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之身,天地同歸!」

感覺堅硬無比的五色根須就要破進道意本源中,白袍男子發起狂來,不惜代價的施展了最後的手段,引爆了神魔之身,借強大的神魔爆炸之力,想要炸碎破進身體的五色根須。

「三千化神拳!」

白袍男子施展天地同歸,發動最致命一擊時,葉晨風瞬間打出了三千顆毀滅神拳,轟擊在白袍男子爆裂的身體上,最大程度削弱天地同歸的致命攻擊。

「轟!」

整個空間化為了虛無,大量的五色根須更是破裂了。

但白袍男子小覷了混沌神木的可怕,他施展天地同歸未炸傷混沌神木,更為完全破碎五色根須,而葉晨風施展的三千化神拳卻給了他致命一擊。

在虛無的空間中,混沌神木不斷地變大,搖曳著五色樹冠,釋放著混沌五行光,死死地鎮壓在白袍男子爆開的身體上,攻擊他的命魂和生命之根。

「天命兒,救我!」

施展天地同歸失敗,命懸一線的白袍男子立即求助於生命之神。

但生命之神被鳳凰神兇猛的攻勢壓制,根本無法救他。

慢慢的,白袍男子的身體傷勢越來越重,抵抗力越來越弱,最終被混沌神木活生生鎮壓死。

「收!」

擊斃了白袍男子,葉晨風收走了一丈長的神鐵,將目光投射向了頗為狼狽的生命之神。

「天姨,這是我父親給你的書信,你願不願看隨便你!」殺死了白袍男子,葉晨風將書信拿了出來,扔給了臉色難看的生命之神道:「鳳凰神,葉銘,我們走。」

說完,葉晨風沒有在生命谷外久待,帶著鳳凰神,月葉銘轉身離開了。

ps:本書接近尾聲,像知道新書動態的加雲淚微信公眾號:ylty83,或者搜索雲淚天雨即可! 「晨風,我們就這樣走了?」

鳳凰神深知生命之神的重要,如果請不動生命之神,那月霓裳將很危險。

「哎,我感覺她對我父母成見很深,根本無法說服!」葉晨風輕輕嘆息一聲道:「隨便她吧。」

說完,葉晨風搖了搖頭,帶著鳳凰神和憤怒不已的月葉銘,向生之山脈外圍飛去。

當他們三人速度極快的穿越蔥蔥鬱郁的山林,來到生之山脈邊緣時,葉晨風強大的靈魂力在生之山脈邊緣,感覺到十多股強大的氣息,封鎖了生之山脈外圍的空間。

「天族的人!」

葉晨風嘴角微微上翹,泛起了一絲冰冷的笑意。

羽化宮一戰,葉晨風正式與天族撕破臉,而太神天,太皇天都被葉無極打爆,葉晨風沒有了後顧之憂。

面對天族的挑釁,葉晨風絕不會留情。

「葉晨風,竟然是你。」

葉晨風三人飛出生之山脈時,立即被人認了出來。

「青花虛神!」

看著身穿碧綠色戰鎧,手持碧綠色長劍,英姿颯爽的女子,葉晨風一眼認出,他正是曾與自己交過手的青花虛神。

不過再見青花虛神,她已經突破到中級虛神境。

「看來白天祖他們是你殺死的!」

想到葉晨風的戰力,青花虛神看向葉晨風的眼神變得凝重,顯然她有些顧忌葉晨風恐怖的戰力。

「不錯,白天祖他們正是我殺死的!」葉晨風點了點頭,痛快的承認道:「如果你們想要替他報仇,那就來吧。」

「葉晨風,我承認你很強,但與我天族作對,你不會有好下場!」青花虛神不但認出了葉晨風,更認出了鳳凰神,知道他們的恐怖,根本不敢與他們交手,留下一句狠話就要離開。

「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至於我的命運,不是你天族能左右的!」葉晨風殺意凜然的說道,攔截住了準備離去的青花虛神等人。

「葉晨風,我警告你,天漠神就在生之山脈中,而他與生命之神關係匪淺,如果你敢傷害我們,我保證天漠神會殺了你們泄恨!」面對死亡威脅,青花虛神立即搬出了天漠神給葉晨風三人施壓。

「天漠神?如果你說的是那神鐵的主人,那他已經被我殺了!」葉晨風淡淡的回應道。

「什麼,你殺了天漠神!」青花虛神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說道:「如果你殺了天漠神,生命之神怎麼會放你們離開。」

「天漠的死活與本神何干?」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身穿大紅色長裙,宛如熟透的水蜜桃,散發著成熟魅力的生命之神出現在生之山脈外圍。

「天命神!」

看著突然出現的生命之神,青花虛神內心大喜。

生命之神與她們一樣,都來自於天族,如果生命之神肯為她們撐腰,那葉晨風想要殺死他們將難如登天。

「天姨,看了我父母給你的書信,你意下如何?」而葉晨風卻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輕聲問道。

「這書信真的是無極和瑤天寫的?」生命之神目光灼灼的看著葉晨風,有些懷疑的問道。

「天姨,字跡可以作假,但字韻卻做不了假,我想你應該已經確定,這封書信的真偽!」葉晨風淡淡的說道:「如果你實在不信,可以跟我回去,我想我父母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好,我跟你去!」生命之神輕輕咬了一下嘴唇,最終下定決心。

「天命神,你……」

聽到葉晨風與生命之神之間的對話,青花虛神等人頓時傻了眼,心中充滿了恐慌。

生命之神如果不給他們撐腰,那她們將難逃一死。

「我早已經不是天族的人!」生命之神冷漠的說道:「更不會幫你們。」

「走!」

生命之神話音剛落,青花虛神等人立即向遠處飛去。

但他們飛走的瞬間,虛神劍魂飛掠出葉晨風魂海,宛如一道閃電,劈向了他們。

隨著一道道痛苦的慘叫聲響起,眨眼之間,十餘名實力不俗的天族祖境大能被虛神劍魂斬碎身體,僅剩下虛神中期的青花虛神。

「天命神,還請看在我們原來情誼的份上,救我一命!」

葉晨風的戰力超乎想象,在青花虛神被鳳凰神攔截的瞬間,她不得不求助於生命之神。

「哎,她心地不壞,不如放了她吧!」生命之神輕輕嘆息一聲,發話道。

「好吧,既然天姨你發話了,那我們就饒她一命!」

青花虛神雖然戰力不俗,但在爭神之戰中,她這等級別的大能只能算炮灰,葉晨風沒有趕盡殺絕,放她離開了。

「走吧,我們回去!」

葉晨風等人沒有在生之山脈外久待,迅速離開了這裡,前往了臨時在羽化宮遺址外建立的府邸。

「命兒,你來了!」

葉晨風一行人長途跋涉飛回到羽化宮遺址,來到祖器幻化的府邸時,一道低沉的聲音傳進了生命之神耳中。

聽到這道聲音,生命之神彷彿遭到了雷擊,全身顫抖了一下,整個人顯得異常激動。

下一刻,葉無極的身影出現在她眼前,看著自己朝思暮想,只有在回憶中才能出現的身影,生命之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兩行熱淚從眼角滑落,染濕了她絕美的面孔。

就在生命之神想要不顧一切撲進葉無極懷中時,神瑤天的身影出現,讓她停止了身體。

「命兒,這些年讓你受苦了,以後我們一家人永遠不分開!」

看著淚流滿面的生命之神,神瑤天露出了一絲友善的笑容,輕聲說道。

「是,以後我們永遠不分開!」葉無極點了點頭,斬釘截鐵的說道。

「謝謝瑤天姐姐!」

聽到神瑤天的話,生命之神徹底打消了心中的顧慮。

這時,葉無極召喚出了小六道,將神瑤天,生命之神收進了小六道中。

「爺爺真厲害,我以後也要像爺爺,像爹一樣,找一群紅顏!」月葉銘羨慕的說道。

……

葉晨風三人飛回到祖器幻化的府邸時,身穿深灰色長袍的始龍神出現了。

再見始龍神,葉晨風從他身上感覺到旺盛的生命之力,更嗅到了一絲壓迫感,而這種壓迫感不單單是身體上的,還有靈魂上的。

顯然,始龍神成功踏入到了虛神巔峰境界。

「晨風,你們一家對老朽的恩情,老朽沒齒難忘,日後有何差遣,老朽定然鼎力相助!」

可以說,葉晨風一家對始龍神有再造之恩,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始龍神。

「前輩客氣了。」葉晨風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說道。

大約一個多時辰,葉無極三人出現在府邸中,看著有說有笑的神瑤天和生命之神,葉晨風知道,自己老爹搞定了她們。

「命兒,我兒媳婦就拜託你了!」

葉無極帶著生命之神來到了躺在一塊軟玉之上的月霓裳身邊,輕聲囑託道。

「放心吧,最多一年時間,我就能修復霓裳的命魂,將她從昏迷中喚醒!」生命之神對生命道意有極深的造詣,接過了葉無極找來的數大恢復命魂的寶物,輕聲許諾道。 「晨風,我準備交代你一個任務,去一趟魔界的千丈魔山,抽走吞魔族鎮壓的吞噬本源!」

生命之神修復月霓裳命魂時,葉無極將葉晨風喊到了身邊,輕聲說道。

「抽走吞噬本源,吞魔族!」葉晨風眉頭一挑,還是第一次聽說虛神界有吞魔族這個種族。

「經過我這些日子的研究,太一在噬神腦中留下了暗手,借暗手他可瞬間通過噬神腦對你,以及所有被子腦控制的人進行反控制!」葉無極說道:「要想破掉他這個暗手,只有藉助吞噬本源才行。」

「而我和你娘需要去一趟天族,抽走天族鎮壓的生之本源力,以及掠奪幾件煉製神丹的神物,無法陪你去魔界,不過我會讓始龍神陪你前往魔界,以始龍神虛神巔峰境界實力,就算九魔神,閻魔神現身也沒用。」

「好,那我現在就去魔界!」

噬神腦對於葉晨風的幫助不言而喻,他絕不甘心將噬神腦歸還太一。

「不,現在還不是時候!」葉無極搖了搖頭道:「等你突破到中級虛神再說。」

「晨風,銘兒,你們隨我來!」

說著,葉無極帶著葉晨風父子二人,進入到了小六道中。

「好濃郁的本源力!」

葉晨風父子二人第一次進入小六道,感覺到小六道空間中充斥的本源力,他們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小六道蘊含神,天,人,魔,古,妖六族本源力,六大本源融合,小六道可爆發超越虛神器的威力。」葉無極在一旁介紹道:「而我現在帶你們去的,是小六道中最強大的神之本源地,裡面鎮壓著半條五行本源力,借五行本源力,足夠讓你突破到虛神中期,讓銘兒突破到六星祖境。」

「對了父親,這次來,為什麼沒見到赤老?」葉晨風想到遲遲未曾露面的赤日老祖,不解的問道。

「赤老被我派去尋找幾種煉製神丹的主葯,過段時間就會歸來!」葉無極說道。

「父親,你到底想要煉什麼等級的神丹?」葉晨風好奇的問道。

「我準備煉製三爐神丹,第一爐煉極致虛神丹,第二爐煉造化神丹,第三爐煉奪天神丹。」葉無極說道:「如今我只是湊齊了煉製極致虛神丹的主葯,還未湊齊煉製造化神丹,奪天神丹的主葯!」

「極致虛神丹,造化神丹,奪天神丹……」

聽到葉無極準備煉製的三大神丹,葉晨風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葉晨風連極致虛神丹都未曾見過,更不要說造化神丹,奪天神丹了。

但他可以想象,如果葉無極煉製出傳說中的造化神丹,奪天神丹,一定會震驚整個虛神界。

「嗯,要想突破到虛神至極,只有借奪天神丹才有希望,而極致虛神丹,造化神丹是為你,為霓裳,為你娘煉製的!」葉無極點了點頭道。

「父親,我前期搜颳了不少神物,又從洪荒之墓得到了一些虛神界早已絕跡的神物,你看看有需要的嗎?」葉晨風心意一動,將身懷的所有神物召喚了出來。

「菩提花……太陽果……麒麟血芝……」

看著葉晨風召喚出的一株株神物,葉無極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來。

「晨風,沒想到你收藏著這麼多好東西!」葉無極露出淡淡的笑容道:「那我就收下這些神物了。」

有了葉晨風找來的神物,葉無極完全有信心湊齊煉製造化神丹,奪天神丹的主葯。

「對了,我還有一寶送給你們,看看你們能參透其中的奧義嗎?」

葉無極帶著葉晨風父子二人,來到五行本源力旁時,又召喚出一塊巨大的枯木,坐落在五行本源力旁。

「這是……時間規則!」

葉晨風釋放強大的靈魂滲透進枯木時,發現道碑中刻畫的乃是完整的時間規則,包括最為玄奧的時間靜止規則。

「嗯,這枯木是用一株大成的時間神木煉製而成的,蘊含完整的時間規則,你們父子二人好好參悟吧,如果能參悟時間靜止規則,對你們日後的幫助會很大!」葉無極點了點頭道。

「多謝爺爺,那我就開始參悟了!」月葉銘深知時間規則的玄妙,盤膝坐在了枯木旁,一邊吸收五行本源力修鍊,一邊參悟時間規則。

「晨風,你也好好修鍊吧,爭取早日突破到虛神圓滿乃至巔峰,只有你達到這等境界,才有資格參與爭神之戰!」葉無極說道。

「放心吧父親,爭神之戰,我一定會參加的!」葉晨風深吸一口氣道,坐在了月葉銘身邊,參悟時間規則,衝擊中級虛神境。

葉晨風,月葉銘父子二人在小六道中修鍊時,天族發生了巨大的變故,不少依附天族的強大勢力一夜間神秘消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