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去賬房把錢解釋清楚,然後收拾東西滾!」

「三爺……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的不能沒有這份錢啊……三爺,求求你了,就算你讓我洗馬挑糞,也別不要我啊……」

「滾,髒了老子的眼!」

這樣絕情的話,已經徹徹底底的將孫掌柜打入了冷宮之中。

從南聖離開,而且還是王金刀親自開除的。

孫掌柜別說去同行那,就算是轉行,也怕是沒有人要了……

他命運就算徹底的改變了!

原因,就是想貪圖唐玉的一些個東西!

……

南聖三樓。

一間裝飾非常精美的雅間之中。

兩位楚楚動人凹凸有致的侍女,沏了兩杯上好的香茶之後,徐徐離開。

「唐公子,四豆的事情,是我王家的家教不嚴,惹了公子不開心!還希望公子大人有大量,千萬不要見怪啊!」

「小事一樁,無妨!」

「公子大人有大量,不計較就好!不計較就好!我對於靈器也算是有點研究……」

「公子之前想要賣的東西,由我來堅定一定給公子一個滿意的價錢!若是公子還打算採購一番的話,給公子打個七折優惠!如何?」

唐玉聽了王金刀的話,心裡暗道:「這做人還是要兇惡一些,太過和善只能是被人欺負!若不是我有些實力,今天被那掌柜的直接坑掉,哭都沒有地方哭去!」

「如此甚好。 毒寵冷宮棄後 那就勞煩了!」

唐玉說完,一股腦的將從秀那裡繳獲的十幾件靈器全都拿了出來!

「這些東西,我全都賣掉!」

「全部?」

王金刀細細審視著眼前的這些東西時,心裡越發有些震驚!

「這些東西,樣樣都是極為上等的東西,製作精良而且效果拔群!」

「初步估計,應該在九萬靈石左右!」

這個價格,對於唐玉來說,就比較滿意了,不想之前,用個打發乞丐的價格來打發他。

「要不這樣吧!兩天之後,咱們南聖有一場小規模的拍賣會,我將這些東西全都加進去!能夠拍出高於十萬的價格,那就按照拍出的價格給唐公子!我們收半成的費用!」

「要是拍不出十萬,我按照十萬的價格算給唐公子!」

「這樣如何?」

這樣一來,無論如何,都要比九萬多一點,唐玉,沒有理由拒絕。

作者星河一夢說:好睏,欠一章,明天補。 往寨子裡面跑,幾乎所有的房屋都著了火,不多的人影在火光里穿梭,他們在忙著救火,賀豐收看見老寨主家的房屋已經坍塌,這些房屋老寨主家的著火最嚴重,看來放火是從老寨主家開始的。

隔壁一個老者看著自己家燃燒的房屋,在頓首嚎啕大哭,賀豐收過去叫到:「阿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阿伯看見賀豐收,說道:「你們不是已經走了?」

「我們走到半道,看見寨子里起火了,就趕快回來了。」

「哎,今天夜裡都在睡覺。忽然就聽見街上有吵鬧聲,起來一看,幾戶人家的房屋已經著火了,我正要叫喊,組織寨民滅火,忽然就看見有幾個蒙面人,手裡拿著刀槍,見人就砍,一邊砍殺,一邊放火。我就趕緊躲了起來。這幫人從大街西邊一直燒殺到東面,全寨子都遭殃了,這可怎麼辦啊!」老者哭訴道。

「他們是哪裡的人?是一幫什麼人?有多少人?」

「誰知道他們是哪裡來的人,大街上一片哭聲,只看見人影不斷的跑動,看不見有多少人。」

「寨門上不是有崗哨嗎?寨子里還有打更的,就沒有一個人發現來了匪徒?寨勇們有百十號的精壯,他們手裡都有槍支炸藥,難道就沒有一點抵抗?」賀豐收焦急的問道。

「不知道,我醒來,就聽見大街上有人哭叫,其他的情況不知道。」

「老寨主的房子已經塌了,你看見阿彩了沒有?」

「沒有,一直沒有看見阿彩。那時候家家戶戶都是哭爹喊娘的,誰知道她去了哪裡?不過我看見那一幫人走的時候抓走的有姑娘,阿彩是不是也讓他們抓走了?」

賀豐收一咬牙,對梁滿倉說:「表哥,我要去追那幫匪徒,你在這裡等我。」

「你一個人會行?我跟你一起去。」

賀豐收本來堅持要梁滿倉留在寨子里,他知道,要是東鼎在寨子里,表哥梁滿倉就會有危險,今天中午他之所以沒有喝東鼎的敬酒,就是留了一個心眼,他怕東鼎碗里的酒有毒。東鼎把酒碗摔了,酒液灑了一地,一條狗喝了,就躺倒在地上,誰知道那條狗是喝醉了還是中毒了?東鼎吩咐人把那條狗立即掂走了,賀豐收就更加的懷疑。

「好,咱們一起走。」

「你們兩個行嗎?」老者不放心的說。

「匪徒搶的有東西,抓的有人,他們不會走遠,這裡的道路我熟悉,他們很有可能往西邊去了。對了,阿伯你見到東鼎了沒有?」

先婚厚愛,殘情老公太危險 「沒有看見,匪徒來了以後,我聽見寨子里響起了槍聲,估計是東鼎領著人和匪徒幹上了。不知道東鼎現在是死是活。」

「老伯,我們兩個回來的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更不要告訴東鼎他們。」

老者疑惑的看看賀豐收,還是點點頭。

走過滿目瘡痍的大街,穿過一片的哀嚎哭泣。賀豐收兩個人走出寨子,外面的風很涼,這是黎明前的黑暗,幾顆碩大的星星鑲嵌在深邃的夜空,出寨門直接正西,這是進寨子的唯一入口,不就就到了一個岔路口,賀豐收爬上一棵大樹,在大樹上看見對面的山樑上有點點的燈光,那一定是匪徒打的手電筒光,這幫囂張的匪徒,一定不會想到會有人循著他們的蹤跡跟過來。

「走吧,一直走,他們已經到了對面的山樑,我們快一些,估計到天亮之前能夠趕上他們。」賀豐收說。

「趕上他們,我們怎麼辦?」梁滿倉怯懦的說。

「見機行事。」

「表弟,我們還是穩妥一些,輕易不能招惹他們,他們人多勢眾、心狠手辣,又帶著一些婦女,那是人質。我們不好下手。」

「先跟上再說。」賀豐收知道梁滿倉想打退堂鼓。接著說道:「要不,你自己先回去,順著山道,一直向北走,估計三五天會到邊境,到了邊境你設法回去。」

梁滿倉猶豫一陣,估計他是已經害怕了,不但害怕會遇見劫匪,也害怕這茂密山林的蚊蟲猛獸。

「表哥,你不要害怕,我相信你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真要是遇見意外,你一定要把我的骨灰帶回去,就是帶不走骨灰,哪怕帶回去我的一把頭髮,埋到俺家祖墳里,先不要給我父母說我已經死了,就說我在國外發了大財。」賀豐收齜著牙說道。

「表弟,你把我說的心裡酸溜溜的,都是表哥害了你,不該把你帶進商場的漩渦里。你規規矩矩的打工,過幾年一定是一個小老闆,到時候在紅溝買一套房子,挑一個漂亮的打工妹結婚,安安靜靜的過日子,生意好了多賺一些。行情不好的時候就喝喝茶打打牌,一晃十幾年就過去了,等你有了兒子女兒,就安分了,就覺得幸福就是一家人的事,是很簡單的事。」

「表哥,你不要自責,你把我帶到紅溝,我沒有受一點委屈,我在紅溝牛的很,郝蔓在紅溝厲害吧,一般人見了都躲著走,她見了我,就像一隻小貓一樣的溫順。不過在床上還是一隻母老虎,那方面凶得很。」賀豐收笑著說。

提到女人,梁滿倉像是興奮了,黑暗裡眼睛放出了光彩,他也咧嘴一笑,黎明的微熹中露出一排黃牙,估計表哥早就沒有刷過牙了。

「不要給你表哥吹了,郝蔓是啥人我會不知道?她小的時候就沒有人敢惹,比她大幾歲的男孩都不敢惹她,把她惹急了,上去就是一口,咬住不放,敢把男孩的肉扯下來一塊。你要是能把好慢馴服了,除非你是獅子,雄獅。我知道你是寬你表哥的心哩,是嘴上過過癮。」梁滿倉不相信的說。

「表哥,咱倆要是一起回去了,我讓郝蔓第一時間給咱倆接風洗塵。乖乖的。」

「是不是郝德本跑了,郝蔓突然的就蔫了?這姑娘骨子裡不是一個安分的人,你盡量不要招惹她,你說她真的和你上過床,我也信,那是玩你的,郝蔓玩過的男人有一個加強連,你現在想著郝蔓,郝蔓現在不一定在誰的被窩裡,或者是她的被窩裡不一定會是誰?」 兩天後。

唐玉也參加了這一次的拍賣會。

雖然之前王金刀說這一次的拍賣會規模不大,可實際上的規模還是讓唐玉有些驚訝。光是大廳之中,就有三四百人的座位!加上二樓三樓包間的位置,少說也有五百人參與!

不過有了王金刀這層關係,唐玉自然是在二樓單獨的包間之中。

「唐公子要是在拍賣會上看上什麼東西,直接出價就好!這十萬算是保底!」

「我先失陪一會,公子需要什麼,就跟下人說!一定會儘力滿足公子的!」

王金刀指了指站在包間門口的一個丫鬟,笑吟吟的說道。

隨後,王金刀離去。

那丫鬟朝著唐玉淡淡行了一個禮,然後略帶魅惑之笑的說道:「唐公子需要奴婢做點什麼呢?距離開場還有半個時辰呢……」

說著,還將肩膀上的衣服朝外拉了一拉,雪白的肩頭立馬呈現在唐玉面前。

雖然說是丫鬟,可模樣打扮都十分出色。

這個舉動,唐玉也明白她是什麼意思。

「我打算休息一會,你出去吧!」

唐玉揮手拒絕了這丫鬟的一切想法!

見唐玉拒絕的意思明確,丫鬟有些失落的出去。畢竟像唐玉這般好看的顧客,著實少見!

唐玉安靜的做好,開始閉目眼神。

醉賢樓。

王四豆和夏怡公主,以及二皇子在一起吃飯。

「二哥,聽說,今天南聖好想有一場拍賣會……還聽說,裡頭有一個來自南海的香料。我猜,那香料,跟四豆必然配的很……」夏怡公主臉上帶著一絲狡黠。

「哦?還有此事?我剛剛從柴江王府歸來,對這事情,還沒有聽說!不過,既然有熱鬧可以去湊湊,那就一起走吧?」二皇子說著,目光看向了王四豆。

「這東西我也不知道啊……」

「走啦走啦!相信我,沒錯啦!」夏怡公主極力促成這件事情!

隨後,三人乘坐上馬車,一路行往南聖。

南聖在帝都的名頭,那是極大的,更是能夠買賣的到不少奇珍。

距離開始拍賣還有一刻鐘左右,就已經有人在門口排隊。

一些勢力不小的宗門,一些家境殷實的大家族,紛紛派人來。

而此次最大的噱頭,就是有十幾件極品的五品靈器出售!惹得人們有些趨之若鶩!

要知道,五品的靈器,可必須是武將級的煉器師才能夠打造出的!而且每一件都要耗費大量的精力和時間!

價值就不用多說,單單是能夠買到的機會!也是可遇不可求!

時間到,唐玉醒來。

看著樓下,已經是座無虛席,人們熱情涌動。唐玉對於那些靈器能夠賣出的價格,也多了一點信心。

很快,拍賣開始。

在經過正常的一些流程之後。

第一件五品靈器起價五千靈石。

「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百靈石!拍賣開始!」

隨後,立馬展開了無比激烈的爭搶!

加價的人,都是坐在大廳之中的。

價格一路飛漲,很快就來到了七千的關口。

對於一些中等家族來說,一件五品靈器,足以讓他們家族裡的頂尖戰鬥力,再提升一個檔次!

而五品靈器中的極品,價值大到無法形容。

而那些中等家族也知道,一開始的這一件,看似競爭激烈,可實際上,卻是成交價格最低的一件!

因為,種種原因,那些大家族和極強的宗門,是不會出手的!

要是到了後面,等到那些大家族出手的時候,那個價格,就已經不是這些個中等家族能夠承受的住的了。

最終,價格停留在了七千八百靈石!

買到的那家人,喜笑顏開,甚是滿足。

同樣高興的,還有唐玉!

隨著一件件的拍賣品,輪番賣出。

唐玉的身價也來到了五萬靈石出頭。

最讓唐玉高興的是,之後的靈器,價格都以九千多成交,按照這個樣子看來,最後超過十萬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下面一件藏品,來頭可就大了!」

「這個東西,算是我們南聖,最近兩年來,收購的最奇特的東西了!」

「一塊來自於南海之上的異獸香料!具體是什麼異獸身上出產的還不清楚!可是根據我們南聖的測試,它的氣味,足以讓千年的凶獸膽顫心驚!就連萬年的凶獸也要退避三舍!」

「而且,它的香味清奇獨特,若是用在女士的身上,不論在任何場合,必然是極為的特別!」

「當然,我們收到東西的時候,有一大一小兩塊!按照拍賣者的意思,小塊起價一個靈石!」

「大塊的體積是小塊的五倍左右!價格由所有者看小塊的成交價決定!」

這樣的拍賣方式,已經是極為稀少了!

拍賣師的話,句句都很有吸引力!

尤其是那獨一無二的香氣,對於虛榮的女人來說,是致命的!

在南聖的歷史上,有不少本來價格並不高的東西,就是因為女人的存在,拍出了天價!

面子這個東西,人們很容易為之瘋狂!

「奇異香料,起拍價一靈石!現在開始競價!」

拍賣師的話剛剛結束,就有人喊出了五百靈石的價格!

唐玉順著聲音看去,那是一個翩翩公子,身邊坐著一個算的上是極品的女子,想必是想討好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