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等,算老夫怕了你了,十件法器一件不少。」呂良連忙開口,同時將一枚儲物戒指,扔到了葉飛跟前的桌子上。

葉飛見狀隨手拿起了儲物戒指,靈識掃了一眼之後,身上的氣勢這才收斂起來,臉上露出了淡笑。

石家可能拿不出這麼多法器,但眼前這個老頭,手中的寶貝絕對不少,這一點葉飛早就想到。

「多謝呂老,接下來該談談我們之間的事情了。」葉飛收起儲物戒指之後,便是轉身回到了桌旁,大有深意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你小子,真是一點虧都吃不得…」呂良忍不住白了葉飛一眼,一下子拿出十件法器,他多少有些心疼。

葉飛微微一笑,隨手端起了桌上的酒杯,放在嘴邊輕抿了一口。

他心中對於法器的收集的熱情,比起收集珍貴草藥來說,可謂是不妨多讓。

在這個靈氣匱乏的時代,法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對於葉飛來說,擁有海量的法器,能夠支撐他布置諸多強悍的陣法。

醫聖的傳承之內,有著不少極為逆天的大陣,如果有足夠的法器支撐,就算是面對先天強者,只要給他布陣的時間,也能將其輕易斬殺。

「這次黑石鎮的事情,可是你故意引葉某來的?」葉飛思索片刻之後,便是抬頭直接問道。

這呂良在武道界的人脈,顯然是極為廣泛,以葉飛的猜測,怕是在他離開燕京之後,眼前這個老頭就已經注意到他了,藍蒼來到江東也絕非偶然。

「嗯,不錯確實是老夫引你前來,不過你也得到了一件半靈器,是不是應該感謝一下老夫。」呂良並沒有否認,而是望向葉飛笑道。

葉飛目光微閃,得到定風珠不假,但若非是寧千雪拚死相助,他怕是差點交代在那個鬼地方。

風裏狼行 深深地看了眼前的呂良一眼后,葉飛再次開口道:「我想知道為什麼?」

他在之前從未見過呂良,二人之間幾乎沒什麼交際,這呂良究竟有何目的,葉飛此時依舊是一頭霧水。

「因為武道界需要平衡,華東地區需要一位先天強者,老夫選擇了你。」呂良的臉上的表情,這這一刻陡然變得認真了幾分。

葉飛面色一怔,腦中迅速遠轉,這一路走來華夏武道界的局勢,慢慢開始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據他所知,擁有先天強者坐鎮的,被稱之為超級武道世家,大多有著悠久的傳承,不過葉飛在踏入武道界以來,還從未接觸過這些人。

「寶泉現世,這個消息其實是真的。」

「只不過所出現之地,並不在崑山的黑石鎮,而是華東的邊境靠南疆地區的一片原始森林中。」呂良摸了摸嘴邊的山羊鬍,再次開口說道。

葉飛心神微顫,臉上的表情此刻也是變得嚴肅了幾分,若是能夠找到靈泉,在短時間踏入先天之境也不是不可能。

回想起呂良之前留給他的那個信封,其內標識的那個坐標,正是南疆地區無疑。

「這些事情與黑石鎮北山有什麼關係?」葉飛只是片刻的思索,瞬間道出了其內的關鍵。

桌前的呂良嘿嘿一笑,隨即開口道:「想要尋到寶泉,你手中的定風珠便是關鍵,沒有此寶你入不了南疆。」

說完之後,呂良似乎是鬆了口氣,也是抬手端起了桌上的酒杯,直接送入嘴邊一飲而盡。

葉飛微微點頭,聽著呂良的話中的意思,這次引他來道崑山,實際上是為了送他一件半靈器,看似好像沒什麼毛病。

不過轉念一想,此事似乎有些不太多,一件半靈器而已,沒必要弄的這麼複雜吧。

「呂老,你既然選擇了葉某,為何不一開始就將定風珠,直接送到了我葉家?」葉飛沉吟少許之後,便是低聲開口問道。

呂良聽聞忍不住瞪了葉飛一眼道:「誒,我說你們這些年輕人,怎麼總向著不勞而獲,要不老夫親自去南疆走一趟,幫你把寶泉帶回來?」

說完之後,呂良再次瞥了葉飛一眼,隨即端起了手中的酒杯。

「如此甚好,晚輩在此先行謝過。」葉飛面色不變,同時向著眼前之人禮貌抬手。

呂良剛剛端起酒杯的手臂,此時忍不住有些微顫,臉上的表情變幻不定,顯然是被氣得不輕。

「你…你以為華東地區先天強者的候選人,就只有你一個?」

「算了,老夫不想與你廢話,該說的都說了,去不去由你!」呂良一邊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一邊吹著嘴邊的鬍子低喝道。

桌前的葉飛淡笑一聲,對於眼前之人的身份,他此刻也猜到了幾分。

能夠有實力選擇超級武道世家的,怕是唯有官方人員,眼前的這個呂良在華夏的身份怕是不低,此人找上自己很大程度上,怕是因為上次他的燕京之行。

「此事也不急於一時,等我回江東之後,定會慎重考慮的。」葉飛看了呂良一眼后,並沒有直接表明態度。

南疆的靈泉,他可謂是志在必得,但按照他人的意思行事,不是葉飛的風格。

既然這呂良都說了,定風珠是得到靈泉的關鍵,此事葉飛自然不用著急。

「不談了,你小子遲早要把老夫氣死!」

「不管你去不去南疆,一個月後的華東武道大會,你葉家必須要參加,就當是報答老夫在北山救你的一命。」呂良忍不住搖了搖頭,同時凝眼望向葉飛。

葉飛微微一愣,這華東武道大會,他之前也聽藍蒼提起過,是華東地區武道世家,每三年舉行一次的盛會。

其規模可謂不小,整個華東地區的武道世家,已經一些散戶武者都會參加。

淮江吳家之所以被公認為淮江三大武道巨頭,便是因為武道大會上,有著不錯的表現,這種大會對於家族的崛起,可是起著絕對性的作用。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微微點頭,這次的大會關係到葉家的未來,他自然不會輕易錯過。

桌前的呂良,見到葉飛同意,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隨即開口笑道:「行了,老夫也該走了。」

說完之後,呂良便是站起身來,向著葉飛點了點頭后,眨眼間便是消失在他的視線之中。

「走得還挺快…」葉飛淡笑一聲,忍不住低語道。

沉默半響了之後,他便是先將這些事情拋在腦後,崑山的事情基本處理的差不多了,他也該回江東了。

龍圖案卷集·續 就在這時,包間的門忽然被人推開,之前的那位服務員小哥,此刻一臉笑容地走了進來。

「這位先生,呂老已經走了,麻煩您把賬結一下。」服務員臉上的笑容不變,望向葉飛低聲開口說道。

葉飛淡笑一聲,隨即開口道:「多少錢?」

「不多,也就十二萬多點,本店優惠活動為您抹個零頭,收您十二萬就好。」眼前的服務員面帶微笑,同時將手中的賬單向葉飛遞去。

「十二萬?就這一頓飯…」葉飛面色劇變,臉上的表情多了幾分冰冷。

這些錢雖然不多,但一頓飯就要十二萬,這不明顯是在坑他么,這種虧葉飛顯然不會吃。

他今天倒想看看,在崑山到底是什麼人,敢把他當肥羊宰。

「先…先生,您先不要生氣。」

「這頓飯不貴,但呂老臨走前,在前台還拿了不少的好酒,這是賬單您先看一下。」服務員見到葉飛的表情,也是不禁身子一顫。

那股無形的冰冷之感,讓他說話的的話語,都是忍不住有些顫抖,全身如似掉進了一個冰窟窿一般。

葉飛聞言一愣,隨手接過了賬單,大概掃了一眼之後,他的臉上不禁露出了苦笑。 輕輕搖了搖頭后,葉飛身上無形中散發的氣勢也是收斂起來,眼前的這個服務員只是個普通人,他確實沒必要動怒。

要是別人的話,這賬單上的酒水,葉飛可能會有些懷疑,但那呂老頭絕對做得出來這種事。

「老東西,敢坑我,下次見面,葉某定要連本帶利全部要回來。」葉飛收起了賬單,內心隨即暗道。

沉默半響之後,他雖說掏出了一張黑卡,遞給了眼前的服務員。

自從葉家從新崛起之後,在江東可謂是一家獨大,金陵集團的產業,也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蒸蒸日上,葉飛如今的身價可謂不菲。

這張無限額的黑卡,是他在離開江東之時,崔虎硬塞給他的。

「謝…謝謝先生。」服務員一件黑卡,頓時眼前一亮,也是連忙開口道。

葉飛擺了擺手,隨即走出了包間,結完賬之後,他便是立刻了這間酒樓。

在來之前,葉飛便是吩咐朱時水,先訂好回江東的機票,然後在機場等他,如今呂良的事情弄清楚之後,他便是直接向著崑山機場方向而去。

大約半個多小時的車程,下了計程車后,葉飛緩步走進了機場。

朱時水早已經等候他多時,二人並沒有過多的交談,比那時一同上了飛往江東的飛機。

飛機上,葉飛一路沉默,目光掃向機窗外,眼中時而有微光閃過,最終忍不住暗嘆一聲。

這次的崑山之行,最讓他意外的便是遇到了寧千雪,對於這個女孩,此時的葉飛心中,也是有些分不清,二人之間到底是恩還是情。

也正因如此,在離開寧家之時,聽到寧千雪最後的話語,他選擇了沉默。

……

江東葉家莊園,中央的大廳之內,此時崔虎,青木道人,已經楊武等人,此刻都聚集在廳內。

眾人都是低頭,臉上的表情嚴肅,大廳的氣氛,明顯有些緊張,

「臭道士,你虎爺我忍不了,要是再不出手,別人還真把我江東一隻虎當死貓了!」

崔虎忽然站起身來,抬盯著一旁的青木道人。

在葉飛的離開的這段時間,江東遠沒有表明上看得那般平靜,各大商業領域都受到了不小的衝擊,金陵集團陷入了困境,甚至連藍菲都被人所傷。

這一切的一切,江東忽然出現了一個韓氏企業,這些人在進入江東之後,幾乎是以壟斷的形勢,開始衝擊江東各大商業領域。

其發展速度之快,讓人瞠目結舌,大有一舉佔據江東商道之勢。

「唉…虎子兄弟,藍前輩已經出去想辦法了,他說過他回來之前,讓我等不要輕舉妄動。」青木忍不住嘆了口氣,隨即抬頭開口回應道。

廳內的崔虎一聽這話,便是一陣咬牙切齒,同時狠瞪了前方的青木一眼。

「藍老頭那慫貨,等他回來黃花菜都涼了,要是葉小爺回到江東,你讓虎爺怎麼交代?」崔虎此時忍不住怒喝道。

他可是深知藍菲在葉飛心中的地位。

這裡是江東,在自家的地盤上,發生這樣的事情,他若是不做點什麼,哪裡還有臉在面對葉飛。

「虎子,你冷靜點,連藍前輩都不敢輕易招惹的人,一定是大有來頭,我們不能魯莽行事啊。」廳堂內一直沉默的楊武,也是隨即開口勸解道。

藍蒼的實力,廳內之人自然在清楚不過了,能夠讓築基強者忌憚,那些人背後的勢力絕對不簡單。

「那此事,總該通知一下葉小爺吧。」崔虎面露焦急之色,再次開口說道。

「不行,藍菲小姐叮囑過,商業上的事情,不能打擾葉先生。」青木立刻開口反駁,同時抬手示意崔虎先坐下再說。

藍菲在江東的日子裡,與葉家眾人相處十分融洽,對於這位少夫人,眾人心中早已經默認。

以至於她的話語,在眾人的眼中,與葉飛沒什麼兩樣,不會有人敢生出半點異議。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依虎爺看哪都行,就你這個臭道士不行。」崔虎咧嘴冷哼,忍不住白了前方之人一眼。

就在眾人交談之時,廳外一道身形忽然急沖沖地跑了進來,很快站在了眾人跟前。

「虎爺,不好了,韓氏企業的人,找上門來了。」此人顯然是崔虎的手下,此刻臉上的表情略顯得有些慌張。

崔虎聞言,怒目一怔,身上的氣勢瞬間暴漲,臉上的怒意見顯無疑。

「還敢找上門來,虎爺今天不手撕了這些人,難解你虎爺心頭之恨!」

說著不等眾人開口,崔虎便是一馬當先,怒氣沖沖地直接衝出了大廳,向著莊園的大門方向閃身而去。

廳內的青木等人見此情景,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得嚴肅起來,連忙站起身跟了上去。

神醫農夫 葉家莊園大門外,此時聚集了不少人,崔虎安排在莊園的手下,幾乎全部從莊園內衝出,均是怒視著前的幾道身影。

在這些人前方不遠處,此刻也站著一群人,為首的竟是一位相貌美麗的女孩。

這女孩穿著較為時尚,黑色的短裙搭配上身紫色的紗衣,那張俏臉上之上面無表情,如似不食人間煙火一般。

「小女子韓嫣然,代表韓氏企業,來此想找金陵集團的負責人談談。」這女孩面對崔虎等人,沒有絲毫畏懼之意,開口的同時還向前走了一步。

莊園門前的崔虎,此時忍住不冷哼一聲,隨即走上前前來掃了前方之人一眼。

自葉飛前往崑山之後,金陵集團一直是由藍菲負責,這個韓氏企業來救張口要人,顯然是沒把他們放在眼中。

「哼,原來是個娘們,你們派人暗殺藍菲,這筆賬今天虎爺要同你們好好算算。」崔虎不在廢話,體內的真氣遠轉,身上的氣勢同時爆發。

後方跟著一同跑來的青木等人,此刻也並沒有出手阻止,身為武道中人他們心中豈能沒有傲氣,如今都不被人欺負上門了,再出手今後何意在武道界立足。

「放肆,一個內勁小輩,也敢跟我家小姐這般說話!」人群之中一位中年男子忽然跳出,擋在了崔虎的跟前。

此人出現之後,並沒有著急著出手,而是體內真氣,只屬於化境宗師的護體罡氣,瞬間將他的身形籠罩。

如今的葉家藍蒼不在,崔虎等人的實力,最多也就內勁巔峰,硬實力上顯然差距極大。

「你又是個什麼東西,敢在你虎爺面前叫囂。」崔虎並未後退,眼中紅芒一閃,那把黑色的巨斧不知何時,早已經別被他握在了手中。

話音未落,巨大的斧刃已然臨近,面對一位化境宗師,崔虎出手竟是沒有半分遲疑。

在這一點上,放眼整個葉家,也唯有葉飛敢這般果斷,崔虎跟在葉飛身邊的時間最長,性格也有些潛移默化。

「你…找死嗎?」那中年男子不禁一愣,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內勁小輩竟然是個莽夫,都看到自己的護體罡氣了,居然還敢出手。

崔虎早已越身而起,手中的巨斧幽光閃動,如似沒有看到護體罡氣一般,猛然一斧劈下。

「轟隆!」一聲震耳的悶響頓時傳開。

只見崔虎的身形,被罡氣的反震之力,直接彈退了數十米之遠,回到了最開始站立的地方。

而那位中年男子,此時也不好受,身上的護體罡氣碎裂,身子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一臉的不可思議。

一個內勁小輩居然能夠劈碎他的罡氣,這完全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算他只是化境初期,但也是位實打實的宗師。

「你修鍊的什麼功法?」中年男子穩住身形之後,抬頭望向崔虎,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方才那一斧之力,絕對超越了內勁的範疇,若非是他有罡氣護體,怕是也要被其所傷。

崔虎低哼一聲,晃了晃手中的黑色巨斧,並沒有回答此人的話語,而是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青木等人。

「死道士,你是打算一直在旁邊看著?」崔虎掃了青木一眼,一臉沒好氣地開口道。

「誒…你就不能冷靜一點,先弄清楚怎麼回事再說。」青木一臉的無奈之色,若是對方真的來找麻煩的,他豈會袖手旁觀。

根據他的了解,這韓氏企業雖然強悍,但在江東行事還算守規矩。

對於江東的一些小型企業,並沒有強行收購取代,而是通常是以商討為主,而且開出的條件往往讓人不容拒絕,這才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發展起來。

若非是兩天前藍菲小姐忽然被襲,青木等人也不會表現的這麼激動。

「韓小姐,不知你找金陵集團的負責人有什麼事?」青木拍了怕崔虎的肩膀,隨即自己走上前去,向著前方之人禮貌抬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