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蘿(守護靈lv1)」

「飽食度:60/100」

「親密值:83/100」

「生命100」

「魔法100」

「戰鬥力12」

「我的天啊,小花蘿吃了這麼多的東西,到現在才是剛剛及格線上面的飽食度嗎?」

「看來她平時裡面已經是對我仁慈了啊!」

「這要是真的將飽食度填滿,得需要多少的食物?」昊淮忐忑不安的想著,一瞅旁邊的坐在那裡臉色煞白煞白的羅伯,連忙低下頭,心中感覺非常的溫暖,「羅伯這個人真的是太好了,我之前不管說多少次的差不多了,他都一定要請小花蘿吃一頓飯,就是小花蘿這樣一直下去也不是一個事情吧,她的食量實在是野獸級別的。但暫時也就只能這樣了,我總不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來這種差不多的要求吧,這樣實在是不給羅伯面子。況且現在羅伯的臉色還是比較白的,沒有任何發紅的跡象,看來他現在還是非常冷靜的。所以這個時候的我,還是坐在旁邊休息一下吧,順帶著想想等會下午的時候,具體到去什麼地方做任務。」

事實上,羅伯和昊淮的想法完全不一樣。

他的臉完全的就是從剛開始的正常,轉變成了通紅,到現在的煞白!

煞白和不是白!

昊淮如果不是一個老好人,不會把事情往壞的一面想的話,那麼他應該能夠看的出來羅伯現在已經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羅伯現在的心情也真的是想要直接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了,尤其是他一次次期待從小花蘿的嘴巴裡面聽到「我吃飽了」,結果變成「再來一碗」的那種說法的瞬間。那種無數次心碎的感覺,讓他已經開始將自己的目光轉移到了昊淮的身上,「神啊!這個傢伙不是非常好欺騙的嗎?他不是一個老好人來著的嗎?為什麼到現在怎麼一句客套話都不說出來的?哪怕你開個口讓我下台也是好的啊!」

「你說話啊!」

「你快點說話啊!」

「我的錢啊,我做了那麼多任務弄過來的錢啊!」羅伯痛苦的想著!

而昊淮那邊也注意到了羅伯投過來的目光。

然後……

昊淮面帶十二分的微笑。

他點了點頭。

「謝謝啦羅伯。」

「真的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面還有你這樣的好人。」

「這次就真的謝謝你了。」昊淮感激的說道,旁邊摸了摸小花蘿的頭髮,「小花蘿,你這一次你就放開了吃吧。羅伯的這個人情我已經接下來了,所以你想要吃多少直接就點,不用客氣什麼的,吃到你滿足了之後我們再去外面小鎮那邊去完成小鎮殺野狼的任務。我大概算了算時間,發現時間應該是足夠的。」

「嗯啊!」

「那我這邊吃啦。」

「昊淮你真好。」小花蘿扭頭,看著好壞,臉上油滋滋的。

「沒事的。」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昊淮溫柔的笑著,擦掉小花蘿嘴角的油漬,「慢慢吃不急。」

這一幕看的羅伯眼淚直接就下來了。

「昊淮啊!」

首席大人,狠會愛 「原來我看錯你了!」

「你哪裡是一個好欺騙的好人啊,你這就是一個老謀深算的傢伙啊!」

「這明明就是我請客的,到最後我錢用掉了也就算了,反倒是這樣的一個小女孩去誇你好?你的臉皮也真的是厚到了宇宙邊際去了!虧你還能夠這樣心寬的在那邊秀恩愛給我看!?」羅伯在心中憤懣不平的想著,再等到他目標轉移到了小花蘿身上的時候,他詭異的笑了起來,「不過你慢慢吃,反正等會離開了小鎮的安全區域,等到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我直接殺了昊淮帶走你!到時候直接將你賣到黑市拍賣行!」

「那……」

「那才都是錢啊!」

「大筆大筆的錢啊!」羅伯心生貪婪。 ?時間在小花蘿吃飯的時間內很快的流逝著。

等到小花蘿吃飽,飽食度增加到100的時候,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

「好久都沒有感覺吃飽東西時候的那種感覺了。」

「昊淮我們現在可以離開小鎮去做任務了!」小花蘿喝完最後一杯水。

轉身熟練的沖著站在那裡的服務員輕鬆的招了招手,「這邊買單了哈。」

「終於結束了!」

「我的祖宗,我今天真的是見識到什麼叫做吃貨了!」

「我終於可以開始進行我一系列的計劃了啊!」羅伯聽見小花蘿的話,有一種死裡逃生的感覺!

「你好,一共四千三百二十八元。」

「我們老闆說了直接打折算你四千兩百塊吧。」服務員抱出來這樣一句讓羅伯愣住的話。

「什麼!?」

「咳咳!」

「四千兩百塊?!」羅伯和昊淮同時叫了起來。

「是不是算錯了啊?」

「怎麼可能吃了四千兩百多塊啊?」羅伯驚叫。

「是啊!」

「小花蘿怎麼一個人能夠吃這麼多的東西?」

「我看你們店裡面的價錢也都不算是貴啊。」昊淮瞠目結舌的問。

「不會算錯的。」

「我給二位報一下剛剛你們吃的東西啊,首先就是這個極品燒雞了,我們店裡面給你們特價,一隻才算98元,但是你們一共吃了10隻燒雞,已經到980,快要1000了。其次還有那個純正鮮榨不含糖的果汁,也是特價算你們28一紮,這一位小姑娘一個人喝了20扎,那就是已經是560元了。加上紅燒牛肉豪華版本一分198,你們點了的5份。純粹小白面饅頭2塊錢一個,一共10籠屜,除此之外還有青椒炒肉絲,回鍋肉,烤羊肉,炭燒牛排,牛蹄筋,麻花捲,香油麵,鮮香小混沌……」服務員慢慢的報著他自己沒敢去相信的菜單,然後他那邊還沒有報完的時候,羅伯一伸手,「行了,行了,別報了,四千兩百塊,就四千兩百!」

「羅伯……」

「你身上錢還夠嗎?」

「不然我這邊還有些魔獸雞的卡片。」

「我應該能夠幫你承擔一下的。」昊淮過意不去的說道。

「不用的……」

「說好的我請客的,怎麼能夠食言。」

「我可是非常正經的一個人。」羅伯咬著牙點頭。

看著面前桌子上面堆積如山的碗筷碟子的,心痛的將自己的那一張白色卡片遞了出去。

「刷吧!」羅伯悲涼的說道,心中跟著就補了幾句,「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四千多塊錢,我能夠換到四十多萬!這一筆買賣,怎麼算都是值當的!」

「還有你……昊淮!你這個裝模作樣的人!等會殺了你之後,好好的守你幾次屍體!」

「讓你體會一下我現在的心情!」羅伯發狠的想到。

十多秒后。

「您好,付款完畢了,歡迎下次光臨啊。」

「嗯,我現在卡裡面還有多少錢?」

「餘額8毛。」服務員忍住想要笑的想法。

「8毛?」

「就特么的剩下8毛了?!」

「你們是不是刷多了?」羅伯想要殺人了。

「絕對不會的。」

「我們店鋪可都是有從業資格證的。」

「可不是黑店,不然你這個時候可以聯繫小鎮的守衛的。」服務員淡定的說道。

「好吧!」

「8毛就8毛,總比沒有錢!!」

「而且錢用完了之後還能夠賺回來的不是么?」羅伯氣的牙痒痒。

目光看見小花蘿的瞬間,那種金錢對他招手的樣子,讓羅伯瞬間就不在意了。

充滿幹勁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那昊淮我們現在還在這邊幹什麼呢?」

「快點去小鎮外面完成任務吧。」

「不然等天黑了小鎮外面也算不上怎麼樣的安全。」羅伯立刻提議道。

「哦哦。」

「好的好的。」昊淮連忙點頭。

他沒有體會到羅伯心急如焚的心情,背著一臉燦爛的小花蘿就走出了餐館。

在眾目睽睽之下,和羅伯前後腳的離開了小鎮。

「能吃……」

「這個小女孩是真的能吃啊……」

「我以後的孩子要是這樣能吃,我直接一頭撞死算了!」

「可怕,魔獸級別的!」

「虧的是這個小姑娘長得這麼的可愛。」

「果然看人不能只看外表,不然可能會發現一片汪洋啊!」小鎮上留下了小花蘿的傳說。

……

天氣正好。

出了小鎮后,昊淮背著小花蘿,拿著野豬刀,走在羅伯的後面。

吃的心滿意足的小花蘿舔著自己油滋滋的小手,那邊瞥了一眼走在前面的羅伯。

「昊淮啊,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說一下。」

「不然就你這個傻瓜,被人坑了都不知道。」小花蘿輕聲細語。

「啊,什麼事情啊?」

「神神秘秘的。」昊淮沒在意。

「這個羅伯不是一個好人。」

「你沒有看出來,但是我可以清楚感覺出來,他早就對你動了殺意。」小花蘿說。

「哈哈。」

「你真會開玩笑,羅伯剛才還請我們吃飯呢,這會就對我出現殺意了?」

「我看要是有殺意也是對你的吧,畢竟你吃了人家這麼多的錢。」昊淮輕鬆回答。

我的女團爆紅了 「我沒有開玩笑啦。」

「昊淮你難道沒有覺得這事情很奇怪嗎?」小花蘿問道。

「什麼奇怪啊?」

「我覺得這一切都是非常正常的啊。」

「吃飽肚子之後就去完成任務,一切都在節奏上面的哈。」昊淮笑著。

「這不是關鍵點好么?」

「你想想看啊,動點腦子想想看啊。」

「一個正常人會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會請別人吃幾千塊的東西?」

「到現在眼睛都不眨?一副很爽快的樣子?」小花蘿無語的反問。

接著在看見昊淮坦誠的一雙漆黑的眼睛之後,她一拍自己的腦袋,滿面愁容。

「我的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