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木質的房門直接被林逸撞開。

「老子……我的天,好白啊!」

林逸整個人直接石化了,張大嘴巴目瞪口呆的說道。

「啊!!!」

一道刺耳的尖叫,彷彿能夠穿金裂石一般驟然響起,聽的林逸都忍不住一抖。

「林逸,你個混蛋要死了啊!」

洛兒杏眼怒瞪,拿起沐浴露的瓶子就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你個混蛋!」

韓雨菲也是一臉窘迫,胡亂的抓了一團東西就朝著林逸扔了過去,只是當那兩件小衣物在半空中展開的時候,洛兒跟韓雨菲傻眼了。

隨後都急忙看了一眼赤果果的對方,瞬間就蹲在了浴缸里。

「唰!」

林逸抬手,一把接住了兩件小衣物,隨後有些尷尬的笑道:「那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們繼續,你們繼續啊!」

瑪德,你不是故意的你倒是滾出去啊?

韓雨菲跟洛兒簡直要瘋了,嘴上說著不是故意的,可是那眼睛卻一點都不老實。

「林逸,一秒鐘,如果一秒鐘之後,你還站在這裡,老娘跟你拼了。」

「嗖!」

韓雨菲話音剛落,林逸就化成一陣疾風消失在了兩人的眼前。

「呼呼,表姐,這次我們算是虧大發了。」

洛兒嘟著小嘴,一臉的委屈,她可是清純偶像女歌神啊!這麼多年那真是一點緋聞都沒有,甚至為了避嫌她所有的助力,全部都是女生,可現在竟然被林逸給看完了。

韓雨菲一聽,頓時沒好氣的瞪了洛兒一眼,「還不是你,大白天的洗澡,洗澡,洗你妹啊!這下好了吧!連本小姐都跟著倒霉了。

「嘿嘿,我也不想啊!不對,那個罪魁禍首,我們要找那個混蛋算賬,他一定是故意的。」

洛兒咬著銀牙,氣呼呼的吼道。

韓雨菲一聽,那杏干漂亮的大眼睛也是微微一眯,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一臉陰沉的冷笑道:「剛好,我今天進入煉骨境了,我倒要看看這個混蛋的皮肉有多結實。

「走!」

洛兒拉著韓雨菲就站了起來,別墅內除了林逸之外,根本就不會有男生,所以兩人也沒有多想。

「嗖!」

勁風來襲,林逸竟然又沖了進來。

「啊!!!」

又是兩聲刺耳的尖叫。

「我了個糙!誰要是娶了你們兩個,那尼瑪早晚要變成聾子。」

林逸皺著眉頭,不悅的說道,不過那一雙賊兮兮的眼睛,此時卻緊緊的盯著洛兒跟韓雨菲兩人。

美。

實在太美了。

四海八荒中的美女,他見過不少。

甚至連水族的龍女,他都見過,可是跟眼前的姐妹相比,仍然差了一分。

差了一分人族的鐘靈之秀,差了一分,洛兒那出水芙蓉的清純,差了一份韓雨菲那英姿颯爽的火爆。

「表姐,打死他!」

洛兒怒了,也不管旁邊是什麼東西,抓著就朝著林逸丟了過去。

韓雨菲一聽,也回過神兒了,抱著旁邊的東西,一股腦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她們是真的生氣了,你說第一次進來,可以,不小心嘛,情有可原,可第二次呢?

「我靠!」

林逸一看鋪天蓋地的衣服,口紅,化妝品朝著他飛來,頓時嚇了一跳,急忙往後跳開。

「嘩啦啦!」

一堆東西直接落在了林逸面前。

「你們至於嘛?老子上來是因為那個黑衣人過來了,我怕你們有危險,難道在你們眼裡,我就是那種不要臉的小人嘛?」

林逸故作生氣的吼道。

「是!」

回答他的是兩朵玫瑰,鏗鏘有力的聲音。

「哎,好人總是容易被誤會的,算了,我也不怪你們,你們趕緊出來吧!我在這裡保護你們,我怕黑衣人對你們不利。」

林逸重重的嘆息一聲,頗有幾分英雄遲暮的感覺。

「那,那你不準再進來,否則,天涯海角,本小姐一定會殺了你!」洛兒嘟著杏乾的小嘴,氣呼呼的吼道。

「呵呵,放心,放心,老子可是君子,你們快點穿吧!」林逸看著地上,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臉陰險的冷笑道。

剛剛動手的時候挺囂張,我看你們等會兒怎麼辦,林逸站在門口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準備等著兩位大美女求他呢。

「你貌似很很高興啊?」

突然,韓雨菲那有些冷漠的聲音驟然在林逸的耳邊響起。

「我糙!」

做賊心虛的林逸,直接被嚇的跳了起來,當看到韓雨菲跟洛兒兩人的穿著時,他愣住了,隨後伸著腦袋往裡面看了一眼,只見原本奢華的窗帘子竟然已經不見了。

「二位實在是高啊!」

林逸佩服的豎起了大拇指,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竟然就想到了解決問題的辦法,林逸是真的佩服啊!

「哼!你個賤人,現在馬上給我滾到樓下,等候發落。」 絕世神皇 洛兒指著一樓,綳著一張臉,氣急敗壞的吼道。

「都是一個屋檐下住的人,至於說的那麼難聽嘛!下去就下去咯。」

林逸吧唧了一下嘴巴,顯得有些不滿,不過也知道自己這次的確是佔便宜了,不能在賣乖了,當即哼著小調。美滋滋的朝著樓下走去。 半個小時后。

洛兒挽著韓雨菲的胳膊,兩人眼神如刀子一般,狠狠的瞪著林逸從樓上走了下來,如果眼神兒能夠殺人的話,現在的林逸怕是已經死透徹了。

「不是,那個,我是別人陷害的,剛剛那黑衣人故意在你們門口弄了響聲,我為了追他才進去的。」

林逸不自然的解釋道,實在是兩人的眼睛太大了,這麼瞪著,還真讓他有幾分不自然的感覺。

韓雨菲見狀,皺著眉頭臉色陰沉的問道:「你說真的?」

「當然了啊!我怎麼可能拿這件事兒來開玩笑,那個他之前是在靠近陽台位置的房間,我一進入別墅,就發現了他。」林逸焦急的解釋道。

「哎呀,那是我的書房。」洛兒一聽,臉色大變,隨後提著裙子就咯噔噔的朝著樓上衝去,只是衝到一半的時候,洛兒突然停下了,扭頭,一臉不自然的看向了韓雨菲。

她雖然長的漂亮,唱歌也很好聽,可是她卻不會功夫,萬一黑衣人還在裡面,那樂子可就大發了。

韓雨菲見狀直接起身,斜了一眼林逸,冷冷的說道:「上去,找別人來過的證據,否則,今天咱們必須要死一個。

「嘶!」

林逸猛的後仰,咧嘴倒吸了一口冷氣,「至於這麼嚴重嘛?我這一切可都是為了你們啊!如果你們二位覺得委屈的呼話,大不了我也去那個房間洗一次,讓你們看看好了。」

「你妹你是不是想死?」

韓雨菲袖子一擼,咬著銀牙惡狠狠的盯著林逸,那神情大有林逸只要說一句是,絕對馬上要弄死林逸的架勢。

「嘿嘿,那不能,這天氣,陽光,多好啊!我怎麼會想死呢?」

林逸輕飄飄一笑,便朝著樓上走去。

整個書房內布置的井井有條,四周的牆壁全部都改造成了書架,乍一看似乎並沒有什麼異常。

不過經驗老到的林逸,還是在一些書本上看到了手指印。

「你們看看這些手印,這就是證明老子被冤枉的最有利證據,瑪德,上次這孫子就害了我一次,這次又害了我一次,要是讓老子抓住他,一定要了他的狗命。」

林逸咬著槽牙氣急敗壞的吼道。

「手印?我怎麼看不出來啊?」

身材高挑的洛兒,看著眼前的一本世界名著封面,有些不解的問道。

瑪德果然是那個啥大無腦啊!林逸只能無奈的解釋道:「你下蹲一下,讓自己的視線跟這封面保持一個平行面,就能夠看到了。」

洛兒一聽,急忙下蹲,果然兩根非常清晰的手指印留在封面上。

韓雨菲的心情顯得有些沉重,她有很多話想要跟林逸說,可因為下毒的原因,因為洛兒的原因,此時只能被憋在心裡。

「表姐,你說這人來是偷東西,還是殺人的啊?」洛兒突然扭頭看著韓雨菲有些害怕的問道。

「這……應該是偷東西吧!如果是殺人的話,剛剛應該就去我們的房間了吧!」韓雨菲皺著眉頭說道。

「不是,他應該是為了殺人而來,求財,只是他順便做的事情。」林逸突然,一臉凝重的開口說道,對方那冷漠的眸子,到現在還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的浮現。

那是一種久經沙場才會有的眼神兒,這樣的人殺戮成性,他出現的地方一定會死人的。

「啊!你,你個大壞蛋不要嚇人啊!」

洛兒一聽,都是身體一抖,整個人都緊緊的貼在了韓雨菲的身上,一臉后怕的看著林逸說道。

「真的是為了殺人而來嗎?」韓雨菲眼神凝重的看著林逸問道。

「我呢,是不會拿這件事兒來開玩笑的,你們以後外出一定要小心,最好,最好我們三個能夠睡在一個房間……。」

「你大爺的。」

「你個湊不要臉的找死!」

林逸的話還沒說完,韓雨菲跟洛兒就暴走了,完全沒有任何的章法,簡直就像是兩隻發狂的小野貓,胡亂的朝著林逸的腦袋上抓了過去。

「哎吆我去,你們兩個好歹也是女神級別的人,咱們能不能別這樣?」林逸面色一變,身形一晃,直接出現在了書桌前面,當他的眸光無意間看到地面時,林逸頓時頭皮一麻,大手在桌子上一拍,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小心,站在原地千萬不動。」

林逸半蹲在洛兒的面前,一臉凝重的說道。

「啊?怎麼了嗎?」

洛兒一臉緊張的問道,也多虧從小練習舞蹈,否則,這一隻腳站在原地,還真是有些困難。

「地上有暗器。」

林逸心有餘悸的說道,這也算是洛兒命大了,如果不是他發現的及時,洛兒再往前一步,今天她死定了。

「什麼?暗器?」

洛兒跟韓雨菲都愣住了。

林逸微微點頭,看了一眼窗戶之後,腳尖輕輕在地上一點,便如靈猿一般直接跳到窗戶上,抬手把昂貴的窗帘拉上,頓時整個房間內就變得漆黑一片。

「不是,林逸你到底做什麼啊?」洛兒有些害怕的問道。

「找暗器,把你們的手機拿出來,打開手電筒。」

林逸說著,率先拿出了手機,手電筒一開,頓時,一枚枚細如牛毛一般的毒針就紛紛先出了原形,閃爍著藍色的光芒。

「竟然是毒針?」

韓雨菲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那,那沒有藍光的地方是不是可以落腳了啊?」洛兒是真的害怕了,弱弱的問道。

林逸從窗台上跳下,微微點頭,「只要是金屬幾乎都會反光,其他地方應該沒有了。」

「呼呼,不行,我要報警,這太壞了,萬一我跟表姐不小心踩到了,豈不是完蛋了啊!」洛兒咬著銀牙,嘟著杏乾的小嘴,氣呼呼的說道。

「呵呵,報警?我怕是沒什麼用啊!」

林逸冷冷一笑,彎腰死死的盯著面前的毒針,細到這種程度的東西,一般人根本都沒有辦法做出來,絕對不是一些普通的條子能夠查出來的案子。

「為什麼?」

洛兒不解的問道。

「好了洛兒,你先出去吧!這裡交給我跟林逸處理,你畢竟沒有功夫,而且對方剛剛被林逸嚇走,絕對不會在短時間過來的。」

韓雨菲皺著眉頭說道,事情似乎越來越麻煩了,本來以為只是自己被人下毒了,可現在看來,這其中說不定有很多的隱情。 「那,那好吧,不過,你們自己小心點啊!」

洛兒撅著小嘴,指著地上閃爍著藍色光芒的毒針,一臉緊張的說道。

「放心,我不會讓她死的。」 第一爵婚:深夜溺寵 林逸自信滿滿的笑道,那麼白,真的被毒死了豈不是可惜啊!不過這句話林逸倒是不敢說出來,否則,韓雨菲今天怕是真的要弄死他了。

洛兒微微點頭,便不在廢話了,轉身小心翼翼的避開地上的毒針,朝著外面走去,當房門關上的剎那。

韓雨菲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你覺得這毒針是誰留下的?是想殺洛兒還是我?」

林逸微微搖了搖頭,咧嘴無奈的笑道:「單憑這些東西,怎麼可能判斷出那麼多呢?不過反正你們兩個最近都要小心一些。」一邊說著,林逸一邊對韓雨菲眨巴著眼睛,同時用手指了指背後的木門。

韓雨菲無法感知到洛兒的存在,可是林逸卻清楚的感受到,那丫頭自從離開房間之後,便站在門後面一直沒有走。

韓雨菲扭頭看了一眼背後的木門,眉頭微微一皺,隨後急忙尖叫道:「林逸小心,你腳下有蟑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