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有不慎,就會死無葬身之地,這裡步步危機,不要相信任何一個人,其實你要想積累戰鬥值得話,我真的覺得你不應該來到這裡了。」

姜柯知道對方也是好心的提醒著,但是既然已經是來到這裡了,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離開了。

姜柯十分謙虛的說道:「風大哥想必在這裡已經是待了很多年了吧!不知道是否能不能夠給我講解一下這裡面的事情了?」

風雲知道自己勸說也是沒有用了,嘆息的說道:「哎!我來到這裡只是為了我的家人過著更好的生活而已了,你這樣年輕氣盛的小子啊!我是見過不少了,但是沒有幾個能夠真正的活著下來了。」

姜柯自然是知道了對方是好心了於是說道:「多謝大哥的教誨。」

風雲說道:「這裡地域寬廣,具體是多大就算是成聖的人也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多大了,按照現在發布的地圖看起來的話,現在已經是探查了已經有了三個城市了,這個城市分別是「蠻之境地」和「荒無人煙」!」

「還有一個是「境中之境」,這裡的人的分別是生存在前面的兩個地方了,這裡的妖獸十分的狡猾,甚至就連生存的人也不一定會是他們的對手了。」

「青黃島位於這裡的邊緣的地方,千里之外的所有地方的妖獸幾乎都是被清理了,所以我們現在要是想要繼續積累戰鬥值得話,必須要到更遠的地方去了。」

「境中之境,目前到現在還沒有任何的開啟著,這是一代的禁區了,裡面幾乎是沒有人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如果你的修為不是成神以上的境界的話,最好是不要向前禁區著,因為你的修為越是高強你的危險性就是越小了。」

「但是在這裡面除了是提防著這裡的妖獸,更多的是要地方著這裡的人類了。」

姜柯十分認真的聽著,也是吧風雲的每一句話都是記住了。

兩個人的說話之間已經快要進入到禁中之禁了,眾人紛紛的開始小心起來了。

此時的姜柯的目光朝著一個方向看了過去了,海平面上升起來了一個小小的黑點著,那是一個小的傳。

姜柯使用五識看了過去,這才發現上面具有林峰的影子。

「居然這麼快就是追殺過來了!」

姜柯笑著了站起來神了,終審以餘額的飛躍起來了,落在了十米之外的地方了,雙腳快速的涌動起來的真氣。

「姜柯,你這是做什麼,這裡十分的危險了,你快一點的上來啊!我們在一起還是好一點了!」風雲吃驚著。

姜柯腳踩著樹枝上如履平地的說道:「風雲大哥,你們先走吧!我還有一點事情需要自己處理一下了。」

風雲看著她身後的地方說道:「好吧!不過你這個小子要是注意了啊!還有你現在要是好之為之知道嗎?」

風雲看到後面的人群,知道了一下事情了,說完這話慢慢的駕駛飛船到達了另外的地方了。

片刻之後,林峰和幾個人駕駛著船隻乘風破浪而來了,停留在三米之外的地方了。

林峰站在船頭十分優雅的說道著:「姜柯,你怎麼不繼續逃走?」

姜柯的雙眼看著地面上的船隻,船隻的上面躺著幾個屍體倒在了夾板的上面了,一共是死去了三個人了。

死去的幾個人是跟隨著他們一起組隊錢來的戰士。

姜柯說道:「你為什麼要殺死他們?」

「哈哈!想要殺死你的話,當然是不能夠要讓太多的人知道了,萬一到時候他們要是胡說八道的話,那麼我就是的得不償失了!」

姜柯說道:「所以你就是開始殺人滅口了?」

「如果不是需要組成笑對的話,我根本不可能和這群人乘坐一條船了,再說了,我也是不需要任何的殺人滅口了,只要是我哦回去之後告訴他們殺死了傳說之中的天人給殺死了,這樣以來的話,我們就不用受到了任何的懲罰了。」

姜柯接著說道:「如果我要是殺死你的話,你說我再把殺人的的債算到了傳說之中天人的頭上,會不會我也不會受到任何的懲罰了。」

林峰的眼神一愣的說道:「姜柯,你是不是以為自己現在已經是天下無敵了,告訴你,你在我的面前不過是一個螻蟻而已了。」

姜柯說道:「這樣!不過你下結論還是不要下的太早了,現在到底是誰更加的強大,還是必須要戰鬥一下不適嗎?」

林峰說道:「哈哈哈!狂妄自大,簡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就好好的教訓你一下,什麼叫做做人不能夠太狂妄了!」

「對付一個區區的人物,難道還是需要公子現在動手了嗎?我現在就去要了她的性命了!」

一個武者從林峰的身後走了出來了,此人乃是門中一個長老的弟子,在瞬間踏出了一步,腳踩著風浪而來。

看到他衝出來的瞬間,林峰也是暫時沒有任何出手的打算了,畢竟對付一個小小的姜柯,還不需要他現在出手。

以林欣目前的修為已經到達了成神的中級境界了,本上的力量就是強大無比,自然不是姜柯這樣的人可以對付了。

即便現在的姜柯是《琅琊榜》上面的第一,但是他的力量完全是抵抗不住他了。

再說了現在的林欣乃是門閥弟子,實力遠比就是比一般的人強大,姜柯和他戰鬥必輸無疑。 所以說,林峰對於林欣還是有一定的信心了,現在根本就不用他出手了。

「嘩啦!」

臨汾的真氣十分的雄厚著,手臂快速的擊殺了過去了。

他的手臂揮動著手中的站起,強大的氣流一股股的涌動開來了,一大片的氣浪伴隨著力量撞擊在姜柯的護體陣法的上面,姜柯瞬間倒飛了數十米的地方了。

「哈哈哈!什麼《琅琊榜》上面的第一啊!我看啊!也是狼的虛名而已了!」林欣哈哈大笑著再一次的朝著姜柯攻擊而去了。

姜柯快速的穩住了身形,急速的後退著,拔出來了長虹劍落在了水面上,利用水的力量的不斷地轉圈著,引發起來了一陣水浪的力量。

水浪衝天而起,圍繞在劍術的身邊旋轉著。

那水浪發出來了呲呲的聲音著,凍結在一起出現了一把長約三米的長劍。

「嘩啦!」

「去!」

「破!」

姜柯手臂一揮,長劍快速的朝著林欣打了過去。

「風雲變幻!」

林欣手持著戰劍,向下一劈斬,一道巨大的戰劍的影子把所有的長劍全都給斬碎了,這道影子裡面蘊含著強大的力量,吧整個水面甚至都凹凸了下去了,掀起來了數十米的水浪。

姜柯很僵一擋,無數的劍氣湧現出來,他御風而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劍氣保護陣法。

「嘭!」

水浪打在了陣法的上面,姜柯再一次的被打飛處去了,他捏著長虹劍的手出現了一絲的顫抖著。

「姜柯,我早就是說過了《琅琊榜》上面的第一,在我的眼裡不過是螻蟻而已了。」林欣信心十足,自以為是勝負已定了。

哼!什麼《琅琊榜》上面的第一啊!我看只是浪得虛名而已了。

他大步的朝著姜柯快速的進攻著,他十分的激動著,只要是殺死了姜柯的話,這可是天大功勞啊!現在十分慶幸這自己一個人下來對付姜柯了,這樣的功勞就全部都是他了。

姜柯看著眼前的人一眼說道:「真是可惜,我現在的修為還是不夠,果然還是差距了一截了。」

「現在才知道嗎?太晚了!」林欣嘲笑的說道。

「現在知道也是不玩了。」姜柯立刻控制著武魂的力量,調動著天之間的靈氣。

「嘩啦!」

只是一個瞬間的時間,天地之間的靈氣源源不斷的朝著姜柯涌動而去了,讓姜柯身上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大起來了。

之前的時候,姜柯和林欣交手沒有使用出來武魂的力量,只是利用自身的力量教授這,姜柯最強大的是武魂,她的武魂完全是可以和幻神境界的武者對抗了。

在武魂的力量的幫助下,姜柯像是突然之間變化了一個人一般了,瞬間次出去一個劍法,只是簡單地站在那裡,確實給人一種巨大的壓力感。

「好強大!」林欣停止下來了腳步了,臉色巨變。

隨即,他也在瞬間激發出來了武魂的力量了,調動著武魂的額力量加持在自己的身上,主不過他武魂的力量還是不能夠和和姜柯對抗。

「就算是武魂在強大有什麼用了,終究只是一個小小的半神境界的高手!」林欣壓制住內心的不安,鎮定下來調動著全身的真氣施展出來了一個招式。

「轟隆!轟隆!」天地之間再度變色!

他的劍法早就是了一種欠打的陣法的強勢著。

姜柯從水面上踏浪而行落在了半空之中。

「呼呼!」

此時他突然釋放出來的九九八十一種步伐,向前一重凝結出來了一道強大的水龍的動力,他站在水龍的前面,揮劍斬殺在了林欣凝結出來的站起的上面。

戰劍在瞬間被破開了。

「嘩啦!」

再一次的水龍散開,宛若是傾盆大雨嘩啦啦的下下來了,此時的林欣的身體也變成了兩界了,僅僅是一劍的強大。

林峰的心中震撼著,此時才知道姜柯到底是多麼的強大:「這難道是姜柯的成名絕技,時之無痕?」

林峰沒有見過姜柯和姜子牙交手,也沒有見到過傳說之中姜柯的絕技,但是姜柯那天打敗了姜子牙成為《琅琊榜》上面第一的消息她還是知道了。

那一招時之要是的劍法,也幾乎是被傳送的神乎其神著。

但是林峰不知道的是,剛才姜柯使用的劍法並不是時之無恆,只是他的劍術奇快,看準了對方的破綻,才能夠瞬間把敵人給殺死了。

姜柯重新回到了水面上了,長虹劍自顧自的把林欣的戰劍給吞噬了。

林峰看著長虹劍,甚至是能夠感覺到長虹劍在吸收了戰劍之後變得更加的強大了,散發出來的能量波也是異常的了。

那把劍,應該是戰劍!

難怪就算是林欣擁有著護體陣法也是抵擋不住姜柯的劍法,一般的護體陣法怎麼能夠抵抗住戰劍的力量了。

林峰的眼前一縮說道:「能夠吞噬別的人戰劍,提升自己戰艦的力量,姜柯你的那把劍確實是厲害!」

姜柯看了長虹劍說道:「怎麼你也是想要這把劍!」

「哼,你是說錯了,我不單單是要這把劍,我還要你身上所有的寶貝我全都是要了,你們兩個人誰要是能夠殺死姜柯的話,我就會賞賜他家族之中的一個位置!」

臨汾的身上只有一個戰劍,那是用來對付姜柯了。

可是姜柯的身上確實擁有著無數的寶貝,只要是曬死姜柯的話,擁有哪些寶貝還不是到最後到達了林峰的手中了。

到時候林峰隨隨便便的一個賞賜也是讓這兩個人開心一陣子了,更別說在家族之中的位置了。

兩個人在聽到這樣的賞賜的時候頓時眼神開始火熱起來了。

站在林峰身後的兩個人都是成神巔峰境界的高手,兩個人的修為高深,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是很高,但是卻沒有資格留在了林峰的身邊。

因為林峰是繼承人,擁有著自己選擇權利,如果他們要是留在林峰的身邊的話,只怕未來又是不一樣的境界了。

狂階現在姜柯身上的寶貝那麼多,到時候說不定林峰一個高興賞賜一兩個給他們也不是沒有可能! 他們兩個人的身上也是有戰劍,但是他們身上的戰劍怎麼能夠和姜柯身上的寶貝比較呢?

如果要是能夠得到姜柯手上的一兩個的戰劍的話,那麼他們的實力就會提升到另外的一個檔次了,哪怕是回到家族之中之後甚至會有一點的話語權了。

所以不管怎麼樣,姜柯必死無疑!

「唰!」

「唰唰!」

兩個人在瞬間跳下去了,從不同的方向進攻著姜柯。

此時的林鑫是成神的巔峰境界的高手,比之前死在姜柯手中的林欣不知道要強大的多少倍,甚至曾經在斗戰大會的時候,僅僅只用了一招就把對方給打敗了。

同等修為的兩個人根本不是一個檔次了。

另外一個叫做林海,他的舞蹈修為更加的變態了,現在已經快要突破到換身的境界了,他的實力比起林鑫來說有過之而不及了,如果這兩個人聯手起來對付姜柯的話,只是需要幾招的實力就能夠拿下了。

但是可惜的是今日的姜柯不同往日了。

這兩個人採取了一攻一守的戰術,實力強大的和姜柯正面對抗著,實力稍微弱一點的則是站在遠處不斷的防禦著。

林海的實力強大,即便是姜柯現在調動出來了武魂的力量也是被壓制到下方了,不斷地後退著,自然是不敢跟眼前的兩個人正面對抗著了。

林海已經快接近一百歲了,在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響噹噹的人物,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天才,他施展出來的招式,乃是修鍊了幾十年的歸海一招的招式,長劍捏在手中,隨手一處就能出現了天崩地裂的力量。

此時的他長發飛揚了,力氣無窮正在正面碾壓著姜柯。

「轟隆!」

「轟隆!」

每一個刀鋒下去,每一個招式都是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寒氣。

當他接連不斷的站出去的時候,方圓數十米的地方全都被凍結了,變成了已成厚厚冰面了。

「姜柯,我現在已經把我體內的真氣轉換成為了一個靈氣,施展出來的力量,你怎麼和我戰鬥還是認輸吧!你已經沒有任何的機會了!」林鑫說道。

接連的不斷地斬殺著刀劍下去,冷銳的刀鋒快速的斬殺過來,只差毫米的距離就能夠斬殺下來了姜柯的脖子了。

姜柯快速的向後急速的推下去,落在了幾十米的地方,慢慢的穩住了身形。

「嘩啦!」

遠處的正在看著的林海打出去了擊打在姜柯的後背上。

林海戰劍是一種高級戰劍,在真氣的催動下戰劍裡面的銘文快速的被激活了散發出來了一股長達的火焰。

在長劍飛行的過程中甚至和空氣進行了強烈的摩擦,眼看瞬間就要刺殺在姜柯的身體之中了,姜柯的身體就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反手一轉,會斬殺過去了。

「嘭!」

「嘭!嘭!」

飛劍落入在河水之中了,飛劍上面被空氣之中摩擦的火焰落入水中的時候,吧周圍的水都煮沸騰起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