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有對抗魔神皇的辦法嗎?」

小劍仙凝眉,他對那地方太熟悉了。

「皇極經世功是殘破的,而且對於秦少孚沒有意義,姬家並沒有其他底蘊,便是軒轅劍也在劍俠崖……哎!」

說道軒轅劍,便是小劍仙也忍不住嘆了口氣,他不明白,為何到了這般程度了,自己的師傅還沒有出山的意思。

甚至他來之前去了一趟劍俠崖,想要取來軒轅劍對抗魔神皇也被拒絕。

他乃是軒轅黃帝嫡系後人,若能取來軒轅劍,未必不能入當年虞皇一般力挽狂瀾,可惜……

若是他人,他恐怕就動手搶了,可那是他師傅,借給他十個膽子也不能。

「那些,就是你的族人嗎?」

皇甫長青看著不遠處問道,那裡有數百個身穿灰色布衣的男人,每個人身上都背著一柄黑鐵長劍,氣息不凡。

這些人此前從來不曾見過,都是小劍仙帶來的。

小劍仙這些年裡能在東荒翻雲覆雨,暗中推動一切,斷然不是靠他個人就能如何的。

「是的,族人!」

小劍仙嘆了口氣:「天下將傾,隱居沒有意義了。」

他昔日要謀划天下,光復黃帝偉業,其實並沒有得到家族的同意。也是他天資超然,以大毅力感動了族中一些強者,才暗中答應幫他謀事。

本是該隱居的家族,如今因為魔神皇的到來,不得不從山中走出。

畢竟是軒轅黃帝的後裔,在對抗魔族的問題上,別無二選。

兩人說道之間,突然聽到天空之中傳來一陣嘹亮的鳴叫聲,幾個背生羽翼的男子在空中飛過,口中發出的鳴叫聲告知所有人:敵人來了。

這是翼族,來自極北之地,比獸人還要北方的北方。也只有背生雙翼的他們,可以輕鬆越過獸人領地,而無需與他們交戰便達到此處。

曾經數次與魔族的大戰,翼族都有支援,這次也不例外。

各方警肅,伴隨著一陣轟鳴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大,一身黑甲的魔族兵馬出現在了遠方,並急速靠近。

只有三萬,面對東荒的幾十萬大軍,顯得極為渺小,但只需那三萬兵馬前的那一道身影,就足以在氣勢上輕鬆壓過。

魔神皇坐在一頭高過三米的巨大夢魘獸背上,有種俯視天下之感。

看著眼前的幾十萬大軍,眼中沒有絲毫波動,冷漠無感,猶如傳說中無情無欲的神仙,。

等到稍微靠近一些后,他隨手揮了揮,身後的三萬大軍便是立刻停下,擺好陣型。

而魔神皇本人卻沒有停下,駕馭著夢魘獸繼續向前。

眼中並沒有要做什麼其他事情的意思,彷彿間,眼前的幾十萬兵馬並不存在,他就要從這裡穿過而已。

沒有人敢動,便是皇甫長青和小劍仙都屏住了呼吸,心中忐忑。

這一刻,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下令。

後撤必然不可能,可是衝鋒似乎也是不妥……

戰場一片寂靜,只有呼呼風聲吹過,還有夢魘獸巨大蹄子踏在草原上的聲音。

「咚咚咚!」

猶如戰鼓,敲擊著所有人的心門,極為難受。

等到終於相聚不過十米距離后,夢魘獸一側突然空氣浮動,人影閃現。四道身影猶如憑空出現,各持兵器對著夢魘獸背上的魔神皇殺了過去。

這是東夷最頂尖的刺客,唯有他們才能做到這般無聲無息。

可惜,他們面對的是魔神皇,攻擊動作剛剛作出,便感覺到一陣狂風呼嘯,完全看不到魔神皇出手,四個人便倒飛出去。

甚至都沒有落地,便被能量磨滅在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殺!」

皇甫長青一聲大吼,大軍響應,同時衝鋒。 隨著一聲令下,戰爭正式開始,屠殺也正是開始。

魔神皇坐在夢魘獸背上,並沒有要下來的意思,只是隨手一揮,真氣從手心飛出,一道道,一條條,越來越長,越來越大,眨眼睛,便是猶如九條巨龍在空中飛舞,隨即直接沖入人群之中。

「嗷!」

彷彿間,能聽到狂龍吼叫。

龍怒,龍吼,便是要吃人見血。

太天位的攻擊手段,不是一般人可比,便是玄天位強者都不敢想象。所過之處,便是見得士兵們一片片死去。

殘肢斷屍飛揚,血肉噴涌,九道真龍氣便好像九桿鐵簽插入豆腐中攪動,無人能擋,無人能敵。

除了死亡,再無其他。

「準備!射!」

「準備!射!」

伴隨著東夷將領的大喊,東夷神射手一次次將手中的羽箭射出,飛上高空,再對著目標落下。

天下射手,分九等,九等之上的境界曰為羿。

這些神射手全都是羿的境界,實力非凡,每一個人若是去了其他國家,都能成為射術第一人的存在。

此刻出手,便是與普通射手傾盆如雨覆蓋不同。他們的每一根羽箭都鎖定了魔神皇,數以萬計的羽箭在空中飛舞,彷彿無數飛鳥劃過天空,最後匯聚一體,鎖定一處。

如此攻擊,天位可殺,但他們此刻要殺卻不是普通天位強者,而是堪稱行走在人間之神的太天位強者。

魔神皇只是隨手拍出一道光柱,便擊碎了萬千羽箭,並長驅直入衝上高空,然後又化作傾盆暴雨一般的光球射落。

「啊!啊!啊!」

一陣陣慘叫聲傳來,東夷最後的數千神射手瞬間殞命,無一逃脫。

這便是太天位強者,哪怕相隔數千米的距離,對他而言,也與就在身前沒有區別。

「殺!」

隨著翼王一聲大喊,所有的翼族飛上了高空,手持混鐵鋼槍,帶著閃電之力纏繞,對著魔神皇投擲而來。

沒有人敢衝上前與太天位強者做近身肉搏,這才是最合適的攻擊方式。

飛行,總能讓人有種先天不敗之感,令人羨慕。

但在魔神皇面前,這並無意義。且不說他同樣有能更快飛行的魔神之翼,便只說這等攻擊距離,對他而言,與就在身前並沒有區別。

一掌拍出,光影萬千,衝上蒼穹交織,一瞬間,變成了一張巨大的蜘蛛網。越來越密,越來越大。

翼族士兵感覺不妙,想要逃走,卻根本來不及,頃刻間就好像一隻只蚊子被粘在了蜘蛛網上一般。

不管如何掙扎,都是無法掙脫。

掙扎了片刻,便一個個好像被抽掉了骨頭一般,綿軟無力癱在空中。

再等了數息時間,讓人感覺恐怖的一幕出現了。

所有的翼族開始萎縮,身上出現無數的皺紋,頭髮羽毛掉落,眨眼時間,就好像一朵朵老去的花朵,枯萎,消散。

等到蛛網散去,所有的翼族士兵已經死的一個不剩。

「啊!」

翼王狂吼,手持長槍,猶如凶獸殺來,成為第一個上前硬抗魔神皇之人。

「嘗嘗你族人的力量吧!」

魔神皇冷笑一聲,隨手一掌,掌心射出一道光柱,竟有磅礴生命之力在盤旋,瞬間擊中翼王手中長槍。

一瞬間,那道光柱彷彿毒龍出動,纏繞在長槍上急速盤旋,所過之處,長槍節節崩碎,再是瞬間握槍的手臂盤旋,轟在了對方的胸口。

狼性總裁請溫柔 「啊!」

聽得一聲慘叫,翼王用比衝過來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

那股力量並沒有消散,繼續纏繞其身軀盤旋,彷彿無數的螞蟻在啃咬血肉,寸寸消失,身子還沒有落下,便是化成了粉塵。

之前那蛛網手段,竟是補天術催動到極致的效果,一瞬間將蛛網上所有的生命體血肉力量吸食乾淨,再轉化成磅礴的生命力爆發一擊。

可憐翼王萬里迢迢前來支援魔族戰爭,最後卻是不過片刻就連同自己的族人死了個乾乾淨淨。

不達太天位者,皆為螻蟻。

一瞬間,所有人心中忍不住生出這般念頭,那翼王也是玄天位強者,比皇甫光明有過之而無不及,最後亦是沒能逼魔神皇使出第三招便當場殞命。

更為可怕的是,從開戰到現在,魔神皇並沒有停下,依然驅使胯下的夢魘獸前進,沒有因為諸多攻擊而遲緩半點,甚至一直都是在保持著同樣的速度。

馬踏千軍,敢笑天下無英雄。

「殺,殺,殺!」

各方首領拚命大喊,不斷的指揮麾下大軍進攻。

從開戰到現在,魔神皇都沒有要指揮那三萬魔族大軍進攻的意思,一個人足以。

此時此刻,所有都已經沒有了能打敗對方的念頭,只是想著,只要逼退他……甚至是能逼得他後退或者停下,此戰便能揚眉吐氣一般。

可惜,這註定是難以實現的事情。

雞蛋碰石頭,魔神皇是那石頭,還是金剛不壞的石頭,而幾十萬大軍是雞蛋,不管如何碰擊,都奈何不的這石頭半點。

戰鬥持續了不過一個時辰,節奏終於緩了下來。

此時那幾十萬東荒大軍已經死的連十萬不到,不少強者臉上有了絕望。

這不是戰鬥,只是單方面的屠殺,直到此刻,除了死去的翼王,甚至都沒有人再敢衝上去與魔神皇近身過招。

此時的魔神皇終於是停了下來,但絕非是被逼停的,只是好像頗多感嘆,看了四周,輕呼一聲:「如此東荒,叫朕好生寂寞。為何連一個如真龍皇甫明一般的人都沒了,好生無趣。」

「戰爭還沒有結束!」皇甫長青突然大喝一聲:「有請國師出手!」

「無量天尊!」

一聲長嘆,天地突然一暗,隨即見得無量血光衝天而起,飛上無盡蒼穹。在極遠的天空上,一人盤坐在大鶴真不斷結印施法,正是琅山的老神仙。

幾十萬大軍的血肉之氣,還有滔天的怨力,源源不斷的湧入他體內,終於是化作一個巨大的骷髏頭懸在天地之間。

血海怨咒,琅山的傳說功法,仙禁神曲,傳說中有逆行伐仙之力。

重生八零管家媳 昔日太廟,老神仙便是用此招打敗張七魚。

今日,幾十萬大軍,血肉怨力之力更為恐怖了。

一時間,魔神皇眼中也有了嚴肅之意。 血海怨咒,凝聚血肉和怨靈之力,極為強大,傳說中,有逆行伐仙之力,乃是昊天帝君所創。

據說當年軒轅黃帝就曾得昊天帝君之力,幫其封仙鎮神。

此時,便是之前嘆天下無英雄的魔神皇也是目光嚴肅,抬頭看著。

只是他並沒有出手打斷,而是在等著,目光甚至變得興奮。

強者自強,能達到太天位境界的人,絕非一般人物。

魔神皇之狠戾無需多言,畢竟他乃是魔族的帝皇,該有這等心性和手段。但不可否認的是,他還是一個頂尖的強者。

強者惺惺相惜,他亦是渴望有值得他全力出手的敵人,只是從踏上東荒到之前,都不曾遇到。此時此刻,似乎有了。

而東荒一方的計劃此刻也終於是讓人明白,之前的幾十萬大軍純粹就是送死的。風谷的百萬大軍都不堪一擊,自然不會有人覺得幾十萬大軍反而有一戰之力。

前邊的一切,都是只是為了雲靈子此時施展仙禁神曲。

不同於太廟之戰,凝聚之後,便直接以怨靈之力出手,這一次,雲靈子一直在結印。

許久之後,天色突然變得更為黑暗,彷彿夜晚突然出現,天空一片漆黑,星月都失去了蹤跡,只有一身血光的雲靈子。

等到血氣衝天,更為耀眼,天空中突然出現一輪明月。不同於尋常月亮,這一輪明月竟是赤紅如血,極為可怕。

四周狂風卷積天地能量,沉浮之間,如碧波蕩漾,極為玄妙。

等到明月赤紅到此言程度,雲靈子終於出手,雙手打出法印,天空中的赤色血月便是猶如一艘大船,在天地能量中迎風前進,對著魔神皇沖了過去。

速度越來越快,不多時,圓月好像被什麼力量拉扯,越來越扁平,最後化作一道半月斬,煞氣衝天。

「好一個滄海行月!」

魔神皇大笑一聲,並不畏懼,反而極為興奮。

仙禁神曲並非只有血海怨咒,還有好幾種。眼前雲靈子施展的名叫滄海行月,凝聚可怕力量化出一道斬擊,有斬仙之能,甚至傳言中,昊天帝君曾用此招斬開過時間枷鎖,回溯時光。

這並非凡人所能承受的玄法,卻不僅沒讓魔神皇害怕,反而讓他無比興奮。

雙手凝聚可怕能量,等到半月斬殺盡,魔神皇大喝一聲:「乙太沖虛!」

手中真氣化作一道能量光團沖了出去,轟碎一層層虛空,猶如空間之刃,擊中滄海行月。

可怕的爆炸瞬間出現,讓人驚訝的,卻是聽不到半點聲音,極為詭異。

這是近空間之力對抗近時間之力,周圍的時空被瞬間攪亂。

滄海行月,絕對對得起仙禁神曲之名。可以說,若非應對的人是魔神皇,此刻已經成為過去式。

但也正因為對手是魔神皇,如此強大的攻擊,最終竟然也是功虧一簣,光波消散,瀰漫四方,始終傷不到魔神皇半點。

可能做到這般,足以讓人驚嘆。畢竟直到此時此刻,唯有雲靈子的這一招讓魔神皇真正全力以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