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的好吧?這裡有個側門,你們從那裡走,能有多快走多快,出了火車站這個範圍,他們就找不上你們了。」

葉飛聽后冷哼一聲,「他們要是想找麻煩,那就來吧,正好教訓他們一下。」

那人聽到后滿臉錯愕,只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不是本地人吧?這裡可是人家的地盤,還能被你收拾了不成?」

這人發覺自己跟葉飛說話他根本聽不進去,於是就對柳亦如說道:「你快去勸勸他啊,眼看著就要出去了,真被堵住了,你們可就慘了啊!」

柳亦如歉意一笑說道:「沒事的,他自己心裡有數。」

聞聽此言,那人整個凌亂了。

這一對都是什麼人啊?

莽夫啊!

從出站口出去,人流攢動,小販叫賣。

X市的經濟程度,就好像還停留在上世紀一樣。

站外廣場上的人群中,可以看到有一夥七個人怒氣沖沖的向著葉飛這裡衝來。

小年輕看到這些人,不斷的嘟囔:「完了完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說完之後他就趕緊到了一旁,怕被殃及池魚。

那七個人里,領頭的赫然就是那個小痞子!

「兄弟們!就是這小子打了你們龍哥!」小痞子來到近前指著葉飛說道。

其餘六人紛紛看著葉飛,但卻不經意的看到了葉飛旁邊的柳亦如。

「龍哥!這小娘皮好漂亮啊!」有人垂涎看著柳亦如說道。

小痞子嘿嘿一笑,「是吧?告訴你們,龍哥我第一眼見到我就看上了!怎麼樣? 許你來生Ⅱ 咱們把她搶過來怎麼樣?」

「那當然好了!」其他人紛紛激動的附和。

柳亦如一臉厭惡的看著他們。

「呦呦呦!這小美女生氣了,不過生氣的樣子更漂亮啊!我這心啊,就像被貓抓了一樣啊!」小痞子肆無忌憚的說著。

廣場上的人,見到這樣的一幕,大多是見怪不怪了。

反正這就好像是沒有完全開化的城市,發生這種事,實在是太正常了。

有些人腳步一停,看起了熱鬧。

葉飛嘴角一抿,一拳就是對著那小痞子胸膛打去。

轟的一聲,這小痞子噴了一口血出來。

圍觀的人一愣。

怎麼也想不到在劣勢下,這葉飛竟然會率先出手!

小痞子只覺得五臟六腑都翻了個個兒一樣的痛苦,連續的咳出血來。

「怎麼樣?你現在的心還像是被貓抓了一樣的嗎?」葉飛戲謔的看著他問道。

小痞子彎著腰,抬頭瞪著葉飛,手指也是顫抖著指著他。

但他半晌說不出話來,一要說話,喉嚨就火辣辣的要燒起來一樣的疼!

「給我打死他!」他用盡全身力氣的吼了一聲。

然後之前愣住的六人,瞬間回神,面色變得兇狠無比。

罵罵咧咧的就是對著葉飛沖了上來!

人們紛紛鼓掌叫好,以為有什麼熱鬧可看。

可他們緊接著神色僵住了。

因為他們看到,衝上去的六人,還不等做出什麼動作來。

就是被葉飛幾個招式全部被掀翻在地!

(本章完) 葉飛輕鬆將他們掀翻在地。

圍觀的路人全都傻了。

本來還以為能有好戲看。結果這麼快就結束了!

之前那個一直在對葉飛他們勸說的那個小年輕,此時也是瞠目結舌。

老公,太悶騷! 知道葉飛有些本事,但是怎麼也不會想到葉飛竟然會這麼的有本事!

小痞子眼睛大睜,剛直起腰來就是見到自己的小弟全部被撂倒在地!

他面色一白,看著葉飛,那眼神驚恐的就像是看到了惡魔一樣!

葉飛向他走來。

他手掌往前一伸。

大吼一聲:「你等等!」

葉飛果真停下,嘴角帶笑的看著讓他準備幹什麼。

眾目睽睽之下。

這之前還很是硬氣的小痞子哇的一聲哭了。

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鼻涕眼淚一大把的懇求道:「我求求你了,你饒了我把!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你要是把我怎麼著了,他們可怎麼辦啊!」

這小痞子務必凄厲的說著,等他抬起頭來的時候,卻是早就見不到葉飛的影子了。

……

葉飛本來就沒想把他們怎麼著,反正又不是什麼大矛盾。

他帶著柳亦如來到街邊準備找一輛摩的把他們帶去山裡。

攔了半天都是沒人停下,。

後來在他們眼前停下一輛高配置的路虎越野車。

車窗下來,一個長相英俊的年輕人探出頭來問道:「要去哪兒?」

「你這車去不了。」葉飛說道。

那年輕人哼笑一聲,「我這車可是經過改裝的,除了不能自己上樹,哪裡都能去。」

「鐵柱山能去嗎?」葉飛問道。、

那人面色一愣。

「你們要去鐵柱山?有緣啊!上車!」 拐個總裁當老公 那年輕人熱情的招呼道。

葉飛跟柳亦如對視一眼,然後就要上車。

「哎哎哎!不是你,是那位美女,你不能去,我不載男人的。」那人攔住葉飛說道。

葉飛面色瞬間變得陰沉起來。

他還以為這人室友多麼的熱情的,原來是在打柳亦如的主意!

「他是我男朋友,不讓他上,那我也不去了。」柳亦如清冷說道。

那人一撇嘴,不滿的看向葉飛說道:「兄弟,告訴你,你得虧有個好女朋友,不然這鐵柱山就得自己走著去了。」

上了車,兩人坐到後座。

車子上路。

那人開著車,跟葉飛他們聊起來。

「知道為什麼說要不是我,你們就得走著去了嗎?」

「說來聽聽。」葉飛對這人還是有些敵意。

「你先說你們要去鐵柱山幹什麼。」那人問道。

「不說就算了。」

「哎哎哎,別啊,我也是去鐵柱山的。」那人急忙說道。

「去鐵柱山哪裡?」葉飛問道。

「什麼哪裡?就是鐵柱山啊。」那人詫異問道。

葉飛聞言眉頭一皺,這人是去山上?

趙鐵柱那老傢伙這幾年都在整什麼幺蛾子?

「我啊,不是本地人,又最怕安靜,正好看到路邊一個美女,就尋思著接上來一起解解悶,我真沒多想哈,真的。」

「兄弟,你也不要介意,我這人吧,絕對不吃別人口裡的東西,既然是你女朋友,你就把剛才的事忘了吧。」那人自顧自的說著。

「你去鐵柱山是要幹什麼?」葉飛問道。

「跟你們一樣啊。」

葉飛忍不住的一笑。

「相信我,這世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但是咱們的目的是絕對不一樣的。」葉飛說道。

「好吧,我是回我師傅家,你呢?」那人說道。

葉飛神色一滯。

他面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

他也是回他師傅家……

這是什麼情況?

一路上,葉飛才是了解到這種情況是為什麼發生了。

一切的起因。

都是因為葉飛坐飛機去江南的那一天。

那一天之後,有進深山的人傳出來,說在鐵柱山上有一個正在佈道的老神仙!

這老神仙有多神呢?

目睹全程的那人面色震撼的回憶著說。

說是那老神仙呼一口氣就吹的萬里無雲一片晴空!

吼上一聲,遠處天邊就有一聲驚雷炸響!

甚至坐在山頂垂釣片刻,天上就會有一座黑山坐下來!

最後這傳聞愈演愈烈。

有人就說這鐵柱山周圍的萬千大山,都是那老神仙從天上垂釣得來的!

然後再過幾日,有人又傳出來。

說山上的老神仙開始廣泛收徒,只要有志向的人,都可以去鐵柱山走一趟,被看上了,就會被留作當那老神仙的徒弟!

古武將興的時代,人人崇尚武學。

一聽這老神仙要收徒,頓時一窩蜂的衝上了山。、

期間有不少人都是被留了下來!

「我啊,這次就是要回師傅家看看,畢竟我可是他的第八位徒弟呢。」那年輕人得意的說著。

葉飛在後面聽得臉皮直抽抽。

這老傢伙,是快要仙逝了嗎?

玩這麼大?

「師傅一直跟我們幾個說,要以大師兄為榜樣,可我們從頭到尾都沒有見過大師兄長什麼樣。」那人唏噓的說道。

「對了,既然你要去鐵柱山,是不是也想去拜師啊?」那人問道。

葉飛面無表情,只是說道:「我就是你們大師兄。」

路虎車紅燈停下。

那人回過頭來,一臉懵逼。

然後他咧嘴一笑,回過頭去,「你開玩笑的吧?」

然後他又回過頭來問道;「你真是?」

……

路虎車進了山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