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議長閣下其實很帥,絕對不是你們說的醜陋不堪,臉上帶著黑色胎記。」

「第二,我想找到一位老人。」

「我在南市遇到一位老婆婆,她的名字叫做惠英,惠英在等她的老公,已經整整二十年,她很後悔當初任性錯過真愛,希望一切能夠彌補。」

「如果有觀眾能夠給我一些線索,找到惠婆婆老公,必會重謝。」

南初說的格外真摯,一切結束,深深鞠躬。

「想不到南市還有這種愛情故事,既然這樣我也願意給予一些幫助,這條信息,將在我們節目下方來回滾動三天,希望能夠盡些綿薄之力。」女主持緊接南初的話說道。

採訪結束,陸司寒朝南初張開雙臂。

南初大步下台,匆匆跑去。

陸司寒已經準備南初撲進她的懷裡,但是一切始終沒有到來。

「這位先生,不要張開雙臂,這樣非常容易影響我們搬運東西。」工作人員搬著重物說道。

「不,不好意思。」

陸司寒縮回手臂,發現南初居然陪在奶包身邊。

「蘋果,想不到你能夠來看我的採訪,真是感動。」

「你想吃點什麼,我帶你去吃吧,好不好嗎?」

奶包穿著淺灰色衛衣套裝,簡直萌翻南初。

幕後總裁,太殘忍 控制不住,南初最終還是摸摸他的臉蛋。

下一瞬間,奶包的臉立刻就被陸司寒推開,轉而換他擋在南初面前。

「如此帥的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卻選擇去當一個瞎子,這樣合適嗎?」

「胡說,奶包明明比你帥上一萬倍。」

「南初阿姨,不得不說這次的你,終於說出一句戴禮他們不敢說的實話。」

一家三口吵吵鬧鬧回家,戴禮完全就被隔絕出來。

該死,這種情況,哪怕他再清心寡欲,也會想要找個女友!

錦都某處別墅內部,少女生的天真無邪,穿著黑色弔帶睡衣,坐在沙發上面看著採訪直播。

「就她,壞我好事?」

「是的。」一旁侍衛,微微頷首應下。

「潘良達已經安排妥當,絕對不會說出不該說的。」侍衛想起以後,再次開口說道。

得到準確說法,少女拿起茶几上面酒杯,一口飲下,多餘紅酒流淌出來,落在她的冷白肌膚上面。

「真是該死!」

少女突然發怒,美目瞪圓,拿起酒杯狠狠砸在電視屏幕上面。

上面還在播放南初接受採訪畫面,只是屏幕四分五裂,看起來恐怖驚駭。

過去今晚,時間來到潘良達送到錦都這天。

只是這天早晨最先炸的就是昨晚那場採訪。

南初坐在女主持身邊,絲毫沒被比下去,反而更勝一籌,說她是個明星,都有人信。

加上南初這次見義勇為,幫助南市村民,立刻就在網民心中樹立一種正義女神形象。

賀冰然剛剛出院,看到這個新聞,氣的都快吐血,覺得原本身體已經康復,但是現在更加不舒服起來。

不過就是仗著一張臉皮,像極夫人,居然還能去上電視節目!

賀冰然立刻拿起手機,開創一個微博賬號,不斷寫她黑料。

她的這種幼稚做法,南初絲毫都不在意,反正南初原本就沒打算進入娛樂圈內。

而且南初還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

下午三點,潘良達就要乘坐飛機抵達錦都機場,隨後直接帶到警局,南初想要親眼看他承認所有罪行,想要看他接受法律制裁!

很快來到約定時間,南初跟在陸司寒身後,他們一同坐在警局審訊室內,靜靜等候。

只是一直沒有等到潘良達,反而警局外面傳來吵鬧聲音。

「潘良達,你是有罪,但是罪不至死,請你立刻放下手槍!」

「潘良達,放下手槍,不要挑戰我們忍耐程度。」

聲音傳到審訊室內,陸司寒察覺出事,立刻朝著外面走去。

警局外面,潘良達拿著手槍死死頂著自己太陽穴。

「不要過來,你們通通不要過來,不然我就開槍,我要去見你們局長!」潘良達情緒顯然有些失控。 轟隆…轟隆…轟隆隆……

看到車子快速發動了起來,郝健心裏開始躥出一陣狐疑不安。

“我怎麼越看這車頭就越覺得毛骨悚然!”

那車頭上掛了個羊頭鈴鐺,一路上就“叮咚”、“叮咚”、“叮咚”個不停,聲音特別有規律,從不間歇,聲聲鈴聲清脆,次次空靈絕響。

叮咚——叮咚——叮咚,就像幽靈在招魂一樣。奇怪啊?

“不過,這一路上,公交車都沒有停頓過,直達果然是直達車,這點倒是比我們那疙瘩的公交要靠譜點?”

郝健望了望窗外,那馬路上、大街上依舊還是空空蕩蕩的,空無一人,空無一物。

坐在車上,他閒得無聊啊,掏出手機來,想聽首歌也不行,什麼破手機嘛,連個耳機孔都沒有,別說是耳機孔,不是連開關機鍵都沒有?他早該見怪不怪了。

嘿嘿,調戲妞妞去,新手機,就跟新媳婦一樣,我們還需要進一步的瞭解嘛。

“妞妞,呼叫妞妞,妞妞在不在?”郝健愜意的躺在椅子上,閉着眼,在心裏默唸道。

妞妞又是睡意朦朧道:“在的,哥哥,妞妞剛剛在睡覺呢。”

“妞妞你怎麼天天都在睡覺啊?小心睡多了變成大肥豬喔!”郝健調侃道。

妞妞嘟囔道:“哥哥,妞妞處在長身體階段呢,睡眠不足會影響發育喔!”

“發…育……?”郝健聽得模棱兩可的,卻意味深長的重複了一遍,笑了笑道,“那確實該多睡一會,女孩子要是發育不良就不好了,哈哈。”

“討厭,哥哥不乖,壞人,就知道調侃妞妞。 陰差陽錯:王妃不受寵 妞妞可是手機咧,手機咧,手機咧。”

“噢?”

“是手機麼?那就是影響手機的發育,也不太好,哈哈。”郝健變本加厲的開她玩笑。

“討厭,再笑我,妞妞就不理你了,嗯哼。”

“別呀!”

見她急了,郝健連忙轉移話題:“妞妞,哥哥有正經事情要問你呢?”

“喔?你問吧,只要妞妞知道的都告訴你,哥哥。嘻嘻。”

郝健視線掃過車窗外,疑惑不解道:“妞妞你知道爲啥大白天的這蓬萊鬼村裏一個人都沒有?也沒有建築物?哥哥覺得很奇怪。還有爲啥這個公交車沒有司機,卻能自動開動?最重要的是車頭幹嘛要掛個羊頭鈴鐺,這麼礙事?”

別說,這鈴鐺一路上叮叮噹噹的,聽起來真讓人心裏一陣發毛………

“哥哥,這個車上有人啊?都坐滿了喔。喏,你的旁邊還坐着一個漂亮姐姐呢。也有司機啊?哥哥你是不是傻了喔?還有這不是一座空城喔,高樓大廈的,各色商品都琳琅滿目的,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妞妞都看得見呢。”

“納尼?”

“妞妞你可不要騙哥哥?我讀書少,經不起嚇!”郝健心裏更發毛了。

“我騙你幹嘛?哥哥,是真的啊!”

要不是妞妞她的聲音特別篤定認真,他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出乎了他的意料,同時就更加毛骨悚然了,難不成自己身邊到處都是鬼魂?只是自己看不見?

想罷,他汗毛都豎起來了,回頭望了望車廂,這些空無一人的座位,假設都坐滿了鬼,還有自己的旁邊也有個女鬼,那他豈不是要死蹺蹺!

嚇——!

“妞妞,那我爲什麼看不見他們啊?他們長得怎麼樣,表情怎麼樣嘛?兇不兇?”

“不兇啊?全是漂亮大姐姐,帥氣大哥哥呢。”

聽妞妞的聲音貌似十分陶醉享受的樣子,郝健迷惑了:“這樣啊?”

氪金醫生 妞妞突然欣喜的尖叫了起來:“呀!哥哥,我記起來了,你快閉眼在心裏默唸三遍透視瞳孔、透視瞳孔、透視瞳孔來着誒。睜眼有驚喜喔。”

郝健有點不敢置信:“啥驚喜?”

“你念了不就知道了嘛,快嘛,快嘛。”妞妞賣關子道。

不會出現上次那種恐怖場景吧?想起閻王老頭那裂開的心臟,還有那把血肉模糊的白骨虎頭椅,他就覺得莫名的反胃,一陣驚悚難耐。

“哥哥,難道你不敢?”妞妞那小妮子似懂非懂的大笑道,“哈哈,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害怕了。哥哥你個膽小鬼咧。別怕哈,以後妞妞保護你。”

郝健明明怕,卻偏偏煮熟了的鴨子,嘴殼子硬道:“笑話,哥哥一個大男人,怕啥?鬼嗎?纔不怕,哥哥從小到大都是被嚇到大的。妞妞你瞧好了。”

“透視瞳孔。透視瞳孔。透視瞳孔。”

他迅速閉上眼睛,在心裏默唸了三遍透視瞳孔,睜眼時感覺左眼睛刺喇了一下,有點異樣的感覺,就像是觸電一樣一閃即過。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左眼睛此時已經變成了——紅色瞳孔!

睜開眼,他嚇呆了!

滿車都是人,滿大街也都是人,大叔大媽,美女帥哥,小孩老人都有,什麼上班族,學生流,購物流等等都有,形形色色的,密密麻麻的。真是閃瞎了自己的眼。

再看看車窗外,變了,一切都變了,都變得好熟悉好熟悉。到處都是高樓大廈簇擁,各色風格建築物林立,各色商品琳琅滿目的樣子。

火鍋店,串串店,奶茶店,網吧,遊戲廳,ktv,公共廁所,超市,小吃街,商品街,夜市街,等等超熟悉的最愛都回來咯!

“尊敬的各位乘客您好,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請您主動給有需要的乘客讓座,謝謝。”

郝健就像是見到了親人一樣,內心興奮啊,激動不已。

熟悉的公交車自動播報傳遍了整個車廂,一下子就把他的注意力從車窗外給拉回到了車上來:乘車長——楊大深。

車頭居然有司機了!

是一位中年的男司機,帶着一頂黑色鴨舌帽,正埋着頭在專心致志的開車。

看身形大概輪廓,可以判斷他枯瘦如柴,側面望去臉頰兩旁留有一些碎鬍渣,從車頭玻璃窗透過來,隱隱約約的,雖然樣子看不太清,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眼睛卻並不是那麼炯炯有神,目光有點小呆滯,眼眶還凹陷,眼袋特別深重,眼珠子還帶有一些紅血絲,看樣子像是熬夜黨啊?不以爲的還以爲他是鬼咧,看起來莫名有點恐怖啊。不對勁?而且那鈴鐺也還在,好奇怪!

“妞妞?你發沒發覺那司機有點不大對勁?”郝健在心裏把自己的疑問問了出來,“還有這車頭爲啥還是掛着一個討人厭的鈴鐺?聲音聽起來讓人很不舒服。”

“哥哥,這個妞妞知道啊。哥哥,妞妞偷偷告訴你這個楊大深他幾年前就死了呢,所以他是個鬼司機喲。”

“啥?”

“鬼啊!”

郝健沒忍住就尖叫了出來。

“哥哥,你不要叫,這是透視瞳孔的功能,看見鬼是正常的,你只要安安靜靜坐車到達目的地下車就可以了。”

郝健連忙望了望車上,大家都不動聲色的繼續坐着自己的事情,他旁邊的美女妹子也繼續把臉埋在自己的腿上困瞌睡,那感覺就像是聽不見他的嚎叫一樣。

郝健拍拍胸脯,壓壓驚,幸虧幸虧,還以爲他們會把自己當個瘋子來嘲笑一番………

不過,鬼司機?這也太少見了。郝健忍不住偷偷瞄向了那司機!

瞄着瞄着,他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突然,那鬼司機居然把臉轉了過來,眼睛直勾勾的瞪着他,對着他輕輕咯咯咯的詭魅一笑,五官凹陷,特別瘮人。

“啊!有鬼!”

郝健倒吸口涼氣,痛苦的嚎叫了出來! 第787章先生凶誰,都不會凶您

「立刻安排局長過來,無論如何不準潘良達死!」陸司寒冷著臉吩咐祝林。

祝林微愣在旁,一切都在井然有序進行,潘良達從他被抓開始一直都很平靜。

現在馬上就要審問詢問,根本沒有想到潘良達突然情緒崩潰,甚至還有自殺傾向。

此刻聽到先生吩咐,祝林立刻匆匆跑到局長辦公室,將他帶到一樓。

局長抵達一樓,看到這種情況,連忙沖著潘良達揮手。

「潘行長,潘行長,不管什麼事情我們都該坐著商量。」

「我剛看過你的履歷,畢業財經學院,你的一生還沒到頭,只要你能坦白,只要你能說出下毒背後陰謀,我是一定幫你說話,讓你可以早日走出監獄。」局長耐心與他周旋。

陸司寒,傅南初站在一旁,陸司寒倒是能夠保持鎮定,但是南初緊張的手都在顫抖。

他們努力這麼長的時間,絕對不能這個時候功虧一簣。

「你們,你們全部當我是個傻瓜?」

「哈哈哈哈,沒錯,單單一次下毒事件,的確還不至於槍斃,但是你們都該知道,其實我的背後牽扯幾宗案件,宗宗都能判個幾年。」

「這樣一來,根本沒有機會見到光明。」

潘良達的眼中閃過瘋狂,閃過絕望。

瑪德琳被抓那刻開始,他就知道他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

「你在獄里好好反省,說不定可以爭取減刑機會,想想你的兒女,未來他們能夠過來看你。」

「你也不想他們小小年紀沒有爸爸吧?」

「潘良達,趕緊放下手槍!」

局長軟的硬的通通說了一遍。

潘良達在聽到兒女兩字以後,眼中的光徹底熄滅。

對方已經下達最後通牒,如果他敢亂說,他們不會放過他的兒女。

「局長,我們彼此不要為難對方。」

「而且我也自知犯罪深重,根本沒法償還。」

「請你不要繼續去查,一切都是我的錯誤,所有事情都是我在幕後操控,金錢流向最後都進我的口袋。」

「砰!」

潘良達毫不猶豫扣動扳機,太陽穴處迸發一朵血花。

潘良達軟軟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陸司寒以最快速度擋在南初面前,沒有讓她看到如此血腥一幕。

但是聽到周圍匆匆忙忙腳步聲音,撥打救護車聲音,南初還是怕到發抖。

很快潘良達屍體被抬上救護車,蓋上一塊白布,他們最終還是什麼都沒審問出來。

無形當中,好像有雙手,正在遏制他們呼吸一般。

晚上七點,一切塵埃落定,媒體已經得知潘良達死亡消息,對外宣稱畏罪自殺。

陸司寒知道一切沒有這樣簡單,潘良達不過就是一枚棋子而已,可是已經沒法追查下去,製藥廠那兒沒有證詞,他們完全能夠撇的一乾二淨。

等到用過晚餐,洗過澡,南初望向琉璃別院花園,祝林已經跪在石板上面整整半天。

看不過去,南初孤身來到花園,想將祝林扶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