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先確認情況再說。」說話的時候,古可文將一顆紐扣對準了那台顯示器。

同一時間,貧民區外圍,一輛黑色的豐田商務車裡。

「頭,古可文給我們傳來了衛星定位的畫面。那個目標又出現了,正往江南區逃竄!」

夜摩莎的視線跟著移到了一台特種筆記本電腦的顯示屏上,果然,一個閃爍的小紅點正快速往江南區逃竄。那個小紅點代表著夏雷,可通過古可文用針孔攝像頭傳遞過來的CIA外勤特工的行動錄像,她現在有些懷疑這仍然是夏雷玩的花樣。

「頭,古可文沒有讓武裝直升機追擊,她這是在為我們爭取時間,怎麼做?」FA組織的技術人員出聲問道。

夜摩莎想了一下,隨即點了兩個人的名,「你們追上去看看。不雅輕舉妄動,就算確認目標是夏雷也不要妄動,立刻向我報告。」

兩個FA組織的自由特工下了車,騎著機車追了上去。豐田商務車裡的FA組織的技術人員為他們提供位置支援。

兩分鐘后,兩架武裝直升機往同一個方向飛去。地面上,一輛輛悍馬軍車往江南區的方向駛去。龍山軍事基地的海軍陸戰隊也介入抓捕行動了。

古可文能為FA組織爭取兩分鐘的時間,這已經是她所能做到的極致了。

無論是CIA的外勤指揮車裡,還是FA組織的豐田商務車裡,由美軍間諜衛星所提供的定位畫面里,那個小紅點在跑了一段路之後忽然停了下來。

小紅點一停,兩架武裝直升機也懸停在了天空中。

FA組織的技術人員所操作的特種筆記本電腦的顯示屏上也出現了兩個FA組織的職業特工所傳回來的畫面。一個燙著金髮的韓國青年正站在路邊噓噓,他的身後停著一輛破舊的機車。天空上的武裝直升機顯然是嚇著他了,以至於從水槍之中流出來的液體大部分都澆在了他的褲子上。

「放下武器!」武裝直升機上有人用擴音器喊話。

「我……我沒武器!」金髮青年叫嚷著。

「雙手抱頭,跪在地上!」

「混蛋!有人給我錢讓我騎這輛機車……我什麼都不知道!」金髮青年突然撒腿開跑。

砰!

一聲槍響,金髮青年被狙擊手撂倒在了地上。那個狙擊手沒有要他的命,但要了他的一條腿。

一長串悍馬軍車也出現在了畫面之中。

兩個FA組織的自由特工倒轉了回來。

豐田商務車裡夜摩莎猛一拳轟在了車門上,嘭一聲悶響,「可惡!他居然同時戲耍了我們和CIA!他究竟想幹什麼?」

這一拳讓她忽然想起了什麼,她眨眼之前就冷靜了下來。

她抓起了一隻通訊器,對著通訊器說道:「快離開!他故意調開了你的人!」

這句話在一秒鐘不到的時間裡就傳到了古可文的隱藏在耳朵里的微型接收器里。她的反應也很快,幾乎在同一時間就下了命令,「快!快離開這裡!」

卻不等司機啟動車輛,車身就震動了一下。

古可文下意識地撲倒了下去。

幾乎就在那一瞬間,一顆狙擊步槍的子彈就洞穿了車廂,灼熱的彈頭狠狠地扎進了她的臀部。如果她再慢哪怕零點一秒鐘,那顆子彈洞擊中的地方便不是她的屁股,而是她的後腦勺了!

劇烈的疼痛傳來,古可文幾乎昏厥過去。然而,在西伯利亞的魔鬼訓練發揮了作用。她的意志並沒有被擊垮,她的身體也還保持著最基本的本能反應。劇痛襲來的時候,她猛地往旁邊滾去。

叮!一聲脆響,一串火星從車廂的金屬廂底上濺射起來。

一樣的情況,如果她的反應稍微慢那麼一點點,狙擊手的子彈會要了她的命!

這還是一輛防彈的車輛,可它依然低擋不住對方的狙擊。對方好像能看穿防彈的鋼板,鎖定她的位置!而更恐怖的是,狙擊手的槍法精準到了極致,幾乎都是先開一槍毀掉車輛的防彈鋼板,然後再開第二槍狙擊目標!

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將狙擊步槍玩到這種程度?

沒有別人,只有夏雷! 外勤指揮車的司機終於將車子啟動了,飛快地往江南區的方向逃離。

就在這個過程中,一顆狙擊步槍的子彈擊中了車輛的擋風玻璃。不過它沒能將擋風玻璃擊碎,只是撞出了好幾十條裂痕。外勤指揮車的司機幸免於難。

狙擊手停止了射擊,可是直到現在也沒人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古可文掙扎著爬了,抓起通訊器怒吼道:「是他!他就在江南區里!」

立時間,CIA的外勤特工,海軍陸戰隊的特種兵,天空上的武裝直升機一起往江南去的方向衝去。

「他一定在接近貧民區的高樓里,立刻給我封鎖三公里里範圍內的所有高樓!」古可文很快就下達了更為準確得命令。

顯而易見,她的血淋淋的屁股並沒有影響到她的大腦。

同一時間。

停在貧民區外圍的豐田商務車啟動往江南區行駛過去。不過沒等司機將車子開出100米遠,一顆子彈就從正前方飛來洞穿了駕駛室的玻璃,狠狠地扎進了司機的前額之中。失去控制的豐田車商務車偏離了路面,一頭撞在路邊的一顆護道樹上。

嘭!一聲悶響,豐田商務車撞停了下來。車裡的人在慣性的作用下向前撲去,一片混亂。

混亂中夜摩莎突然將一個手下抱住,倒在了車廂里的過道上。幾乎就在那一瞬間一梭子子彈從車外射了進來。剎那間車體顫動,玻璃碎裂,鮮血飛濺。狹窄的車內空間限制了人的行動,車裡的人幾乎沒有躲閃的空間。他們甚至還沒有看見偷襲他們的人是誰,一顆顆子彈就在他們的身上扎了根。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頭,更多的子彈雨點一般撞擊在車身上,沒有防彈功能的豐田商務車被打得千瘡百孔。車裡的人也被打成了篩子,鮮血從他們身上大大小小小小的傷口之中冒出來,然後又從車門的縫隙和車身上的彈孔之中流出來,觸目驚心。

不僅是開在最前面的豐田商務車,跟在後面的兩輛豐田越野車,還有幾倆機車都未能倖免。從道路兩側飛射而來的子彈就像是狂風暴雨一般撕扯著FA組織的車,還有人。

伏擊只持續了半分鐘的時間就結束了,從開始到結束。FA組織的人竟然連一顆子彈的還擊都沒有。

兩百米外,一處樓頂上,六個槍手收起了他們手中的槍。

這六個人都是生肖戰隊的成員。開槍狙殺豐田商務車司機的是阿曼達,阿雷西歐、巴古、額爾德木圖、馬庫斯和葉列娜則用疾風突擊步槍掃射車輛目標,用亂槍掃射的方式幹掉車上的FA組織的人。五支射程達到兩千米的疾風突擊步槍,幾乎為零的后坐力,它們所提供的強大火力讓這場伏擊戰顯得輕鬆無比。

「哇喔。」馬庫斯撫摸著手指的疾風突擊步槍,臉上帶著笑容,愛不釋手,「我用過這個世界上幾乎所有類型的突擊步槍,可從來沒有一支突擊步槍有疾風突擊步槍這麼厲害,這麼好用。」

阿曼達說道:「你應該試試老大設計的XL2500狙擊步槍,我發誓,這個世界上沒有比它更厲害更好用的狙擊步槍了。」

「別討論槍了,我們該撤退了。」葉列娜說道:「老大那邊也差不多該收工了。」

「不知道夜摩莎那個賤人有沒有被幹掉。」阿曼達說道。

「應該活不了了吧。」額爾德木圖說道:「我們六支槍掃射,那幾輛車都被打成了篩子,夜摩莎是逃不出去的。」

「如果能去看看就好了。」阿曼達說。

「不能去,韓國的警察快來了,走吧。」葉列娜說道。

她的話音剛剛落下,遠處就傳來了刺耳的警笛聲。

同時,通訊器里傳來了朴太勇的聲音,「我和老大已經在去往撤退點的路上,你們也趕緊過去,我們得離開了。」

六個生肖戰隊的成員相視一笑,快速撤離了那處樓頂。

一輛警察停在了路邊,車上的兩個警察下了車,持著槍小心翼翼地向FA組織的車輛靠近。

一個警察拿著對講機向總部報告情況,「這裡發生了槍戰,有不明身份的人被擊斃!我的天啊……很多人!」

一個警察打開了豐田商務車的車門,一具屍體跟著栽倒下來。那是一個白人男子,非常強壯,他的身體起碼有兩百斤重,可是他的身上同樣也有不下二十個彈孔,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還有一個活的!」開門的警察驚訝地道。

這時趴在車廂過道里的一個黑人男子突然翻了一個身,倒在了車門旁邊。

開門的警察將槍口對準了黑人男子,卻發現他根本就不是什麼活的,他的腦袋上有一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卻就在這時,一支造型奇特的大手槍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還有躺在過道里的一個女人,渾身是血的女人,她好像剛剛從地獄里的血池裡爬出來。

「你——」

轟!

沒等開門的警察把話說完,他的腦袋就消失了。剩下的身體往後飛了起來,然後重重地摔在了路邊。

正在向總部報告情況的警察慌忙抬槍準備射擊,可他的動作哪裡是那個女人的對手。他剛剛作出抬臂的動作,對方的手就已經揮動了一下,一把軍刀也就在那一瞬間飛臨他的心口,然後狠狠地扎了進去。

「噗……」最後一個警察吐出了一口血,仰面倒在了地上。

女人收起了她的造型奇特的大手槍,嘴裡也冒出了一句話來,「夏雷,夏雷……我操.你爹!」

她就是夜摩莎。

她制定了蚯蚓計劃,以夏長河為目標,用FA組織的秘密文件引誘夏雷出來,然後實施抓捕。夏雷出來了,可她沒抓到人,她的人還死了一個乾淨。甚至,剛才如果不是她反應夠快,及時抱住一個手下,用那個倒霉蛋的身體擋住疾風突擊步槍的掃射,她此刻恐怕也去地獄報道去了!

還有什麼計劃比蚯蚓計劃更失敗的呢?

一想到剛才的驚險和憋屈,夜摩莎就想當著夏雷的面把夏長河給操得不要不要的!

夜摩莎鑽進了警車,飛快地調轉車頭逃離了現場。

同一時間,CIA的外勤指揮車停在了路邊。一輛運輸直升機從天而降,從機上跳下了幾個龍山軍事基地的戰地醫生。他們抬著擔架,帶著急救的工具往外勤指揮車跑過去。

司機打開車門,古可文一個踉蹌從車裡栽倒了下來。萬幸司機就在她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她。她的臉色蒼白,性感的翹臀已經變成了血染的翹臀。

「不會有下次了,不會有下次了……」古可文的嘴裡不斷重複著這句話,她很虛弱,可眼神卻顯得冰冷可怕。

這就是CIA的漁叉計劃,它和FA組織的蚯蚓計劃收到了一樣的結果,那就是慘敗!

但最讓夜摩莎和古可文憤怒且不可接受的是,由始至終她們都被夏雷牽著鼻子在走,直到最後都沒有看到夏雷現身!

夏雷最終還是現身了,但卻是在遠離首爾的一條鄉間道路上。

朴太勇一邊開車,一邊說道:「老大,你幹掉古可文了嗎?」

夏雷沒有說話,他的腦海里其實一直在回想狙殺古可文的畫面。當時,他的位置在距離古可文3000米的地方,他所使用的也是他親自改裝過的那支XL2500狙擊步槍,射程能達到3400米。他是親眼看著古可文屁股中彈的,可只是那一槍擊中了古可文,此後的幾槍都被她躲開了。

如果不是必須要離得那麼遠,他射殺古可文的機會能增加五成以上。可是,如果離得太近,開槍之後就沒有撤退的時間了。一旦被包圍,對方不僅有CIA的外勤特工,還有兩百多個龍山基地的海軍陸戰隊的特種兵。那會讓他陷入極其危險的境地!

「老大?」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一半一半吧,我不確定幹掉了她,但我擊中了她。如果傷到了重要的血管和尾椎,她沒準會死。」

「尾椎?你擊中了她的屁股嗎?」

「嗯,本來是要爆她的頭的,可被她躲開了。」夏雷皺了一下眉頭,「CIA的外勤指揮車可不是一般的車輛,我使用了穿甲彈,但還是需要兩顆子彈才能洞穿車體。我的第一顆子彈擊中車體的時候,古可文就已經有所警覺了。」

朴太勇卻還張大著嘴巴,一臉驚駭的神色,他愣了好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老大,你……那可是一輛行駛之中的防彈車輛啊,你怎麼能兩發子彈擊中同一個地方呢?而且,你還擊中了古可文的屁股!」

3000米的距離,別說是擊中運行之中的車輛,就算是靜止的目標也非常困難。因為這已經不只是開槍射擊那麼簡單的事情了,需要加入考慮的因素很多,比如風向風速,還有空氣的阻力,子彈的飛行速度和能耗等等。這麼多需要考慮甚至是計算的東西,他是怎麼做到的?而且做得如此出色!

這當然是夏雷的大腦的原因,這點計算對他的大腦來說幾乎就只是小學生的算數題,毫無難度可言。

不過,夏雷是不會給朴太勇解釋的,他只是笑了笑,「開車吧,不要讓阿曼達她們等太久了。」

朴太勇聳了一下肩,自言自語地道:「我聽說過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狙擊手,那個時候我還不相信,可是現在……我覺得你是狙擊手世界的國王,沒人能超越你。」

夏雷只是聽著,沒有插嘴。

現代商務車往海邊的方向駛去。

這個時候,距離夏雷要求的兩天必須撤退的期限還有十個小時。撤退的時間是足夠了。 發生在韓國的事情可謂驚天動地,可是最終承擔責任的卻是「虛擬的恐怖分子」。韓國官方對外宣稱這是一次反恐演習,由駐韓美軍和韓國軍警以及特種部隊部隊參加。

對於這樣的結果夏雷一點都不感到意外,CIA不可能將他的身份和他的秘密公諸於眾。這不符合美國的利益。

一天後,夏雷出現在了雷馬軍工廠里,而這個時候柳正男卻還在返回京都的途中。

「蜀地分公司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辦公樓下,凌浩看著剛剛返回的夏雷,隨口問了一句。

夏雷笑了笑,「七七八八吧,可把我忙壞了。我只把幾件重要的事情處理了,剩下的事情他們知道怎麼去做。與德國人得合作才是大事情,這不我就飛回來了。德國人還沒有來吧?」

「已經到了京都了,目前住在大使館里。我估計再過一會兒他們就會過來吧,你放心吧,他們比我們還著急。」凌浩說。

正說話間一輛大眾甲殼蟲車出現在了大門口,門口的戰士放了行,雷馬軍工廠的保安也沒攔車。不為別的,因為駕駛那輛大眾甲殼蟲車的人是凡凡,她不僅擁有出入雷馬軍工廠的許可權,還是這裡的熟客。

夏雷心中暗暗地道:「我剛在韓國搞定了安謹諫,她就來人了,難道她已經知道了什麼?不過就算是她知道了些什麼,她也早點來早一點,西爾維婭大概還沒有搞定我讓她做的那件事吧。」

凡凡停好了車,然後往辦公樓這邊走了過來。

凌浩看著凡凡,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她來這裡幹什麼?」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啊,不過我想大概是與德國人的事情有關吧,沒準她是來幫忙的。」

凌浩顯然不喜歡聽見這樣的話,可他心裡也知道凡凡這個時候來雷馬軍工廠的目的,不過他不認為凡凡是來幫忙的。

「凌先生也在啊。」凡凡款款走來,長腿細腰,輕盈的步態就像是t台上的時裝模特兒。

凌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凡凡,你來這裡幹什麼?」

凡凡說道:「我可不是來跟你搶功勞的,我是來找夏先生的。」

夏雷訝然地道:「凡凡小姐,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當然有事。」凡凡說到道:「是關於x秘金項目的事。方便嗎?我們找個地方談談。」

夏雷正要說好,凌浩就先他說話了,「凡凡,你什麼意思?德國人馬上就要來了,你在這個時候來找夏雷,你這不是誠心搗亂嗎?什麼重要的事情難道明天不能談嗎?」

凡凡皺了一下眉頭,「凌先生,我難道不知道與德國人的合作很重要嗎?可是,X秘金項目可比與德國人的合作更重要。我有了一個很重要的發現,我得夏雷談談,有問題嗎?」

她是X秘金項目的研究組成員,她要想和夏雷談關於X秘金項目的事情什麼時候都可以。凌浩想攔也攔不了。

夏雷乾咳了一聲,「那……去我辦公室談談吧。凡凡小姐,請。」

凡凡跟著夏雷進了辦公樓。

凌浩看著凡凡和夏雷的背影,眼神很冷。無論是夏雷還是凡凡,都已經不是他的朋友了。

「等我拿下了局長的位置,你們兩個就等著瞧吧。那個時候,我看你們誰還笑得出來。」凌浩的心裡暗暗地道。

這時宋百成走了過來,他壓低了聲音,「Z先生,昨天韓國和駐韓美軍搞了一次反恐演習,但……」

凌浩打斷了宋百成的話,「你覺得這個時候我還關心什麼韓國和美軍的反恐演習嗎?」

「不是,我聽到一些消息說那不是反恐演習,是真的發生了槍戰。」宋百成說。

凌浩皺了一下眉頭,「就算是真的恐怖襲擊那又怎麼樣?發生在韓國又不是在我們這裡,就算是那也是101局的事情,不是我們的事。你去打電話催催,德國人不是很嚴謹很講效率的嗎?怎麼這個時候還不來?」

宋百成不再提說什麼韓國的恐怖襲擊了,他說道:「我馬上去聯繫德國大使館,催一催。」

宋百成離開,凌浩抬頭看著雷馬軍工廠辦公樓的頂層。他想去夏雷的辦公室聽聽兩人在談什麼,可看見掛在門口的監控攝像頭他就打消了這份心思。無論是夏雷還是凡凡都不是一般的人,竊聽兩人的密談?恐怕還沒靠近就被發現了。這個時候他不想節外生枝。

夏雷和凡凡出現在了頂層,夏雷從護欄上探出了頭來看著下面的凌浩,笑著說道:「凌哥,你等一下,我很快就下來,不會誤事的。」

凌浩只是點了點頭,什麼都沒說。他乾脆向大門口走去,與其在這裡乾等,還不如在門口等著迎接德國代表團的到來。他要讓那些的德國人第一時間知道他才是這次合作的負責人,不是凡凡,也不是夏雷。

進了門,凡凡突然摟住了夏雷的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