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要這樣等著他放學,然後下課,再下課的偶爾侍*寢與臨*幸*或者垂簾?好像一切都有些變化,也顯得那麼的遙遠!那也就是說自己至少好長一段時間,要等著,等著他白天到晚上的降臨然後空降,然後可能的聊聊或者說說,但是之後呢,再呢,這樣可以多久?

會不會,剛開始的這樣兩邊趕,還好,但是時間久了,是不是覺得麻煩呢?而且自己得生活,來源呢?都是學生,如何供自己還有寶寶,更有這一天天的幾十點房費,幾天還好,久了,又該如何……」

庄雅知道,自己不可能不見光的,一直,況且,彼此也支撐不了這麼久,這是她忽然感覺到,彼此的無能為力和渺小,即使逃到天涯海角,卻還是需要有天,而且儘快的家裡的「支援」!

這不是一天兩天,不吃不喝,就可以的,不是哪怕彼此,也就是他也不要學業,跟自己昏天暗地,晚幾天,每天情話到膩死,嘴巴到說幹了,那又怎樣?

回到現實!

終究需要落實到一粥一飯,一湯一水的實處,畢竟自己和他都是凡人。

而如果光愛情沒有實際的麵包,經濟基礎,是不行馮,也不會長久,沒有幾天就得露餡,哪怕自己不*露,也會被現實,被飢腸轆轆的肚子給露出來。

這是不能避開,和忽視的事實。

而愛情,和生活,真的兩碼事了。

庄雅忽然才想到什麼。

自己可以不在意這個男人,有沒那麼愛自己,或者他的家境,人品,哪怕什麼什麼都不在乎。

但是,她現在得生活,咋辦?

而之前和他一起上學,有人交了學費和寢室等,包括生活的支出,哪怕少與多,但是是有交的,這些問題,愛情說愛怎麼馮,倒是沒有看出來。

也壓根不會感覺,覺察到其他的問題。

如今了……

庄雅在看著應寒初洗漱,然後照鏡子,要準備出門了。

庄雅倚著門框道「那……你之後了!」

「晚上來,下課啊!」應寒初隨意道。

「那再之後呢?」庄雅又問。

:。:如題。

更新晚點的。

頭疼,腦袋都是漿糊,寫不出來……

得人精力好些才能更新,明日得空,早點更新,抱歉了。

《蒲公英的起跑線》明日更新晚點 「什麼之後之後的……?」應寒初顯得不耐煩,已經換上了鞋子的他望著庄雅還準備說話的樣子道「能不能消停點,哪有那多事,人生本無事,庸人」抬眸瞟了眼庄雅,補全后句「自擾之!」

待庄雅下一秒反應過來,他已經「砰」關上了賓館的門了。

庄雅手指著自己,沉默著想著那他說話的語氣,最後三字的那些不屑和一點不耐煩的一字一頓的樣子。

庄雅有些不舒服「啥時……這麼拽文了?就那點(肚子里)墨水都用我身上了?啥『庸人』啥『擾』的,聽著都不是好話,我是那樣的人嗎?我庸嗎?」

庄雅有些不樂的,癟癟嘴「啥啊,都讓我消停,我*干*啥了,干*啥了不成?」

然後庄雅又自問自答著「我好像沒做啥,沒啊?沒!反正沒,不是我!」

然後庄雅百無聊賴著下樓了,可能想自我安慰,倒是哼起了小調,只是哼到哪,前後著調沒,庄雅都不在意,她的心思不在這。

有種很莫名的感覺,和上次離開不同。

庄雅不記得具體的去的過程,以及在賓館發生的什麼,自然記得醒后,以及自己下樓的情況。

庄雅有種找抽的感覺,這種又回到同樣地方,怎麼感覺,說不出哪裡都變了。

最重要的是,她感覺改變自己人生的,猶如里程碑的地方,不管好壞,人生已經轉折,到了岔路口的地方。

這裡有著決定性的意義,但是他來這裡,昨天壓根沒發現什麼不同,或者說相同地。

甚至庄雅提示著「有沒發現啥不同?」

應寒初卻直接答著「啥啊,大床,浴室,廁所,哪裡都不一樣,你想說啥?還是盡無話找話?!」

其實庄雅很想說,這是她第一次來的地方,也是改變自己的地方,她感覺有種不一樣的意義,也有想讓應寒初說點別的,例如懺悔啊,什麼悔恨啊,對不起她之類的話,讓她現在這樣,或者對比現在自己的大老遠過來的「感動」的涕零。

但是卻好像都沒有啊,庄雅不知道哪裡有了問題,還是她自己想多了……

她一個人深思著,隨意找了地方坐著發獃,想著。

「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我這來錯了,還是對了?還是不該來,那我去哪?還能去哪?」

庄雅深呼吸,沒有回答。

畢竟現在她沒有路可以退了,她設想的在外面和應寒初神仙快樂的生活,好像世外桃源的世界。

但是現實總讓她感覺,哪裡出了問題,「是不是那個胖女人找他了,還是別的什麼問題?」

說著庄雅下意識低頭望著自覺的xiong一下,「好像也沒有差好多?」

白白眼,「差一點,也沒太大差別吧?」

想起那天看到的那女的那xiong,走過來就蕩蕩的,庄雅暗諷句「也不怕這樣xiong下垂,真是八成沒穿(內衣),或墊海綿呢?」

庄雅想下,有望了下自己的xiong,然後看向別處,不樂意道「他才沒這麼俗,不就屁*股*點肉墊xiong上*了,有啥?沒啥!沒啥。」。(這是懷疑對方的xiong是假的,整的意思。)

庄雅不想去思量什麼,只是感覺自己莫名的心虛一樣點錯覺。

(這裡表示的這段,對比,表現庄雅的不自信,慢慢形成,她開始對自己的身材,等,自我懷疑,以為這樣的不完美,造成彼此的距離,其實庄雅內心對於這感覺,已經被動著,有了卑微的前奏。

通過詆毀別人的身材,然後想自己多點信心點那種想法,就像吃不到葡萄就是酸的。

這是女性在感覺愛人變化時的內心變化,自卑的人以及太在乎的人,首先從自我找問題,以為解決了某些問題,就會讓愛回溫,或者改變不了的問題,就企圖,用其他的「福利」特點,來引起愛人注意,忽視自我認為的缺陷。

文中,庄雅是覺得自己xiong比那胖女人小,覺得比下去的不高興,彌補方面,後面會講。

只是一切代價太大,有些人愛與不愛,其實就是睡與沒睡的區別,無關其他,的當事人還不相信,他人也事後找「標籤」戴上表示對方不足才造成的捨棄,其實是騙局!)

然後又轉念一想,「再怎麼的這肚子有貨和沒貨還是有區別的吧?」

想起庄父母之前以為是石頭孩子的興師問罪的模樣。

還有說著那幾句「有他*種*還敢不認,不把他*劈了,即使他想撒腿就跑,哪還有他家人,怎麼都會娶娃過去,乖乖迎過來,大把銀子也做封口費!」

是的,庄雅想著,那換角度,即使應寒初在這期間愛別人,或者哪個狐狸精*勾*引了,即使有別的想法,不想認,這不,還有孩子在嗎?

有孩子就是有了從別的角度進他們家門的機會,反正,他對自己有感情的,進了家門,這那早晚的。

庄雅在心裡想著,到時點討好婆婆,以及怎麼好好倚仗孩子,然後讓自己的地方慢慢迴轉,甚至以後在他家,可以揚眉吐氣,然後多少做主,這「封口費」讓應寒初家多出點。

然後,自己回家依然備有面子,什麼,愛人,孩子,地位都有了,現在忍耐一時,沒事,等孩子慢慢落地,一切就好了。

然後庄雅心情大好著,蹭著網,吃著東西,很是悠哉。

有那麼點,有孩稱帝的感覺,從此天高海闊,任由馳騁的感覺。

丟了幾個漂流瓶,寫著祝福,和咒罵那胖女人的願望。

然後不理那喪心病狂還罵幾個,有幾次的添加信息寫著各種罵語的話,不理會,然後聽著歌。

「這麼好的機會不炫耀啥?好像有點不應景啊。」但是翻翻QQ聯繫人,準備說些話,想到可能有暴*露*自己的信息,還得解釋這那的。

那樣擾了興緻,然後想到徐玉,邊發著信息,聊了幾句,「天高海闊的即使哪天彼此鬧翻了,也不可能告訴我自己馮朋友,以及家人搞點破壞,偶爾閑聊下,打發下還是不錯的!」

不是太熟悉,但是知道秘密,不會影響什麼生活,以及承擔什麼後果,這樣說些私密的話,還是很安全的,因為太熟悉的,以及認識的人,親友什麼的,萬一知道什麼,容易造成什麼,告訴自己爸媽,以及對自己印象改觀之類的想法,甚至活動自己圈子的人,容易心態變化后無意間泄露給自己圈內點人,從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免得影響就不好了。

而這樣不大了解自己的,像徐玉這樣,沒有可能點現實交集的人又對自己認識一點即使評價什麼,不會影響自己生活就挺好的。

所以想下,也不用再贅述啥,庄雅直接說著「姐妹我要騰飛了!」

而那時的徐玉在為自己工作,那《「食」刻來》酒店上班,晚下班后,家人的不理解煩惱,偶爾聊哈天的,但多半休息,或閑來無事的晚上。

這個信息,直到過兩日半天半天休的徐玉才回復著。

但是庄雅這幾天作息沒啥變化,便聊了起來。

「什麼?說的啥意思?」徐玉問。

「咋得空了!」庄雅回復。

Q徐:「休息啊?啥時整天啊,總是半天的,而且上半天的,想到玩幾小時,又得上班不爽!」

「你發的信息剛看到,誒!你咋好閑吧,不用上班,或者在家干*嘛的嗎?剛看到你的秒回信息,嚇一跳!」

Q庄雅:「目前,這段時間,估計都有時間啊!只是……總覺得哪不對勁!?」

徐:「什麼不對勁還有你發的啥話,什麼搞得像要從此過舒服日子了!」看看第一條信息,徐玉還是不解何意。

Q庄:「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舒服,但是」

庄雅想下,自己每天這樣等啊等的,然後晚上的聚下,總覺得有啥不對勁的,而且想到今早應寒初走時,說今晚上不準備過來,庄雅不高興,但是一下也不知道說啥。

有種莫名的被「包*養」的錯覺,只是有個寶寶撐著,如果沒有,她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還是坐實自己是被「包*養」等待偶爾偶爾的侍*寢。

庄雅都不知道,怎麼說這種感覺,甚至有點擔心,好像自己不在他身邊的時間,他去翻別人的牌子一樣的錯覺和擔心。

Q徐:「但是什麼?」

徐玉那時只知道庄雅家裡好像想給她相親啥的,她自己有喜歡的人,別的了解不詳。

還是後面聯繫多了,才了解多點的。

庄雅此時對徐玉還不是很熟悉,沒說太多,只是聊兩句的!

Q庄:「我也不知道怎麼說?」

Q徐:「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啊!」

Q庄:「我之前跟你說有喜歡的人!你還記得嗎?」

Q徐:「嗯,,好像還懷孕了,所以你沒上班了,離開了酒店啊!現在怎麼了?那男的找你,還是家裡逼*你相親,和別人一起,還是那人有」

徐玉停頓下,準備打「有家庭」刪了,變成「別的原因呢,不能娶你!」

看下,無誤便發了出去。

Q庄:「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就是,」

庄雅想下,繼續答「就是有別的原因,我現在已經找那人了孩子的爸,但是他,還是學生,我該怎麼辦?」

徐玉暫且沒答。

庄雅補充著「我現在背著家裡離開的,所以不知道怎麼辦?你覺得有什麼好的主意,還是方法?」

Q徐:「好像你弄錯了個問題!」

Q庄:「什麼問題?」

Q徐:「第一,這個不是你該考慮的問題,應該是孩子爸得解決的問題,換言之,你怎麼把他的責任和問題,扯到自己身上了。

第二,他現在沒有能力,你也不方便現在聯繫家裡點,但是紙包不住火,你家人遲早知道,重點是,你得想好,是先綳不住,他家人知道你存在,且懷孕,還是先讓自己家人參與進來。

我建議是後者因為不管怎樣,你的利益,以及這身份,一個人被他家人知道,很不利,怎麼說呢,多個人多個幫手吧!

第三,你的肚子想想,算下,也有半年了,你不適合奔波,到處跑,得安定下來,我有親戚,有孩子,都是這麼說的,要養胎,以及人情世故!

目前就這,你先想下。」

Q庄:「如果目前情況可以讓自己主動點掌握下的話,沒那麼的被動吧!至於別的,我目前不想家人先知道,再則,你是不是周圍認識的人有什麼類事的事,總感覺你懂很多!」

庄雅想下,便發了出去,畢竟她還有個擔憂,沒說就是,怕,萬一,自己在這裡呆著,多少有點坐以待斃的感覺的,而且,昨天,應寒初說了一句無意間的話,也就是和今早走的話差不多,意思今晚不來了。

原話是「來,又不能幹啥,也不適合幹啥!然後兩頭跑,也累,萬一沒忍住,傷著孩子也不好,也怕你自個沒休息好,好好獃著,不用等我!」

庄雅當初無力反駁這句話,好像處處為自己著想,但是冷不丁,她還是想到了那個胖女人。

然後問句「是不是……我現在,慢慢的……聽說,孩子生了,xiong也會大很多的!」

「那怎樣?你到底想說啥?」應寒初不耐煩問。

庄雅口邊的那句「你是不是想找那胖女人或別人」但是沒說出口,她怕窗戶紙*捅*破*了,彼此更難堪,重點是,她現在沒有,除了孩子,和他的一點內疚感支撐著,如果甩臉,她也不知道怎麼辦?

想下,庄雅只能說「沒什麼,只是說,我慢慢變胖,是不是……有點丑」

這是庄雅無意間,和有意說的,因為她最近照鏡子,感覺自己身材浮腫,很明顯的不好看了,她自己都這樣覺得,那麼,換作他呢!

庄雅有種感覺自己優勢再減少的那種茫然感。

如果不能主動出擊的話,她怕不是被限制於人,更怕自己處處受挫了。

然後QQ上庄雅補充句「男人會不會得到就翻臉不認人了?」

這句話是庄雅想說,也是疑惑的地方。

她感覺自己現在好像要走到,他提了*褲*子,就不認人的地步了,接下來還該怎麼收尾和繼續呢?

:。: 很快徐玉發來了QQ信息:

「主動?但是問題,你現在一個人,怎麼扭轉局面?至於最後一個問題,這樣說吧,我看過聽過的故事不少,其實碩(男人)翻不翻臉的問題,倒不如說,他們的思想不同於女人,我看過有書里介紹的大概意思是,彼此身體構造不同,所以,很多思維都不一樣。

對了還有句,我一直比較納悶的話,也不知道具體對不對?不過,也不由我們相不相信吧,畢竟彼此真正看過的男孩也少,很難下定論的。」

庄雅看下,道「故事?都聽哪的?你也不大啊。

啥話啊?說來聽聽!」

徐玉白白眼,有點無語,然後QQ回通道「怎麼說呢,雖然我們差不多大,但是我看的電視以及節目都不同的,我看的大多是新聞,各種死亡以及判刑的節目的,再則,我也聽過身邊朋友的故事的,加上自己也看過了解的男女點書籍,所以知道點。

反正呢,你現在多想想怎麼和家人聯繫上為主吧?」

庄雅納悶,「怎麼看的(節目)這麼奇怪?」

打下的回信卻是「喔,那你說的話呢,是啥?」

「喔!那句話說的是男的是下*半身的視覺動物,女人是聽覺動物,大概是說,男的多半是用肉眼看,女的多半用耳朵聽,所以戀愛生活自然都不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