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羅隊長對旁人可以驕橫,但是對這個人可不敢大意,他心中暗想:經理肯定是見到事情鬧大了,因此才出來干涉的,只要聽王少和李少一說,就不會怪我。

王斌和李炎本來心中還有期待,只要那些保安能夠靠著人多勢眾將陸彥給撂倒,他們自然不會再相互打耳光。

可是結果卻是陸彥大顯神威,那些保安都不是陸彥的對手,他們只能一邊相互打耳光期待是不是羅隊長可以扭轉局面。

而現在見到經理來了,他們當即就來了精神,你陸彥再能打難道還能夠真的連經理也打?這經理一聲令下,全體保安出動,還不將你小子收拾了才怪。

因此,他們當即就跳了起來,想要對經理訴苦。

只是讓他們心中拔涼拔涼的是,這位胖子經理額頭上掛著汗珠,也難怪,知道陸彥這裡遭到保安的圍攻,將這位胖子經理嚇的臉色都變了,趕緊過來,怕陸彥受了損傷。 君墨染動作迅速的站起身,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看著白溪丸滿臉怒火的樣子,只好採取另類哄白溪丸的方式:「你若覺得實在氣的很,我請你吃飯,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我這個飯票長期有效,怎麼樣?」

白溪丸呵呵一笑,這才慢條斯理的站起身,一臉不屑的道:「就這點小伎倆還想要收買我?誰不知道君大影帝很有錢?」

冷笑一聲,白溪丸直接站起身就想要往外走,在她看來,自己有手有腳,是怎麼答應住進君家來著?

對了,想著省麻煩…….

心裡深深一嘆,就聽到系統0250道:「宿主,我記得你很好收買的,怎麼這次的食物大戰居然會是你贏了?」

原本冰冷的機械音此時帶著絲絲詫異,似乎非常好奇白溪丸此時的反應。

白溪丸神色冷淡的哦了一聲,這才回道:「你也不想想,我一點能吃他多少東西?而且等到任務完成我就離開了,這屬於空頭支票,不現實的,我為什麼要答應?」

說的好有道理,系統0250表示無言以對。

系統0250見白溪丸明顯有所軟化的態度,心裡知道白溪丸其實已經心動了,只是覺得不靠譜,它蠱惑道:「你要想想,男主是不是天道氣運之子?那麼他請的大餐一定是世界級別存在的超級美食,你想想,假設你喜歡吃烤魚,男主會不會命令人給你準備個滿漢全席般的烤魚大餐?」

白溪丸腳步一頓,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動心,她覺得系統0250就是男主的走膀右臂,總是想著怎麼勾搭自己攻略他自己。

這人怎麼焉兒壞?!

正巧這時,君墨染也是三步化作兩步,說著和系統0250差不多意思的話,徹底的將白溪丸給留住了!

君墨染對著經紀人道:「去讓人幫阿溪做桃花酥……各色糕點也做一些,讓他們送到這裡來。」

一臉串說了不少糕點名字的君墨染讓經紀人目瞪口呆,他總覺得自己記不完這麼多…….

導演也是滿臉笑意的看著這一場鬧劇,見白溪丸被哄回來了,只是臉上依舊帶著顯而易見的不高興,心裡覺得好玩,臉上卻好似沒有察覺到剛才的那一幕,他站定在君墨染的身旁,對他道:「從哪裡帶來的小姑娘,看著挺漂亮的。」

君墨染為兩人互相介紹,站立在中間為兩人做引薦人。

白溪丸一見有人過來(實際上早就感覺到導演在旁邊看戲),立馬收起臉上的不悅,直接站起身,直到君墨染和古導的話一落,就對著導演禮貌的道:「你好古導,很高興能夠認識你,我叫葉溪丸。」

兩人互相客套了一句,白溪丸就站立在原地不說話,實在是因為剛才一生氣,就覺得肚子空空,很想要吃點東西補充一下營養。

而此時若是和導演多說話,只怕得消耗不少體力,更主要的是白溪丸還是能夠看清自己的定位,古導找誰,不用腦袋想,就知道不是找自己的。

那麼現在最聰明的做法就是引起古導的注意而不刻意討好,臉上帶著微笑的站立在君墨染的身旁,白溪丸沒忍住抬眸掃了君墨染一眼,發現這人果然一直在看自己…….

白溪丸內心的小人兒直接仰倒,對於君墨染這樣幼稚的行為表示十分不滿,滿臉的不高興。

這人,就不能收斂一下嗎?

互相對視一眼,白溪丸平靜又毫無情緒的眼睛讓君墨染再一次感受到挫敗,他臉上的笑容不變,卻還是引著古導遠離白溪丸,因為他看出來了,這人餓了。

想著這幾天這人吃的這麼多,現在突然餓了也非常的正常。

古導也沒有多問,反而是意味深長的眼神與君墨染對視,發現對方笑的坦蕩,眼神也絲毫沒有被抓包的窘迫,心裡有了些猜測,也聰明的沒有提這件事情。

不過……

古導不著痕迹的道:「葉女士也是一名演員?」

君墨染坦然笑道:「古導稱呼她名字就好,她是一名很認真務實的演員,你覺得剛才她演的怎麼樣?」

聽出了君墨染的言外之意,古導臉上的笑容加深,肯定的道:「演技不錯,可以磨礪,你想把溪丸引進來?」

君墨染聞言腳步微頓,若是在過來之前,他或許是這樣的想法,不過現在看來,他不想…….

他語氣帶著縹緲的道:「之前是這麼想的,可是現在,又突然不想了。」

只要一想到剛才白溪丸的失神,他就覺得很在意。

古導雙眼帶著絲絲驚訝的看著君墨染,這還是第一次從君墨染的身上看到不確定的事情,他心裡對於白溪丸越發的好奇起來,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才會將軍墨染擾亂成這樣。

而另外一邊,經紀人一臉驚悚的看著白溪丸滿臉生無可戀的坐著,直到君墨染離開許久,白溪丸這才哭著一張臉呢喃道:「葉溪丸,你怎麼這麼容易收買?不就一頓吃的嗎,你自己去買自己去吃不是更自由嗎?!」

聽清楚了白溪丸的話里意思,經紀人總算是明白為什麼君墨染會一而再三的要自己準備零食了…….

感情是喂這位小祖宗的!

白溪丸一邊吃著東西(邀請工作人員吃不願)一邊看著君墨染演戲,越是看著,她的眼神越是縹緲。

微微低眸之間,閃過一絲難以撲捉的追憶,越是往下看著,越是覺得君墨染演的將軍和唐時易有幾分相似。

吃著的東西也變得沒有味道,如同嚼蠟,她不過眨眼間,臉上的神情就變成了沉迷在君墨染的演技裡面去。

只是因為突然不想吃東西了……

還不忘在腦海里對系統0250感嘆道:「男主不愧是男主,這演技我給完美,實在是太好看了,如果能夠忽略掉他旁邊的綠屏的話。」

誇張的語氣,帶著絲絲笑意,系統0250聽到白溪丸的話,也認真的看著男主在綠屏幕那裡對著空氣表演,思及白溪丸語氣的笑意,它突然懂了。

能夠看著男主各種出溴,對於白溪丸而言,似乎格外的有趣…….

白溪丸一邊觀摩著男主的表演,一邊和系統0250有一下每一下的聊天打發時間,手下的糕點倒罕見的沒有動過幾口。

明明之前一直嚷著要這些糕點的人…… 他雖然知道羅隊長此次是事出有因,肯定是聽了楊鶴軒王斌和李炎的慫恿才會對陸彥下手的,平時自己也肯定向著這三位官二代富二代。

可不行啊,這年輕人的身邊可是韓大小姐,就沖著韓大小姐對這年輕人好的程度,沖著連方局長對這年輕人都這樣客氣,我能夠站在你一邊嗎?

因此他衝到了羅隊長的面前不由分說就是兩個耳光,這兩個耳光打得羅隊長臉上火辣辣的,雖然這造不成內傷,但是卻將羅隊長打的目瞪口呆。

怎麼不聽解釋就動手了,還是其中有什麼誤會?

「經理,你聽我說————————-」他一看王斌和李炎也是一臉瞠目結舌的樣子,根本就沒有想要為自己分說的意思,他還想辯解兩句。

「羅利,你現在就去財務室去結賬,一個小時之內立即給我走人,滾!」經理厲聲沖著羅隊長喝道。

就這樣一轉眼,自己的飯碗丟了?羅隊長都傻眼了,這連給自己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啊。

他知道不能和經理叫板,現在經理正在火頭上,最好在事後再想辦法。

他只能苦笑一聲,低頭擠開了圍觀的這些人,然後去財務室了。

「陸少,都是我管理不善,才會導致手下人對你不敬,你身上沒有受傷吧。」胖子經理連忙過來給陸彥賠罪:「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出來,我可以全部滿足。」

陸彥笑著說:「經理,我倒是沒有受什麼傷,就是我和兩位小姐好好的吃飯,也沒有惹到別人,結果有人讓我不自在。經理,你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嗎?」

將經理給嚇了一跳,他還以為惹毛了陸彥,陸彥想要將他的飯館給砸了呢。

砸了又怎麼樣,誰叫自己的人沒有伺候好這位陸少,你真的將人家是小保安嗎?開玩笑,如果是的話,人家韓小姐能夠對他的態度這樣親密,方局長親自對他賠笑臉?

我的姐姐是外送小妹 「我不會和你的羅隊長計較的,今天讓我不舒服的主我教訓了兩個,還有一個我還沒有教訓。」陸彥說著對王斌和李炎說:「怪事,我還沒有讓你們停手,你們兩個怎麼就站起來不抽了,難道是要我來幫忙?」

將這兩傢伙嚇的臉都綠了,陸彥笑道:「算了,你們兩人也變胖了,我也就不和你們兩個計較,幫我將楊鶴軒叫來,這件事你們就算結束了。」

「我們這就去叫。」王斌和李炎如蒙大赦,家中爹娘的吩咐他們都沒有跑的這樣快的,趕緊就去了隔壁房間,將楊鶴軒叫上了。

楊鶴軒正在琢磨陸彥的來頭,就被這兩人拉了起來,他不知道怎麼回事:「王少,李少,你們這是要做什麼?」

「楊少,有人要見你。」王斌也沒有說是陸彥,他也有心眼,從陸彥那裡出來他就已經將事情想的差不離了。

一聽陸彥的口氣就聽出來了,這厲害的傢伙肯定和楊鶴軒之間有什麼過節,李炎和自己可以說都因為楊鶴軒的連累。

其實誰叫他們見色起意,否則就算他們和楊鶴軒之間是好友,陸彥也不會遷怒於他們。

但是王斌卻將這個過錯推在了楊鶴軒身上,對楊鶴軒也不無怨言,因此也沒有說是陸彥要找他算賬,就簡單的說了一句。

這讓楊鶴軒還以為隔壁是什麼熟人,可能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結果鬧了半天還是朋友。

楊鶴軒也覺得有些奇怪,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這排場也太大了吧。

遠遠的他就看到了韓冰冰,這讓他的心中一驚,再一看陸彥就在座中,這腦袋不由嗡了一聲:「怎麼是這小子?」

他意識到不好,但是他的雙手卻被兩個狐朋狗友抓住了,不是他們不講義氣,實在是他們怕了陸彥,只要能夠脫身離開,那義氣就被他們扔在一邊了。

「楊鶴軒,既然來了,就一起坐下來好好聊聊天,我們正好有筆賬要算。」陸彥笑著說:「眾位可以散了,下面是我們的私人空間。」

狼性嬌妻狠狠愛 他這樣一說,那些看熱鬧的人自然不好意思再看下去,而其中幾個擔負有特殊任務的人物也覺得自己的任務沒有必要完成了,韓大小姐可是有護花使者的,我們幾個人出去只會添堵。

因此,這幾個人趕緊也退了出去,來到了一臉黑色轎車面前。

在轎車上的這個人是一個年齡在五十左右歲的男子,可以看的出來,雖然歲月在他的額頭上留下了皺紋,但是在年輕的時候肯定是一位英俊瀟洒的男子。

他,就是天南省公安廳廳長韓鵬!

意外的接到了寶貝女兒的簡訊,這讓韓鵬不由難以置信,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和自己持續冷戰的女兒竟然會給自己發簡訊,向自己求助。

韓鵬雖然是一名鐵血老警察,但是在他的心中有一處軟肋,那就是自己的女兒。

只要女兒要自己做的,自己就算是赴湯蹈火也不會推辭!

只是他當時正在主持會議,也不好為了自己的女兒將會議匆匆的結束掉,因此就派了幾個心腹手下去看看出了什麼事,而自己也在匆匆結束會議之後趕來了。

這讓熟悉他脾氣的下屬們都不由帶著一個悶葫蘆,韓廳長怎麼好像火燒屁股一樣的出去了,難道發生了什麼惡性大案命案?

見到韓廳長的座駕來了,就知道韓廳長對自己的女兒是多麼的關心。

「韓廳長。」那個濃眉大眼的男子恭敬的道。

「你們怎麼出來了,冰冰呢?」韓鵬急切的問道。

「韓廳長,不用擔心,事情是這樣————————」男子將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講述了一遍。

「一個小保安有這樣的本事,他怎麼會來到冰冰的身邊,難道是有所圖?」在韓鵬的眉頭上頓時擰成了疙瘩。

「是啊,我也覺得可疑,這小子可厲害,如果是我的話,估計都不是他的對手。」男子感嘆的道。

「什麼,你都不是他的對手,說的沒有誇張?」韓鵬的眉毛不由一挑。

他自然知道自己這個下屬的脾氣,從來不服人,那是全省的自由搏擊冠軍,沒有想到從他的口中說出這樣的話來。

「厲害厲害,他使用的鐵砂掌估計練到了九成以上的火候,因此他雖然使出的是鐵砂掌掌力,但是從表面上看卻和常人無異。」男子佩服的道:「我都只是七成。因此如果我們都用鐵砂掌的話,我肯定抵擋不住他十招!」

這樣牛?如果自己的下屬所說屬實的話,那這小子自然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冰冰的身邊,他到底想要達到什麼目的呢?

「韓廳長,接下來您準備怎麼辦?」那濃眉大眼的男子對韓鵬請示道:「是不是我們找機會問問是怎麼回事?」

「不,冰冰為他而求我,這可是第一次,因此可以肯定冰冰很可能很喜歡這小子,我不能草率行事。」韓鵬遲疑的道:「嗯,你們都回去吧,我親自會會這小子。」

堂堂的天南省廳長,竟然要親自和這小保安一會,要是傳言出去的話,肯定會當成是謠言啊。

天南省公安廳廳長,那是什麼樣的高官?他面對的都是那些可以稱為老虎的貪官,普通的角色根本就不用他來出馬。

可是為了自己的女兒的安全,韓鵬只能親自上陣了,他相信這個小保安在自己面前不需要多長時間就可以被揭開真正的面目。

如果他真的對自己的女兒有所圖的話,那自己就算是拼著自己女兒的怨恨也要將這小子趕走!

想到自己的女兒,韓鵬的心中不由一軟,但願這樣的事情不要發生吧,好容易自己和冰冰之間有了轉機————————

包廂的大門重新關了起來,這裡就剩下了陸彥、兩大校花和號稱為京南三少的這三位。

「陸、陸少,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王斌現在知道陸彥有多麼厲害了,什麼小保安?分明是大有來頭的人物,否則這裡的經理會這樣傾向他,肯定是什麼大官的兒子!

他現在就後悔一件事,這本來和自己無關,怎麼腦子一熱也跟著李炎來找事了呢?

陸彥微微一笑道:「你們兩人的表現還不錯,那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們可以走了。」

王斌和李炎如蒙大赦,給了自己的好友楊鶴軒一個你自求多福的眼神,當即就離開了包廂。

「陸、陸彥,你這是要做什麼,我今天可沒有得罪你。」見到王斌和李炎不顧自己而去,楊鶴軒的心中不由暗罵,這兩個傢伙平時和我說的多好聽,什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今天見到了狠角色,竟然不管我就跑了,有你們這樣講義氣的嗎?

他哪裡知道王斌和李炎對他心中的怨懟不比他小,跑出了包廂,他們也沒有敢在飯店中耽誤,直接就衝出了飯店,上了車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背心都被汗水給濕透了。

「媽的,今天這事鬧的,李炎,你也沒有長好眼睛,竟然看中了一個狠角色身邊的女人!」王斌一邊開車一邊不滿的對李炎說。

李炎苦笑道:「我也沒有想到這小子的來頭這麼大,更沒有想到這小子的手段會這樣厲害,那個羅隊長聽說還是混黑道的呢,可見到這小子連根汗毛都沒有碰斷!」

「唉,還要怪楊少,要不是楊少惹上了這樣的瘟神,我們也不至於這樣慘。不知道楊少此次會不會怨恨我們?」王斌皺眉道。

「我們留下來難道對楊少還能夠有什麼幫助嗎,既然不能留著反而不如走了好。」李炎搖頭道:「再說了,他們楊家雖然勢力大,但我們王家和李家都不會怕他們,要是楊少真的和我們翻臉,最好掂量掂量後果————————」

「楊鶴軒,你真的沒有得罪我?」陸彥嘿嘿一笑道:「那我們就只能好好算算賬了。首先,你騙冰冰砸了我的家,這是沒有得罪我?」

韓冰冰氣呼呼的說:「就是,這件事我還沒有找他算賬呢,今天既然自己來了,正好給你兩拳出出氣!」 說著韓冰冰就要動手,卻被陸彥攔住了:「別著急,我還沒有說完呢。」

說來也怪,就韓冰冰的性格,她這樣在火頭上誰也不要想攔住她,連楊鶴軒都已經抱住了自己的頭準備挨打。

沒有辦法,人家可是公安廳長的千金,自己的家中雖然勢力也大,但是民不與官斗,別說楊家就算比楊家勢力更大的也不敢惹這位韓包公!

雖然楊鶴軒並不是官場上的人,但是對韓鵬的名字還是聽自己家中的老人說過好多次了,這韓鵬六親不認,手中不知道毀掉了多少高官,楊家都對他敬畏三分。

只是韓冰冰被陸彥一拉手,雖然臉上可以看出不太樂意,但還是聽了陸彥的話。

這一幕讓楊鶴軒看在了眼中,他心中不由又嫉又恨,雖然韓冰冰的脾氣不好,但人家長的那叫一個水靈,身材還棒,哪一個男生不想將她娶回去肯定說的違心話。

楊鶴軒早就有動韓冰冰的心,這不是沒有辦法嗎,知道韓冰冰這朵校花誰也招惹不起,因此只能做春夢的時候念想念想。

可現在韓冰冰竟然這樣聽陸彥的話,媽的,這小子有何德何能,竟然可以讓韓冰冰這麼聽他的,不公平啊。

「這件事是我的錯,陸彥你壞了我的好事,我對你記恨在心,可是後來我沒有再動過歪腦筋。」楊鶴軒知道這想要否認都不行,韓冰冰在場呢。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向門口那裡看,他不是帶了好幾個楊家的手下嗎,這幾個人實力也不差,難道本少爺都被人軟禁起來了,你們就沒有來救主的意思?

其實這幾個人是想要來救的,但是知道陸彥連羅隊長都可以教訓之後,他們覺得不是羅隊長這樣的狠角色對手,不過也不能不救,因此就只能來了一個鞋底抹油。

雖然是走了,但他們不是什麼都不管,而是去向楊家報信去了。

楊鶴軒的打算是,只要自己的幾個保鏢進來吸引了陸彥的注意力,他就可以乘機溜走了,總不見得陸彥還敢到自己的家中去攪鬧吧。

而學校,陸彥是怎麼也不會亂來的,主要是自己現在要脫離眼前的險境。

可惜的是,雖然楊鶴軒望眼欲穿,也沒有聽到門外有任何的動靜,這讓他不由心中絕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