勾對面的紅buff嗎?

這樣的話,豈不是會與對面的人撞上?己方有自己所選擇的東皇太一,那麼,包括隨機分配的敵方二人組在內,他們絕對會幫助李元芳來藍buff野區反野才對。

那樣的話,蘇黎也應該蹲在藍buff之外,靠近防禦塔的那個草叢中,伺機干擾對方才是,又怎麼會選擇去敵方紅buff野區呢?

一個法師鍾馗,前期要是撞上對面好幾個人的組合,很容易就會被逼出閃現技能,得不償失啊。

明明有更好的選擇的。

他很想勸說一下蘇黎,但是細細一想,又唯恐對方不冷不熱地嗆上一句,那樣更加顯得他尷尬……

唉,還真是進退兩難啊。

沈民不禁搖頭在心裡感嘆了一句。

蘇黎的技術擺在這裡,自己就這麼提出意見,說不定還可能會引起對方的反感……

罷了,還是等他自己吃虧之後去體會吧。 雙方的對局在系統女聲的那一道「歡迎來到王者榮耀」之中,就此展開。

蘇黎果然如同他先前所說的那般,初始裝備購買了一隻草鞋之後,操縱著鍾馗就往己方藍buff野區那邊直接竄過去,其用意落在充當觀眾的粉絲們眼裡,大概是想反蹲敵方可能會來反藍buff的李元芳等人一波。

不過,倘若黑耀的人稍微精明一點,派出來的坦克與戰士能夠擋住藍buff,也就是間接等於擋住了鍾馗出鉤的各個角度,那麼,蘇黎的蹲守,也只會成為無用功。

可是他們的想法註定是落了空,因為蘇黎的鐘馗在快速到達了藍buff坑外之後,沒有一絲一毫的停頓,筆直朝著敵方的紅buff野區走去。

觀眾們一怔,繼而紛紛疑惑了起來,唯有些眼光比較犀利的人,很快注意到,黑耀戰隊的李元芳以及花木蘭和項羽,也是同樣都停在了紅buff那裡,一動不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