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把前方的那挨得很緊的五座山頭給斬掉?」江帆指了指對懸停在身旁的五行斬問道。

「主人,那幾座山頭的幅員不大,最大的幅員才七八十米,小的的身體可以變大到百米巨大,絕對能把它們斬掉!」五行斬答道。

「那好,用最快的速度給我把那五座山頭斬掉!」江帆大喜,立刻命令道。

「主人看好了!」五行斬喝道,五行斬頓時閃電般的呈傾斜角度爆射而出,在射中山頭的剎那,五行斬猛然精光爆閃,巴掌大小薄薄的飛盤形狀的五行斬瞬間變成百米大小。

哧的一聲微響,變成百米大小的薄片五行斬像是莫入水中適當那麼輕鬆,五行斬從山頂下方五六十位置穿過,穿過之後頃刻又恢復原來巴掌大小。

五行斬絲毫沒有停頓,繼續快如閃電的斬向另外四座山頭,每次臨近穿射時便會瞬間變大,穿射過後恢復原狀,精光連閃,哧哧……四聲微響,五行斬穿射過另外幾座山頭,隨即回到江帆身邊。

「我靠,好快,五行斬從發動攻擊到回來,整個過程兩秒鐘不到,而且只感覺到很是微弱的奇異能量爆發的氣息,好,很好,絕對的大殺器!」江帆看得連連點頭興奮激動不已。

轟隆隆……十幾秒鐘過去了,五座被穿射過的山頭這才整個滑到崩潰坍塌,「呃,只是斬過山頭時五行斬忽然變大爆發的精光倒是會引起關注,也出現微弱的能量氣息,這容易被察覺。」江帆暗自道。

不過悄然奇襲殺敵的時候並不需要五行斬變得那麼大,只需要穿射過敵人的腦袋,斬碎元神即可,不知道這樣會不會暴露出痕迹。

威力是沒得說,但江帆想了解五行斬攻擊的隱秘性,環顧了下周圍,意念發出,五行斬再次閃電般的射出,哧的一聲危險,巴掌大的五行斬瞬間穿射過一座山頭,隨即便回到身旁。

「呵呵,這樣很好,沒有絲毫的動靜!」江帆十分滿意的笑道,接著又試驗了下,五行斬貼著地面潛行,五行斬從身後悄然沒入地下,在地下鑽行忽然鑽出發動襲擊等等手段。

江帆折騰了一陣子十分滿意,利用五行斬斬殺戰將、屍凶、黑皮仆獸應該是最為隱秘的手段。江帆立刻回到修鍊場,開始正式修鍊五行元素法則。

「呃,開啟火輪場不易,不如先打好基礎,把五行相生相剋之法掌握了再來開啟火輪場,那樣應該能事半功倍。」江帆自言自語地道。

上次是按照改版過的五行元素法則重新修鍊了水元素和木元素,金元素並沒有過濾,而且金克木,金生水,水生木三種修鍊之法也只修鍊了水生木之法。

江帆開始按照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則重新修鍊金元素,畢竟已經修鍊成功,新版的與舊版的只是有些改動,修鍊起來速度極快,五年時間便完成新版修鍊。


江帆有些鬱悶,似乎沒什麼改變,也沒過多糾結,接著開始修鍊金生水之法,現在相比之前元神強大太多,修鍊起來更是快捷。

三年過去了,江帆忽然感覺到頭頂,眉心,咽喉處發脹發緊發痛不舒服,頓時心中一喜,快完成了,更是全力的修鍊,一個月後,轟的一聲巨響,頓時感到舒爽無比,一種豁然開朗的愜意。

再看連通的頭頂的金輪場,眉心的木輪場,咽喉的水輪場之間的貫通通道,又是寬大了不少,金輪、木輪、水輪的顏色越發的濃重,調動元素的能力又增強了不少。

三種元素能力大大得到加強完美,江帆便開始修鍊開啟火輪場,很快心窩處出現炙熱,越來越熱,最後實在受不了了,感覺心窩處似乎塞入岩漿似的無法承受,不得不放棄。

「我靠,怎麼回事,修鍊火元素可是按照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則來的,怎麼還是這麼難?」江帆鬱悶了,窩火之下再次嘗試了便,還是那樣,江帆萎了,有些急躁,但很快冷靜下來開始反思。

「呃,根據五行相生相剋之法,掌握了五行相生相剋有助於修鍊五行元素法則,是不是該從五行相生之法上入手?火元素沒修鍊成功,嘗試一下木生火之法看看。」江帆暗自思索道。

江帆立刻調動眉心的木輪場中的木元素,木元素通過貫通通道來到咽喉的水輪場,開始向心窩處滲透,希望木元素到達心窩處,通過木生火輔助火輪場的開啟。

心窩處是火輪場,按照五行元素法開啟心窩處的火輪場是由內而發,這種通過木生火的手段,是由外而內,算是反其道而行。

很快木元素滲透到心窩處,不過卻是沒有規律的,一窩蜂似的涌到心窩處,江帆明白,畢竟火輪場沒有開啟,連接水輪場的通道沒有打通,只能這樣囫圇的來。

江帆開始修鍊木生火之法,很快發現難度不小,因為火元素並沒有修鍊成功,但江帆沒有輕易放棄,因為火輪場的開啟更難。


二十年過去,江帆忽然欣喜起來,青色的木元素顆粒開始出現微微變化,出現十分微弱的赤色,「呃,難道五行相生能直接將木元素轉化為火元素不成?」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五行元素的修鍊似乎就太容易了點吧,嗯,也許就是這麼容易吧,條條大路通羅馬,或許這種依靠五行相生之法修鍊出火元素最為簡便呢。」

江帆想到這信心大增,更是全力的修鍊木生火之法,五十年過去了,江帆心中狂喜,青色的木元素顏色變化明顯了,青色的顆粒已是變成青色中帶著赤色,似乎朝著向赤色轉變。

江帆精神振奮不已,又修鍊了五十年,江帆鬱悶了,帶著赤色的青色木元素的顏色轉化卻停滯不前,沒絲毫進展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上不上下不下的?」江帆困惑了,想了想耐著性子再次修鍊了二十年,再看,帶著赤色的青色木元素還是沒任何變化了。

「呃,木生火之法用到頭了,看來沒修鍊成功火元素,木元素是無法轉化為火元素,只能形成這種半成品。」江帆沉思了會,有些明白了。

「嗯,這半成品既不算木元素了,也不是火元素,但應該含有火元素的一些屬性,或許對修鍊開啟心窩處的火輪場有益。」江帆暗自道。

江帆開始再次修鍊開啟火輪場,很快心窩處的那種炙熱出現,越來越熱,不一會就承受不住了,江帆硬抗了會,感覺無法支撐了,不由得大為窩火沮喪。

江帆正要放棄,忽然那些半成品的帶著赤色的青色木元素閃動出青赤色光芒,一道涼意出現,接著心窩處的炙熱驟然減弱。

江帆呆了呆隨即狂喜,「我靠,真的有作用,半成品的火元素起作用了,五行相生相剋果然對修鍊五行元素法則起著輔助作用。」江帆暗自喜悅地道。

江帆立刻繼續修鍊,有著半成品的火元素相助,不用再擔心無法承受心窩處的炙熱而中斷放棄,隨著修鍊的持續,心窩處的炙熱更加厲害,達到了個恐怖地步。

雖然半成品的火元素中又含有水元素的屬性,不斷的吸納強烈的炙熱,釋放涼爽的細流,但還是令江帆十分的痛苦不堪,覺得心窩處都要烤熟了,相當於忍耐著火刑。

江帆面色扭曲,渾身哆嗦著,不由自主的哼哼起來,額頭汗水嘩嘩的流淌,全身更是從水中撈起一般濕透,江帆咬緊牙關憑藉著極大的毅力苦苦支撐著。


一晃兩千年,忽然炙熱的心窩處猛然一顫動,接著生出一道微弱的赤色細流,江帆鬆了口氣,說明進入了下一階段了,更是信心百倍精神振奮繼續修鍊。

炙熱的心窩處的微弱細流不斷的擴大規模,又是兩千百年,細流終於形成規模洶湧澎湃,心窩處出現顫動,持續分分鐘形成一個漩渦,心窩處生出赤色細流被吸納入內。

五千年過去了,赤色漩渦變得粘稠,旋轉的速度開始減弱,幾百年後,旋轉的粘稠漩渦徹底停止下來,開始收縮,形成一個赤色的球。


赤色的球瘋狂的吸納心窩處湧出的赤色細流,赤色的球越來越緊固,三千年後,赤色的球密度相當的大了,吸納赤色細流變得緩慢起來,而相應的心窩處湧出的赤色細流也慢了下來。

又是一千年,江帆感覺到赤色的球達到了充盈欲爆的地步,而吸納赤色細流已是完全停止,江帆詫異迷惑了,「呃,這麼說修鍊豈不是自動停止了?」

江帆繼續修鍊,但卻沒了絲毫效果,完全的停滯不前了,「我靠,這是怎麼回事?火輪場還沒打開呢!怎麼辦?」江帆詫異地道。

江帆急躁起來,腦筋急轉,忽然盯上了心窩處周圍的半成品的帶著赤色的青色木元素,心中猛然一動,不管了,怎麼著也要試一試。

江帆一咬牙,意念發出,半成品的帶著赤色的青色木元素狂暴的湧現赤色的球,轟……心窩處的赤色的球頓時炸了,心窩處猛烈的劇痛,江帆頓時眼前一黑腦袋耷拉下來暈厥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帆緩緩蘇醒過來,頓時感覺到渾身的舒坦,像是有人在坐著推拿,還不是在體表做推拿,而是在體內做推拿,渾身的細胞舒適無比,汗毛孔都是爽歪歪的,像吃了人生果般。

江帆急忙內視,頓時欣喜若狂,差點跳了起來,「我靠,火輪場打開了!無數的赤色元素顆粒四處飄蕩,感覺無比的親切。」江帆驚喜地道。

「呃,繼續修鍊,火輪場才打開,還有許多是要做,必須鞏固火輪場,將火元素與金元素,木元素,水元素融合,火元素肯定也有相應的技能學習,這才算四種元素修鍊大成。」江帆暗決定道。

江帆立刻進入修鍊狀態,嘩啦三十年時間完全的將火輪場穩固下來,因為掌握了五行元素的相生之法,金、木、水、火四種元素的融合進行的較為成功。

終於將頭頂的金輪場,眉心的木輪場,咽喉的水輪場延伸到了心窩處的火輪場,整個貫通,而且通道又比以前寬大了一倍。

就在這時,忽然元神空間的白色符印閃動起精光,恐怖的符咒能量不受控的湧出,「呃,這是什麼情況?」江帆吃驚地道。

江帆愕然不解,但沒有刻意做出反應,而是密切注視著,看看到底會怎樣,湧出的符咒能量迅速形成漩渦狂暴的旋轉起來。

很快狂暴的漩渦發出強大的力量又吸納符印中的符咒能量,加速符印中的能量傾斜而出,忽然白色的符神主符印開始顯色了,符神主符印是金色的,因為吸納了符陽珠而變成白色的。

符神主符印迅速的還原成金色,接著符神主符印開始顫動起來,持續幾秒鐘,嗖的一下,符陽珠竟是從符神主符印中滲出。

符陽珠隨即立刻吸納釋出的符咒能量,很快狂暴的符咒能量漩渦被符陽珠全比吸納回去,接著符陽珠咔吧幾聲脆響,變成一個直徑一米的大球,變得晶瑩剔透好看之極,懸在元神空間不再動彈。

江帆看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緩過來,怎麼回事,符陽珠怎麼從符神主符印中獨立出來,還變色變大了!

「呃,感覺與符陽珠之間的親切程度極大的增強了,如果之前的親切度是五分的話,現在應該有八分了,怎麼會這樣?」

江帆十分的不解,等了會確定符陽珠不會再有動靜,便嘗試著意念催動符陽珠,頓時狂暴兇猛的符咒能量狂潮般的湧出,江帆嚇一跳,「我靠,明顯的爆發出的符咒能量比以前強大五倍不止!」

江帆腦筋急轉思索起來,很快明白過來,「明白了,火元素是側重能量法則的!」

想到了這點,江帆恍然大悟,符印中蘊含的主要是空間法則、時間法則,至於生命法則,能量法則,速度法則涉及極少,要利用更是困難,現在修鍊成功了火元素,極大的掌握了能量法則了。

符陽珠非常強大,之前沒有掌握能量法則,符陽珠的利用率低,不能很好的駕馭,符陽珠只有融入符神主符印,現在不需要了,可以獨立出來了。

「哈哈,現在單憑使用符陽珠爆發的符咒能量攻擊,滅掉戰將不是問題了,要是二怪還活著應該也能打敗,估計可以對抗人形骷髏蟲和黑皮仆獸了,再也不用擔心這些傢伙了。」江帆喜悅地道。

江帆愜意無比,急忙查看火元素技能,以前因為沒有修鍊成火元素,並沒去看,覺得沒意義,現在可以了,一看頓時驚訝了,猛然想到一個問題,「我靠,符天果然也會五行元素法則!」江帆吃驚地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火元素技能竟然和符天施展的五行天火掌和五行火罩,赤火燒天一摸一樣,分屬火元素的攻擊技能和防禦技能。

之前江帆只是懷疑符天會五行元素法則,但是想到五行元素法則的修鍊是循序漸進的,必須從金元素開始,然後是木元素、水元素、火元素、土元素。

符天會施展火元素技能,說明應該是修鍊成功了四種元素,那可不得了,據達菲亞筆記記載,修鍊成功四種元素可是那個世界的頂尖高手,可以算是無敵了,因為五種元素沒人修鍊成功。

符天要是修鍊成四種元素,但在與符地廝打的時候並沒有顯示出修鍊成功四種元素想象中的恐怖,而且四種元素融合技能更加強大,也沒見符天施展過合擊技能。

符天不是笨蛋,有更厲害的手段會不用?另外奇怪的是金元素、木元素、水元素的技能不見絲毫展現,還有四種元素相應衍生出的特殊能力也不見展現。

因此江帆僅僅只是懷疑,似是而非,便沒去對照查看五行元素法則後面的火元素技能,認為是湊巧,具備什麼其他特使功法,取名叫五行而已。

現在可以明確了,但隨之更是困惑了,實在想不通,符天會五行元素法則,似乎只是掌握了火元素的技能,難道符天另闢獨溪,單單隻是修鍊成功了火元素?應該不可能啊!

江帆左思右想頭疼了,最後還是無奈作罷,只能日後有機會再了解吧,拋去雜念,修鍊天火掌和火罩,赤火燒天。

十年的時間,江帆將天火掌和火罩,赤火燒天完全掌握,開始看四種元素融合的合擊技能,只有一種,四重爆滅技能。

四重爆滅技能,利用金、木、水、火四種元素的同時爆炸達到擊毀目標,每一種元素爆炸形成強大的能量攻擊,威力堪比單一元素攻擊技能威力的五倍。

四種元素一同爆炸,威力疊加翻倍,可以達到單一的元素技能攻擊的威力百倍,四重爆滅技能可以定向,也可以發動大規模大範圍攻擊,定向攻擊,消耗較小,連續發動數次才會出現力竭現象。

大規模大範圍的攻擊,消耗極大,只能發動一次,四種元素同時爆炸,可以覆蓋方圓千米範圍,但會出現四種元素輪場出現被抽空的現象。

當然忽然抽空,周圍虛空的四種元素會迅速補充進元素輪場中,但完全恢復巔峰狀態需要兩個小時,期間基本不影響單一元素攻擊,再次施展四重爆滅技能就不成,既是勉強使用威力也打折扣。

這種四種元素的合擊技能不容易,江帆花去三十年時間才徹底掌握,江帆心中忽然一動,「呃,既然元素可以自爆攻擊,那是不是可以只採取單一元素進行自爆?」

江帆琢磨了一陣開始試驗起來,反覆試驗,花去百年時間終於能做到單獨的金元素,木元素、水元素、火元素的自爆攻擊,還能做到兩種元素,三種元素組合自爆攻擊。

江帆此時信心百倍了,最初的金元素的金盡人亡的攻擊威力遠遜色金元素自爆攻擊,這才完全明白了為何掌握四種元素之人比三種元素之人強大百倍不止。

催動符陽珠發動攻擊,只是小手段了,五行元素攻擊才是大手段,顯然使用元素攻擊,尤其是四重爆滅技能,完全可以頃刻的將人形骷髏蟲,黑皮仆獸滅掉。

至於空間獸,干敗沒有懸念,只是殺死的話,江帆心中沒底,畢竟符天在巔峰時候都沒把握殺死空間獸,空間獸太過特殊了。

對付五行獸應該可以是沒什麼問題吧,不過能不能對付符天和符地,江帆心中還是沒有十足的信心,感覺可以試著一拼,至少自保沒問題了,基本可以不懼他們。

「呃,好像火元素修鍊成功沒感覺出現什麼特殊能力,只是大大的激發了符陽珠,能更好的利用了。」江帆有些鬱悶。

但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不能太貪心了,還是感覺很滿意,從三種元素進入到四種元素境界,之前出現的那些特殊能力應該也水漲船高了吧。

估計風無影技能,風之眼能力,強大的身體自愈能力,對生命的預測感應能力不知道會變得怎樣,江帆想到這心中十分的期待,尤其是神器閃星,神器閃星的能力也該大幅提升了。

「嗯,先看看操控五行斬的情況,五行斬魂可是說了,修鍊成四種元素后,有效攻擊範圍可達百倍的,那就是能隔著百里遠發動攻擊。」江帆微笑地道。

江帆立刻出了修鍊場,從符咒世界喚出五行斬,五行斬一出來,便是震驚的驚呼道:「我靠,不是吧,主人,您就修鍊成功了四種元素啊,您還是不是人啊,這麼變態!」

「擦,這是什麼話,我是正宗的人,更是神人,你不是人倒是真的!」江帆頓時鬱悶,沒好氣道。

「呃,小的說錯話了,主人不要生氣啊!」五行斬魂呆了呆,訕訕道。

「去,給我把前面一百里遠的那座山頭削平!」江帆強大的意念發出,呼喝道。

五行斬應了聲,一閃消失不見,八十裡外的大山上一道精光閃過,隨即五行斬回到江帆身旁,說道:「主人,小的已經削了它了,待會山頭會自動滑落!」

「我靠,這麼快!」江帆吃了一驚,這速度竟然和之前斬幾百米外的山頭時的一樣快,似乎幾百米和一百里沒區別。

「主人,這得益於您修鍊成功了四種元素,小的的威力和速度也隨之大漲呢,要是您修鍊成了五種元素,那小的的實力就更加強大,斬千里之外的山頭同樣能達到現在的速度!」五行斬魂道。

「是啊,那看來我得修鍊土元素了!」江帆頓時眼睛賊亮,期待無比了。


「對了,現在什麼時間了?」江帆忽然想起什麼,面色一變,急忙算了算,鬆了口氣,還好,外面指過去了兩天半多些的時間。

「呃,看來土元素沒時間修理了,也不知外面什麼狀況,距離符天規定蒙克族出山報道的時間快到了,五行火獸也出來了,得出去看看。」江帆決定道。

江帆忙將五行斬收起,出了符咒世界,這時守在一旁的雙頭裂十分體歡喜,迫切的問道:「主人,您出來了,是不是修鍊成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