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篤篤篤——」

迷迷糊糊中,一陣敲擊玻璃的聲音將我喚醒。

我睜開眼,發現窗外的星空都亮了。端木玉吊著兩條修長的腿坐在窗台上,手撐著窗欞。他的身後,是一望無垠的耀眼星空,星星彷彿鑽石般閃閃發光。

我驚訝地從床上坐起:「端木玉?」

「瑤瑤,我想你了。」他笑著輕盈地跳下窗檯。就在他落地的那一刻,居然有無數耀眼的星辰落下來,紛紛落在他的腳前,鋪成一條銀光閃閃的路一直蔓延到床邊。

我驚訝地瞪大眼睛。

端木玉踩著一地的星光走近我。

而在他的身後,窗檯外,更多的光芒划著流星的尾巴飛速地滑落。漆黑夜幕,放眼望去,全都是掃把一樣墜落的星星。

「好美!」

驚嘆之間,我發現身下的床變成了軟綿綿的潔白雲朵,卧室也透明地隱去,隱成玻璃球般的晶瑩將我和端木玉環繞其中。

而在玻璃球外,是無數燦爛滑落的流星。

「瑤瑤……」右手不知何時被端木玉托起,他穿著一襲白色筆挺的王子服,溫柔地看著我說,「我喜歡你,嫁給我吧。」

說話間,他抬起另一隻手,修長的指間夾著一枚媲美星辰的鑽戒。

激動的眼淚從我的眼眶裡滑落,我捂住嘴,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端木玉……」

端木玉微笑著,安靜而美好地看著我,王子一般。忽然他微笑的臉漸漸氤氳、矇矓,輪廓也模糊了……

唯有他揚起的嘴角,那柔和美麗的弧度,是比星辰更為耀眼的風景。

我有些茫然地伸手去觸碰他的臉:「端木玉?你怎麼了?你……」忽然我的手指僵住。因為就在我的手指觸碰到他臉的那一刻,他原本模糊的容顏又開始清晰,一點點清晰,只是……清晰后的輪廓,不是端木玉,而是,端木瑾。

我猛地瞪大了眼睛,不斷放大的瞳孔中,映著端木瑾微笑的臉!

眼前的一切開始變得模糊,我努力想抓住一些什麼,睜開眼睛,卻發現臉頰上全是淚水。

原來……是一個夢。

我把注意力轉向窗檯,窗外已經是清晨,天空泛起了魚肚白,有些微弱的霞光。

可是窗欞空蕩蕩的,根本就沒有人來過的痕迹。

我還真是不死心啊!

我走過去準備關上窗戶,可是,就在餘光無意間瞥到樓下的時候,手指僵住!下一秒,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穿過卧室穿過客廳奔跑在樓梯間!我幾乎是一口氣下到一樓,輕輕地,在晨曦的光芒中一張熟悉的臉朝我看過來——

「你……」

我看到端木玉安靜漂亮的臉,不知道為什麼會感到無所適從,獃獃地站在原地看著他,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

端木玉打開車門下了車,朝我走了過來。

如薄霧般的霞光下,他穿著白色浴袍,頭髮亂糟糟的明顯沒有梳理過,腳上穿著一藍一黃兩隻不同顏色的拖鞋。

他站到我面前。

我獃獃地看著他,忽然說:「端木玉,你好像很趕哦!」

他彎起嘴角,漫不經心地答:「肖瑤瑤,你也很匆忙。」

我不甘心:「你的鞋子好像穿錯了!」

他死鴨子嘴硬:「沒有錯,就是兩種不同的顏色。」

我低下頭,看了他的鞋子一會兒,故意「咦」了一聲,然後說:「是嗎?可是看鞋型,這兩隻鞋原本都應該是穿在左邊的啊。」

端木玉終於噎住,視線忽然落向我的腳:「你呢?總比你沒穿鞋要好吧!」

「啊?!」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由於太過匆忙居然穿著睡衣還赤著腳就跑下來了!現在這個德行,不會比端木玉好,我剛剛卻還傻瓜似的嘲笑他!

我也被噎住,窘迫地看了他半晌才說:「喂,你什麼時候來的?」

他揚眉,在陽光的籠罩中,很是帥氣耀眼的樣子:「你電話里的聲音怪怪的。後來一直打不通,我以為出了什麼事情。」

「所以……你在那個時候就來了嗎?」

他點了下頭。

我的心暖暖的:「白痴,要不要去我家把衣服換了!吹了這麼久的夜風,很容易生病的!」

「會很打擾吧。」

「沒關係,媽媽去旅行了,就我一個人。」

不知道為什麼,焦躁了一晚的心情,就在見到端木玉的這一刻,豁然開朗。

我心情愉快地走在前面,他尾隨在後。走到二樓,就在我準備打開房門進去的那刻,他的手忽然疊在我抓著鑰匙的手上,另一隻手撐著門,將我包圍在他的身體和房門之間。

「瑤瑤……」

他的頭低下來,氣息包圍了我,滿滿的橘子香味。我的心「砰砰」亂跳著,差點抓不穩鑰匙:「什麼?」

「……你臉上有眼屎。」

「……」

該死的端木玉!我以為他終於要誠實表白自己的心意了呢,真是該死!

2.不要放棄我

早餐后,我和端木玉面對面地坐在餐桌旁,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為什麼又較上了勁。

「肖瑤瑤,你招待我的食物煮得很用心。」

「端木玉,你一點沒剩吃得很乾凈。」

「肖瑤瑤,那天你煲的醒酒湯效果很好,下次教我吧。」

「端木玉,我不希望你再喝酒,每次你喝酒後都會對我做奇怪的事情。」

端木玉波瀾不驚的表情終於僵了僵,我的臉也不自覺地紅了——想起那個霸道炙熱的高山流水,想起那天在冷凍室……

空氣一陣窒息,氣氛慢慢地變得尷尬而曖昧……

端木玉咳了咳,低頭又說:「肖瑤瑤,有時候你真的不夠可愛。」

我絲毫不謙讓地回答:「端木玉,有時候你也蠻讓人討厭的。」

他的聲音變得憤怒:「肖瑤瑤,讓你誠實面對自己的心就那麼難嗎?」

我挑釁地揚高了下巴:「端木玉,同樣不誠實的傢伙沒資格這樣說我。」

一陣僵硬而死寂的沉默。

端木玉斂了眼,垂下視線靜靜盯著面前桌子上吃空了的盤子。我也覺得渾身僵硬不自在,看著他搭在桌子上修長的食指上,一枚北極星圖案鑲淚形琺琅的戒指。

長久長久的沉默……

其實,我憋在心裡有很多話想要說。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只要我開口,就能很輕易地和他走到一起。為什麼明明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要說出口卻覺得那麼艱難呢?!

因為我是女生嗎?

女生總是被動,總是矜持,只會傻傻地等待。

以前的肖瑤瑤是不會這樣的,可是……戀愛后,所有的女人都會脫下個性的外衣,心甘情願在心愛的男人面前做小女人。

我咬了咬下辰口,就在被這種沉默壓得窒息的時候,電話鈴聲突兀地響起。我站起來看了一眼端木玉,明顯感覺全身緊繃的他鬆了口氣。

端木玉……

你居然鬆了口氣?!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感覺?說出那三個字,對你來說,就真的那麼難?還是,你根本就不喜歡我?

我有些失望地走去客廳,胸口沉甸甸的,就像被沉重的秤砣壓緊了。

接到電話以後,我的心更沉重了,「明姬……肖瑤瑤小姐您好,我是高氏的管家,我們以前見過面的……情況緊迫,我長話短說吧——少爺已經絕食很多天了,而且拒絕打針吃藥,導致身上多處傷口發炎,還持續高燒……少爺說,您一天不來見他,他就會一直這樣下去。可是少爺又不允許我們主動去找您,他希望您能在自願的情況下來見他。肖瑤瑤小姐,少爺的身體不允許他再這樣等下去了,所以我是瞞著少爺偷偷給您打的電話。請您來看看少爺吧,他真的太可憐了!」

我震驚:「他現在在哪?!」

「還在第四人民醫院……」

「好的,我馬上趕過去。」

「那就謝謝您了,請快一點,少爺他……」後面的聲音被哽咽掩蓋,然後是一陣喧嘩,電話被強制性地掛斷。

我獃獃地抓著電話站在原地,好半天沒有回過神。這時端木玉從餐廳里走出來,看著驚呆的我,奇怪地問:「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你的臉色很嚇人。」

「我一個朋友病得很重。」我放下電話,光速衝到門口開始換鞋,「我要去醫院一趟,端木玉,你先回去吧。」

對不起,高幽。那天把你送到醫院去以後,我居然狠心地再也沒去看過你。可是你這傻瓜,為什麼要這樣做,難道你所說的變成惡魔也要得到我,就是這種意思嗎?真是個大傻瓜!

我頭重腳輕地從車棚里推出自行車,腦子一片花花的白光。忽然「吱」的一聲,端木玉開著跑車停到我面前:「如果很趕的話,我送你吧。」

我幾乎是想也不想地拒絕:「不用了!你先回去!」

「為什麼?我送你會快很多。」

「因為……因為我那個朋友怕見到陌生人。」慌亂中我根本想不到更好的理由,只好隨口胡謅道,「端木玉,你的車擋住了出口,讓我過去一下。」

端木玉抿緊辰口看著我,跑車穩穩噹噹停在原地沒動。

「端木玉?!」我急了!在這種關鍵時刻,他又怎麼了?!

「端木玉,你配合一下,我真的很趕時間。人命關天的時候,我不想跟你開玩笑!」

「既然這麼趕時間,那我送你。」

實在沒有時間再跟他爭執,我推著自行車正準備從跑車旁邊那狹窄的一小塊地擠過去。端木玉居然一轉方向盤,將原本就狹窄的衚衕過道徹底堵死。

「端木玉!」我瞪大眼睛,「你到底在幹嗎?!」

他僵硬地坐在駕駛座上,手指以一種執拗的姿態抓緊了方向盤,聲音幽幽的:「是高幽吧?」

我一愣!

他打開另一邊的車門:「上來,我送你。」

「不用了。」

「我說我送你。」

「我說不用。」

「上車!」

「不用!」

「上車!」

「不用,不用!我說不用!不用——!」

端木玉你到底明不明白,白痴啊!高幽見到你只會更激動,我不想看到那樣的局面。現在,我開始害怕我的未來。

即使沒有高幽的干擾,我和端木玉還是這麼不誠實,這麼不願意麵對自己的心。如果高幽插了進來,並且用極端的方式……像當初的端木瑾那樣,我一定承受不了,一定會放棄!

眼淚突然就掉了下來。我擦了,又掉,我擦了,又掉。我擦著眼淚站在那裡,身體恍恍惚惚,差點兒站不住腳。

忽然一雙手將我攬進了懷裡……

「瑤瑤……」端木玉抱住我,於是一瞬間,鼻前全是溫馨的橘子香。

「端木玉,」我被他抱在懷裡,抽噎著說,「我再也不想傷害別人了。」

他抱得我好緊。

「我再也不想有人因為我而受傷,因為我而自虐,因為我而放棄自己的生命……」我狠狠哽咽了一下,伸手擦掉眼角的淚水,「那樣不好……那樣我會崩潰……我不能讓同樣的事情再發生……」

「瑤瑤……」他的聲音忽然變得低啞,「不會的。」

「端木玉,你放開我。」我掙扎了一下,盡量平息自己的情緒說,「我要走了。」

他抱著我不願意鬆開,我開始用力掙扎,用力地扳開他的手。就在他的手要被我徹底扳開時,他再度抱緊了,更緊更緊:「瑤瑤……那天晚上,不是隨便說的。」

我一怔!

「不要放棄我。」

「……」

「如果你那樣做……我也會受傷。很受傷。」他的聲音狠狠地哽了一下,慢慢抬起我的下巴,看著我說,「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輕易放棄,好嗎?」

我的下巴被他抬起,我看到他翻湧著大霧般憂傷的眼睛,那麼深沉疼痛地看著我。

我被他用那樣的目光看著,不由自主地點點頭:「嗯。」

他摸摸我的頭髮,笑了。第一次在我面前笑得心無城府,純真得像個孩子。

3.手機里的秘密

醫院裡全是人。

人山人海,除了病人和醫護人員,百分之三十是「謝家」的保鏢和看護,百分之五十是來給高幽探病的達官顯貴,還有百分之二十居然是記者!要不是上次高幽生病的時候,我也見過同樣強大的陣勢,我真的會被這排場嚇到。

剛下車,一股人流就朝我洶湧過來,端木玉及時伸手撈住我的腰——

「瑤瑤,」他看看周圍涌動的層層的人頭,擔憂地說道,「你一個人小心點,我在外面等你。」

我點點頭,忽然發現腳邊躺著一台黑色的手機。就在別人的腳要踩過來之前,我及時拯救了它,發現是端木玉的手機!

「端木玉……」

我回頭,正打算把手機給他,從旁邊又涌過來一波人流,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不由自主地被推出好遠的地方。

我被人流包圍,端木玉也被人流包圍。身材高挑的他在人流中鶴立雞群煞是顯眼。他站在被人流包住的跑車前朝我招招手,發出的口型好像在說:我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