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沒把你打殘、打死。你就該回去燒高香叩謝祖宗十八代了,你還有臉在這裡嗷嗷亂叫?」王明毫不留情面的鄙夷道:「你還有沒有哪怕一點點風度和氣魄了?」

切諾基桑直愣愣的看著從岩石後方跳出來的王明,看著眼前還活蹦亂跳的王明,一時間根本無法接受如此殘酷的現實。

這時候。道格拉斯神皇也上前一步,淡淡的說道:「結果已經確認無誤,第一次是我出手救了你一命。第二次則是莎爾娜神皇和安東尼奧神皇共同出手救了你,這一點,在場的所有神王都能作證。」

說到這裡,道格拉斯神皇微微轉過身去,朝遠處的二十多個神王問道:「切諾基桑神王兩次落敗,你們可看清楚了?」

「……」一干圍觀的神王聽到道格拉斯神皇的詢問,不由面面相窺,最終他們還是齊齊的點了點頭應道:「看清楚了,切諾基桑神王確實輸了。」三位神皇、二十七位神王共同作證擔保這就已經不需要再有什麼錄像資料進行佐證了,沒有人會去質疑這三十位巔峰存在的證詞!

切諾基桑輸了,王明贏了,切諾基桑輸的一敗塗地,王明贏得乾脆利落!從今天開始,從現在開始,次神大陸的歷史將被徹底改寫!

沒有人再去注意切諾基桑的怨恨和失落,莎爾娜神皇的臉上露出了和煦的微笑,她輕聲說道:「請王明神王上台,接收切諾基桑神王的彩頭。」天空中的無人偵察機在遠方人們的控制下,紛紛將鏡頭對準了縱身一躍登上高台的王明,似乎所有的光輝都播撤在了王明的身上。

而這個時候,作為失敗者的切諾基桑神王,則是恨恨的看了王明一眼,重重的冷哼一聲之後,便轉身朝著下山的方向走去。

可偏偏這個時候他想走也走不成,因為王明的注意力一直有一部分分散集中在他的身上,他的一舉一動都沒能逃過王明的注意。

此時見到切諾基桑輸了就想走,他怎麼可能讓他如此輕易的離開?

「我說,尊貴的切諾基桑神王冕下,你不會現在就想跑吧?」王明有些玩味的朝他喊道:「拿得起放得下,作為一位地位崇高的萬紀神王,你不會是想賴債吧?」(未完待續。。)

… 切諾基桑神王整個人僵在了那裡,數架無人偵察機將鏡頭轉換到了切諾基桑的身上,直到這個時候,人們才回想起王明和切諾基桑的彩頭!

王明輸了,他需要賠付給切諾基桑四枚十一級獸王的能源獸核,而如果王明贏了的話……這不僅是需要切諾基桑賠給他四枚十一級獸王的能源獸核,還要讓切諾基桑當面跪下承認錯誤!

沒有人會認為是王明佔了便宜,因為二人根本就不是同一層次的對手,以弱者的身份向強者發起挑戰,多一條附加條件又能算得了什麼呢?

人們的目光聚焦到切諾基桑的身上,每個人的心情都十分的複雜,因為切諾基桑已經敗了,人類都有同情弱者的本能,毫無以為,現在的切諾基桑在所有人的眼中,就是一個弱者,一個需要同情的失敗者。

但王明不會這麼想,因為他知道,如果他想在次神大陸正式建立起自己的威望與尊嚴,切諾基桑的認錯將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環。

更何況,現在是因為切諾基桑輸了,所以他看上去十分的可憐,但之前呢?在結果還沒有公布之前,切諾基桑笑的多麼開心啊!

想到在傭兵協會總部的中央大樓頂層,以及他之前的種種表現,王明剛剛露出的一絲不忍,就被他自己直接掐滅在了萌芽狀態。

他朝著切諾基桑說道:「在傭兵協會總部中央大樓頂層包廂的時候,你像一隻驕傲的公雞,蠻橫無忌的闖入我的包廂,用一種高高在上的眼神居高臨下的審視著我。」

「你沒有得到我任何的許可,就自顧自的闖入了我的包廂,因為當時你認為你比我強,所以你可以肆無忌憚的欺辱我、無視我。」

「想想吧,那個時候的你是多麼的驕傲、多麼的蠻橫。難道你就是個拿的起放不下的小人?還是說,你認為我根本沒有能力在你選擇毀約之後出手將你就地格殺?」

王明的嘴角微微挑起,他身子向前很小幅度的傾斜了一下,說道:「如果你還認為我不是你的對手的話,你盡可以去試試。」

切諾基桑被王明的這一番話說的臉色鐵青,可他還真沒有在億萬人面前毀約的勇氣,但他也不願意向王明跪下道歉!於是,現場的氣氛就這樣凝固住了。

而王明的這一番話,卻通過無形的信號傳輸到了整個次神大陸,直到這個時鏤。人們才驚愕的發現,原來讓他們一直好奇並且不斷猜測的原因,居然是如此的簡單!

僅僅因為切諾基桑不經主人同意就闖入包廂,王明就向他發出了神王冊,要他在全世界億萬人的面前丟臉?並承認自己的錯誤?

人們不禁被王明發出神王冊的原因驚呆了,面對這樣一個不按規矩出牌的神王,一些聽到王明所說的話的神王,也不由自主的把王明列為了絕對不能招惹的對象。

沒有人會願意招惹這樣一個不顧後果的傢伙,或者說是。實力強大的瘋子?誰也無法做出準確的評判,但所有人都明白王明從今天開始在次神大陸上的地位將無比的牢固,將難以撼動!

撂翻一位老牌萬紀神王,只是在他身上加持了一層朦朧的光輝。而那撂翻老牌萬紀神王的原因才是真正讓人忌憚的東西。

他不會跟你講道理,如果你惹惱了他,他就會不顧後果的對你出手,直到你付出了相應的代價為止!

「這到底是個什麼人啊?!」托里瓦耶夫的臉上堆滿了苦笑之色。

隱隱約約的。托里瓦耶夫好像能夠理解王明當著無人偵察機的面說出這樣一番話的根本原因!他是在立威,他是在向全世界宣布他的崛起!

很多人都猜測到了王明的根本用意,但他們無從抗拒。事實上就算他們知道這是王明在刻意立威,他們也不得不向王明低下他們那高貴的頭顱,因為,他們無力反抗。

「結果已經確認,請切諾基桑神王立刻履行王明神王於神王冊中已經寫明的附加條件。」道格拉斯神皇淡淡的說道:「三分鐘內不進行履約,我們將強制性對你採取措施。」

神王冊的神聖不容侵犯!

雖然道格拉斯神皇對切諾基桑的落敗也感到了可惜,雖然他在看到切諾基桑那鐵青的臉色時也生出了些許不忍,但規矩就是規矩,神王冊的規矩絕對不容許任何人進行侵犯!

一旦三位神皇出手的話,切諾基桑這個號稱最接近神皇的神王,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餘地。而且,一旦是被強制性履約的話,切諾基桑的名聲就算是徹底臭掉了,這張臉,也就沒了。

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切諾基桑的身子微微一顫,臉色不由更加的鐵青。

他抬頭無聲的看了一眼高台上的王明,最終還是無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壓力,當著次神大陸萬億人的面,屈膝跪在了地上,「我,錯了。」

聽著切諾基桑那充斥著怨恨、不甘、憤怒的話語,王明淡淡的笑了。

神王冊事件就此落下帷幕,切諾基桑臨走前的怨恨則被王明直接無視了,他可不信這世上的眼神真能殺死人,更何況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神祗?

於是,王明手頭的獸王級能源獸核從原先的四枚增加到了八枚,而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有錢了。

「投注一千兩百億次神幣,按照一比三百的賠率,連本帶利一共收回來三十六萬一千兩百億次神幣,扣除還給托里瓦耶夫的八百億次神幣,也就是說,我手頭現在已經掌握了整整三十六萬零四百多億次神幣的財富!」

花了六個小時的時間,才將賭局的收益全部結算完畢,王明最終得到的賠付,絕對是一筆足以嚇暈一大片人的財富。

三十六萬多億次神幣代表著什麼?代表著只要王明願意,他甚至能夠在一片荒地上自行建設一個國家!要知道,控制著多個王國的法蘭克帝國,每年的國庫收益才堪堪破萬億而已。

等於是王明一下子就收到了相當於法蘭克帝國整整三十六年的國庫收入,從此一躍成為次神大陸最有錢的神王。沒有之一!

「次神大陸獸王級的能源獸核數量並不少,而大多數神王、神皇的背後都有一群族人需要照料,所以他們對次神幣的需求也是非常龐大的。」

「三十六萬多億次神幣在手,倒還真有種天下大可得去的豪氣。」

回到傭兵協會總部,王明可謂是紅光滿面,徑直走進電梯之後,他自言自語的說道:「手頭有八枚獸王級獸核了,還少二十二枚就能提高這具分身的實力了,而事實上我手中的次神幣,完全可以連續不斷的收購千八百枚十一級獸王的能源獸核!」

「這一點。恐怕連太乙都始料未及的吧?」

想到太乙離開時最後的交待,王明就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太乙一定想不到,王明居然能夠利用這種方式迅速積累了如此驚人的財富!

「我當時就應該對你多一點信心,哪怕只有一點點!」見了回到中央大樓頂層的王明,托里瓦耶夫的臉上已經堆滿了苦笑的神色,他看了看王明說道:「一賠三百,天吶……你一定賺翻了。」

「呵呵,還行吧。」王明沒有炫耀的想法。但隨後的話語落到托里瓦耶夫的耳中,卻變成了純粹的炫耀:「哦,對了,傭兵協會能夠在整個次神大陸發布消息吧?你幫我弄一條上去。就說,三百五十億次神幣為標準價,無論能源、戰爭、狂暴還是醫療獸核,只要是十一級獸王的獸核。我都會按照這個價格進行收購,來者不拒!」

「……」托里瓦耶夫聽到這句話差點沒被嚇一跳,三百五十億一枚獸王獸核。這個價格不算高也不算低,算是比較公道的價格。

醫妃狠兇猛 但實際上真正帶有強烈殺傷力的不是這個價格,而是王明那句『來者不拒』!一枚獸核就是三百五十億次神幣,十枚就是三千五百億,一百枚……

不過聯想到王明在這一次賭局當中的獲利,托里瓦耶夫倒是不會懷疑他有沒有能力進行支付。所以,在短暫的驚愕之後,托里瓦耶夫便滿口答應了下來:「行,我等會兒就去通告各地的辦事處以及正式加入傭兵協會的神王、神皇強者,對了,莎爾娜神皇他們正在包廂內等你過去。」

「嗯,知道了。」王明聞言只是淡淡一笑,莎爾娜、道格拉斯、安東尼奧這三個神皇找上門來,本就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幾個小時前在索戈洛山巔的洽談只進行到一半就被切諾基桑打斷了,接下去的幾個小時不僅逼著切諾基桑跪地道歉,還順路把賭局的事情解決了一下。

在這個過程當中,王明可沒和莎爾娜神皇等三人有過任何接觸,而惦記著他那些技巧的莎爾娜、道格拉斯、安東尼奧三位神皇,顯然也不會坐等王明主動找上門去……

還是之前和切諾基桑發生過衝突的那間包廂,等王明進入這間包廂的時候,莎爾娜、道格拉斯、安東尼奧三位神皇早已經坐在沙發上等他了。

見王明推門進來,之前還在小聲交談什麼的莎爾娜、道格拉斯、安東尼奧三位神皇頓時停下了討論,莎爾娜神皇更是直接起身略有些玩味的說道:「我們好像忘了通知你這個主人了,貿然進入你的包廂,你不會向我們也發出神王冊吧?」

王明被莎爾娜神皇的開場白弄得一愣,接著才回過神來,莎爾娜神皇的語氣就像是朋友之間在開玩笑似地,顯然她是想要利用這種方法和王明拉近關係,簡而言之,莎爾娜神皇想和王明交朋友!

明白了莎爾娜神皇的意圖,王明倒是雲淡風輕的笑笑,沒有絲毫做作的隨意說道:「神王冊是發給讓我瞧不順眼的傢伙的,而不是發給我朋友的。」

「……呵呵。」聽到王明的回答,莎爾娜神皇不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接著才點了點頭說道:「過來坐吧,繼續我們之前被打斷的話題。」

麗斯神皇這會兒好像有些反客為主了,但王明卻沒有介意什麼,只是微微的點點頭。然後走到沙發前神色自然的坐下。

「之前我有說過,只要你願意教授你所學會的那些技巧,我可以代表傭兵協會,滿足你所有的要求!」莎爾娜神皇開門見山的說道:「現在我們需要確定的幾個問題是,你是不是願意教授給其他人這些技巧,如果願意的話,你可以提出任何我們能夠滿足的條件,而如果不可以,我們則希望能夠私下裡和你學習一段時間,當然。報酬是不會少的。」

貴女華歸 這番話說得已經相當直白了,王明既然願意和他們見面,就說明他本身就是希望可以和傭兵協會展開合作的。

莎爾娜神皇的話語,為王明鋪好了一條順水推舟的河道,他神色有些凝重、有些哀傷的說道:「這些技巧都是我老師為我收集並親自傳授的,作為老師的親傳弟子,我也希望能夠把這些技巧傳播出去,造福整個次神大陸的萬億子民,相信我老師知道后也會表示贊同。」

「但是。正如三位神皇親眼所見,這些技巧若是能夠靈活應用,必將打破整個次神大陸已經根深蒂固的,關於武者實力強弱的判別標準。」

「它必將提升整個次神大陸無數人類武者的整體水平……作為我本人。我也十分樂意見到這種情況發生。」

「可我的老師卻是一位門戶觀念十分嚴重的老人,他老人家願意看到我將他畢生的心血發揚光大,但一定不會希望看到我隨意揮灑他的心血。」

王明抬頭看看莎爾娜神皇,接著說道:「希望三位神皇也能理解我的難處。我不想也不願意違背老師的規矩。」

一開始聽著王明所說的話,莎爾娜、道格拉斯、安東尼奧三位神皇都已經露出了笑意,但越聽到後面。那臉色就越顯難看,直到最後的時候,脾氣頗為急躁的道格拉斯神皇便直接問道:「那麼,你的意思是不願意咯?」

「願意。」王明很認真的點點頭說道:「就站在我個人的立場上,我十分願意促成這件造福全人類的好事……」

「但你又不能違背你老師的意願,對嗎?」莎爾娜神皇介面道。

王明鄭重的點頭道:「老師收留我、撫養我並教導我,在我的眼中他就是我的父親,我很敬重他老人家。」

「那就是沒得談了?」安東尼奧神皇瞥了王明一眼,起身道:「那就算了吧,我們也不會強逼你教授那些技巧……」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嗎?」莎爾娜神皇顯然還不願意放棄,她忍不住說道:「我們可以給你很多獸王獸核當做報酬,甚至可以給你很多次神幣作為交換,只要你願意!」

「報酬?」王明在心裡頭飛快的衡量了一下得失,最後還是很堅定的搖頭說道:「老師的心血不是商品,我不可能用老師的成果來換取報酬!」

看王明那一臉果決的神色,莎爾娜神皇也只能長長的嘆了口氣,感覺很可惜,非常的可惜。

然而,就在三位神皇對視一眼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王明卻又突然說道:「我是不會要報酬的,但我也沒說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其他辦法。」

「哦?」莎爾娜神皇突然有種峰迴路轉的感覺,她饒有興緻的問道:「什麼辦法?」

「其實很簡單。」王明低頭思索了片刻,說道:「我老師不願意無名無分的就把他自己的畢生心血隨意撒播,而我,也不可能拿著老師的心血去換取報酬,那麼,只要避開這兩條,就能順利解決問題了。」

「怎麼避開?」問出這個問題,莎爾娜神皇忽然有種送羊入虎口的異樣感覺……

王明抬起頭很認真的說道:「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三位神皇,那些技巧都是我老師窮極一生才完善出來的,每一種技巧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所以,如果傭兵協會能夠滿足我以下三個條件,那麼,傳授這些技巧自然也就順理成章了。」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是莎爾娜、安東尼奧和道格拉斯三位神皇目前最真實的心理寫照,依然是莎爾娜神皇出聲問道:「說說你的條件,只要是我們能夠滿足你的,就一定會幫你辦到!」

那些技巧實在是太重要了,如果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時刻,莎爾娜神皇也不願意就這樣輕易的放棄,更何況在她和安東尼奧、道格拉斯二位神皇來這裡之前,她就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

換句話說,就是她不怕王明提條件,只怕王明不提條件!只要提了條件,那就說明還有商量的餘地,如果連條件都不提的話,那還談什麼?

王明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雙眼眸炯炯有神的盯住了莎爾娜神皇,然後很認真的提出了自己的三條條件:「第一條,我希望傭兵協會能夠以我老師太乙的名義,去建造一尊高九十九米的雕像,以此來緬懷我老師在這些技巧上付出的心血。」

「雕像?九十九米?」莎爾娜神皇和安東尼奧、道格拉斯兩位神皇對視了一眼,很乾脆的就點頭說道:「這是我們所應該做的事情,老人家為這些技巧付出了畢生的心血,建造一尊雕像完全合理。」

言下之意就是她答應了王明的這第一條條件,建造雕像?完全沒問題!

「第二個條件,我希望傭兵協會能夠為我老師撰寫一篇讚揚他功績的書籍,光明正大的承認我老師在技巧上當之無愧的巔峰地位,並承認我老師就是這些技巧的主人,他應該受到全人類的尊敬。」

王明見莎爾娜神皇答應了第一個條件,便跟著提出了第二個條件。

而聽到王明所說的第二個條件,莎爾娜神皇卻明顯猶豫了。建造雕像只是在緬懷這位老人的過去,可如果是撰寫一篇文章書籍的話,卻是等於承認了這位老人在技巧上的宗師地位!

換成祖星上的說法是,王明所提出的前兩個條件,其實就是在塑造一個根本子虛烏有的祖師爺!而一旦地位確定之後,將來所有學習了這些技巧的武者,都會成為這位老人的徒子徒孫,並受到全次神大陸無數人類武者的敬仰!這地位、這身份、這影響……有些太大了。

但轉念一想,這些技巧本身就是這位老人所創,既然老限已至,無論去深海是死是活,都已經是昨日故人了……人都不在了,那麼,給他一些虛名又有什麼關係呢?

想到這裡,莎爾娜神皇還是沒能發現王明那已經露出的狐狸尾巴,只以為是王明在為逝世的老人爭取一個流芳百世的美名。

心裡頭還真有點被王明的條件所感動了,尊師重道的品格無論在哪個世界,都會受到人們的推崇,莎爾娜神皇顯然也不會例外。

因此,她沉吟了一會兒后,也點頭答應了下來:「沒問題。」

「呼……」聽到莎爾娜神皇的回答,王明才算是長長的鬆了口氣,只要有了這一層鍍金的、名正言順的身份,他的計劃也就成功一半了。

前兩個條件都已經獲得了通過,王明也露出了笑容,並隨後提出了他的第三個條件:「次神大陸四大學院培養了無數人類武者,我希望傭兵協會能夠以我老師的名義,再另建一所學院,我將在學院里傳授我老師留下的技巧。」

「如此一來,最棘手的兩個問題就能輕易解決了!」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莎爾娜神皇頓時間眼前一亮,連連點頭道:「這是個解決問題的好辦法,建學院?是啊,利用學院的名義向武者傳授技巧,老人家又成了祖師爺……這樣就算不上是離經叛道了!」(未完待續。。)

… 不僅莎爾娜神皇點頭連連,就是道格拉斯、安東尼奧二位神皇也都忍不住點頭稱讚,他們三人卻沒有發現,王明眼角上的那一抹古怪笑意……

三個條件其實看上去都是在為那個根本子虛烏有的祖師爺造勢,王明本人根本撈不到半點好處,完全就是在給他那半真半假的老師爭取美名。

至少從這個方面看,王明就像是一個不求功利的好徒弟,一切都在為他的老師著想,但實際上呢?

雕像建造起來了,於是人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已經死掉的超級強者,並且這個名叫太乙的超級強者還是費盡畢生心血鑽研技巧的祖師爺!

於是,太乙的名聲就會在次神大陸變得炙手可熱,但雕像所造成的震撼感頂多-維繫一段時間就會慢慢的淡去。

因此,王明提出了第二個條件,去撰寫一篇讚揚太乙在技巧鑽研上付出的心血,以及在這個領域取得的重大成就。

等到這篇文章或者這本書籍問世之後,人們就會從那些有的沒的描寫中逐漸鞏固太乙在他們心中的地位,繼而將太乙徹底推上神壇,成為一個開闢了新領域的祖宗級人物。

有了這兩個基礎條件后,王明提出的第三個條件自然就順理成章的獲得了認可,因為這所學院是依照太乙的名義去建立的。

從頭到尾王明都沒有表現出半點爭奪利益的野心,此時的他,在莎爾娜、安東尼奧、道格拉斯三位神皇的眼中,就成了一個尊師重道的好徒弟。

但誰也不會想到另一個問題……太乙再有名,他也已經死了,對於一個純粹虛構出來的死人,多了一這層光環又能算得了什麼呢?

繼續往下想,王明是誰啊?王明是太乙的親傳弟子!老師的名氣越大。他這個做徒弟能夠收到的好處還會少嗎?

最最重要的一點是,次神大陸有非常苛刻的,尊師重道的規矩,幾乎在這種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人,對於老師這個稱謂都有一種後天養成的敬畏心理,於是重頭戲就來了。

學員落成之後,總是需要老師的吧?太乙已經死了,王明作為太乙的親傳弟子,作為已經擁有神皇之下無敵美名的萬紀神王,作為剛剛以新晉萬紀神王的身份撂倒老牌萬紀神王的璀璨明珠……

你說。誰還能來這裡跟他爭搶老師的名分?

於是乎,已死的『太乙老師」在其死後留給這個世界的光輝,就會慢慢轉移到王明的身上,這是一種無形的好處。

而傭兵協會親自出面籌辦學院,自然也能讓無數人乖乖的閉上嘴巴,而最終落成的學院是交給誰的?王明!

到時候王明就是這所新建學院的最高領導,他會以長輩的身份去教導傳授自己的各種技巧招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