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嗎?這一切都不是夢,傾兒真的能夠修鍊了?」雲落心裡其實早已明白,這一切不是夢,但是她還是有點害怕這是一場夢,便再次確定的問道。

「大郡主,是真的,您若還是無法相信,等郡主出來了您可以問她。」竹馬看著雲落說道。

大郡主會有這樣的反應,她和青梅一點都不意外,這些年來雲落一直對雲傾不能夠修鍊的事抱有很大的期望。

如今郡主突然能夠修鍊了,大郡主會有這樣的反應自然很正常,畢竟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什麼事要問我?」就在這時吱呀一聲,房間門被人打開,雲傾清脆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隨著聲音落下,雲傾走出了房間。

「傾兒。」在看到雲傾的那一刻,雲落快步走到她的身邊,拉著她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在感受到她身上的靈力波動后,雲落一上一下的心,終於回歸平靜,她喜極而泣,「真好,真好,傾兒你真的能夠修鍊了。」

「大姐,別哭了。」雲傾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淚。

「我沒哭,我這是太高興了才會掉眼淚。」雲落伸手將臉上的眼淚抹去,傲嬌的說道。

聞言,雲傾和竹馬二人都笑了笑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只聽竹馬問道,「郡主,你眉心的印記沒有了?」

郡主一出來,她就發現了,只不過是沒來得急問。

「郡主果然做到了。」聽得竹馬的話,青梅緊接著說道,這樣一來郡主就會少很多麻煩。

「你們再講什麼?什麼印記?」不知真相的雲落,聽的是雲里霧裡,不明所以。

「大郡主,是這樣的…」青梅正想要跟雲落解釋,就被雲傾打斷了,「青梅…」

「還是我來說吧!」說著雲傾便把幻術解除,將眉心的印記顯露了出來。

沒錯,是幻術!

雲傾已經成功的悟出了千機變的第一層,所以她眉心的印記才會沒有。

當雲傾眉心的印記徹底顯露出來,進入雲落眼帘后,雲落震驚的後退了一步,捂住了嘴巴。

這印記是…

若是在管家去找她之前,她就見到這個印記,她可能還不知道這印記代表著什麼。

可是就在天色剛剛破曉的時候,管家就跑到她那裡告訴了她昨晚發生的事。

甚至關昨夜皇室緊急召開的會議,而且今日早朝依然在討論這件事,她雖然不在朝堂上,可是她用腳趾頭也能想到,擁有這個印記的人,皇室必定勢在必得。

鳳星出世,吸引的不只是一個國家,而是大陸上的五個國家,畢竟沒有哪一個國家不想稱霸天下。

現在卻告訴她擁有這個印記的人,即將成為五國爭奪對象的人,居然是她的妹妹。

哦!我的天啊!

誰來告訴她這些都不是真的,快點下道雷把她劈醒!

「大姐,看你的反應,似乎已經知道了。」看著雲落的反應,雲傾唇角微勾,淡淡的說道,說話間還不忘再次用幻術將眉心的印記隱藏起來。 「哎!」雲落無奈的嘆了口氣,轉身走到飯桌前坐了下來,有些抱怨的說道,「別提了,天剛剛破曉,雲伯就跑到我那裡大說特說了一通,我想不知道都難。」

「難怪!」聞言,雲傾低喃道,隨即朝著雲落走了過去,在雲落的身邊坐下,又說道,「想來,鳳星現世的事情已經傳遍了。」

「嗯!」雲落應聲說道,「昨夜國師便覲見了皇上,鳳星出現在皇城,為了不讓其他國家有機可乘,今早朝會皇上便下令要全面尋找擁有鳳星印記之人。」

說著,雲落停頓了一下,看著雲傾又說道,「不過我怎麼也想不到,你便是鳳星。恐怕不只是我,想必誰都想不到他們要找的鳳星之人就是你。」

「不知道最好,省的給郡主惹麻煩,郡主如今能夠修鍊了,自然要以修鍊為主,怎可被這種愚昧的傳言而耽誤了。」竹馬突然憤憤的說道。

「是啊!」青梅緊接著說道,「也幸好郡主眉心的印記能夠隱藏起來,不然若被那些人知道了,郡主哪裡還會有修鍊的時間。」

「說的也是。」雲落有些疑惑的問道,「不過話說回來,傾兒你怎麼突然就能修鍊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昨晚我就試著修鍊了一下,就修出了靈力,我想大概跟這印記有關吧!」雲傾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樣子啊!」雲落皺著眉,撫摸著光潔的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雖然我一直不相信什麼狗屁鳳星,但是你若真因為這印記才能夠修鍊的話,我想這印記肯定不會簡單。」

「也許吧!」雲傾淡淡的應了一聲,又說道,「先不糾結這些了,皇族要全面尋找鳳星之人,一定會來我們這裡。等會兒我要去山脈里走一趟,在這期間竹馬你來假扮我,竹馬你一定要隱藏好你的實力別漏出破綻,剩下的就交給大姐來應付。」

「不行,山脈里太危險了,你雖然能修練了,但是你自己一個人去太不安全了。」雲落直接否定道。

「大姐,我需要歷練。」雲傾看著雲落認真的說道。

「可是,太危險了,我不能讓你陷入危險的境地。」雲落仍是不同意。

「大姐,沒有危險又哪裡來的成長,我已經不再是那個被保護在羽翼之下的我了,我需要歷練,需要成長。」雲傾從來沒有給誰解釋過這麼多,也從來沒有要得到別人的允許才能做事情,雖然這是對她的好意,但是她仍是強硬的說道,「我心意已決,大姐不必再多言。」

「哎!」面對雲傾的強硬態度,雲落無奈的嘆了口氣,「既然你心意已決,我也不好再多做阻攔,山脈里靈獸居多,你一切要小心。另外,我會派人暗中保護你。」

「嗯!好。」雲傾應了一聲,但是沒有拒絕雲落要派人保護自己的事情。

因為她知道,如果她拒絕了,雲落一定不會讓她一個人進入山脈,所以她只有同意,等出了皇城,再甩掉就好。 對她而言,有人跟著總歸是不太方便!

況且,就算沒有人在暗處保護她,她也能夠護自己周全。

看著雲傾過於平靜,沒有一點情緒的臉,雲落心裡有那麼一丟丟的不安。

雲傾雖然嘴上同意了,但是她總覺得雲傾不會真的照做。

「傾兒,你什麼時候走?」雲落問道。

「吃過早善。」說著,便動手拿筷子準備夾菜,青梅突然的開口說道,「郡主,飯菜都涼了,等我把她熱了您再吃吧!」

說著便動手,卻被雲傾制止了,神色玩味對著青梅說道,「不用了,這樣剛好,你們也坐下來吃吧!」

青梅和竹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雖然戰王府十分禮待她們,但是還從來沒有過主僕同桌而食的先例那。

「傾兒讓你們坐,你們便坐吧!咱們戰王府沒那麼多規矩。」見兩人猶豫不敢的樣子,雲落開口說道。

聽了雲落的話,兩人推推嚷嚷了一會兒,就都坐了下來,安靜的坐在一起用起了早善。

「傾兒,走之前跟我一起去見見二叔吧!」期間雲落說道。

雲傾放下手中的筷子,看著雲落說道,「好,我去收拾一下,等一下我就直接從二叔那裡離開,竹馬先跟我進來一下。」說著,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率先回了房間。

竹馬見狀,隨後跟著她進了房間。

大概過去了一刻鐘,兩人才一起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這…」看著一同走出來的兩個人,雲落和青梅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眼前的兩個人兒竟頂著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兩人的衣著雖然不同,但是早已與剛才進入房間前所穿的大不相同了。以至於她們看不出一絲破綻,認不出誰是誰。

「大姐,我們走吧!」在雲落和青梅二人發愣的時候,雲傾走上前對著雲落說道,同時抽出一張隨身攜帶的絲巾覆在了臉上。

突然聽到雲傾的聲音,雲落呆愣片刻隨即應道,「哦,好,走吧!」

隨後兩人便留下了青梅和竹馬,一起離開了幽蘭院。

沒過多久,兩人便出現在了千塵院的門口,剛巧與正準備出門的雲千塵撞上。

「二叔…」雲落瞪大了眼睛,看著立在門前的雲千塵欣喜的喚了一聲。

雲傾則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雲千塵,只見他一身月牙白錦袍,乾淨無塵,全身除了一塊紅色的玉佩掛在腰間,便再無多餘的點綴。

烏黑的發半系半散,劍眉斜飛入鬢。一雙丹鳳眼幽暗深邃。左眼角一顆硃砂痣,平添了幾分魅惑邪肆,高挺的鼻樑下是那淡薄如桃花的唇瓣。

他就那樣靜靜的立在眼前,不曾言語,只是在聽到雲落喚她時,微微眨了眨眼睛,將視線落在了雲傾的身上。

雲傾看著他,不由自主的喚了聲,「風華…」這一聲充滿了不確定,眼前的人長相雖與風華如出一轍,可是他們卻擁有著兩雙不一樣的眼睛。

風華的眼睛是紅色的,就像是暗夜裡盛開的紅蓮,十分妖異。

而雲千塵的眼睛是黑色的,幽暗深邃,就像是一個危險的漩渦,一不小心就會被吸進去,不可自拔。 而且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也不是她所熟悉的,也許他只是跟風華長得像吧!

在聽到雲傾喚出的那一聲風華時,雲千塵的雙眸快速劃過一抹異色,他眉心上挑看著雲傾道,「黏人精,多年不見,你可有長進?」

聞言,雲傾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特么的,剛剛還覺得這人像不食人間煙火的神祇,怎麼這一開口說的話就大跌形象,讓人討厭那。

黏人精…呵!

她皮笑肉不笑,咬著牙道,「二叔,傾兒就是一塊扶不上牆的爛泥,沒有什麼長進,以後還希望二叔多多扶持,早日讓我這塊爛泥走出泥潭。」

看著雲傾說話的樣子,雲千塵唇角微抽,「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切。」雲傾臉上帶著恭維的笑,看著雲千塵說道,「二叔,傾兒還有事要做,就先走了。」

說著,便欲轉身離去,卻被雲千塵喚住,「等一下。」

雲傾不解的看著雲千塵,「二叔還有什麼事嗎?」

雲千塵沒有馬上講話,而是輕移腳步走到雲傾跟前。

身姿挺拔的他站在雲傾的眼前,足足比雲傾高出一個頭之多,他低頭俯視著雲傾,道,「還有半個月,各大宗門三年一度對外公開招收弟子就要開始了,到時你好好收拾收拾,跟我一起回天靈宗。」

聽到雲千塵的話,反應最大的卻是雲落,她驚訝的張大嘴巴,激動的看著雲千塵,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二叔的意思是要帶傾兒入天靈宗嗎?」

「嗯!」雲千塵淡淡的應了一聲,這時,雲傾開口了,「可是我並不想進入宗門。」

宗門裡能學的東西,早在聖域時就都裝進了腦子裡,甚至她腦海里的東西,要比宗門裡高級廣泛的多,她又何必去宗門浪費時間。

「天靈宗掌握了三處修鍊絕佳之地,在這三處地方修鍊,是在外面修鍊的十倍。想要進入這三個地方,必須是天靈宗的弟子,並且能夠進入天靈榜前百名。」雲千塵嚴肅的看著雲傾,重聲說道,「你確定你不要進天靈宗?」

聞言,雲傾的眸光閃了閃,心下有了一絲動容。

如果說進入宗門只是為了修鍊功法,那的確打動不了她。

畢竟聖域裡面的東西,修鍊功法等等,都要比玄雲大陸所學的高級,全面。

然而,若說修鍊之地,靈力資源,那麼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她雖然來到這裡只有一天的時間,但是她仍是在修鍊的時候感覺到了大陸上的靈力相較於聖域真的是稀薄的可憐。

所以在玄雲大陸,靈修修為止步於皇靈師,根本無法突破皇靈師。甚至連達到王靈師的靈修都少之又少。

她是要重新踏入聖域的,如果修為無法達到皇靈師,她根本就無法進入聖域,又談何報仇。

思索一番后,雲傾眼神堅定的看著雲千塵道,「好,半月後我跟你一起去天靈宗。」

「呼…」聽到雲傾的回答,雲落重重的舒了一口氣,生怕雲傾會拒絕,緊緊提著的心也落了下來。

雲千塵則看著她,勾了勾唇角,「如此便好,走吧!」

「嗯!」雲傾輕輕頷首,對雲落說了聲,「大姐,我先走了。」便轉身離開。 看著雲傾離去的背影,雲落的眼中突然劃過一抹亮光,她吞了吞口水,諂媚的看著雲千塵說道,「二叔,傾兒要去山脈歷練,落兒怕她有危險,本想派暗衛跟著暗中保護她,但是我又有些不放心。不知您是否有空,可否能幫幫忙?」

聞言,雲千塵神情有些淡漠,視線落在已經走遠,只剩下一個背影的雲傾時,眼中出現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唇角微勾,看著雲落說道,「正好我也要去山脈,順道保護她一下也無妨。」

聽到雲千塵同意了自己的請求,雲落高興極了,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神情,同時她也不忘對雲千塵道聲謝,「二叔同意了,落兒就放心了,落兒在這裡就先行謝謝二叔了。」

雲千塵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雲落,便輕移腳步從雲落的身邊走了過去。

雲落看著背對著自己離開的雲千塵,大聲的喊道,「二叔,傾兒的安危就交給您了,落兒就不送您了。」音落,雲落便也轉身離開回了自己的院子。

——

兩天後!

北冥山脈!

雲傾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男子倍感無語,怎麼自己前腳剛到山脈,這男的後腳就跟了過來。

她訕訕一笑,看著雲千塵說道,「二叔,好巧啊!」

雲千塵看著她唇角微勾,抬步靠近她,在她耳側沉聲低語道,「不巧。」

不…不巧?

雲傾有些驚訝的看著雲千塵,該死,這傢伙該不會是專程來找自己的吧!

可是,他來找她幹嘛?

看著雲傾的反應,雲千塵輕笑一聲,道,「是你姐姐讓我來保護你的,剛好我正巧要來山脈便答應了。」

「所以說接下來的時間裡,你都會跟著我?」

原本以為大姐派來的會是府內的暗衛,誰曾想來的人會是他。

這傢伙若是一直跟著自己,她想要甩掉他有點困難,不為別的只因這個人很強。

「怎麼看樣子你很不想我跟著你?」雲千塵劍眉上挑,佯裝不悅的問道。

「啊!沒有,怎麼可能,有二叔跟著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巴不得他趕緊離開,只是不敢說出口罷了,誰讓她要抱大腿,萬一惹怒了他,誰帶她去天靈宗。

哎!雖然各大宗門都會公開招收弟子,可是這些年來自己的廢材名聲已經臭名原著,加上有人刻意為之,早就被各大宗門給除名了。

而二叔不同,他是玄雲大陸的奇才,年紀輕輕修為已達到王靈者的境界,或許更高。

「原主」的記憶里不是沒有關於這位二叔的事情,只是不多而已,所以在一開始青梅提起的時候,她才沒想起來。

現在見到了這位二叔,腦海里有關他的記憶都浮現了出來。

雖然不多但對她來說足夠有用,尤其是三年前二叔接任了天靈宗的大祭司一職,在天靈宗享有著最高的權利。

所以有二叔在,自己不怕進不去天靈宗,這就叫所謂的開後門,哈哈!!

所以,她不能惹怒他啊!不然他撂攤子不管了,她上哪哭去。 所以為了天靈宗里的那三大修鍊之地,慫一點也不是不可以。

雲千塵這隻老狐狸那麼精明,又怎麼會看不出來雲傾心中所想,他只是沒有拆穿她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